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给舅舅去拜年

阳信人 收藏 2 79
导读:[size=16]     春节走亲戚,是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习俗,也是亲戚间联络感情、互相探望的一种亲情交流。从正月初二开始,一直到正月十六,都是走亲戚的日子。这期间几乎家家都在盼望、迎接和招待客人,在酒茶中沐浴着,尽享人生乐趣和人间亲情的快乐。   上午10点许,我骑上电动车,捎上一箱酒,去给住在县法院家属院的大舅去看年。大舅大我一旬,并和我同一天生日。每年的生日和这个日子,都会盼着我去。随着年龄增长,这种心情愈显强烈。   我家到县法院不过千米距离,转眼就进了法院的大门,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春节走亲戚,是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习俗,也是亲戚间联络感情、互相探望的一种亲情交流。从正月初二开始,一直到正月十六,都是走亲戚的日子。这期间几乎家家都在盼望、迎接和招待客人,在酒茶中沐浴着,尽享人生乐趣和人间亲情的快乐。


上午10点许,我骑上电动车,捎上一箱酒,去给住在县法院家属院的大舅去看年。大舅大我一旬,并和我同一天生日。每年的生日和这个日子,都会盼着我去。随着年龄增长,这种心情愈显强烈。


我家到县法院不过千米距离,转眼就进了法院的大门,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二楼窗前望眼欲穿的舅母,我急忙摆手示意“我来了。”转个弯进了大舅所在的楼道,锁上车子,搬起酒就往楼上跑。还没等走到大舅的门前,大舅就亲热地迎了出来,一边嘟囔着“大小来了”,一边从我手中将酒接下。舅母则调侃似的说,拜年空着手就行,还怕你舅不管你酒喝啊?!老人的那股高兴劲溢于言表。


我则二话没说,急急忙跨进屋里,双膝跪到舅父舅母面前,嘴里一边念叨着,“舅,妗子,外生给你拜年了”,一边夸张似的将头磕到了地板上。舅父脸上乐开了花,舅母则抓着我的胳膊,不让我第二个头再磕下去,拜年的仪式就算完成了。


坐下后,自然是花生瓜子、各色小吃,先茶后酒、绝不含糊。尽管只有我一个“客人”,舅母还是张罗了10多个菜,舅父则拿出压箱底的茅台酒,先端上了几个现成菜,爷俩便喝了起来。一边喝着酒,一边天南地北拉着呱。说得最多的自然是物价和工资。舅父在不经意间宣耀着自己会买菜,比别人买菜便宜,说起最后一个年集买山药事,脸上更是倍显得意之色。大舅说,那天吃过午饭去赶集(其实,集就在他家门前,走出法院大门就是菜市),一问山药的价格,说是5元,大舅就煞价说,“4元,我要你10斤。”那商贩看我大舅脸上红扑扑的,显然是刚喝过酒,便以为他说着玩,说一声“好”,就拣了几根最大最直的山药上了称,一看是11斤,大舅二话没说就掏出了钱,那商贩说,“这回可亏了,4元买进的,又原价卖出去了,落了个费劲赚吆喝—无利可图。”


舅母炒完菜,也坐下一起说话。在两个长辈一声声“老邱”、“大小”称呼中,在一声声“吃啊”“喝啊”的催促中,不知不觉一瓶茅台进了肚。舅舅酒兴未尽,便又拿出一瓶当地名酒,将能盛二两半酒的杯子倒满,打破了喝酒前舅父定下“爷俩只喝一瓶”的计划。看到舅父高兴的样子,我也只好“舍命陪舅父”。7两多酒下肚后,依舅父的想法还要喝,幸亏舅母及时挡架,这才收拾起酒具吃了一个馒头。在官场中混了快一辈子的我,在听惯了“首长”、“书记”等恭维之后,每年到舅舅家享受“大小”“老邱”的爱称,感到是对亲情最生动的演绎和诠释,悄悄滋养温暖着我的身体和心灵,让我时刻记住自己是一个最最普通的凡人。


在享受舅父舅母给我的亲情中,让我感悟到:亲情虽然没有特别的形式,没有华丽的包装,但如空气一样浸满每个空隙。亲情是饭桌窗前的晏晏谈笑,是柴米油盐间的琐碎细腻;是满怀爱意的一个昵称;是人世间最朴素最美丽的情。它不像爱情那样浓郁热烈,也不像友情那样清新芬芳,却是那么的缠绵不绝、余韵悠长。虽然亲情常常不会让我兴奋,却能让我感觉安静;不会给我刻骨难忘的体验,却始终为我提供着不可或缺的营养。亲情以它独有的一份纯朴和自然,不用刻意的雕琢,在我意识到时,它早已悄悄浸润在我的人生中。


在纷繁的红尘世界,爱情难稳定,友情有反目,只有亲情永远是我心中最坚实的支柱。有了那份亲情,不管距离远近,无论喧嚣寂寞,我的心始终安然从容。看到舅父舅母心理状态好,身体健康,我从内心里感到高兴,并默默祝福老人家健康长寿。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