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领土 印尼-中日碰撞 泗水-绞肉机2

帝国骑警队 收藏 5 49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


乘坐着东风牌卡车的加里曼丹国防军第二师士兵正在沿着三宝垄到泗水的公路前进,早上他们刚刚从兵舰上下来一下船他们就登上了先他们一步运到三宝垄的第二师卡车向泗水前进;

越接近泗水炮声就越近,第二师相比较印度尼西亚本土派社团成员为主的构成结构不同,第二师多以曾经在印度尼西亚陆军中服役过的退役华人和马来西亚、菲律宾华人退役军人为主,这样战斗力照比只凭一腔热血就上了战场的第一师要来的高。

不过越接近泗水他们就会发现更多的战场痕迹、硝烟、炮火、爆炸以及空中不断呼啸而过的中日双方的战机,地面上还能零星的看见被击落的日本航空自卫队的战斗机残骸,不过最让这些军人感到意外的则是曾经意气风发的加里曼丹国防军第一师的剩余官兵。

垂头丧气一般的败退下来坐在卡车、吉普车上的第一师士兵上到师长武佩梅下到普通一兵从脸上都弥漫着一股失败和难以捉摸的神情,不过这也不能怪他们,昨天还是混混今天就穿上军装变成了军人这种转变和思想上的冲击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转化的了的。

“瞧,四千多人的第一师打了不到三天就剩下这么一点人了。”卡车上几个第二师的士兵端着81-1自动步枪带着墨绿色的钢盔好奇的从卡车上从上往下观望着这些被打散了架子撤退下来休整的第一师官兵。

“可不,你看最多一个营,连迫击炮都丢了;这仗打的可真邪乎啊;”另一个士兵则推了推自己的钢盔帽檐说道;车队因为道路的拥挤而变得缓慢起来,东风牌卡车走走停停速度始终提不起来,不过炮声确是越来越频繁和密集了。

几个无精打采的提着56-2式冲锋枪往第二师前进相反的方向撤退的加里曼丹国防军第一师的士兵木然的看了看在卡车上三五成群看着他们犹如看动物园里的黑猩猩一般的第二师士兵时没有一丝生气的意思,他们只是抬头看了看然后又木然的低下头继续走路了;木然、形同路人;这些词汇此时可以描述撤退途中的第一师官兵的精神状态,不到三天的时间四千多人只剩下不到一个营,战斗打到这个程度不能用激烈只能用惨烈来形容。

“妈的,这小鬼子还真他妈的硬,居然把我们打成这样!看来解放军伤亡也不会小啊;”当一名下士说完之后引起了一卡车人的共鸣,其中一个人还饶有兴致的说起来他在坤甸和一名中国空降兵之间的交谈,从不认识到一次偶遇之后成为至交的。

“不是硬,是我们这些人还没见过血罢了!”另一个兵淡淡的说了一句,士兵没见过血是打不好仗的,就如同黑社会混混第一次拿刀砍人的时候都很忐忑不安,等他有了第一次有了经验之后他就不会发抖和忐忑了。

“可是日本鬼子也没见过血啊那他们怎么会那么硬、那么能打呢?”有人提出了反对意见,不过这样问也对同样都是没有经历过战争的军人日军就打的比加里曼丹国防军有板有眼,即便在对付解放军的时候也没有多少的慌乱和不适应。

“他们有武士道精神的疯狂信仰以及优良的训练和战斗技巧,而我们呢那些第一师的家伙们黑社会殴斗是一把子好手,上了战场呵呵他们比新兵蛋子都不如,说丘八都抬举他们了。”士兵不慌不忙的说着大家也都仔细的听着,天空中几架解放军战机呼啸着划过天空消失在天际之中。

东风卡车“噶吱”一声停在了一处类似兵站的地方,从驾驶室中班长从里面跳下来快速的跑到东风卡车的后面然后用力的敲打着挡板边喊着:“全体下车整队!”,一队队第二师的官兵从停下来的卡车上跃下然后笔直的站成一排。

兵站附近千多米外就是一处炮兵阵地,83式152毫米牵引榴弹炮正在很有节奏的“咣咣咣”的打着炮,炮兵阵地周围堆起了小山般的炮弹壳山,不过与之相对应的也是堆积如山在炮兵阵地附近的炮弹和药筒,炮弹管够的打,为了能赢得战争解放军甚至拿出了自己的国防仓库中的储备炮弹给予印尼加里曼丹国防军炮兵支援。

一名解放军中将如同一尊大佛一样笔直的毅力在他们这些退伍兵的身前,将军身后笔直的站着八位手持95式自动步枪一身空降兵迷彩装的卫兵;中将慑人魂魄的魅力和从里到外偷出来的威严深深地感染着周围的兵。

陆水元看了看这些加里曼丹国防军第二师的先头团的士兵,心中已经有数了,比第一师强但还是和日军有些差距恐怕还要再拉上来一个师打轮战不可了。中国空降第十六军这两天的伤亡也不小不过照比三天就被干掉了近四千人的加里曼丹国防军来说空降兵的伤亡只是加里曼丹国防军的一小部分而已。

没什么可说的,打鬼子是每一个中国军人应该尽到的责任,或许你们的祖国已经变成了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但你们身上却流淌着中华民族的鲜血这是永远都无法改变和抹杀的,印尼人和日本人残害你们的同胞、淫辱妇女,你们所要做的就是要杀死这些禽兽,对敌人的手软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把你们的怒火都发泄到日军身上吧,第一师虽然铩羽而归但他们没有失败,他们是昂着头撤退的,即便只剩下一个营的兵力武佩梅师长仍然要求把自己的部队留在前线同日军作战。

陆水元在说着一番激动人心的讲话的时候,身后王琼少校、加里曼丹国防军第二师师长李恒久上校;他们也都一个个的表现出激动的表情,陆水元极富煽情的讲演和让人着迷表情丰富的面部表情照实让人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敌欲望从自己的内心深处被激发出来。

当天下午,刚刚从三宝垄拉上前线的加里曼丹国防军第二师第一团就在第七装甲旅的96A式主战坦克的掩护下向泗水的日军第二师团发动了进攻,当天日军第四师团的第一支增援部队也到达了泗水,但日军第二师团的北海道装甲支队已经在激烈的坦克战中消耗掉了大半的74式主战坦克,剩下来的74式主战坦克也大多带伤且十分缺乏坦克弹药以及油料,虽然第四师团的部队增援上来,但泗水的情况仍然十分不明朗,面对轮战上来的加里曼丹国防军第二师以及第十六空降军的两个伞兵师的轮番进攻日军第二师团已经遭到了严重的伤亡。

日军在运输第四师团以及补给船队也都十分小心和狡猾,全部使用了第三国或者悬挂了日本国旗的商船而没有选择一艘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军舰甚至日本海上保安厅的海巡船也都没有一艘征调,平日里极其重视商船队发展和建设的日本终于在印度尼西亚的内战中展示出了其一直着重培养的商船队以及悬挂着第三国国旗的商船队的威力,在没有海上自卫队军舰护航的状态下日军的第二师团、第四师团及其所需要的补给物资全部依靠商船安全送抵印度尼西亚。

与之相对应的中国则只能使用朝鲜籍商船以及很少一部分的中国商船和空军运输机来完成补给,不过这也间接的促使中国一口气买下了租赁乌克兰、俄罗斯的二十多架安-124“鲁斯兰”运输机和伊尔-76运输机;

在双方都默许着谁都不互相首先攻击对方的补给线的时候就只能依靠空中和陆地上的战斗来解决问题了,虽然日军有了空军战斗机部队的掩护不过苦于数量太少所以他们只能掌握局部制空权,而空战之中数量也是衡量战争胜负走向的一个重要先决条件;陆军在加上日军第四师团之后日军在泗水的总兵力已经突破了三万五千人大关,不过这三万五千人将要面对的将是困守孤城的状态。

为什么要守没有用的泗水而不去把部队抽调回苏拉威西岛以及苏门答腊岛防御?这个问题是栗田口廉也陆将也是多次提及但每次都被日本大本营粗暴的回绝了并且以如果是真正的天皇陛下的武士就不会想这些东西为理由刺激栗田口廉也陆将的神经,平日里把荣誉看的比自己命都重要的栗田口廉也陆将也只能忍气吞声一般的默然接受这个命令来生硬的去执行了事;

但作为军人他却不放弃对胜利的渴望即便在泗水现在战况这么胶着任何轻微的一点失误都有可能断送掉前期的一切努力;城外的战斗如火如荼泗水城内的日军却抓紧时间修筑工事整备军械随时做好巷战的准备,尤其是在日军第二师团司令部附近的街道都已经安装了遥控引爆的定时炸药,周围房屋都被修筑其了高房工事和火力点,在房屋顶端还安装了87式双35毫米高射炮以及针刺飞弹用于防空。

栗田口廉也陆将在把泗水变成东南亚的战斗堡垒的同时也把自己的命运永远的钉在了泗水这个城市名字上;美国人不会甘心失败所以也会对中国拼命反扑,泗水这种地方美国人不会把民间承包商的武装人员投送到这里,投送到加里曼丹岛以及苏拉威西岛才是他们最期望的;在加里曼丹岛美国防务承包商的武装人员经常性的袭击加里曼丹国防军、加里曼丹自治共和国安全警察以及解放军的空降兵。

加里曼丹岛坤甸市外的一片森林中突然枪声大作,差不多有三百多人的加里曼丹国防军士兵以及安全警察将一伙十多人的美国民间防务承包商直属的武装人员包围起来,双方大打出手不过由于在人数上占据绝对的优势所以这些美国武装人员虽然战斗技巧不错但俗话说好虎架不住群狼,战斗很快就把他们团团围住并且用猛烈的火力压制了他们,十多分钟之后耗尽了差不多所有弹药的美国民间防务承包商的武装人员选择扔掉武器走出来投降。

挤过国防军和治安警察的人群,一队中国空降兵走入了押送俘虏的队伍中,简单的和押送俘虏的国防军上尉交谈了几句,空降兵带头的一名上尉扭过头来冲着自己的大兵们挥挥手然后便把十五个五花大绑的美国枪手拉到了一块空地上,上尉走过来用英语说道:“愿上帝保佑你们并且饶恕你们的罪行吧!”

一阵阵哗啦哗啦的拉枪栓的动静之后十余只95式自动步枪迸发出了一阵阵火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