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三卷 鹰击长空 第二百十四章 合力擒凶

zjqian96 收藏 36 18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戴笠不是第一次想刺杀那个给他的组织带来巨大损失的日本特工了,自从他出现在中国,军统不知有多少人员损失,当年就是他的存在,使得华北情报网几乎被一网打尽。到了上海后,多名骨干要么被杀,要么被捕,上海站的情报工作有一段时间差不多陷于瘫痪。

戴笠组织过多次暗杀都徒劳无功,而且白白折损许多人马。这次有“雷霆”中队在上海,精明的戴老板怎么会放过这样一个好机会?

再说这次不动手也不行了,76号被捣毁以后,南本实隆立刻展开了一系列的报复行动,短短几天,军统、中统和共产党的地下组织便受到疾风暴雨般的打击,尽管事先各组织都有所准备,但南本就像一把锐利的尖刀顶在他们的胸膛前。必须反击,趁着日本人缺少76号这帮爪牙的当口,把日本人的嚣张气焰打下去。这其中的关键就是---南本实隆,日本国的一流特工。

戴笠将想法报告给老蒋后,老蒋欣然应允。他的校长历来就是这个脾气,喜欢坐顺风车,当初李宗仁在台儿庄狠狠教训了日本人,大喜过望的蒋校长便不顾下面多名高级军事将领的规劝,执意集中自己为数不多的主力要与日军在徐州决战。结果被寻机报复的日军一下子包围,幸亏下面人得力才把部队安全撤出。

端掉76号以后,老蒋心情大悦,对他的这位得意门生也赞赏有加,只是提及“雷霆”中队的时候,老蒋没有表态,他的意思是让戴笠自己处理这件事。

戴笠只好亲自给陈际帆发电请求帮忙,电文里言辞切切,一会用民族大义,一会叙党国情分,只差磕头拜把子。

陈际帆读完这封电报后,没有嘲笑这位“东方的盖世太保”,经历过这么多事,他和六个同伴已经不再带着后世的偏见来看待这些历史人物。在他们所受的教育中,这个军统的戴老板几乎和魔鬼没什么区别。陈际帆记得小时候,他们玩的游戏就叫做“抓特务”,没有人愿意当特务,而特务这个词早已成了过街老鼠。

来到这个时代,亲身参与到这场波澜壮阔的民族独立战争中的时候,陈际帆才觉得自己当初是多么的幼稚,他没见过戴笠,对这个人其实也没什么好感,但是,军统千千万万特工的抗日壮举他是耳濡目染的。在南京,他们就是在军统优秀特工的帮助之下才顺利脱险,而此次在上海,能够端掉76号,军统人员居功至伟。

“各位,军统戴局长请我们配合军统在搞一次大的行动,大家有什么想法?”陈际帆习惯性地问道。

“头,又有行动啊,我以为我们从此要当老鼠了呢?”这声音不用问就知是赵俊。

“比我还急,”罗玉刚笑道,“不是打鬼子司令部吧?这可不行,至少时机不对,军统也不能那我们当炮灰使不是?”

“头,什么行动?我觉得罗汉说得对,目前不适合打鬼子司令部的主意。”胡云峰道。

“听听师长怎么说?”钟鼎城制止了大家的七嘴八舌,把目光转向陈际帆。

“军统要干掉日军情报部门的一个高级特工,此人叫南本实隆,号称远东特工之王。他的存在使中方情报部门蒙受了巨大的损失,小高,此人你听说过没有?”陈际帆问主管情报的高焕捷。

高焕捷悲愤地道:“我怎会不知道他?他是我们所有特工的头号敌人,师长,我们在上海有十几位优秀的特工就是因为此人才英勇牺牲的。”

“之前怎没听你说过?”陈际帆疑惑了。

“师长,这事要怪我,如果在战场上对方威胁最大的火力点我们是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拿下的。可是在谍战中我的经验不足,只想到让情报组织尽可能隐蔽转移,从未想过要将此人干掉。师长,我请求处分。”

“好了,什么处分不处分的,军事上咱们有优势,干情报,咱们还得向前辈们学习啊。只是此人的资料你应该早点报告给我的。好了,看来这个南本实隆成了我们共同的心腹大患,大家看打是不打?”

这次没有人反对了,所有人不约而同举起了手。

为了取得此次行动的成功,戴笠指示上海站,尽可能与中共上海地下党组织取得谅解,他自己也在重庆和中统负责人协调,希望双方合作,为党国除去这个祸害。

上海地下党组织在此次76号被毁的事件中也受到了相当程度的牵连,潘汉年把情况向延安的李克农汇报后,李克农立马请示周恩来。两人综合前一个月新四军发来的情报,断定76号魔窟被捣一定是出自陈际帆的手笔。

周恩来亲自发电指示上海地下党,一方面努力和上海的“神鹰”独立师“雷霆”中队取得联系,另一方面可以考虑和军统、中统合作,互相交换一些日军的情报,甚至在重大行动上予以配合,但是要注意自身组织和人员的安全。

中统方面获知76号乃是军统的杰作时,从陈氏兄弟到朱家骅、徐恩曾,再到下面的基层组织,无不引以为耻,再加上被南本实隆在上海搞了一次报复性清洗,上上下下早就憋了一口气。中统在1939年就想干掉大汉奸丁默邨,没想到行动失败,损失了优秀特工郑萍茹,从此在斗争中居于下风。戴笠提出的行动方案相当诱人,中统方面非常清楚,就连军统自己单独都搞不定的事情,他们去做就更加困难,所以中统方面很快也答应了。

而“雷霆”中队也在坐着紧锣密鼓的准备工作,高焕捷特别提醒:“尽管国民党中统、军统在上海滩抗日成绩不错,但是这些家伙和汉奸特务们时不时是也有些勾结,再加上双方互相渗透收买,所以我们的行动要万分小心。”

军统方面似乎感觉到了陈际帆他们的顾虑,派了一个手上沾满日本人鲜血的干将来和“雷霆”中队联系合作事宜。

此人就是军统上海站第三行动队队长蒋安华,曾经率手下暗杀过多名日本在役军官和特工。不过当陈际帆和其他几人见到他的时候并没有十分在意,毕竟蒋安华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是很显眼,直到从蒋安华口中缓缓说出他以往的战绩时,大家才有种刮目相看的感觉。

而蒋安华能够被委任为与“雷霆”中队合作的唯一人选,自然感到非常荣幸。作为军统得力干将的蒋安华,对陈际帆他们也是仰慕已久,他最佩服的就是敢在敌人肚子里来去自如的英雄,面前这些人不仅在战场上令日本人闻风丧胆,还敢亲自跑到敌人的腹地来搅个天翻地覆,这怎能不让他感到由衷的佩服?

双方很快进入正题,蒋安华的第三行动队已经将南本实隆和他的爪牙的动向摸了一清二楚,所以他提供的资料也很详细:包括南本经常出入的场所,日本人在租界的特务机构,以及活动路线等等。

“蒋先生,”陈际帆打断他问道,“既然你们军统把情况都基本掌握了,你们为什么不自己行动呢?”

“我们的力量不足!陈将军和诸位有所不知,76号事件以后,我们军统就成了日本人的眼中钉,再加上76号的李士群、丁默邨等人还在,所以日本特务和汉奸们对我们展开了大规模清洗,来不及转移的组织和人员不是被杀就是被捕,这一段时间我们的有生力量损失巨大,所以……”

“不用说了,只要情报准确,我们可以完成!”陈际帆坚定地说。

看到陈际帆表了态,蒋安华便直接切入正题,他摊开怀里的一张上海地图说道:“大家过来看,这里是愚园路,是沪西地区最高档的住宅区,76号的汉奸李士群、还有汪精卫的临时住所都在这条街上,76号覆灭以后,这里成了汪伪特务机关在上海的临时总部,南本实隆的日本特工进入租界后也在这里落脚。”

“你的意思是不是要强攻愚园路?”陈际帆问道。

“不,愚园路上社会名流很多,恐怕会伤及无辜,我们计划是---伏击!”

伏击?这个词对于“雷霆”中队并不新鲜,可是城市里的伏击战还是头一次。

“南本对我们进行大清洗,我们也对他的出入起居情况摸了个八九不离十,大家看,南本一般不在租界过夜,他每天一大早会从虹口出发,往南越过苏州河以后,经领事馆路向西到愚园路。”

高焕捷悄悄对陈际帆说:“领事馆路就是北京路,路很宽。”

蒋安华接着说:“我们在领事馆路制造了一些爆炸,逼得南本不得不改变路线,南本改从闸北往南过苏州河,闸北弄堂多如牛毛,地形相对复杂,所以我们准备在这一带下手。”

蒋安华说完后,其他人静静地看着地图,不过从地图上他们看不出什么东西来。胡云峰问道:“南本敢这里,想必是有所依仗。”

“不错,日军在这一带戒备升级,但是这一带地形很复杂,日军不可能对所有地方都防备到,所以这是我们的机会。”

在日本人的眼皮底下设伏,这想法真够大胆的。陈际帆不由得对军统这位干将另眼相看。

“伏击的关键在于我们能否成功进入这一地带埋伏,像我们这种大规模的行动,想要保密太难了,更何况这里是日本人的辖区。”

“这个大家请放心,闸北人员鱼龙混杂,日本人一般不太注意,这一带有我们很多成员,安全方面和埋伏都不是问题。如果诸位没有异议,我们今晚就分批秘密进入。武器方面诸位不用操心,冲锋枪、手枪和手榴弹我们应有尽有。”

军统在上海的确是能量巨大,“雷霆”中队从天擦黑开始便有蒋安华负责秘密运到闸北,在军统安排下隐藏在蛛网般的弄堂里。第二天白天大家分散成三三两两在这一带闲逛,由军统人员带领熟悉地形。

正如蒋安华所说,驻沪日军加强了这一带的治安巡逻,街道两旁时不时的会有日军武装巡逻。

回到住处后,陈际帆召集各小组负责人综合侦察情况,并制定攻击计划。

“蒋先生,我们关心的是,行动结束后的撤退路线问题,你有什么好的想法?”

“行动完成后诸位先撤进租界,然后伺机离开上海。”

陈际帆暗笑,要是可以这么顺利就离开上海我还问你干嘛,不过陈际帆心里早有打算,收拾南本实隆只是一个开始。

城市的埋伏相对容易一些,因为队员们并不需要用草将自己伪装起来,只需要在军统的安排下化装成各式各样的商贩、劳工或是地痞流氓什么的,再将武器放在离自己不远处的安全地方就可以了。

文川浩的狙击小队例外,他们几个被分别安排在一些相对高大的民居的窗户后面,钟鼎城的火力支援组则和往常一样负责堵住附近的街区,赵俊则带人埋伏在撤退路线上策应。

一张大网就在闸北区错综复杂的街道弄堂中暗暗拉开,就等着南本实隆和他的精锐特工们到来了。

作为一个资深特工,南本不是不知道他的处境,但是76号的案子一点也没有进展,从捕获的人员口中一点有价值的情报都没有,他不得不亲自到租界调查。当然,宪兵队也派出了近一个中队的兵力在沿途保护。至于闸北最近发生的异常,南本不是很在意,南本巴不得对方在这里动手,这样他就可以以自己为诱饵将对手一网打尽。

南本的车队在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发了,沿途日军如临大敌一般在路面两旁警戒,前面两辆拖斗三轮架着机枪开到,车队中部和尾部分别有两卡车段的日军护驾,中间就是各式各样的车辆和站在车上的特工们。

街上没什么异常,该修鞋的修鞋,倒马桶的倒马桶,收垃圾,路边叫卖食品的,还有游手好闲的。在熟悉中国国情的南本眼中没什么不同,但是南本忽然想起什么,大喊道:“停下,警戒!”

汽车“嘎吱”一声戛然而止,后面的车辆也从跟着匆匆停了下来。旁边一个特工问道:“课长,有什么不对吗?”

“支那人,支那人有埋伏。这条路上看上去很平常,唯独缺少女人和孩子。马上通知宪兵队,包围这里!”

汽车一进入这条街,陈际帆就在望远镜里看了个一清二楚,中间有辆汽车忽然停下,让他感觉到出问题了。陈际帆从来不敢小看这个时代的人物,他估计对手应该是发现了他们。

南本命令部队迅速下车警戒,然后命令车队迅速通过这个街区。可是已经来不及了,陈际帆的攻击命令已经下达。

先是两辆载着大堆沙袋的大卡车一前一后将路口堵了个严严实实,然后就是稀疏到密集的枪响,高处的狙击手率先发难将一辆汽车的前窗玻璃打了个粉碎,车窗上鲜血四溅,汽车应声而停。

鬼子们开始纷纷掏枪准备射击,忽然他们附近那些看似不起眼的平民们不知从哪里端来冲锋枪对着车队就是一阵狂扫,甚至往车队里大肆扔手榴弹。

鬼子们纷纷下车准备还击,然而他们的厄运还没完,路两边的房顶上相继突出火舌,而且是冲锋枪的火舌。日本特务们还没来得及掏枪还击就被打成蜂窝,车上的日军跳下车寻找掩体准备还击,可是街道实在是太窄了,他们的三八步枪在巷战中根本没有什么威胁,在四面八方射来的冲锋枪子弹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鬼子特务加上护送的宪兵一百人出头,在第一波突然袭击中便损失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人纷纷离开街道强占民居躲避,而南本实隆则在特工的护卫下准备向两旁的小巷道逃命。

南本万没想到这些中国人会有这么强的战斗力,他们拥有良好的纪律和精湛的射击技术,而且手持冲锋枪,在短短几分钟之内他的队伍便崩溃了。南本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一举一动至始至终被一个人盯着。

陈际帆是什么人?自从他看见中间那辆小汽车首先停下,他就知道这里面坐着的一定是条大鱼,也就是此次行动的目标南本实隆。

当南本离开汽车钻进附近一条弄堂的时候,陈际帆率领突击一组部分队员迅速将这里包围。护卫南本的特工有十几人,个个都是他亲自训练的精英,可是此刻他才知道他的这些精锐手下是如此不堪一击,只是几个回合就被对方尽数歼灭。南本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手下在自己的身边被打成筛子,也看见了对面那个威猛的中国人,这个中国人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抬手一枪就打穿了他的脑门。

闸北区枪声大作,附近的日军马上就向这里增援,但是他们遇上了钟鼎城支援小组用通用机枪组成的强大火力,日军宪兵的火力最多就是轻机枪,根本无法冲过支援小组的防线。

后面的枪声渐渐停歇,可是远处的警报声却越来越近。

整个行动持续了五分钟,任务胜利完成,队员们在陈际帆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向事先准备好的路线撤退,而军统的蒋安华事先早就安排了汽车在那里等候。

汽车直接向租界方向开去,可是前面负责断后的赵俊派人来紧急报告,日本人已经封锁了通往租界的所有通道,租界过不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