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平民行动 正文 18.喜讯连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70.html


计划订好了,可人算不如天算,接连几天的绵绵细雨,把土路淋地泥泞不堪,人走一脚泥,车走粘车轮。

李云他们只得等天晴再说。

天晴之后,农民们又开始挖渠。李云不好意思让自己院里的不去,光让村里的人去挖。

就这样,采购的事只能一拖再拖。

这期间,李云他们也不是一点事没做。

刘天明和李云把豹子岭老弱家属的安置的事办妥了。

另外完成了一个大工程,就是让刘天明的人把地主家原来的暗道挖宽,又隐蔽地开了几处通风口,把地道与土豆窖等挖通。做完这些,又在院里增加了两个秘密入口,把原来的出口封死,向前延伸二十多米,在草垛边和牲口槽下挖开两个出口。这样整个大院就有完整的一个地下通道。为了保密,新挖的土都运到偏僻的牲口圈外夯实,形成一周两尺来宽1米多高的土墙,远看就像在牲口圈外又新修了道矮墙,丝毫不起眼。

这时间,好消息却接连传来,令李云喜出望外。

第一件当然是县里对伏击事件的反应。

据山阳镇和县城传来的消息,镇长知道豹子岭伏击剿匪队洗劫镇巡防队后,第一反应是这官没法做了。他自己连夜带上家人和细软跑了,镇公所其他人和镇上的富人也有样学样,能去哪去哪,生怕走迟了也给豹子岭打劫。就这样,等接到保安团的败兵、伤兵叫人给县里报信后,县长保安团长全都干瞪眼了,商议了半天决定自认倒霉,一边雇些民工去拉回死尸和伤兵,让他们和败兵们半夜悄悄进城,注意别走漏消息。之后一边上报剿匪队深入山区英勇剿匪,击溃豹子岭的土匪,44人不幸罹难,申请了些抚恤金,给了黄麻子那些人的家属一笔钱封口,要他们不再提剿匪这档子破事,一边在随后几天从县监狱里拉出一些人当土匪砍了上报,算是给上边一个交待。至于保安团差的人,县里再给下边乡镇摊派,慢慢抓些壮丁补上。山阳镇没人愿意去当官也就算了,那是个西北角的山区地带,人口稀少,也不富庶,反正县里少了它也没啥大碍,就不理了。至于豹子岭,本来就没在昔阳县里,他们不来搞事就谢天谢地了,哪还敢再去招惹。

县里自以为可以封住消息,哪知道只蒙住了官却蒙不住老百姓,剿匪队那么招摇地出去,哪会得了胜利无声无息地回城呢?小道消息一时像长翅膀的群鸟一样越传越多,越传越远。

李云和刘天明商量,既然县里主动放弃了山阳镇,自己不派人去占住,反到显得胆怯心虚,再说让别的势力占去堵在自家门口也不是好事,就干脆派豹子岭的一帮兄弟去镇公所驻下,以震慑那些对山阳镇心怀幻想的势力。

人人都有自己的偶像。所谓偶像,其实就是那些干成了自己想干却没能耐干成事的人。土匪的偶像当然就是能干出比自己大的事的山头。刘天明豹子岭完胜保安团剿匪队的事被各个山头的土匪获悉后,纷纷对豹子岭刮目相看,势力单薄的寻思要来投靠,势力大的也想搭上线能联手,以后相互借光照应。

刘天明陆续接到不少山头的示好信,一时拿不定主意,就找了些自己人商量,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半天也没个统一的意见出来。刘天明只好来找李云讨个说法。

李云这些天可以说闲的发慌,除了每天打熬身体练练出枪动作和瞄准,别的活自己没兴趣,也没人家干得好,弄不好还闹笑话,豹子岭的事自己出出主意还可以,其他事也没办法管太多,毕竟自己还算不上豹子岭的人。

李云见刘天明一脸愁云地走进屋里来,连忙让他坐炕上,说:“又有啥事,值得你愁成这样啊?”

刘天明说:“还能有啥事啊。咱们把保安团灭了这事现在传得沸沸扬扬,周围的绺子都有意和我豹子岭搭上关系,我和兄弟们一说,有的主张联系,有的不主张联系,吵吵半天没个主意,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李云说:“这是好事啊。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嘛,咱们能和周围山寨联系上也算多个朋友多条路啊。”

刘天明说:“这个我知道,只是光九龙关和马岭关上的绺子都有六七百人马,和他们联手我们不怕被人吃啦?”

李云说:“那倒不用担心,咱们又不强迫他们一个锅吃饭,他们干嘛要急着吃我们呢?人家这次来信示好,无非是不想和我们树敌,想着沾点光,未必一定想要和你们往一个炕上挤。我看不如都把他们叫来这里,在一起当面会会,看看他们到底想干啥再说。信上毕竟只有几句话,你也猜不出啥道道来。”

刘天明高兴地拍拍脑袋说:“瞧我都想到哪去了!行,就按你的意思叫他们来会会,不过到时你老弟也要出面帮我照应着,我的人都没见过啥场面。”

李云心想正合我意,也不推托说:“没问题,这么露脸的事我当然乐意做了。”

几天后,李云的院里多了好些陌生人,这都是刘天明请来的各山头的人。

都是同道中人,这些人见面后倒也不客气,说不上一见如故,但也算谈得融洽。

李云这个异类倒成了各个山寨头领最感兴趣的人物,大家从刘天明那儿打听到李云的事,个个都佩服起这个迷一样的留洋小伙,对他的手段、胆识、眼光极为赞赏。私下商量,竟达成一个共识,他们组建一个联盟想把李云推为头领。

刘天明把这个事和李云讲,李云笑了笑,心说土匪就是土匪,疑心真重,说的好好来拜豹子岭的山头,现在一看事情原来都是自己策划的,而自己又是光棍一个,就想这么个法子来让自己入伙。

刘天明说:“不愿做这个虚头巴脑的头领就算了,咱们兄弟一起干。”

李云说:“我干嘛不做呢?虚的也是个头领啊!没多少日子日本人就会打进来,多些人枪才好啊。我们自然是在一起干,如果他们也乐意一起打日本人,那更好。”

刘天明满意地走了。

晚上李云就和几个寨子的头聚在一起,和他们谈了些对未来的看法,又讲了些应对之策。这些大部分都是被迫上山为匪的农民,李云的说法他们除了听天书一般,哪还有质疑,至于李云说的那些对付鬼子的办法,他们更是没话好说,他们谁见过日本鬼子啥样的?这些人听李云侃侃而谈,一付胸有成竹的样,对他的话深信不疑,毕竟李云留学的光环大地他们这些大部分时间呆在山上的土匪都找不到北。

李云见说服了他们,就建议统一探听消息的渠道,各个寨重复的点保留一个别的就撤掉,不同地方打探到的消息实行互通共享,至于人马还是各管各的,分开占的地方广,筹粮活动地方也宽些。

头领们都巴不得李云这么安排,这样谁的利益也不受损失。他们纷纷表示同意,还同意各自派出联络人,定期到院子来通报自己寨里的情况和自己计划。

李云最后告诉他们自己的马上要做的采购计划,得到很好的响应,各山寨也要求加入进来,李云同意他们派人一起去买或者效仿从自己周边去采购。

完了,为了庆贺自己当了这个无实权也没人马的头领,李云请了各山头的大吃一餐,让大家散去,分头回去准备商量好的事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