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天堂里的儿子

baifabaizhong 收藏 4 438
导读: [B]太感人了.看完我哭了.大家都看看吧 转载 - 给我天堂里的儿子(妈妈)[/B] 至今无法相信,儿子已经走了50天了。只有自己明白,这是多么漫长的50天,每一个夜晚都是最难熬的时刻,我期待着这时自己可以沉沉地睡去。在梦里,可以和儿子相遇,还能听到他再甜甜地叫上一声“妈妈”,还可以让他赖在我的怀里久久不肯下来,还可以。。。太多的还可以。如果这一切都还可以重新来过一次,我相信自己会做得更好;如果能有来生,我希望还可以做硕硕的妈妈;在这过去的50天里,我知道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儿

太感人了.看完我哭了.大家都看看吧 转载 - 给我天堂里的儿子(妈妈)


至今无法相信,儿子已经走了50天了。只有自己明白,这是多么漫长的50天,每一个夜晚都是最难熬的时刻,我期待着这时自己可以沉沉地睡去。在梦里,可以和儿子相遇,还能听到他再甜甜地叫上一声“妈妈”,还可以让他赖在我的怀里久久不肯下来,还可以。。。太多的还可以。如果这一切都还可以重新来过一次,我相信自己会做得更好;如果能有来生,我希望还可以做硕硕的妈妈;在这过去的50天里,我知道自己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儿子,我无法面对自己这早已鲜血淋淋的伤口。每一次不经意的碰撞都会让我泪流满面,那份痛,我会永藏心底,成为我和儿子永远的秘密。宝贝,无论你走到了哪里,都要记得,妈妈永远都是爱你的,无论你怎样,我永远都会是爱你的妈妈。原谅妈妈,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去陪你,可是,你要知道,妈妈是多么想能和你在一起...


有孩子的日子是幸福的,每个孩子给父母带来的快乐都是无价的,都是永恒的和真实的。现在回想起和硕硕在一起的时光,我仍然能感到那一份从心底涌出的温柔。那是一种能让钢铁融化的温柔。从我看到儿子的第一眼,就觉得他是最完美的。儿子出生时,各项指标都是偏高的,52CM的身高,体重是7斤8两,加上儿子天生就是白白胖胖的,模样十分可爱,这一切让我这个新妈妈骄傲了好长时间。我开始学习怎样才可以做一个合格的母亲,初为人母的我也好像突然之间长大了,一下子就觉得有这样一份责任需要自己来承担了。因为这个小小的生命只有靠我才能存活,他只有在妈妈的怀里才会感到安全,才会香甜的睡,才会停止哭泣。我会用生命来呵护他,用无限的爱来养育他。我快乐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并真心的感谢上苍赐予我这个如此美丽的小精灵。看着儿子一天天的长大,我觉得自己的内心满足极了,原来自己可以是这样的平和和宁静。此生能有这样的孩子还要求什么呢?这一刻,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幸福,那是一种真真切切的,扎扎实实的幸福。


孩子可以改变一个人,他会让你的心变得异常柔软,他会牵动起你的每一根神经时刻为他紧张,为他哭,为他笑。他的笑声可以洗涤尘世间一切污秽和烦恼。他纯洁得像一张白纸。他的眼睛清澈如水,透明得像夜空的苍穹,像天际里最亮的那颗星星。


灾难总是在无声无息间就来到你的面前,让你措手不及。还沉浸在儿子带来的快乐里,丝毫没有察觉到天大的灾难已经离我和儿子越来越近了。


永远记得那一天,在儿子刚过完4岁的生日,2003年12月7号的早上,我还像往常一样,给儿子穿好了衣服,鞋子。送他去幼儿园,可那天儿子下楼下得特别慢,我还以为他是有意的,在贪玩,就不断地催促他走快点。(在回想起来好后悔,我可怜的儿子为什么没有告诉妈妈你是难受呢。)下了楼,他走路还是很慢,偶尔腿还瘸一下,我以为他在家的时候总是光着脚,可能是着凉了,白天在幼儿园活动活动就能好了,这样还是把他送上了园车。儿子还是很乖地和我挥了挥小手,甜甜地笑了一下。可到了下午,幼儿园老师打来电话,让我过去看一下,说孩子好像是比早上重了。我当时心里虽然很着急,但也觉得不会是什么很严重的病。我去时,儿子在吃饭,是老师在喂他,儿子吃得很香,看到我去,也显得特别高兴。老师告诉我,“中午硕硕自己还能自己吃饭,可晚上手就已经抬不起来了”当时一种不祥的预感在脑子里瞬间划了一下。我试着举起儿子的右手,可感觉绵软无力。永远记得那天幼儿园做的菜是蘑菇炖鸡腿,主食是小糖包。菜做得很香,孩子们也都吃得津津有味。没想到这竟是儿子在幼儿园里的最后一顿饭。等领着儿子从幼儿园里出来,已经是快4点半,天也稍微有些黑了。低下头,问问儿子“难受吗”,儿子笑着朝我摇了摇头,拉着我的手,往幼儿园门口的小商店走,那是儿子最爱去的地方,那天他挑了一辆白色的小面包车。如果那时候知道儿子的生命就只有一个月了,我会陪着他在那里多呆一会,让他看够自己喜欢的玩具。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儿子的姑姑带着他到医大二院看病,那天医院里面很多人,我抱着儿子,费了很大劲,挂了号,又开了做CT的单子,可射线科医生说这么小的孩子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必须得扎睡眠针才可以做。我和他姑姑商量一下,觉得那针对孩子的大脑发育不好。于是又辗转来到辽宁中医,想通过中医先初步看看,是什么原因,有没有可能是中风,或是其它什么病。我抱着儿子,那天觉得儿子格外地沉,要知道他已经有40多斤,加上好长时间没有抱他了,一会儿两个胳膊就已经都麻了。那天是一位40多岁的男大夫坐诊,刚看了看儿子,问了问病情,症状,就好像很紧张的样子,想了一会儿对我说,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脑血管出血,另一种是孩子的脑子里长东西了。我惊呆了,怎么可能,这么小的孩子,他还只有4岁,我不停地对大夫强调,在昨天之前,他什么症状都没有,非常非常地健康,大夫看了看我,没吱声,低下头拿出化验单,告诉我,做个磁共振吧。


儿子折腾了一上午,打了催眠针,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做磁共振的医生很负责任,不停地换着角度来查,我预感到一定是儿子脑袋里真的长什么东西了,当时就觉得浑身不停地哆嗦,我害怕极了,儿子生病一直都是最让我恐惧的事情,我不忍心看着他疼,看着他哭。终于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尽量用很平和的语气来说,“脑干胶质瘤,现在根本无法治,而且他的位置长得不好,就是手术,也基本是没有希望。”我惊呆了!怎么会呢?他还那么小,看着还那么健康。昨天还能在雪地上奔跑,还能和我打雪仗。这突来的打击仿佛把体内的血液一下子被抽干了,心也被揉得粉碎。我说不出话来,只是任由泪水在我脸上疯狂的流着,我无法抑制自己。儿子还在检查仪器里睡着,对外面的事情丝毫没有感觉。我轻轻地为他穿好衣服,包上了被子。


孩子被先送回了家里,我拿着片子,准备去陆军总院找脑科主任再看一下。无论怎样,我心里还是抱有一线希望的。等了很长时间,终于让东北脑科最权威的韩主任看了片子。结论是一样的。无法手术,因为位置不好,即使是做手术,两种可能,一是根本下不了台,二是即使活下来了,术后也是要复发的,因为胶质瘤的恶性就在于此,就这样,也保证不了可以活多长时间。医生看着我一直流泪的脸,好心地说,“你还年青,再生一个吧”,他能明白一个做母亲的心此时有多痛,但很多事情还是他无法了解的。出了医院,我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马路上,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人群,茫茫人海中尽然没有一个人可以帮得了我的儿子。我是他的妈妈,可我也不能,如果可以用我的命来和他交换,我愿意是一千次一万次,为了儿子,怎样的痛苦和折磨都愿意替他来承受,只要他的病可以好起来。


医生告诉过我:得这个病的孩子,随着肿瘤的长大,会压迫到他的每一根神经,先是失明,然后就会压迫呼吸,直至最后,上不来气,憋死。会非常痛苦。我的儿子啊,怎么让你这么小就来这人世间受这种折磨。都是妈妈的错啊。是妈妈带你来到这世界,妈妈也会陪你离开这里,不会让你孤单地走,妈妈知道,你怕黑,怕打雷。而且你也舍不得妈妈的。我擦干了自己的眼泪,既然能和儿子在一起,还有什么可畏惧的。以后的每一天,都是这个信念支撑着我。让我可以在别人的眼里觉得是坚强的。


记不清那天自己是怎样回到的家里,感觉很虚弱很累。儿子已经睡了,还是从前的模样,一点都没有变,睡梦里脸上还挂着甜甜的微笑。看着儿子漂亮的小脸,我只能是流泪,却无力挽回。儿子听到了妈妈的声音,于是睁开眼睛,嘴里不停地喊着“妈妈,妈妈”,那一刻,所有的意志都在片刻间瓦解了,心在滴血啊,儿子,你知道妈妈对你是多么的不舍。我怀抱着儿子,觉得是那么无奈。我笑着对儿子说:“宝贝,以后不去幼儿园了,妈妈会一直在家里陪着你。”儿子笑了,笑得很灿烂,这是他最高兴的事情。我很害怕,我怕自己有一天会承受不了,我害怕看到儿子痛苦时的眼神,清澈的眼睛里写满了无助。我想让儿子在最后的日子可以过得快乐些,哪怕是几天也好。我订好了去海南的机票,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带着儿子离开这里,去坐飞机,去看大海。那天晚上儿子非常兴奋,把自己喜欢的东西一件件地放在箱子里,很晚了才肯去睡。但终究还是在亲人的劝说下,也是对硕硕的病还存有那么一丝希望,最终还是放弃了。(心中永远的遗憾)


当天晚上,硕硕爸爸就决定拿着片子去北京。如果可以手术,我们还是愿意为儿子来博一下的。哪怕他会留下肢体上的残疾,只要他还能快乐地活着。还可以感受到我们对他的关爱,就足够了。那时钱已经是最不重要的事情,只要能给儿子治病,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给他治啊!儿子不舍得地看着爸爸穿上衣服,知道他又要出门,他已习惯爸爸是这样的,搂着他亲了亲,然后轻轻地说了句“早去早回”。­ 是啊,太聪明的儿子,是不是那个时候,他已经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过了两天,硕硕爸爸从北京回来了,回来后却闭口不谈看病的事情,我就知道,完了,硕硕一定是没有希望了。果然这样,硕硕爸爸先后去了北京几家有名的医院,得到的结论都是一样的,根本无法手术,肿瘤面积大,且位置不好。回到家里,他只是不停地叹气,抱起儿子看了一遍又一遍,我还清楚地记得他那张苍白的脸还有他那悲伤的眼睛。我能明白,此时他的心里在承受着多么致命的打击。三天之间,他看到了儿子病情的变化,发展太快了。­


硕硕这时已经不能自己走路,需要有大人来搀扶他,但是一个四岁的孩子还弄不明白这些,只要他有力气,就会努力地往前跑几步,可任凭他使劲,腿都不听使唤,他喊“妈妈,妈妈”然后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小腿。我抱起儿子跑进屋里,眼泪不停地在流,儿子,儿子妈妈又怎么来告诉你,你已经永远不能再跑,再走路了。我捧起儿子的脸,问他“宝贝知道自己病了吗”,儿子点了点头,然后用他的小手帮我擦掉眼泪,“妈妈不哭,宝听话。”我心碎了,碎成了一片片,又被碾成粉末。做妈妈却无力帮助自己的孩子,我问苍天: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的孩子遭受这样的折磨。­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我还抱有一丝的幻想。希望在儿子身上会有奇迹发生,肿瘤或许会钙化,可以自行消失。也许这一切都是梦幻。­


儿子是坚强而且懂事的,从病的那天开始,就用了中华灵芝宝,买药时,医生曾告诉过我,这药特别苦,孩子恐怕喂不进去。可硕硕却从没皱过眉,总是能很顺利地就把药吃下去,这让我觉得很欣慰。­


硕硕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已经不能下床,不能自己坐着了。白天的时候,硕硕总是很听话,累了就自己玩他最喜欢的那套乐高积木,然后搂着我的脖子,在妈妈的怀里睡去。那时的我,每天都生活在恐惧里,我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去,却无能为力。­


­ 孩子永远是孩子,在他不痛的时候,就特别开心,不厌其烦地听我给他讲故事,背儿歌。他疼的时候,就用左手一直握着我的胳膊,看着他疼得眼睛都不能睁开,可是倔强的儿子却不肯哭出来,我听到了儿子心里的声音:“妈妈帮帮我,我疼”,可我只能看着我的孩子在我怀里不停地挣扎,“儿子,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些的”慢慢地儿子松开了小手,却已是满身的大汗淋漓。还记得以前曾看过这样一则报道:一个母亲在自己走投无路的时候把年仅二岁的孩子亲手捂死后,自己从楼上跳了下来。此时的我已经可以深深体会出她的绝望和痛,因为她已经准备了死亡,她不能忍受自己的孩子孤单的生活在这个世上。儿子的疼痛在一天天的加剧,我恐惧地看着他的变化,他已经开始有了抽搐的症状。我在心里一遍遍地告诉自己,我的孩子不能再经受这样的折磨,他才只有四岁,他无法承受这些的。老天啊,让我带着儿子走吧,带他去一个没有疼痛的地方。不止一次的想像着要终止儿子的生命,好结束病痛对他的折磨,我想像着,要给儿子打安眠针,让我的儿子在麻醉中安静的没有痛苦的死去。无论怎样都是死,还不如让儿子少遭点罪。想到这里,我擅抖着,牙齿不停的打颤,身体止不住的抖。我知道没有人能帮我的孩子,只有我这个妈妈,此时的语言已是那么的苍白无力,我的心不是一个“痛”字可以描述的,我要亲手杀掉自己的孩子,但是我是多么的爱他呀!常常在夜里,听着儿子喃喃的呼吸声,一个人流眼泪,却要竭力无声,我是他的妈妈,不可以让自己倒下,无数次地告诫自己,我要面对,我只能选择坚强。看着儿子熟睡的睑,那一刻我有个幻觉:是不是他死的时候也能这样的安祥和满足?我拼命地摇了摇头,狠狠地咬自己的嘴唇。不要想啊...


我是脆弱的,硕硕病了三个星期,我还是不舍得送他去住院,因为我明白,这是儿子最后的幸福。儿子留恋这个家,他喜欢妈妈,喜欢爸爸,喜欢有家人一直陪着他,爱着他,我知道的。如果此时离开了,就永远不会回来了。尽管每天不停地打着点滴,注射的都是甘露醇之类的高渗药物。打针时,儿子会哀求护士“阿姨,轻点给宝打”,然后扭过头去看电视,那时我们总是给他放他喜欢看的动画片来转移他的注意力,“恐龙战队”“西游记”“蜡笔小新”“蓝猫三千问”,都是他特别喜欢看的,渐渐地,他有些适应打针的疼痛了(其实是头痛在加剧),不再那么踢闹,总是乖乖的了,只是不愿意闲下来,不停地在屋子里,要去这去那的。我可怜的儿子,你是要永远记住家里的模样吗?这个曾经带给你快乐和幸福的地方。看吧,儿子,再多看几眼吧,让这里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里­ 。


在硕硕病了半个月以后,病情发展的速度是让我们每个人都吃惊的,他吃东西已经开始困难,主要靠一些流食来维持他的体力,眼睛很少再睁开,也不再能说话。我知道自己害怕的时刻在一点点地接近了。轻轻地抱起虚弱儿子,亲了又亲。贴着耳朵,我问他“还记得我们的悄悄话吗?”儿子点头,“宝宝是妈妈的小命根。”儿子动了动他的小肩膀,这已是他能表示自己高兴的唯一方式。那段时间,我总是不厌其烦地对他说“宝宝不怕,妈妈会一直陪着你,无论是去哪里,妈妈都会和你在一起。”我问他“宝宝知道自己病了吗?”他点头。我问“你爱妈妈吗?”他又点头。“宝宝是不是舍不得和妈妈分开”儿子没有点头,我却看见顺着他的脸颊流下了眼泪.­


儿子一直都特别喜欢电脑,他的聪明时常能带给我惊喜,他可以独自打开电脑凭着自己的记忆,(因为我不愿意他接触电脑)一步步地,娴熟地握着属标,他能从F盘里调出自己喜欢的游戏,也能上网找到迪斯尼的中文网址。在硕硕最后在家的日子里,硕硕爸爸总是抱着他在电脑前玩大富翁,玩红警;看着这父子两个此刻的互相依靠,偶尔还能听到儿子清脆的笑声。那一刻我多么希望时间可以静止下来,为了这,为了儿子,还能再计较什么。直到12月30号的那天,让我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固执,硕硕的痰越来越多,我不停地替他吸,可是也不行,看着儿子的脸一点点被憋得变成紫色,赶忙抱起儿子用力地拍打着他的后背,慢慢地他的脸开始恢复了血色。我不得不告诉自己,该是去医院的时候了,只有住院才能定时地接受治疗,暂时缓解他的痛苦。­


车里正放着屠洪刚的一曲《霸王别姬》---我站在猎猎风中,恨不能荡尽绵绵心痛,望苍天,四方去涌,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人世间有百媚千红,我独爱,爱你那一种... 伤心处 别时路 有谁不同 多少年恩爱匆匆葬送 我心中你最重,悲欢同,生死共,你用柔情刻骨,伴我豪情天冲......来世也要称雄,归去斜阳正浓...我心中你最重,悲欢同,生死共,我在心里反复着这句...


就在这年的最后一天,我们带着儿子住进了医大二院,这也是硕硕最后的弥留之际,死神在一点点地向他走近。因为不能进食,住院就给硕硕下了胃管,长长的管子沿着鼻腔,一直延伸到胃里。下胃管时,硕硕扭动着身子,我搂着他,“宝贝硕硕不动,阿姨在给硕硕下可以吃饭的管子,以后就不会挨饿了。”儿子的右手一直很有力地握着我,他那么无助,他是那么地信任妈妈,可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我帮不了自己的儿子。我哭着去找主任,问他怎样可以才可以让儿子减少痛苦,他说得很诚恳,告诉我“孩子,你要知道,从现在开始,你不要希望他还可以有质量地活上一天,他会一直疼,直至生命的结束,他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又跑又跳了”那时的我已经不能思考,完全凭着直觉,我对主任说“是的,我知道自己的孩子没有多长时间了,我只想可以让他减少些痛苦”,最终主任还是答应了我,在硕硕疼的时候,可以随时用止痛针。我签了医院的“家属要求不抢救”的协议,原谅妈妈吧,儿子,妈妈实在不忍心再让你遭受这么大的痛苦了。抢救意味着切开气管,送进ICU,我们将会连儿子最后的一面都见不到。­


记不得那几天是怎样度过的,一次次把儿子从死亡线上救回来,经常我在心里喊着,“不要了,别再折腾孩子了,让他这样过去吧”可是本能地还是要帮助儿子呼吸,我做不到啊,我无法看着自己的孩子死去。儿子在医院的日子是凄凉而无助的,他经常搂着我的脖子,让我把耳朵贴在他的嘴上,嘴唇轻微地动几下,我听到了儿子的声音,“妈妈,我爱你,我舍不得你,宝宝不想这样离开你” 那一刻,我的心像被人在一片一片地撕开,我哭着跑出了病房,想躲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医院里到处都是冷冰冰的,我终于崩溃了,“我不能没有儿子,我离不开他啊”我不停地喊着。。。­


不幸的时刻还是那么快地来了,任凭我是怎样地努力想要躲开它。它还是来了。那是今年的1月8日,头天夜里硕硕开 始发起了高烧到了早晨已经是43度了,带着身体的热度永远离开了这里...


我亲手为儿子穿上了最后的衣服。安息吧,我今生永远的宝贝...­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