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为什么没有统一中国?

我是昆仑 收藏 78 29700
导读:对于这个问题,你不要回答说什么因为辽的强大,也不要说什么宋朝积弱积贫。辽的强大是当时的客观事实,但宋的建立晚于辽,按说它比辽应该更有朝气,其上升势头应该比辽更强才是,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至于积贫积弱是宋朝不能统一中国所引起的负面反应,而不是造成宋不能统一的原因,不能颠倒原因和结果。 那么真实的原因何在?你当然可以见仁见智,各抒已见。我在这里也不能把所有原因都兼顾周全,只能提出自己的一见所得,我认为那是一个不为许多人所知的原因,至少不为许多人所重视。 真实的原因就是:自唐以后,中国的概念发生的潜移默化的改变

对于这个问题,你不要回答说什么因为辽的强大,也不要说什么宋朝积弱积贫。辽的强大是当时的客观事实,但宋的建立晚于辽,按说它比辽应该更有朝气,其上升势头应该比辽更强才是,但事实却并非如此。至于积贫积弱是宋朝不能统一中国所引起的负面反应,而不是造成宋不能统一的原因,不能颠倒原因和结果。

那么真实的原因何在?你当然可以见仁见智,各抒已见。我在这里也不能把所有原因都兼顾周全,只能提出自己的一见所得,我认为那是一个不为许多人所知的原因,至少不为许多人所重视。

真实的原因就是:自唐以后,中国的概念发生的潜移默化的改变,而宋朝墨守成规,当然就不能统一中国了。

南宋就不用提了,那只是半璧江山,当然说不上统一。可是北宋就不一样了,北宋基本上将汉族聚居区纳入治下,未能统一的部分相当有限了(燕云十六州以外,还有当时所谓的西凉,也就是现在的甘肃)。这个时候,北宋和契彤、党项的冲突也就是边界冲突,北宋就是汉族政权的唯一合法代表,北宋为什么不能号称“统一中国”呢?

那是因为:自从唐朝以后,中国并不是汉族政权的专利了,少数民族政权也有资格号称中国。唐朝以前,包括伟大的汉朝在内,中国都是专指汉族政权,少数民族政权是没有这项殊荣的。当时有个“五胡乱华”,但汉族怎么看待那些少数民族政权呢?隋唐时期称那些早先“五胡”的子孙为“容人”,意即中国收留的“难民”,实行“混一华容”的政策。少数民族必须放弃自己祖先的特征,包括语言、姓氏、生活习惯、祖居地等,融入汉族大家庭,汉族才能承认他们为汉族的一部分,“五胡”所建立的政权才能被承认为中国历史的一部分。

但是到了唐朝就不一样了。唐朝的统一是前所未有的,除了汉族聚居区全部归入治下外,许多原先不在“中国”之内的少数民族地区都归入治下了,唐朝为此设安东、安西、安南、安北四大都护府管辖这些地区,除了青藏高原外,今天中国的其他地区基本上都在大唐王朝的“中国”之下了,许多地方甚至超过了今天的中国,比如向北越过贝加尔湖,东北越出外兴安岭,西北则深入中亚腹地,向南也进入中南半岛。如果唐朝仅仅是凭借武力统治这些地区那也罢了,因为那样会使得这些地区对唐朝政权离心离德,唐朝政权一旦遭遇大的变故,这些少数民族地区就会纷纷独立,脱离“中国”。唐朝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唐朝不仅征服了那些地区,也团结了当地人。唐朝时期,中原汉族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交流频繁,相得益彰,实现了互利共赢,少数民族在唐朝“中国”的治下,获得了很大的利益和荣誉,这使得他们对“中国”产生了极大的好感,从内心深处对“中国”产生了向心力。如果唐朝能够稳定其在中原汉地的统治,少数民族就愿意成为“大唐”子民;如果唐朝的统治陷入混乱或不存在,少数民族即使不能成为“大唐人”也愿意成为“中国人”。也许有人会问:你怎么知道少数民族对中国产生了向心力?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在八到十一世纪时,有一些讲突劂语的民族西迁到中亚,甚至进入欧洲,他们自称为“中国人”,当地人也以“中国人”看待他们,这跟今天的海外华人是不是很相似?试问这些西迁的突劂语民族什么时候被中国历史视为同胞?但是他们就是自认为“中国人”,这岂不是少数民族对中国向心力的一个明证?当然,他们自认为中国人并不等于他们真的就是中国人,但是他们有了成为中国人的主观动机,那是毫无疑问的。

由此,唐朝时的中国是一个由中原汉族和周边少数民族共同构成的统一大帝国,生活在大唐帝国治下的人民,无论他们是汉族还是少数民族,都是大唐子民,都是中国人。这不仅是大唐武力征服的结果,也是大唐文明对各族人民价值取向的巨大影响,即使在唐朝衰亡后,这一影响仍然发挥着作用。

唐朝统治的结束,使中国陷入了一个群雄割据的时代,中国史上称为“五代十国”。但是有一点很有意思:907年,唐朝灭亡,同年,耶律阿保机成为契丹可汗,916年,耶律阿保机称帝,建立“契丹国”,947年,契丹国改称为“辽”(辽的国号有反复,但历史上将907——1125这一时期的契丹族政权统称为辽朝),唐朝在其北疆的统治地区基本上都归入辽的治下。辽政权的建立及其演化,表明了契丹人对其“中国人”身份的认同,这是符合自唐朝以来少数民族价值取向的发展趋势的(契丹族原居地在内蒙古东部、辽宁西部,唐朝时为大唐松漠都督府所在地,即使在唐朝晚期,松漠都督府也依然存在,这无疑是契丹族中国人身份的有力依据)。1004年宋、辽澶渊之盟,之后双方以南北朝互称,宋朝默认了辽的中国政权属性。在客观上,契丹族政权纳入了中国历史的范围。

由此,辽政权无论在主观上还是客观上都成为中国历史的一部分。主观上,契丹族对成为“中国人”有着强烈的向心力,对外则以“中国自居”(至今一些国家还以“契丹”来称呼中国)。客观上,当时的汉族政权不反对辽的中国属性。因此,辽朝以其无可辨驳的身份成融入中国,辽朝统治下的各族人民也成为无可辨驳的中国人。

辽朝进入中国正史,这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但是其重大意义却不为众人所知。辽、宋对立时期,汉族人的感觉无非就是在其北疆又产生了一个类似历史上匈奴、突劂那样的异族政权。“异族”是不假,毕竟辽是契丹族所建立的,不是汉族。但是,在宋时汉族的那种感觉下,忽略了一个事实:辽这个“异族”政权已经不是外国政权了,换言之,中国已经不是专指汉族政权了。试问历史上汉朝与匈奴政权对立之时,唐朝与突劂政权对立之时,匈奴与突劂可在中国之内?答案是否定的。但是辽朝就不一样了,辽虽然也是汉族以外的民族所建立,却在中国以内。辽的统治区域和匈奴、突劂相似,都在长城以外、大漠南北,但是这片区域却不再是外国地区了,而是中国的一部分(唐朝时就是了,只是唐朝是汉族政权,许多汉族人未感觉到这一点;宋朝时这片区域在汉族统治之外,但仍然在中国以内,但是宋朝的许多汉人没感觉到,或者不愿意公开承认)。辽也有一片区域是汉族聚居区,即燕云十六州,相对于整个汉族区域而言,燕云十六州面积不大,人口不多,重要性也相对较小。如果仅仅因为辽朝拥有燕云十六州而承认辽的中国政权地位,那样的话理由未免有些牵强,汉人完全可以称其为入侵、殖民,而对辽朝以“伪政权”称呼。但是事实上却并非那样,辽朝不但赢得了中国正史之一席,而且开启了中国封建社会后期少数民族在中国历史上长期、重要地位之先河。辽朝凭借的是少数民族对中国文明的向心力,武力仅是次要因素。

因此,我们说,宋朝不能统一中国,并不是因为宋朝武力弱小(宋朝积贫积弱是在其中期以后,北宋早期则是一个强大而又进取的政权),而是因为“中国”的概念发生的变化,其外延则延伸到原先的少数民族区域,不再是单指汉族聚居区了,而中国的内涵也将这些少数民族文化包括在内,单一的汉族文明已经不能代表整个中国了。

让我们设想一下,宋朝要怎样才能算是统一了中国?首先,宋朝要将其统治区域扩大到长城以后,要将唐朝统治过的少数民族的大部分地区归入治下。其次,宋朝不能将其治下的少数民族视为奴隶,更不能将其视为外人(外国籍)。第三、宋朝要以开放包容的心态对待不同民族的文化,取长补短,经济上则要互利互补,总之,要对汉族与少数民族的优秀成就一视同仁,不能厚此薄彼。对于这几点,宋朝能做到吗?我们很遗憾地看到,宋朝没能做到。宋朝初年武力强大,但对于已经入居中原的契丹人则不能逐出长城,更不能占有大漠。其次,宋朝时期理学兴期,对华夷之辨的重视较唐为甚(唐朝则讲混一华容,不分彼此)。又次,宋朝内敛含蓄,缺乏唐朝的宏大开拓之风。由于有以上原因,我们可知宋朝无法做到统一中国的原因:尽管宋朝在文治方面成绩斐然,其经济、文化、思想都有突出的成就,但宋朝无法适应扩大了的中国的要求,因此无法取得唐朝那样的地位。说到这一点,我们不得不说,唐朝是“中国扩大化”的起点,唐朝强于宋朝的岂止是武功,唐朝强于宋朝的是其开放包容的心态、泱泱大国的风度,有容乃大的精神,胡汉一家的气魄,岂止是武功强于宋朝。当然了,宋朝虽然不济,宋以后的元、明、清三代也同样不济,尽管元、清是少数民族,明朝是汉族政权,但是他们都缺乏唐朝的那种气魄,宋、元、明、清的中国逐渐衰落,唐朝是当之无愧的中国顶峰。

9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