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越做客新浪 称广告植入自然不伤害节目

世界王牌 收藏 2 146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2_16_5326_10705326.jpg[/img] 主持人与金越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2_16_5327_10705327.jpg[/img] 倾听提问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2_16_5328_10705328.jpg[/img] 金越回答提问 2010年2月14日大年初一,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金越做客新浪 称广告植入自然不伤害节目

主持人与金越


金越做客新浪 称广告植入自然不伤害节目

倾听提问


金越做客新浪 称广告植入自然不伤害节目

金越回答提问




2010年2月14日大年初一,2010年央视春晚总导演金越做客新浪,与网友互动聊天,畅谈春晚台前幕后的故事。以下为聊天实录:


主持人闫平:新浪的网友大家好!首先给大家拜年,可能很多熟悉新浪的网友都已养成一个习惯了,就是在每年大年初一收看我们的直播,其实据我了解这个习惯的养成是因为很多春晚导演都会在这个时候来到我们的直播间与大家一起聊天,我们今天非常荣幸请到了今年的央视春晚总导演金越来与大家沟通春晚的点点滴滴。金导您好!


金越:主持人好!


主持人闫平:我代表新浪网友向您拜年!


金越:谢谢!


主持人闫平:据我所知您一直非常忙,一直到现在没有休息。


金越:睡了几个小时。


主持人闫平:为了忙春晚您一直没有回成家。送给您一束鲜花,希望能弥补一些您的辛劳。请您来也是想让您放松放松,之前媒体穷追猛打,让您也很疲惫。希望我们今天的聊天能愉快地渡过这一个小时。


金越:好啊!


主持人闫平:之前有网友知道你身体很不适,这种关注大部分是善意的,网友评价您是最勤勉的导演。


金越:其实也不是,每一个春晚导演都很勤勉。


春晚总导演“责任重于泰山”


主持人闫平:能否介绍一下您在春晚开始那一刻心情是什么样子的?


金越:实际对我来讲,春晚还没有结束,因为每年春晚的总导演,整个剧组还要再去做正月十五的晚会,正月十五元宵晚会操作的时间会很短。放完假以后的一周时间里还要做元宵晚会,所以并不代表就完了。心情在开始和结束的时候差不太多,接受这个任务的时候是一个词在心里反复出现,就是“责任重于泰山”。


主持人闫平:您提到的这个责任是什么样的责任?是对领导的还是观众的?


金越:领导是观众的一部分。实际上我觉得这个责任来自于喜爱春晚的观众。春晚有很大的群体,这个群体涉及到十几亿人,这么大的节目,你不得不慎重。你掌握着话语权的时候就要负更大的责任。


主持人闫平:的确春晚是比较难啃的硬骨头,您接这个任务已经不只一次了,您接这个任务最大的动力是什么?


金越:我接这个任务最大的动力是做一场好看的晚会,让广大的观众在观看春晚的时候直接能够感受到快乐。


主持人闫平:您刚才提到春晚难在众口难调,观众有自己不同的评价和取舍,您如何评价不同观众的这些口味的?特别是不同年龄层次的观众。


金越:这个问题对我来说不是一个大的问题。不管你年龄大小,大家都有一些共通的情感,你把握住这一点就可以了,就可以调众口。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把握这一年最重要的事件,一些热点,这些东西就可以调。因为大家在新年里会对过去有一个回顾,对未来有一个展望,这个期间能把节目更好地展现出来,我想大家还是会产生共鸣。


关注社会热点 讽刺是相声功能之一


主持人闫平:您希望通过热点事件与观众达到共鸣的效果。我们注意到在春晚中掺杂一些社会热点,不知道您是基于怎样的考虑?


金越:有些语言类的节目就是对当下不太好的现象进行讽刺,这是相声的一个功能,这很正常。包括您说到很时尚的点或者类似表层的东西,根上还是贴近生活、贴近现实、贴近观众。你所要表达的东西是他关心的,他就会产生共鸣。这是我们在创作的时候,在寻找的这样一些点。比如今年语言节目,比如我们说《一句话的事儿》,谈的是家庭和谐的问题,怎么样处理家庭关系和周边关系,这点大家都需要上课,大家都需要学习。


再比如说黄宏不到两天的时间完成的作品《美丽的尴尬》,反映的是大家盲目整容的情况,好像现在女孩子不拉一刀就觉得自己不完美,其实就有盲目的成分。过去有一个说法,中国人叫“身体发肤,受之于父母”,是很珍贵的东西,现在好象都做这个事情。很多女孩有没有真的考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要拉这一刀,或者真的做这个事情。比如《五十块钱》我们在社会上收到一张假币以后良心和道德的考论。还有赵本山的小品《捐助》,反映农民富裕起来之后爱心的表达。冯巩的相声剧反映的也是一种社会道德,社会责任的一种东西。更不要说《超级大卖场》、《大话筒》都直接反映了我们社会生活中的一些现象。今年的语言节目加起来有十个,零点之后还有两个相声,包括反映飞行员的,也离现实生活非常接近的。


主持人闫平:我看有些观众在台下都掉眼泪了。


金越:对,我感觉是一群80后女飞行员精神的境界,她们的一种责任感,她们的一种奉献精神。


谈“开门办春晚” 很多节目选自地方


主持人闫平:刚才聊了这么多,突然想要打断您,是因为之前您说把观众放在第一位,这是很多导演做晚会、做节目的一句承诺,但有的导演未必能够兑现,但通过您跟我聊了这么长时间,您刚才讲的作品都是观众、网友关注的,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春晚节目组和观众的心其实是离得很近很近的。


金越:春节晚会一直强调“开门办春晚,创新办春晚”,先说“开门办春晚”,今年剧组开了很多座谈会,包括网友,包括媒体,包括专业人士,也包括社会精英阶层的,还有农民,我们到河北的一个县,找了一个村子,在那个地方开了一个座谈会,这样能使我们很好地了解各个阶层人的需求。第二,我们的“门”开得很大,很多节目进到春节晚会的视野,说一个很简单的,比如新疆的一个节目《幸福生活亚克西》,还有我们在流行歌曲大赛时候的一首歌叫《婚礼上的歌》,这个都是从这样一些优秀节目当中,或者新疆的节目当中选出来的,其实很多是老百姓创造出来的,《婚礼上的歌》就是一个博士生结婚了,想送给爸妈一个礼物,但不知道在婚礼上表达什么样的心情,就写一首歌吧,就这么一首歌。


主持人闫平:从老百姓生活里走上春晚的歌曲。


金越:对,包括藏族的那个演员打的鼓打得非常好,就是西藏基层的一个舞蹈演员,他非常好。包括我们一些歌曲《拍拍拍》,就是从贵州那边选过来的,所以,我们的“门”还是开得挺大的,包括我们从各个自治区选了一些大家从来没有听说过,但在当地比较有影响力的演员。比如广西壮族自治区的陈春燕,她唱的《壮乡美》,还有宁夏回族自治区的演员叫马忠华、撒丽娜


主持人闫平:这些都是老百姓身边的演员,唱的也是老百姓的心声。您刚才说到的是“开门唱春晚”,从晚会开始到结束体现的都是这个过程和结果。“创新”大家会更关注一些,因为网友认为您是非常有才华的、创新型的导演。


金越:谢谢,这个评价有点高了(笑)。


上春晚要“一流” 不排斥年轻演员


主持人闫平:这是网友对您的看法。但大家也有不同意见,比如说在新人上还是有所控制,比较多的还是老面孔,为什么没有新的面孔出现?


金越:首先要说的是我们不控制新人,春节晚会从来不控制谁,春节晚会要对全国人民负责,所以他要挑选好的。


主持人闫平:这是不是新人演员不能大批上春晚的原因?


金越:我觉得今年春节晚会提出一个要求,上春节晚会是一流的演员,这是春节晚会提出的要求。什么叫“一流”呢?在专业层面受到过认可,比如金钟奖文艺晚会的一流演员等等,这样的演员是获得过奖项的演员;另外一个是有广泛影响的演员。两者相加就构成了整个今年春节晚会的阵容。


今年的春节晚会没有七八个人站一排唱的情况,就是因为我们通过这个办法,使得春晚的演员整体素质比较高。并不是我们排斥或者控制年轻演员,徐千雅也是一步就到春晚,因为她的作品好,她的歌好,她的歌曲被广泛传唱,前几年的《坐着火车去拉萨》,包括今天晚会上唱的歌曲。贾玲、白凯南的《大话捧逗》,索朗扎西的歌之前也从来没有上过春晚,但他的歌流传得非常好。


春晚广告植入自然 不伤害节目


主持人闫平:我们说过狼和羊,我想到一个题外话,也是我们网友比较关注的,今年的喜羊羊与灰太狼的形象在反复地出现,与此同时,也有很多类似的卡通形象或者广告的品牌在不断地进行植入,这是导演组的一个新思路还是不同作品作者自己的想法?


金越:实际上喜羊羊与灰太狼是深受小朋友喜爱的,它的形象出现在专门给孩子做的节目里比较早,怕孩子睡觉,就在《玩具店之夜》,那里有很多卡通的形象,有些卡通形象是我们设计创造出来的,节目做出来挺费劲,有些是国产的动画形象。为什么呢?因为中国的小朋友喜欢,也比较熟悉,既然是做给他看的,你就要选择这样的形象,和其它的没有关系。


主持人闫平:除了卡通形象还有一些某些品牌的油类产品或者某些网站的网络产品,这些广告的植入是导演组的想法还是各个小品自己的想法?


金越:现在企业想在春晚做一些广告,这个意图挺大的,春晚做广告是经过严格控制的,它的前提是不能伤害节目。有些剧情的植入也很正常,其实广告商提出的一些要求春晚节目组都是拒绝的,不予植入,因为植入会伤害节目。春晚里,网友比较细心去发现会不会植入一些广告,如果你要这么看的话,实际就忽略这个节目内容,我觉得到目前为止它的广告植入不是很多,另外植入是很自然的,没有什么其它的生硬东西在里面,其实这是我们尽量避免的。


主持人闫平:但大部分广告商把目光都投向的是语言类小品或者相声节目,今年我们这类作品也是比以前都多,时间也比较长,这是出于什么考虑?


放弃马未都版权作品 因价格未达成一致


金越:以往的语言类节目是八九个左右,今年是十个。从收视份额来看,零点之后收视人群还是挺多的,收视需求还是挺大。从今年节目来看,好的节目比较多,我们延长了一段时间,实际上比往常延长了半个小时,在1点结束,整个时长差不多5个小时。


主持人闫平:去年春晚结束的时候,新浪网友有一个观众调查是能不能把语言类的时长增加。今年春晚实际上也满足了这部分观众的需求,这部分观众对小品、相声有自己的看法,也希望金导来关注和回答一下。有观众说黄宏这个新的小品到最后一刻才登上舞台,创作速度太快了,它有没有背后的一些故事或者创作的波折?


金越:实际上黄宏在今年的创作中是非常认真的,他前前后后拿了四个想法,其中包括最后看到的这个想法。当时我们在选择的时候,觉得比较好玩,形态比较好玩,所以,在沟通的时候,觉得它的主题内涵也比较好。我们在《故事会》上发现一个作品后,也一直在跟作者沟通。实际上这是马未都把内容导到《故事会》上,但我们不知道,就找《故事会》,但是后来因为版权的原因没有谈下来,所以就没有上这个节目。


主持人闫平:网友比较关注的是,这个节目被换掉之后,黄宏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创作了《美丽的尴尬》并获得导演组通过,是黄宏创作能力强,还是黄宏非常受欢迎,大家应该给他这个机会?


金越:林永健、巩汉林、黄宏都是大家非常喜欢的演员,这个节目从排练到演出也就三四天的时间,每天他们就睡两三个小时,他们心里装着观众,知道这个节目会影响到亿万观众,他们有压力,他们这种巨大的压力使得他们有超乎常人的能力激发出来,所以,他们在很短的时间内排练出这个作品,这个作品终审通过是昨天上午11点,第一场演出是下午4点,给我们全体演员演的,当时我们在开动员会。


主持人闫平:当时《两毛一角》的版权问题大家很关注,会不会对导演组当时的工作造成实际上的困扰?


金越:困扰肯定是有,困难肯定是有。这种困难在任何一个心里有是非观念的人都清楚。


主持人闫平:但这也不是主观的。


金越:对,但我们在法律面前要尊重法律,我们最终舍弃这个作品也是因为我们没法就转让使用权的价格达成一致,我在决定放弃这个作品的时候,最后也让我们的工作人员通了一次电话,还是没有达成一致就只好放弃,因为你不能因此就不尊重法律。


其实春晚对版权的重视是超乎想象的,参演春晚的所有演员都要签署一份确认书。签署这份确认书之后我们才做,当你不确认之后我们就不能使用,我们有专门的法律处负责这个事情,专门的工作人员负责这个事情,签署的东西都是成箱成箱的,非常多,所有的东西都要签字确认我们才会使用。从来不存在央视没有版权意识、不尊重版权人的现象发生。


以前可能会有,因为那个时候不健全,我们对法条的解释不一样,那么现在没有这种情况了,我们连背景当中使用的所有图片都有版权确认。


主持人闫平:很严谨。


金越:对,再给你说一个最简单的事情,姜昆小品里涉及到一些《潜伏》里的台词,这个我们都跟《潜伏》剧组有确认。


主持人闫平:非常细致。


金越:对,非常细致,央视在媒体当中是做出表率的,不会随便处理这个问题。


主持人闫平:您为这个事情也做了很多工作,为您本身的工作增加了很多困难?


金越:那倒不一定,实际上就是打个电话沟通一下,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主持人闫平:最后还是没有成功。


金越:对,跟马未都先生在之前做节目的时候,也有过一面之交,其实这个事情的结果不是我愿意看到的。但在这个事情上,最后这种结果也未必就是一件坏事。


主持人闫平:其实给更多的后来者以警示和表率作用。


金越:后来者指什么人?


主持人闫平:其它晚会导演和作品,对双方沟通来说,更多的晚会创作者或者作品创作者觉得应该这样的,进行更良好的沟通,这样来避免尴尬的结局。


金越:其实我认为前期的沟通还是可以的。


主持人闫平:不像马未都先生说的那样不愉快?


金越:这个事情要具体问问跟他沟通的小孩,这个小孩是刚分配来的,刚到我们部里大概才一个月的时间,我说你在春节剧组里来实习看看,这个事情就归到他们组来负责了,具体的事情我就没有过问。只是这个事情出来以后,我说你写个情况告诉我怎么回事吧,他就写了一个情况,我看了一下。


赵本山作品主题积极 表现优秀


主持人闫平:跟黄宏小品类似经历的是赵本山的小品,虽然说这个小品没有被毙掉,但到最后还是在修改,导演组对这个是不是有一定的要求。


金越:这说明对春晚的创作过程不是很了解,春晚每个作品在上台之前都在修改。这里要说一下我们的演员,他希望拿出最好的东西面对观众,所以他不满足,有一点机会就去修改,本山更是这样。


主持人闫平:节目结束后,很多网友评论说本山大叔的作品跟以前相比不是特别优秀,但还是上了春晚。


金越:我觉得这个作品很优秀,我不知道这个“不太优秀”是从哪儿来的?我觉得这个作品很优秀,无论从现场的效果还是从电视机前观众收看的效果,我觉得相当优秀,它的包袱密度非常大。而且反映的主题非常的积极,而且他们的表现太棒了。


主持人闫平:导演组非常认可这个作品,所以让他通过这个审查,进入到春晚的舞台。


金越:当然很认可。而且今年我要说的是,本山很不容易,因为他一直拖着自己生病的身体来做这样的事情。实际上他很累,他工作时间长头会很疼。


主持人闫平:这其实对你们来说也是一种压力。


金越:当然是压力了,我们今年不给本山施加任何压力,因为我觉得人心都是肉长的,我们不能要求一个人在身体有病的情况下一定要怎么怎么样,但本山这一点让我很感动,他并没有因为自己身体不好而放弃参加春晚,也并没有因为自己身体不好而不精益求精,他的作品一直在修改,一直在调整。从昨天的结果上看,我认为调整得非常好。


复出:小虎队上春晚建议来自网友 王菲过程顺利


主持人闫平:其实我们大部分人都比较集中在语言类的节目,观众比较认可。还有一些节目大家比较喜欢的,就是小虎队,本来把他们安排在零点以后的,为什么后来安排在之前很多的时间?


金越:其实没有之前、之后的,是以播出为准的。因为春晚的节目是立在舞台上,看它的感觉,看它的衔接,所有的节目位置都在动。


主持人闫平:动小虎队的节目,把它机动调整到比较靠前,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金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考虑,就觉得适合在那儿。有时候导演们要看整体推进节奏的快慢,要根据不同时间段收视人群的特点来调,不断地调,把节奏调得比较舒服,前一点,后一点,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主持人闫平:观众们其实看到小虎队会满足自己青春的回忆,小虎队作为春晚复出也是很好的途径,您当时是怎么想到在虎年春晚把小虎队请出来的?


金越:老实说这一招不是我想出来的,是网友想出来的。我们召开网友座谈会,网友提出我们80后也开始回忆,能不能把小虎队请回来?我们就征求了80后一些年轻人的意见,他们就觉得这个主意非常好,因为他们小时候就是听着小虎队的歌长大的,因为小虎队青春、励志、阳光的形象对他们的影响很大,这个主意就非常好,后来网友在网上也在讨论,我们看到网友很多人都有这种想法,那我们觉得应该实现这个事情。在这之前也有很多人提出过小虎队重组,但是都没有成功。


主持人闫平:可见春晚的吸引力。


金越:对对。


主持人闫平:这也是您“开门办春晚”的一个体现。


金越:对,我们很多作品都是通过开座谈会来的。


主持人闫平:再说一个?


金越:还有一个比如说王菲


主持人闫平:之前听说和王菲合作都没有成功,后来什么高人跟王菲洽谈能这么顺利?


金越:没有啊。我有一个朋友,都一块儿挺好的,他跟王菲的经纪人也很熟,我就让他去问一下,他就去谈了一次,跟他经纪人说出来吧,他经纪人又跟王菲说,王菲说那就出来吧。就这样。


主持人闫平:整个过程是很顺利的。


金越:对。


主持人闫平:我们刚有一个网友提问说为什么没有给王菲伴舞?


金越:为什么一个优秀的歌手一定要伴舞呢?我觉得王菲的魅力已经撑满整个舞台,不用伴舞,伴舞会伤害这个作品,因为这个作品非常空灵,也非常深情,如果再加伴舞就破坏了,所以我们没加伴舞。


主持人闫平:其实也有网友说晚会可以多一些空灵、有灵性的作品,而不是大歌舞,大联欢的感觉。


金越:他已经看到了。


关心中国足球正常 体育竞技有输有赢


主持人闫平:提到轻松愉快,让大家都比较愉快的话题是国足对韩国的胜利,其实在小品当中也有这样的一个体现。之前有些评论说,央视对国足的一些消息都是封锁的,春晚小品中这样的体现是不是也代表了一种回应态度?


金越:你说的这个事儿我不知道,不知道你从哪儿得到的消息。所以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大家关心中国足球也是正常的事儿,拿它出一两个包袱也是正常的事儿,但对我个人来讲输也罢,赢也罢都是平常心,体育竞技都有输有赢,没有非要输或者非要赢。


遗憾是前行的动力 非理性评论没有意义


金越:我没有看到,昨天才播完。昨天晚上说了两个数据,我也没记住,网络上的数据我还记住了一个数,今年的中国网络电视台上的浏览量比去年增百分之二十一点多,也就是说增加了五分之一。


主持人闫平:您对这个数据满意吗?


金越:我觉得挺好的,通过各种途径观看这个晚会,晚会的浏览量增加这么多,出乎我的意料。


主持人闫平:还有什么想对网友们说的?


金越:没有。我是有问必答。


主持人闫平:不知道您还有没有跟网友们一起聊聊或者交代一下的。


金越:我好好交代,我彻底交代。是这样的,我也浏览网上的帖子,有些帖子是很客观的,大家也来议论、谈论,但有些帖子很不理性,对那些不理性的帖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去看待,但是我觉得大部分的帖子,大部分的观众都非常的理性,这点让我非常得欣慰。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觉得我们这个社会在科学发展的时候一定要讲究理性,当大家都能够理性地去看待一个节目的时候,去分析它的得失的时候,说明了我们全民族的欣赏水平在提高,这是值得欣慰的一件事情。对于那些非理性的东西,我觉得对我们的生活来讲没有什么太多的意义。毕竟我们要在理性的道路上前行,这是我的一个看法。


另外一个,对于春节晚会来讲,引起了大家这么大的关注,从导演来讲,是令导演很欣慰的事情,因为你的作品能被大家这么去议论,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我也非常欢迎网友们来议论这个东西,因为每一个导演做节目的时候,自己内心都会存在遗憾,这种遗憾,就是当你的想法和现实碰撞在一起的时候,实际上中间还有一段很长的距离。当你去实现这个想法的时候,一定会受到方方面面的限制,比如说技术、人员的能力、客观的条件、基本的投入等等都会受到限制,你永远都是在一个框子里,在一个枷锁里,戴着枷锁,不可能没有边际地去做,只是圈子大和圈子小的问题,你会有遗憾,但有遗憾恰恰是你前行的动力,你会想填补这个遗憾,但会有新的遗憾,因为时代在发展,你跟着时代在前行,你要接受新的事物,也会面对老的问题。


主持人闫平:今年的春节晚会我自认为是比较圆满结束的,您刚才说到遗憾,您认为比较遗憾的是什么?


金越:我觉得今年的戏曲节目非常好,一个年轻的80后导演做的,也是中央戏曲学院的,跟你是校友。


主持人闫平:对。(笑)


金越:对,我觉得她做得非常好,但前面的节目占的时间太长,我们拼命保这个节目在零点之前,但没有保住,最后放在零点之后,这挺遗憾的。这些人在专业上是我的老师,工作上我是他们的导演,私人关系上我是他们的朋友,拿到后面上,我内心其实也挺痛苦的,这真的挺遗憾的,因为他们的唱腔设计和精湛的技艺都挺值得你欣赏的。但春晚会反复重播,这能让我有一丝安慰,让您可以在今后的节目中看到。


主持人闫平:这会不会让您在以后的晚会创作中留有一定的空间。


金越:对,我觉得戏曲真的是很高深的东西,需要你静下心来欣赏,你带着浮躁的心理认识不到戏曲的美,它的身段,它的唱腔,它的流派等等都需要你有一定的文化积累,当你进去的时候你会发觉你不够,你需要去学习。


主持人闫平:金导,最后还有一个问题要问您,今天是2月14日,大年初一,又是情人节,今年您来到这里,我们已经占用了您很多的时间,等一下您回去之后是不是会买一些花送给自己的爱人?


金越:特别感谢新浪刚才送我那么大一捧玫瑰花,我可以不用空着手回家。


主持人闫平:祝愿您在新的一年里,您和家人能够快乐,健康,安详。


金越:我在这里祝你和新浪网友们幸福、平安、健康、快乐,这是一个愿望,第二个愿望,希望我们大家能够通过网络这样一个很好的渠道进行很好的沟通,在这种沟通当中,使我们的节目做得越来越好。


主持人闫平:也谢谢您今天来我们这里来做客,希望您以后能成为新浪的常客,成为老朋友。


金越:我也经常到这边来。


主持人闫平:谢谢金导,今天的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也谢谢各位网友们的收看!再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