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一卷中日第一次长沙会战 第十七章密林激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湘东地区军统特工秘密据点:“队长,我们刚才为什么要向小日本鬼子的特工和汪伪特工部队开火,他们的人群之中有李聚李将军,万一我们伤了李聚将军怎么办,我们也担当不起这一个责任啊。”军统特工行动队副队长刘天明质问宁海金道,因为在全国人民都在营救李聚的情况下,发生这样的事情都不容许的。

“天明啊!今天你也看到李聚落入到了小日本鬼子的特工手上,如果说让李聚落在小日本人的手上,那可是我们中国的灾难……!”军统特工行动队长宁海金厉声说道。虽然刘天明身为副队长,但身为下属当面质问顶头上司,宁海金不愤怒才是怪事。

“队长您的意思是李聚落到小日本的手上,我们就格杀不论。可是今天小日本的特工队也向日军开火,就证明李将军还没有完全落在日本人的手上,还有我们应该利用他们想独霸功劳的意愿,营救李将军……!”副队长刘天明是面带怒色,回敬说道。因为现在不仅蒋介石政府出面救李聚,就连中共和西方国家也出面救李聚,到底是救是杀,都把他们军统特工弄糊涂了,军统特工的这一次行动也引起了一部份特工的反弹……!

“我们这一次不是来营救李聚的,刘天明你懂不懂,这就是政治”。

“这是为什么,如果说我们对一个抗日战英雄下毒手,传出去不仅令我们军统局下不台,就是委员长也无法面对中国的亿万民众。”

“刘天明,这是你给上司的语气吗!我们这是在执行上峰的指令,我们不过是在执行命令,还有我们也应该为戴老板和蒋委员长排忧解难,为他们老人家分担一点压力。”宁海金现在是用力敲打着桌子,指着刘天明的鼻子厉声骂道。

“排忧解难,宁海金你是拿委员长他们作你的挡箭牌吧!长沙九战区司令部也向我们发来电令,问我们军统分局行动队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叫我们马上写一份报告给他们,你说这一份报告,我该怎么写。”原来湘东军统分局是归属于九战区司令部作战特工处,想不到李聚的事情也惊动了中国军方,中国军方也积极出面营救李聚。

“队长,您们两个就不要争吵了,刘队长,这一次的行动令我们是左右为难,其实我们这一次没有向李聚点明的来历,就是怕日本特工知道我们的目的,杀了李聚。还有在小日本特工的人群中有我们的潜伏人员,所以这一次李聚的行踪无能如何也在我们的掌控之中。”特工参谋陈辉拉开刘天明,劝解说道。

“陈参谋,竟然李将军在我们的掌控之中,我们为什么不立即实施营救,我们解救成功,也正好完成了这一次的重任,也能让全国人民早日放下心来。”

“刘队长,虽然你是军统分局第一猛将,但要比脑袋瓜子和灵活你就差远了。你要知道日军占领南宁后,全国人民是沉浸于一片晃恐之中,我们国民政府承受的国内国际压力是你无法知道的,戴老板想为蒋委员长排忧解难,分担肩上的一点压力是愁坏了身体。我们这些下属也多应该为戴老板分忧吧!”

“这跟营救李聚有什么关系”。刘天明还没有弄明白此中的意思,反问道。

“这里面大有学问了,李聚在湘东一线,落在日本人的手中,必然会引起各方对他的关注和营救,这样湘东就成了一个巨大的抗日战场,这对于我们国民政府面临的巨大压力就会迎刃而解。”

“陈参谋,我终于明白了,我们就是要利用李聚提高民族的抗日士气,证明我们国民政府是中华民族的抗日脊梁……。”

“刘队长,所以这一回你误会了宁大队长,你就去跟宁队长道个歉……!”

同时宁海金又接到九战区特工处的一封电报:“司令部对我们的这一次行动很失望,也对我们的错误判断作出严厉的批评,小日本特工与日军自相残杀,证明李聚还没有完全落入日本人的手中,并令我们马上积极参与到李聚的营救中去。”报务兵念道。

“他奶奶的凶,这些当兵的懂得什么,他们全不懂得政治的需要,瞎指挥。还有我们军统分局行动是不受你们九战区的指挥。”宁海金面对电文骂道。

但宁海金为了应付九战区的司令部,还是下达了命令:“报务兵传令下去,调动了我们在敌占区的一切力量,继续查探李聚的踪影,一旦有风吹草动,马上通知我。”

“是……队长……!”

我们在这生死关头,在弹雨纷飞的山林之中,战马驼着我和香飞雪的身体在树林中、草丛中是左冲右突,不断加速奔腾,我和飞雪拼命地搂着战马的脖子,我们马上感受到人马合而为一,整个空间仿佛只剩下我和两名女游击队员,还有那奔驰的战马,我们把敌人甩得远远的!这时我觉得浑身的伤口是疼痛欲裂,我不由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将军,我们休息一下再走吧。”香飞雪见我的伤口又在流血,她关切的说道。

“飞雪姑娘,我们还是赶紧向周家集走吧!如果让小日本鬼子追来,就不得了啦!”我捂着伤口对她们说道。

“将军,您的伤口也在流血,我们给您包扎一下,再走不迟。”她们立刻停下了战马,她们把我扶下马背,把我扶坐到路边的一块石头上面。她们掏出绷带,然后把我的伤口作了一个简易的包扎,这时才制住了伤口的流血!我们刚一坐下来休息,后面又传来日军骑兵队的马蹄声,只见空中是尘土滚动,还夹着枪声。

我们知道是如狼似虎的小日本鬼子对我们是狂追不舍,看到敌人追来的方向,就也确定我们去周家集目的地的方向已经暴露,看来小日本鬼子也把周家集的方向封锁了。这时日军是前有伏兵,后有追兵,他们务必想一举把我们擒杀,想到这里,我们的心里是惊惶失措,脸色不由大变。我们身临危境,但同时也想到“中华特工队”他们脱险了没有,我们心中是希望祝福他们也能够成功逃走,因为多活下来一个人,就对打击小日本鬼子就多了一分有生力量。

“李将军,请您放心,今天我们就是付出自己的性命,也一定安全把您护送到华中武汉,”香飞雪对我说道。她看到小鬼子尘烟滚滚的追来,看着身边的两匹战马就计上心来,她掏出一把匕首就向战马的屁股刺去,只见两匹战马一受到痛击,它们马上随着崎岖的山林小道向前狂奔……。

香飞雪和林美扶起我,我们三个人连忙躲进树林间的密密草丛里,我们刚一伏下身子,一百多名的小鬼子骑兵就从我们的身边是扬鞭奔过。

“大家赶快追,李聚他们就在我们前面。”小鬼子听到前面急促的马蹄声,他们欢呼道。小鬼子在马背上,还不停地往小路两边的树林、草丛里施放冷枪流弹。“好险”小日本鬼子的几十颗子弹从我们头顶飞过,打得我们身边的树木、草丛是青烟四起,拆枝断草。

等小日本鬼子的骑兵队一过去,香飞雪和林美她们两个人赶紧扶着我往树林的深处走去,我们是翻山越岭,穿荆劈枝,一路上磕磕跌跌地在山林间行走。衣服、裤子也不时被林间的荆刺挂破。

“将军,您吃点东西吧!”飞雪把她身上的干粮和水壶递给我说道。

“飞雪姑娘,今天谢谢你们的相救,李聚谢谢你们对我的大恩大德,如果说不是你们,恐怕李聚今天也落在小日本鬼子的手中。”对于中华特工的帮助,我是诚挚的谢道。

“将军,您不用客气,这是我们的任务。”

我们一边走一边吃着干粮,这时我想到小日本鬼子如果说追上了前面奔腾的战马,他们就知道我们也在半路下马,他们肯定会要反转过来追赶,加上后面还有小日本鬼子的大队步兵,而今天此时我们只剩下三个人啦!就更不是凶悍日军的敌手。

我们的面对险境,心里不由心慌意乱,加快了前进的步伐,谁知我们反而在山坡树林中是走的不快,我们三个人让过一棵水桶大的大树后,我的脚下是一不小心,被大树下的一块石头轻轻地一磕,顿时我和香飞雪的身体是一起跌倒在林间的草地上,我的身体也重重地压在香飞雪的身上。这时飞雪的身子是又软又热,她红霞玉润的风姿,温暖油腻的大腿更是结实丰满,她胸前的两只玉兔顶得我胸部是魂销魄荡。我出奇地发现自己好象有了男人的强烈反应,心中苦笑自己是伤重而色心末死。想不到漂亮的女人竟然成了自己伤口的疗伤圣药,好象自己立刻有了一股龙马虎豹的精神。

香飞雪也突然感觉到有一样炽热的东西顶着她的大腿,也觉察到这火热的东西是什么,她登时呼吸急速,双手搂紧我的项背,口中发出诱人的娇呻声,飞雪看见我用色迷迷的眼光看着她,我们的眼睛是相隔的那样之近,我不仅可以听到她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就连她脸上的香珠也清楚而见。

“将军您这时还欺负人家,还不快放开人家,”香飞雪在我的身下是脸上绯红娇声道。

“飞雪妹妹是你抱着我的腰,我怎么起得了身。”为了增加她们的好感,我又把泡妞的话,甜言蜜语地说了出来,为了我的泡妞大计,心里是自已给自已鼓舞,男人雄起……雄起……!

“我来扶你们起来吧”,女特工林美赶紧跑过来扶着我,我把手搭在她的香肩上,我们刚要站起身来,我的脚下又是一滑,我的手滑过林美的香肩,在慌乱之中我的五指抓着林美胸前的衣服才没有被摔倒,但我的掌心好象抓着一个滑溜溜的小皮球,感觉是好安逸,“好过瘾”。

“对不起,林美小姐,我……我现在都不知怎么向她们解释。”

她们“吱”一声笑起来,笑得娇艳,笑得令我心醉,她们是媚笑连连。见她们没有责备我,也没有反对我,她们表现得如此激情,可见她们特工对男女之事是想当的随便,这恐怕也是她们女特工的必休课,因为她们女人的身体就是俘虏男人们的最大本钱和资源。

我的心里有了这种不要脸的荒唐想法,我也用不着对她们客气,于是我放心享受与她们抵死缠绵的男女乐趣,我的五根手指也加重了在林美胸前的抚摸揉捏。

“李将军,您真的好色啊!将军如果说您到了武汉,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两个人也愿意一生侍候将军”

虽然她们两个人的姿色比不上我成都的妹妹,但亦属面貌娇美,最引人的是她们饱满细嫩的肉体,正散发着迷人的青春活力,她们还带着一股女强人的阳刚之美,我心神荡漾道;“飞雪、林美你们说得是真的吗,不过我现在要向你们两位美女收取一点利息吧!”由于她们两个美女特工是架起我走,正好方便我的双手从她们的衣领口伸入,我抛开她们胸前的乳罩,我的两只手在她们胸前的坚挺娇嫩润滑的乳峰上不停来回游荡。

“将军您轻一点吗,您弄得我们浑身痒酥酥的,您好讨厌啊!”她们的娇艳算得上一代惹火尤物。

“你们有没有男朋友,如果没有,你们愿意做我李聚的女人吗!”我一边抚摸她们的躯体一边问道。

“将军到了武汉,全凭您作主!”

“那我现在就要亲两个,”看见她们答应的如此干脆,管她们是真心的还是虚情假意的,竟然现在老天给了我李聚的机会,不下手的话,我还是男人吗!我正要展开我的魔爪,大肆一翻。

这时忽然从树林之中,冲出来十多个持枪的女人,看见她们手上的枪就知道她们不是游击队,就是一群土匪。因为有的女人手中,还拿着的还是火药鸟枪呢!她们用枪口对准了我们。

“同志们,把这一个淫秽无耻的小日本鬼子,给我拿下。”带头的一名女人骂我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禽兽不如、淫秽无耻、不堪耳目的丑事。

听到她骂声,这时我的脸色是巨变,这些游击队骂得我是一个钱也不值,还冤枉我是一个小日本鬼子,在这荒山野外的,我们怎么知道有没有人,这分明就是游击队不讲道理,因为我和香飞雪、林美是郎有情、妾有意,我们这是在交流男女之间的感情吗,但我不知道怎么遭惹到她们。我脸色不悦的对她们说道;“我们是吃饱饭没有事做,在树林子里谈情说爱,关你们何事,大路朝天,一人一边。”

“小日本鬼子,你死到临头,嘴巴还如此之臭,今天你欺负我们的中国女同胞,我枪毙了你小鬼子”。她的话声末落,举起手一枪向我的胸前射来,原来我忘了自己的身上,还穿的是小日本鬼子的衣服,她们肯定是把我当成了小日本鬼子,因为不管是游击队,还是土匪,只要没有成为汉奸,只要身为中国人都对小日本侵略者是充满了刻骨铭心的仇恨。看来今天这一群婆娘是动了真怒,带头的女人是说开枪就开枪,她也不容我解释。

林美听到枪声一响,突然她一转身就挡在我的身前,一颗子弹从她的后背,射进了她的体内,我伸出双手一把抱住她的身体,林美从嘴里喷射出来一股鲜血,我抱着林美的身体痛苦的喊道;“林美,你不能死啊!你也答应要做我的女人……林美……。”香飞雪也痛苦地弯着身,紧紧地握着林美的双手。

“林美,你不能死啊!我的好妹妹。”

“飞雪,你一定要把将军带到武汉……!”林美还没有说完,就也闭上了她的眼睛。林美在临死之前还掂记着要香飞雪护送我到武汉,我对她的深情厚谊是诚挚感动,我对这一群持枪女人怒吼道;“你们为什么要开枪,一群土匪,一群不讲道理,不明事非的臭婆娘……土匪。”

“对于小日本侵略者,我们只有以牙还牙,以暴制暴,我们也要你的狗血来祭我们中国的老百姓灵魂。”这一群女游击队是不思悔改,对我破口大骂道。

“臭女人,简直不可理喻,你们是中共游击队,还是国民党的游击队,是毛泽东、还是蒋介石教你们这样对待战俘的,看来你们是一群落草为寇、打家劫舍的土匪。”我为她们的卑劣行为感到非常的愤怒。

“小日本鬼子,你还知道挺多的,你们在中国烧、杀、抢、掠、奸是无恶不作,你还好意思给我们中国人讲道理,我“呸”,讲道理就去跟你们的天皇陛下去讲吧”听见她们口口声声骂我是日本人,我刚要开口向她们解释我是谁……!香飞雪连忙拉了我的一下衣角,示意不我能表明身份,因为现在是敌情未明。

“小日本鬼子,你说你是什么,赶快说啊!她们叫你将军,想不到我们今天游击队也能抓了一个小日本鬼子的高官,”这时我才知道她们是一支真正的游击队,不是土匪,但不知道她们为什么开枪,为什么没有纪律。还是因为我的丑陋,她们动了杀怒。

几个女游击队员正要跑过来捆绑我们,这时一队小日本鬼子是持枪赶到,敌人黑压压一片,起码有二十多个小鬼子,小鬼子持枪对准了这群女游击队,“将军阁下,我们来迟了,让您受惊啦!”小鬼子向我喊道。这一下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自己啦!

香飞雪扶起我的身体向小日本鬼子走去,我感到奇异地问道香飞雪:“飞雪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

“将军阁下,对不起,我是汪伪特工,我们和日本特工部门想知道李聚是否已经落入日本陆军的手中,我和林美两个人就假装落入到侦纠队的手上,然后就到日军陆军部查探你的情况,谁知道事情是阴差阳错,我们两个人却被你在饭店里相救,从你掏出日本特工证件的一刹那间,我们才知道你就是李聚,于是我们将计就计,欲擒故纵一步一步地把你引进我们的陷井。”

“你们为什么不与日本陆军合作,把我交给日本陆军,还有你们为什么要自相残杀。”我惊诧地问道。因为如果说没有今天他们的狗咬狗,我早就落到了小日本鬼子的手上啦!

“将军,谁擒到你,谁的功劳就最大,谁就能一步登天,这样的功劳,我们特工部门岂能与别人分享,还有我们对日本的陆军下手,就是要你相信我们,然后把你骗到武汉,这样汪伪特工部门和日本特工部门就是要独吞你的功劳,还有你在成都市使我们两国的特工部门损失惨重,只有我们亲手抓到你,才能挽回我们在成都市的沉重伤害和打击,才能挽回两国特工的巨大声誉。”

看到小日本鬼子叫这一群女游击队放下枪,举手投降。看情形他们不是一伙人,看现在的情形,我只有跟眼前的这一群女游击队员合作,也许今天还有机会突出日军的重围,想到如今敌人的大队人马很快就要到达这里,要动手只有一个字“快”。于是我假装愤怒,痛苦的样子,捂着身上的伤口就往地上蹲去,一刹那间,我乘势脱离了香飞雪的扶持,我蹲地的一刹那间,我的身体在地上一滚,我马上抓起了林美身上的冲锋枪,举起冲锋枪就向小日本鬼子扫射,身前的小日本鬼子是来不及闪避,就也倒在地下五、六个人。

香飞雪这时从地上也捡起一枝小日本鬼子的步枪,她马上向我射出仇恨的子弹,我身体一闪,让开了她的子弹,身体一纵,就把她手中的步枪抓在我的左手上,我右手持着冲锋枪就想向她脑袋射击,但我一看到她坚忍不拔的目光和眼角上残留的泪,我又不忍心对她下毒手,必竟她给我一起战斗过,给了我短暂快乐的女人,我马上扭转枪口,用枪把将她打昏在地上……。

日军的一把刺刀向我的身体后心疾捅过来,我身体一弯,敌人的刺刀是贴着我后背上的衣服刺过,这时我手中的步枪刺刀,也迅速向身体后面奋力一划,这一个偷袭我的小日本鬼子是捂着脖子,来不及“哼”出声音,只见他的手指之间是鲜血直飓,尸体就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这时我回头看见一个小日本鬼子举枪向一名女游击队射击,我赶紧把手上的步枪,象一支急驰的利箭,向小日本鬼子的身体是疾射而去,步枪“嗖”的一声插进了敌人的身体。

看到一个个小日本鬼子是“轰”“轰”的倒下,这一群的女游击队才回神过来,马上扣动她们手上的枪械,向小日本鬼子发出猛烈的射击,小鬼子是纷纷中弹,倒在血泊之中,她们乘着敌人伤亡惨重,乘着敌人一片混乱之际,她们是一边射击,一边赶紧撤离,看到她们的撤离,但她们就是不理我这一个救命恩人。我只有拖着疲惫的身体,强忍着伤口的巨痛,向这一群女游击队员追去。

天大地大,树林是游击队员的家,她们脱离了小鬼子的虎口后,她们每一个人都象森林中的猛虎一样快速、敏捷,女游击队员利用她们对山林和地形的熟悉,很快甩掉了这一群的日军,但我们的身后是远远传来一阵密集的枪声,我知道小日本鬼子的大队人马已经赶到,……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又沉重压在我的身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