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结南北朝乱世的神秘预言:黑衣作天子

kamkwomgho 收藏 0 347
导读:[size=16][B]核心提示:谣谶或者预言之类的东西,事实上多是由后人意会得来,从现代人的角度看是极不科学的,且上述几个版本的预言之间其实并无联系,我在故纸堆中偶然看到这些,觉得有点意思,就把它们总结归类出来,算是魏晋南北朝这段历史由分裂走向统一的另一角度的解读。[/B] 南北朝后期,曾流传过一条神秘的预言,预言将有一位“黑衣人”降临成为天子以终结如今的乱世。 出现这条预言的历史背景是自汉末以来达三百年之久的社会大动乱,先是汉末群雄逐鹿,各路英雄杀来杀去杀得北方大地“千里无人烟”;三国归晋后,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谣谶或者预言之类的东西,事实上多是由后人意会得来,从现代人的角度看是极不科学的,且上述几个版本的预言之间其实并无联系,我在故纸堆中偶然看到这些,觉得有点意思,就把它们总结归类出来,算是魏晋南北朝这段历史由分裂走向统一的另一角度的解读。

南北朝后期,曾流传过一条神秘的预言,预言将有一位“黑衣人”降临成为天子以终结如今的乱世。


出现这条预言的历史背景是自汉末以来达三百年之久的社会大动乱,先是汉末群雄逐鹿,各路英雄杀来杀去杀得北方大地“千里无人烟”;三国归晋后,统一不过维续三十多年,匈奴后裔刘渊扯起狼头大纛,五胡乱华,衣冠南渡,士族遂苟安南方二百多年,北方则先后出现了十六个由不同民族不同姓氏的人建立的国家,中土大地,血腥遍地。


延续下来,即是如今南北对立的局面。南方为宋齐梁陈四个小朝廷中的第三个梁朝,北方鲜卑拓跋部建立的北魏立国百余年后,一场六镇大起义将帝国生生一分为二,是为东魏和西魏。


天下,再度呈现一种三足鼎立的局面!


这是个堪比魏蜀吴三国时代的“后三国”时代,此时,久已疲倦的中土大地终于看到和平的曙光,乱世天下,在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趋势中走到重新统一的历史关头。



“黑衣作天子”的谶语,即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冒出,打开了一段乱世预言,预言将有一个人黑衣人,领导大家来终结这段乱世。


当此之时,主宰天下者为南方的萧家(梁)以及北方双雄高家(东魏北齐)和宇文家(西魏北周)。但是,那个笑到最后完成天下一统的真命天子黑衣人,究竟会花落谁家呢。


(一)、版本V1.0:亡高者黑衣


北魏末年,天下大乱,草莽出身的高欢击败尔朱氏集团,入主洛阳城,再行废立事,从民间找来一位落难的皇族立为新皇帝,从此挟天子以令诸侯,征讨天下群雄,转眼间几乎平定天下。


一条谶语却莫明其妙冒了出来:亡高者黑衣!此条谶语出自某个术士之口,仅见于历代正统的二十五史之中,佛学典籍不见记载。


据说高欢本人很信这条谶语,相当忌讳,每次出门都不想看到和尚,因为当时和尚穿的僧袍统一是黑色的。而且据说后来在高欢干预下,东魏的僧人一度改穿黄色僧袍。自然,沙场上高欢统领的东魏军队,都穿黄色战袍。


高欢的死对头宇文泰听说这条谶语则哈哈大笑:“我小名叫黑獭,就有个黑字,应谶的不是我还有谁?”当即连西魏旗帜、战甲、服色,全部改作黑色,一上战场,一片乌黑,看得高欢心头淤血:你不是见到黑衣人就恶心吗,我就让你恶心个够,哈哈哈!


高欢一世枭雄,果真拿宇文泰没一点办法,不但手头掌控的皇帝(北魏孝武帝)跑了投奔宇文泰,自己在跟宇文泰的一生五战中,也是输多胜少。双雄博弈,高欢是家底一点一点耗光,精力一点一点耗尽,最后在《敕勒歌》的旋律中吐血而死。更离奇诡异的是,据说每逢两家大战之前,东魏都城邺城墙根底下就有黑黄两色蚂蚁先出来互咬一番,据说要是黑蚂蚁赢了,高欢出战必输,要是黄蚂蚁赢了,高欢还能赚点便宜回来。


在高欢的最后一战中,他集结十万大军出征关中。出发前有部下拼死劝谏:高王,这次黄蚂蚁咬输了,死个精光,此行不利啊,还是等等时机再说吧。


高欢不听,果然在玉璧城下顿军五旬,将一切手段耗尽也没能攻破这座坚城,最后发愤而死。


传闻归传闻,高欢虽死,高家却未亡。高欢所生儿子虽然多数带有出格毛病,但作为政治家来说基本还是合格的,高欢死后,宇文泰又活了十年才死,在这段时间内,宇文泰也没能拿高家怎么样。两家还是在北中国大地并立着,谁也没灭亡谁!


亡高者黑衣,还有待时间检验!


转眼,高欢的二儿子高洋废掉东魏傀儡皇帝,自己坐了皇位,建立北齐王朝。高洋在位的最初几年,对内整肃朝政,朝堂为之一新;对外痛击北方各个胡族,打得这些强悍的蛮子四处乱窜,不敢窥觑中原一眼。连当时正以恐怖速度崛起的突厥,都畏惧地将高洋称作“英雄天子”,亦是不敢南下而牧马!


但是这个英雄天子的后半载简直一塌糊涂,北齐王朝被称作“禽兽王朝”有一多半的功劳要算在他头上。高洋酗酒渐渐成为习惯后,脑子完全不清楚了,杀人杀上瘾了连自家人也不放过。还是受着“亡高者黑衣”的影响,有天,高洋突然问左右:“什么东西最黑?”左右莫明其妙,怕说错话被杀,只得老老实实地回答:“漆最黑!”


高洋听说此语,大受刺激,因“漆”与“七”同音,居然怀疑上自己的七弟,同父异母的高涣。


这个高涣据说自小天姿雄杰,俶傥不群,甚至如楚霸王般力能扛鼎,高欢都忍不住夸赞说“此儿似我。”在高欢诸子中他是唯一一位领兵亲征且在战场上斩下敌将脑袋的,但是应该是这种才略给他带来的灭顶之灾。

高洋自小常受大哥高澄欺负,有真本事也只能隐藏起来装弱智,老大不小的一个人了还整天让鼻涕挂在脸上晃荡,找到机会登上皇位后,对弟弟们的本事自然防范得紧,再加上酗酒导致神经经常出现间歇性失常,遂将这个七弟抓起来跟另外一个为他所忌的弟弟一起关在猪笼子里,饮食吃住大小便都在里面,关了一年多,后来干脆扔了大把炭火在笼子四周,将两人活活烤死。


高涣这倒霉孩子,因排行第七,“七”与最黑的“漆”同音,成了“亡高者黑衣”的牺牲品。


高洋在位期间,据说很令西边的宇文家忌惮,西魏每年冬天都要派人将黄河河面的冰块凿碎,以防止高洋趁机派兵从冰上突然进攻。


然而一切似乎都逃不出那个预言一般,酗酒越来越厉害的高洋经常自己口吐莫明其妙的话,这些话后来居然不少应验,因此有段时间高洋几乎被看成神汉一般,因为神汉经常就是疯疯癫癫的。


高洋有天喝酒正酣,突然暴怒而起,端起酒杯摔在地上摔得粉碎,下诏宣布要带兵西伐宇文家。但等到军队被匆匆召集起来,高洋突然又大哭地对群臣道:“黑衣非我能制服。”西伐一事遂不了了之。


西边穿黑衣的宇文家,命中注定一般,要成为高家的灭亡者,高洋亦是无可奈何!


谶语的杀伤力在于,它才不管人们怎么神神叨叨去解释迷题的过程,只要最终结果应验就行。就算高洋杀掉自家老七,谶言还是照样应验。


高家传到第三代,无愁天子高纬在位期间,黑衣人自西而来,席卷关东,经两战而灭高齐全境,从父兄时代起,寸步未能突破潼关关口的宇文家,在宇文泰第四子宇文邕的领导下,终结了两家三代人博弈的历史,实现北方一统。


至此,亡高者黑衣,应验!

(二)、版本V2.0升级版:黑衣临天位


在“亡高者黑衣”之后,预言升级为“黑衣临天位”,这下更接近那个天下一统的目标了。


我们将目光从江北收回,投向江南梁武帝在那篇开中国佛教信徒食素先河的《断酒肉文》中,开口先自称:弟子白衣……


他想说本来匡正佛法是黑衣人干的事情,不是我这个白衣弟子应该着急的。


黑衣人是什么意思,白衣弟子又是什么意思呢?上文提过,南北朝时代,僧人是穿黑色僧袍的,因此多以黑衣或缁衣代称僧人,而俗家子弟则多穿普通白衣,后以白衣(或素衣)相对黑衣(或缁衣)指代俗家子弟,佛教上所说的缁素之分即是指僧俗之别。


在乱世里,佛家的因果轮回报应说,点亮了人们摆脱苦难的一盏希望之灯,于是乎,外来的佛教迅速传播,并很快如生物学上的外来物种一般,压得本土的儒道两家几乎无法抬头。穿黑衣的僧侣人口遍布南北大地!


萧衍彼时虽是帝王,但尚是身穿白衣的俗家弟子,似乎不够格来应这个谶,于是干脆舍身为奴,受戒做了和尚,其四次舍身同泰寺的往事,天下皆知,这里就不多废话了。


萧衍于是每天穿着黑色的僧袍诵经念佛,做了一名实实在在的黑衣人,似乎已是谶言所说的那个黑衣人了。


然而事情远未那么简单,萧衍纵然是“天子”,也只是半边天的天子。彼时中土大地分隔南北,两边口水不断,南朝人骂北方人为“索虏”,北朝人蔑称南方人为“岛夷”,我说你是虏,你说我是夷,总之,只有我才是正宗,你是何方鬼怪?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