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04章 狗急跳墙

寒光在此 收藏 13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131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团长,鬼子的联队炮阵地不响了,你的战术使我们彻底的教训了日本人,所有的士兵都在为你欢呼。”李博容一脸的景仰。


“团长!我们打退了鬼子一个联队的集团进攻,打死至少三个中队的日本士兵,缴获了辆日本战车,而自己只有三十几名士兵伤亡,这还主要是被炮击,另外,那辆日本战车能卖不少钱。”方景铄不甘落后地拍马屁,然后一张脸笑得稀烂。


“嗯?是哦,是能卖不少钱哦,快,快把那辆战车开到后面去……咱们再来想想,还有什么办法能再缴获些日军战车,那可是现大洋!”澎文玉一脸的似笑非笑,眼睛都在发亮。


所有人听到这里都哈哈大笑起来。


“报告团长,陆副团长来电,他们已到达支队战场,并帮助前锋支队取得了全胜,请指示。”这时上,通讯员正好赶了上来凑趣。


澎文玉大笑,说:“问问,那边是个什么情况。”


“是。”


“该死的中国骗子!八嗄!八嗄……”正在这时远处的日本阵地上远远传来了一阵恐怖的怒吼声,一个听得懂日语的军官顺口翻译了,澎文玉和军官们不禁又捧腹大笑起来。太阳慢慢的从山顶沉了下去。


“团长,陆团长来电说,目前对日军战绩正在清点,前锋支队自身损耗倒是出来了,支队牺牲83名,轻重伤22人,坦克、步兵车各损可修复性一辆,运兵车五辆被炸毁。”


“啊!我昏……他们是纯机械化军队呢,怎么会伤亡这么重?那辆坦克损到了什么程度了,现在还能不能作战?”


“是辆69式,是高射塔被炸了,其它方面还能运行。团长,陆副团长请你给他下一步作战的指示。”


“嗯……这样吧,让转告卫清妍,我现在把第10营划归入她装甲营统一指挥,告诉她和秦明这就立即出发去攻击瓦溢口,别忙清理战果了,军情紧急。至于第11营就由陆副团长带至敌114联队侧翼三公里外潜伏,行动时要小心,等待我的攻击命令……对了,把那辆受损的坦克给我要过来,让驾驶员直接和我通话……”


夜幕很快降临了,双方军队都停止了军事行动,开始对峙起来。大家都要忙于——开饭!


中国士兵们端着刚出锅的肉汤啃着白面馒头兴高采烈的大声喧哗着,他们互相吹嘘着自己在前面战斗中击毙了多少小鬼子,嘲笑着日本军人这次丑态百出的进攻行动,更多的是谈论自己那位年轻的聪明的漂亮的指挥官。士兵们现在坚信这位女上司能够带领他们彻底打垮对面的那些小鬼子,然后再带领着自己消灭所有的日军,还我中华一片清宁的世界。


而现在我们那位年轻的聪明的漂亮的指挥官正在做什么呢?


现在澎文玉仍是坐在战壕里。李博容找了块车蒙布遮在了露天的掩体上头,把这里布置成了临时野战指挥部和军官食堂。当然,这样的指挥部是不俱备防弹能力的,只是多了些不被直接瞄准的机会。


澎文玉坐在一只弹药箱上挨着另一只弹药箱一边看着上面的地图,一边大口的啃馒头。而其他的军官们都蹲在四周吃着各自的晚餐,静静的等澎文玉拿定主意。


现在的战场形势不错,对面那支日军已经构不成什么威胁。澎文玉现在终于可以通盘考虑一下自己的布置了。


“团长,你的妙计击退了日本人,为我们赢得了时间。”方景铄看着阵地边上的树林,那台坦克终于在视眼里轰鸣着冒了出来。“我再去问问11营到了没有,团长。”


“嗯,去吧。”


……


18:50,第11营终于赶到了预定目标,那个陆浩初最后还是没能完成他半个小时内就赶到目标地的豪言,他在路上花了整整50分钟才潜伏到日军114联队侧翼三公里外。不过因为他总算是带队伍到了预定位置,而且日本人天黑后也没有再发动进攻,所以澎文玉也没有去为难他,只是对他的迟缓表示了稍稍的不满。


澎文玉趁着夜色指挥那辆损了高射塔的69式坦克伪装起来紧挨着战壕设置了阵地,比那9门迫击炮的阵地要靠前。


然后把剩下的三辆高射炮和那辆仅有的122毫米重炮在主阵地后面两公里处安置了下来。


澎文玉看着面前的地图,一个计划慢慢的在她脑子里浮现出来。澎文玉一口咽下了最后那一块馒头,然后拿起桌上的一瓶水给自己倒了一杯。


澎文玉端起杯子对着那些军官说到:“先生们,我已经想出了一个计划,我想待会一定会忙得连喝水的时间也没有。所以我提议趁现在还空闲,大家干一杯怎么样。”军官们连忙端起了各自的杯子。


“那么,为了胜利!”


澎文玉把水杯里的水一饮而尽,嘴角露出了一丝邪邪的笑容。


……………


澎文玉走进了一线观察所。除了有任务的,其他军官们都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方景铄在一边递上了望远镜,澎文玉接过望远镜靠在战壕边上向对面的日军阵地望去。


“团长,我们已经按照你的计划安排好了。按照你所交代的,前线士兵都学会了怎么使用闪光弹。”李博容在一边说到:“士兵们还算不笨,现在他们那里已经没有人有疑问了。”


“好,很好,其他部队准备得怎么样?”澎文玉放下了望远镜,转过身问着李博容。


“都准备好了,现在一切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澎文玉点了点头,接着问到:“第11营呢?他们准备好了没有。”


“好了,按照你的命令,他们正在我们西面7 、8公里外潜伏,只要这里一打响,他们马上就能投入战斗,从小鬼子侧翼下手。”


澎文玉感到很满意,向李博容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她转过身对所有人说到:“现在就只等日本人发动进攻了。不过我怕他们是想等到明天天亮才会发起进攻,我没这时间跟他们耗,我看我们现在可以按照我们商量的那样刺激他们一下。李博容!”


李博容一听马上一脸的高兴表情。“是,团长,我这就去安排。”


“很好。”澎文玉转过身又拿起望远镜观察起来。


大冢宏大佐吃不下他的晚饭,他一直只是对着地图出神,到现为止,他还没想出任何一条计策来帮助他摆脱现在面临的困境。


他有把战况报告了牛岛贞雄师团长,当然理所当然的遭到了师团长一顿臭骂,并限令他无论如何也要把失去的战车给抢回来,实在不行,就算炸毁了也行,但是绝不能让中国人开回他们的城市去大做舆论。


十八师团的军史上,没有这样的先例,现任师团长的牛岛贞雄阁下,不希望这种耻辱发生在自己的任上。


大冢宏很理解师团长阁下的心情,但他也没什么办法,只好给茹越口守军中平峰吉少将挂了求援电报,可没想到的是,中平那老家伙好像突然变得很怪,他没有责备自己,只是淡淡得说了自己几句,然后就只是要求自己必须继续拖住中国人,不痛不痒的说了几句鼓励的话就收了线。


拖住!只是拖住么!可自己已不能再拖了,大冢宏心里总是毛毛的,那辆被中国生生缴获的战车,让大冢宏感觉喘不过气来。


放下电话,大冢宏大佐拖着疲惫的身躯带着几个参谋开始巡查起营地来。大冢宏强打着精神,露出没什么事的神色轻松地在士兵营地巡视着,不时还微笑着跟认识的士兵打个招呼。


黄昏的那场战斗使他阵亡了差不多三个中队的士兵,还至少有一个中队的士兵已经丧失了战斗力,更糟的是他不知道怎么去向大本营交待在他部队里的战车怎么会被中国人俘虏了,这些都让他在心里暗自盘算。


不过,算来算去,都需要战士们的热血去拼取回来。


大冢宏现在只好努力的用强装出来的表现来挽救低靡的士气,他拍着某一士兵的肩膀用亲切的微笑来鼓励着其他的士兵们。他时而亲切地跟附近士兵谈着话,时而爽朗地大声说着‘天佑我大和’的豪言状语。士兵们的士气终于随着大佐阁下的努力表演开始慢慢恢复过来。


虽然大冢宏努力的使自己在士兵面前表现得很阳光,很灿烂,可是他的心却一直在下沉。损失实在是太惨重了,这主要是大量武器的流失。他亲自观察过了后,才知道事态到了什么严重的程度。


很多士兵们因为被毒气刺激,都抛弃了自己的步枪掐着喉咙跑了回来。而现在联队里备用的枪支数量不够,现在很多士兵只能拿着刺刀和铁铲武装自己。战斗力,很堪忧!


幸好中国人一直没有发起进攻!不过,他们一直都是不爱发起进攻的,他们最喜爱的,是防守战!集中几十万军队守在一个地段的防守战!


提起枪支火力,自然就想到了大炮。一想到炮火,大冢宏更是头疼,联队炮兵队被中国人用重炮轰击,他的8 门迫击炮被挨个点名,那重弹的威力当时就炸死了半个中队的炮兵和大多数的迫击炮,现在自己只剩下在那场灾难里幸存下来的两门迫击炮和40发炮弹,一下子少了六门炮,还怎么去抗衡中国人的炮群呢。


大冢宏算了一下,现在他手头上唯一还可依靠的就是剩下的那7辆“95式”豆战车了,可是这种战车实在是速度太慢。用它来进攻对面严阵以待的中国人,实在是有战悬乎,不过也只有这个办法可想了。


大冢宏再次盘算了下,若明天请求得飞机参战,再用手上的战车一鼓作气,也末始不能打赢这场遭遇战,想到这里,他抬眼看了一下天色,想到:还有11个小时吧,天就能亮了!


大冢宏阁下没有去战车大队视察,他现在看到那个来头颇大的小仓弘成就来气。那个懦夫竟然被中国人用催泪瓦斯缴获去了他的战车,简直是日本陆军的耻辱。大冢宏阁下却没有去想想自己在刚看到阵地上的‘毒气’烟雾时的表现并不比小仓弘成好到哪去。


突然支那人阵地上响起了一阵枪声。大冢宏连忙带着参谋们跑回了自己的阵地指挥所。刚走进指挥所就有一个尉官跑过来报告。


“大佐,支那人正在向我们挑衅,您快过来看看,那是对大日本帝国的严重挑衅。”


“哦?!”大冢宏忙走到掩体边用放在那里的望远向支那人阵地望去.只见对面支那阵地上烽烟四起彩旗飘扬,支那士兵们兴高着地一个劲给一个火堆加着火,伴随着火光的是两幅醒目的字条。


大冢宏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支那人疯了吗?他们居然在开篝火晚会!他连忙擦了擦眼睛,再仔细一看,当场就把大冢宏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那些燃烧的篝火是点着了的日本军装,而那飘扬着的彩旗是被撕开的日本国旗,看来是那辆被俘的“95式”战车上的。而最让大冢宏心惊的是条幅上的字——


日本天皇是个老同性恋!天照大婶是个标准的阴人!


看到这里,大冢宏的心突然就凉了,他突就有了种明悟,中国人这是要逼自己率部发起进攻!他们要打主动防御战!


虽明知是计,他却不能不上,只因现时的国内,若知有敌国军人这样骂他们的‘神’而当面的指挥官却无动于衷的话,那后果,只会更惨重。


于是,大冢宏放下望远,再回过头时,脸上已是立马腾起一片怒色,咆哮着对自己的部下吼到:“命令全体集合,进入阵地,准备进攻,我们一定要杀光那些卑鄙的支那人!快去,把所有战车都派上去,我要碾碎他们。为了大日本帝国,为了天皇陛下,杀光这些该死的支那人!”


大冢宏说的有点语无伦次,但是那些真的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军官们倒是听懂了。他们飞奔着冲向了各自的部队。参谋们也被刺激得丧失了平素的冷静和理智,纷纷拿起了电话,开始发布起命令来。


部队被最快速的集合了起来。军官们站在队伍前列神情激动地疯狂咆哮着,向士兵们讲述着支那阵地前那挑衅的一幕。日军士兵们的血气被激发了,他们一个个跟着狂喊大叫,嚷嚷着要让那些卑鄙无耻的支那人付出代价。


部队进入了出发阵地,战车也都开到了出发位置,只等大冢宏联队长的一声令下,他们就准备向当面支那军发动最猛烈的攻击。


“大佐,队伍已经作好出击准备,请你下令吧。”一个军官上前催促道。


大冢宏脸上表情莫明,他点了点头,发布了进攻命令。接着大冢宏持起了望远,对着战场一动不动,他在默默祈祷着作战的成功,等待着结果的到来。


一声令下,整支日本军队爆发出了震人心魄的呐喊声,向着新第十七军阵地以排山倒海般气势的缓缓压了过去。


澎文玉拿着望远镜看着向着自己阵地排成密集冲锋阵型冲来的日本士兵们,不禁露出了一丝愤怒的神情。对方的指挥官不是个白痴就是个疯子,竟然会让一个联队近3000多人同时进攻这段只有800米长的阵地。队伍无法散开,都挤成了一坨,这简直就是在让士兵送死。不过,这次战车和步兵的协同要好些。战车在前,步兵在后,混杂着喧嚣缓慢却坚定地压了过来。而且对方还算是学了个乖,最前列的那几些个日本士兵都带着防毒面具,看来他们应该是深刻领教了自己的催泪瓦斯烟雾弹了。


现在,日军人海冲锋已冲到了12营正面阵线外一百米处。


“用过了的催泪瓦斯,现在自然要给你们换一种,嘿嘿,小鬼子,这里有更刺激的东西等着你们呢。不然还显不出我澎大MM不会用奇!”澎文玉转过头来,对边上的李博容点了点头。


“开始!”


“遵命!团长。”李博容大声的回答,同时扣动了早已握出了汗的信号枪。


下一刹那,三颗亮绿色的信号弹就先后升了空!


与此同时,就在日军士兵紧张地等待着中国人就要发起的反击时,就见,中方战壕里此起彼伏地扬起了无数的手臂,随之,无数的小黑点扬了起来……


“卧倒!”


战场指挥官在小黑点才扬起的瞬间,就下达了本来是正确无比的战场指令,同时,他也带头向地面扑去。只是,突然之间,他感到欲扑的地面怎么这么巨亮!仿佛他自己正在扑向了太阳!


“啊!”


“我的眼睛!”


“啊!啊!啊……”


上百枚闪光弹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在牛家店荒野的19:23分同时爆开,那一刹那,小日本终于荣幸地见到了他们的天照大婶!


但是,灾难才仅仅是开始,随着一阵刺耳的啸叫,第一轮的子弹扫射扫在了正抱眼嘶呼的日军人群里。顿时血肉横飞,尸横遍野。


紧接着,12营阵地上开始发出了一阵嗡鸣声,随着那堆树木被破开,一根炮管直挺挺地伸出,然后整个庞然大物挤落了身上的障碍,露出了狰狞的钢铁之身——


损了高射塔的那辆69式坦克!


隐蔽着的69式坦克马力全开,以一往无前之势冲着那六辆日军同行就压了过去。俯冲中,炮塔转动,100mm滑膛炮管在双向稳定器及红外夜视装置的锁定下,锁定了第一个日军战车……


“轰!”“膨!”


一架铁棺材起火。原野上瞬时烧起了一堆这种当时价值80000日币的冓火。


炮管再转,下一刻,锁定第二辆日军战车……


“轰!”“膨!”


再来一堆昂贵的冓火!


“95式”战车乖员2 至3 人,受车身环境影响,那集群闪光弹倒是,只对车长视力有作用,另一人只会是稍稍闪花了眼,还是勉强能看得见的。早在被闪眼之初,那些车就开始犹豫着想要撤退,但是他们的那些步兵战友正乱跳乱蹿地阻挡了他们撤退的道路。


现在的情况是,中方的那辆高大战车在挨个清除他们,而他们也有还击,只是,他们那边余下的六辆战车六根火炮同时开炮,都有3 炮打中对面那个大个子了,可没用,人家最多不过是留下个小坑,这不,人家又打爆了一辆战友后,炮管又来锁定了!


剩下的那五辆战车中的坦克手要疯了,想退,可战车旁正惨呼的步战士兵也不能真地去压,那样的结果,只能是上军事法庭后被国家枪毙!


也不知是那一部车开始紧急联糸的,在又被打爆了一辆车后,余下的四辆日军战车突然一起发了疯,冲着对面距离不过80米的‘大个子’一起直冲了过去……


‘大个子’当然不会闲着,炮塔转动,对着跑得最快那俩稍一瞄准——开炮!


轰!近在咫尺的炮火熊熊燃烧,又是一堆时价80000日币的冓火,只不过,远在指挥所里手持望远的澎文玉却突然大惊失色,高吼道:“联通那个该死的坦克手,叫他快规避,紧急规避,日本这是要用……”


“膨!”


澎文玉停住了话头,因为眼前的事实已替她把语意表达得清清楚楚,不错,日本人又用上了他们的最爱——玉碎!


“膨!”


再一次的膨然大响,使澎文玉再次端起了望远,她有看到,那身体仅长1.5米,高也只1.5米的豆战车,已经有两辆在撞上69式后趴了窝,整个车身都严重缩了进去。反观69式,竟居然好像没啥事,只不过又前行了几米后,也熄了火,不再动了!


“莫非……是车祸撞晕了司机?”澎文玉有了第一反应,第二反应就是大喊:“快,快快,快让高射炮平射,打掉那辆日军坦克……他要持续点射我的69!”


果然,澎文玉又猜对了,那最后一部日军战车把战车开停在了‘大个子’三米外,停稳,瞄准顶盖,开火——


“轰!”


这只是第一发,“轰!”


第二发……


澎文玉只看得目呲欲裂,嘶声道——“我要灭了你!”


“轰!”


第三发……


外传:国人爱用固定思维去理解战斗,一听日军用的豆战车马上就想起豆战车根本打不穿虎王,就是有1000辆都没用,豆战车如果遇到虎王还不跑,虎王碾都能碾烂豆战车,因此虎王对付豆战车,必然是虎王0伤亡全胜。但要真是虎王碰到了日军豆战车打了起来,那弄不好是虎王全灭。日军用轻战车运输自杀队员攻击对方坦克,或者干脆携带炸弹对敌坦克进行自杀冲击的战例在太平洋战场是出现过的。在菲律宾美军几百辆坦克与日军一群轻战车交战,就遇到过自杀95轻战车,搞的美军坦克遭到自杀攻击后,几个星期都不敢再发动进攻。后来还是靠炮兵与轰炸机狂轰滥炸几星期才把日军赶走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