萨拉米斯海战 决定欧洲历史走向的第一次大海战

世界王牌 收藏 0 592

核心提示:波斯海军的失败,意味着供应波斯庞大陆军的补给纵队的丧失,波斯人将不能在希腊维持其陆军主力的正常作战,如果波斯陆军主力不尽快撤出希腊,将有断粮的危险;同时,希腊舰队则可以机动到波斯人的后方去切断其退路。数月之前还雄心勃勃的想着征服天下的薛西斯,现在则只想着如何才能保全性命了,他想到如果现在占据着优势的希腊海军出发前往赫勒斯滂海峡并将他的浮桥摧毁的话,那么他就会被切断退路而困在欧洲了。


本文摘自《战争史研究》 原标题:希腊波斯战记 作者:王钻忠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与温泉关同步进行的则是在阿提米西坞的连续三天的海战。希腊海军集结在阿提米西坞的战舰,除了少量五十桨战舰外,计有三列桨战舰二百七十一艘。当希腊联盟海军发现波斯人的海军如此庞大的时候,他们不禁想逃回希腊内地去。可是这样显然违背了优卑亚人的利益,因为他们的家小细软都没有迁出该地。当他们不能说服联盟海军统帅斯巴达人欧律比亚德时,于是他们就贿赂了雅典海军统领泰米斯托克利,这个泰米斯托克利,可是个非同寻常的人物。普鲁塔克的《希腊罗马名人传》为希腊罗马的五十位著名人物作传,这个泰米斯托克利就是其中之一,他从小就野心勃勃,对功名利禄无比渴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小时候的老师对他说:“你将来不会默默无闻,不是名垂千古,就是遗臭万年。”虽然他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但他在复杂的局势前往往表现出卓越的分析和决断能力。收了优卑亚人贿赂的泰米斯托克利想出一个计策,拿出优卑亚人贿赂他的一部分钱财把所有反对他的人争取了过来,这样联盟海军便留了下来。


在尚未叙述以后的发展之前,应首先把这个时期中,波斯人的海军,希腊人的海军,以及双方所采取的海军战术,略加介绍如下。


这个时候各国海军主要装备三列桨战舰。这种战舰通常有三十五米长,宽五米,舰艏有金属包裹的冲角。战舰平时使用风帆航行,战斗时收帆放桨,以求速度和机动性。一艘战舰通常有桨手170名,水手15名,军官5名,以及士兵15到20名,士兵装备弓箭和标枪,主要任务是防止敌军登舷作战。海战的主要战术是冲撞敌舰,具体有两种方法,一种是高速拦腰撞击,金属包裹的冲角往往能够将敌舰撞成两段;另一种是收起自己的舷桨出其不意地从敌舰旁边划过,这样能够将敌舰一侧的船桨折断,使其丧失行动能力。一艘战舰的桨手非常关键,海战战术主要依靠桨手来实施,他们的身体素质和训练水平往往能决定一场海战的胜败。因此,当时的主流战术决定了战舰设计应以轻巧善机动取胜,这也是希腊战舰的设计理念,而波斯人的战舰多注重防护,除此之外,薛西斯在每艘战舰上多配置了30名波斯人,米底人,撒卡依人,使战舰更为笨重。除了冲撞战术外,登上敌船近身格斗也是一种应用得比较多的战术,按此前的惯例,一艘战舰上的士兵都是弓箭手和标枪手,纯粹用于防御敌人登船。而泰米斯托克利设计的海军编制,一艘战舰上只有4名弓箭手,其他14人都是重装步兵,他们的任务就是登上敌船近身格斗。这个新编制在萨拉米斯海战中被证明是非常实用的。


波斯本来没有海军,但在征服地中海沿岸的腓尼基,塞普路斯,埃及以及诸多小亚城邦以后,将他们庞大的舰队编成波斯海军,组建了强大的波斯海军。再看雅典,雅典在以前并不是海上强国,因为一者战舰过于昂贵,二者在希腊这块土地上作战,决定性兵种一直是重装步兵。雅典成为海上强国,可以说是各种因素的机缘巧合,首先,雅典与当时海军实力颇为强大的爱吉拉之间的战争,让雅典人认识到战舰的威力;大流士打算第三次远征希腊的时候,埃及发生了叛乱,而且在他未把埃及的叛乱平定之前,他就死了,由他儿子薛西斯继位,这一切为希腊人争取了颇为重要的整整十年的战略缓和时间,虽然这十年在历史长河里不过一瞬,但是对于整个希腊世界来说却是至关重要的,因为雅典扩充海军也不过是从公元前公元前487年开始的事情。最后一点,在马罗尼亚的矿区中,发现了丰富的银矿,最先大家主张把这些财富平分给雅典每一个公民,最后泰米斯托克利却终于说服了人民大会,把它用来建造三列桨战船,但是这些费用仍不够建造强大的海军。当时在雅典有大批政治地位低下,依靠个人奋斗发迹的富商巨贾,他们一直苦于无法登堂入室,获得应有的政治地位,为了解决海军军费的难题,泰米斯托克利不失时机的首创了“船主制度”,船主出人出钱打造战舰,国家给予船主一定的政治地位,以换取战舰的使用权。这样才彻底解决了战舰经费问题。


让我们把思绪转回阿提米西坞。当波斯海军看到希腊海军的数量绝不是他们对手的时候,他们便想把希腊人一网打尽,而非仅仅击败他们。于是他们派出200艘战舰的分谴队,迂回到欧里帕斯海峡以包围对手。然而在古典时代的海战中,运气往往能成为双方战局天平上的不轻的砝码,希腊人不仅从波斯投诚者那里得到了对手的计划,从而采取了应付的对策,而且迂回欧里帕斯海峡的波斯分谴队的200艘战舰也于当晚在外海毁于一阵猛烈的风暴。在第三天的时候,波斯将领因为害怕薛西斯发怒,主动把战舰开出来与希腊战斗,而希腊人也因为最近看到波斯战舰大量的毁于风暴,也有勇气与波斯人较量一番,两军战斗了一天,胜负难分,但是希腊若是与波斯海军拼消耗显然是落于下风的,这让希腊人产生撤退到希腊内地的想法,当温泉关失守的消息的传来的时候,这种想法便更坚定了,于是他们毫不犹豫的撤退了。


在撤退之前,泰米斯托克利为了把伊奥尼亚人和卡里亚人从波斯海军中分裂出来,他派遣一些战舰到有饮用水的地方去(因为波斯海军是肯定会来这些地方补充淡水的),在那些地方的岩石上刻了一些文句,文句的内容是这样的:“伊奥尼亚人啊,你们进攻自己祖先的国土,给希腊带来奴役,这乃是不义的行为。如果做得到的话,你们最好是投到我们这一面来,但如果你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话,那末就请你们不要参加战争,并且请卡里亚人也象你们一样地做。如果你们二者都不可能做到,而是被无法抗拒的力量紧紧地束缚住的时候,则我们仍请求你们在作战的那一天里不要把全力使用出来。请注意,你们是我们的子孙,而我们和波斯人的争端起初正是由于你们才引起来的”。泰米斯托克利认为,这样一来,如果薛西斯没有看到刻在岩石上的这些话,伊奥尼亚就有可能投到希腊人的这一面来,如果这些话被报告给薛西斯,那么薛西斯对有可能对伊奥尼亚人产生戒心了。


攻取了温泉关并击退了阿提米西坞希腊海军后,波斯大军得以迅速南下,一路烧杀抢掠,占领所有未向他们屈服的城邦,直至雅典。雅典人自度无法在陆地上阻挡波斯人,于是把他们的家小细软都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而联盟海军则应他们的请求,驻扎在萨拉米斯。萨拉米斯岛夹在希腊半岛和伯罗奔尼撒半岛之间,东面和希腊半岛仅仅相隔一条海峡。萨拉米斯海峡曲折狭窄,最宽阔的地方不过两公里。集结在萨拉米海峡的战舰,除去少量五十桨战舰外,共有三列桨战舰三百七十八艘,而其中提供了最多最好战舰的,则是雅典人,他们独立提供了战舰一百八十艘。


当波斯大军近在眼前的时候,希腊联盟内部又产生了分歧。大部分来自伯罗奔尼撒的将领认为他们应当退到科林斯地峡去,在那里为保卫伯罗奔尼撒而进行海战,因为如果他们在萨拉米斯的战斗中被打败,他们就会给包围在岛上。但如果在地峡附近进行海战,那么他们即使战败,也可以逃到陆上。这种决策显然是违背雅典人利益的,泰米斯托克利为了把联盟海军留在萨拉米斯,从几个方面对联盟海军将领晓以利害,他首先从战术上分析,如果联盟海军在科林斯地峡附近的海面上与波斯人作战的话,那么他们很可能是会被击败的,因为波斯海军拥有数量上的优势,一旦联盟海军被击败,不管科林斯地峡的防御工事多么坚固,都是挡不住波斯数量庞大的陆军的,从而全希腊都会有被波斯人奴役的危险。而如果他们在萨拉米斯海峡这种狭窄的海面上作战,是很有可能击败波斯海军的,因为他们在战术勇气上具备优势。一旦他们在萨拉米斯击败了波斯海军,那么他们不仅可以保卫雅典,而且可以保卫伯罗奔尼撒。因为无海军提供补给,薛西斯是无法供给他数量庞大的陆军的,这样他只有仓皇撤退。


当然,这些并不能让其余的希腊将领战胜可能被包围在萨拉米斯海峡的恐惧,于是泰米斯托克利又拿出了一张王牌,他对不赞同他的希腊将领说,如果不同意他的意见的话,雅典人将带领他们的家小航往意大利的赛里斯去了。这顿时让所有的将领都感到恐慌,因为如果没有雅典人的180艘战舰,联盟海军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对抗波斯的海军的。于是联盟海军统帅斯巴达人欧律比亚德终于暂时同意在萨拉米斯与波斯海军决一死战了。


侵入雅典的波斯海军的具体数量,是难以说清的,只能做个大概的推断,在波斯大军刚出发的时候,集结的战舰是1200艘,在两次风暴中损毁的战舰是600艘,这是我们所知道的具体数字,可是,在薛西斯进入欧洲后,他又从新近加入他的城邦中大量征发了战舰加入了他的海军,这个数字是难以具体知道的。不论如何,波斯人的海军对比希腊人的三百七十八艘战舰是有很大的数量优势的。


所有的波斯战舰都集结在法勒伦港,薛西斯来到水师,打算听取水师将领们对未来战局的意见。他来到之后,就坐到王位上去,应他之召从各船前来的诸民族的将领也按照国王颁赐给他们每人的位阶入坐,首先是西顿王,其次是推罗王,其他的人依次入坐。在他们依次人坐之后,薛西斯便派玛尔多纽斯向他们每个人进行征询,问波斯的水师是否应进行海战。玛尔多纽斯从西顿人起开始巡行询问,所有其他的人一致认为应当进行海战,但是只有来自哈利卡纳索斯的女王阿提米西亚讲了下面的话:“玛尔多纽斯,我请你转告国王,讲这话的人在优卑亚附近的海战当中决不是最卑怯的人,在战勋方面也决不是最差的人。主公,但我认为我应当但白地把自己的意见说出来,也就是说,说出我认为对你最有益处的意见来。我要讲的话是这样。留着你的战舰,下要进行海战。因为敌人在海上的力量比你要强,就象男子的力量比女子要强一样。你何必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而冒险进行海战呢,你不是已经占领了你出征的目的地雅典和希腊的其它地方了吗?没有一个人挡得住你。而那些敢于和你抗衡的人们都已经得到了他们应得的下场。现在我要告诉你,我如何估计你的敌人的今后行动。如果你不急于进行海战,而是把你的船只留在这里靠近陆地,或甚至一直向伯罗奔尼撒进击的话,那末,我的主公,你是会很容易地达到你这次前来的目的的,因为希腊人是不能和你长期相持的,然而你可以驱散他们,而他们便会各自逃回自己的城邦了。根据我打听来的消息,他们在这个岛上没有粮秣,如果你一旦率领陆军进攻伯罗奔尼撒的话,则我想从那里来的人是不大可能坚持不动的,他们将无意为雅典进行海战。相反的,如果你立刻进行海战的话,我害怕你的水师会遭受到损失,而你的陆军也会连带遭殃的”。


虽然薛西斯对阿提米西亚的意见表示赞同,但是他还是采取了大多数人的意见而打算进行海战。阿提米西亚的意见可以说是非常精到的,富勒在《西洋世界军事史》里如下写到:“可是诚如格仑地所指明出来的:假使波斯人居然不管留在萨拉米的希腊海军,而直接驶向科林斯地峡,则情况即可能会危险到了极点。所以如何引诱波斯人来攻击他所选择的地点,就变成了泰米斯托克利心中的主要问题。”利德尔·哈特在其《间接路线战略》一书中也表示了对阿提米西亚的肯定,他如下写道:“在波斯阵营里,只有一个人反对薛西斯关于立即发起战役的决定。这就来自哈利卡纳索斯的阿提米西亚。她建议放弃这次战役,而采取另外一个计划,使波斯舰队与陆军部队协同作战去进攻伯罗奔尼撒。她预料这样可以迫使伯罗奔尼撒联军的舰队面临威胁而逃回自己的港口,从而瓦解整个希腊舰队。她的建议看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这一点也正是泰米斯托克利所担心的”。如果薛西斯采取了阿提米西亚的策略,那么整个希腊世界将会十分危险了,战争的胜负有时候就在一线之间,难道不是这样吗?难道不是这样吗?


尽管联盟海军统帅斯巴达人欧律比亚德已经决定在萨拉米斯决战,可是反对这个决定的人还是太多了,于是在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又举行一次战争会议。泰米斯托克利害怕伯罗奔尼撒诸国的将领压倒他的意见,就秘密的从会议中溜了出来,向某一个人吩咐了一番,即命令他搭上一艘商船开往波斯舰队中去。以下即为这个使者向薛西斯所说的话:“雅典军的指挥官秘密的派我来见你,其他的希腊人都完全不知道这件事。他是一向对于大王具有好感的,他宁愿希望大王成功,而不愿见他本国人胜利。他要我来告诉大王,希腊人是已经恐慌到了极点,正准备匆匆逃走。假使你现在能够阻止他们逃走,那么你就可以大获全胜。他们之间已经意见分歧,所以现在是已经不会作任何的抵抗。甚至于你可以看到他们之间即将发生内哄。”薛西斯轻易的相信了这条信息,因为他对于希腊人内部的动乱早有所闻。于是他在夜幕的掩护下,秘密的部署了他的舰队,埃及人派遣的二百艘船只,受命绕过萨拉米斯,去封锁西端水道,而其余的波斯舰队,则排成一道三层船的阵线,准备与萨拉米斯海峡内的希腊海军决战。萨拉米斯与大陆中间的普西塔利亚岛也由波斯军来加以占领,以便于他们救援在海战中落水的人。这样,希腊舰队就如铁桶般被包围了起来。


第二天破晓时分,当希腊诸将领还在争论不休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波斯舰队已包围他们的消息,除了决一死战,他们现在别无选择。联盟海军首先派遣科林斯支队去据守西面海峡,以防御埃及人。在正面,其战斗序列如下:右翼,欧律比亚德率领着十六艘船只;左翼则是雅典舰队,船只占总数一半以上;中央则是其余联军的战舰。波斯方面,与雅典人正对的是腓尼基,与斯巴达人正对的则是伊奥尼亚人,他们因为现在还很害怕薛西斯,所以他们中间只有少数人,象泰米斯托克利指令他们那样,在战斗中表现出敷衍的样子,可是他们大多数却不是如此。具体的战斗过程由于古典史料介绍的不甚详细,已不可考,富勒的《西洋世界军事史》是如下描述这场战斗的:“决定性战斗是在希腊左翼方面打的。在那一方面的雅典人和爱吉拉人,沿着海岸向前划行,就在薛西斯的面前经过(他本人正站在皮拉斯河北的一个山丘上面,想在那里展望希腊舰队的投降)。然后转到腓尼基舰队的右面,把他们向波斯阵线的中央压迫,但希腊的右翼已经进展得太快,在那里看来好像腓尼基人已经受到了侧面的攻击。等到雅典人和爱吉拉人对于波斯中央部分的迂回,已经使波斯左翼又受到后方攻击的威胁时,胜利的波浪才逐渐向希腊的左翼传到右翼方面。于是伊奥尼亚人开始撤退,而他的撤退遂使这个已经苦斗了七八个小时的战斗告一结束。”双方损失并无可靠的记载。依照狄奥多洛斯的记载,希腊方面损失四十艘船只,波斯方面则为二百艘,被俘的还不算在内。


当薛西斯看到希腊海军逐渐开始占到上风时,他不禁后悔了,因为早就有人劝说过他希腊人是不好对付的,本来不可一世的他顿时将心悬到了半空,当他发现战局越来越对波斯人不利的时候,他变得象个虔诚的教徒,以祈求上帝让这个战局逆转。当希腊人胜利的呼声响彻云霄的时候,薛西斯早已失魂落魄。波斯海军的失败,意味着供应波斯庞大陆军的补给纵队的丧失,波斯人将不能在希腊维持其陆军主力的正常作战,如果波斯陆军主力不尽快撤出希腊,将有断粮的危险;同时,希腊舰队则可以机动到波斯人的后方去切断其退路。数月之前还雄心勃勃的想着征服天下的薛西斯,现在则只想着如何才能保全性命了,他想到如果现在占据着优势的希腊海军出发前往赫勒斯滂海峡并将他的浮桥摧毁的话,那么他就会被切断退路而困在欧洲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