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蚁族”除夕夜守蜗居 热剩饭当大餐

塞北渔夫 收藏 1 163
导读:他们的春节     他们是本报曾经关注过的特殊群体,这个春节他们身在北京;他们是我们身边最普通的劳动者,这个春节,他们坚守岗位,没能与家人团聚,甚至比平日更加繁忙。本报记者走近他们的春节。   “蚁族”守蜗居通宵打游戏   人物:小周   身份:唐家岭“蚁族”   发廊前筒灯一如既往的旋转,小卖铺老板把对联贴上,除夕的唐家岭已不见往日的车水马龙。十来平方米的小屋是小周在唐家岭的家,他住这里已经4年多。父母离开老家开小卖部,弟弟在西藏当兵。妹妹已结婚。在小周心里,家乡已成为回忆。

他们的春节


他们是本报曾经关注过的特殊群体,这个春节他们身在北京;他们是我们身边最普通的劳动者,这个春节,他们坚守岗位,没能与家人团聚,甚至比平日更加繁忙。本报记者走近他们的春节。


“蚁族”守蜗居通宵打游戏


人物:小周


身份:唐家岭“蚁族”


发廊前筒灯一如既往的旋转,小卖铺老板把对联贴上,除夕的唐家岭已不见往日的车水马龙。十来平方米的小屋是小周在唐家岭的家,他住这里已经4年多。父母离开老家开小卖部,弟弟在西藏当兵。妹妹已结婚。在小周心里,家乡已成为回忆。这个春节,小周在想“我的希望到底在何方”。


炸鲫鱼自制年夜饭


2006年,小周从一所民办大学拿到法律专业文凭。毕业后在一家软件公司工作,直到去年3月辞职准备司法考试。过去几个春节,他都随女友回老家。去年春节两人大吵之后,小周一人回京。


睡到自然醒,打开电视机,让屋里热闹点儿”。旁边的电脑上,游戏画面闪动。小周不耐烦重复的操作,一支笔抵住键盘上的“F2”。“这样就算人不在,也能玩儿”,对于小周而言,玩的不是游戏,是寂寞的时光。累了就睡,饿了就吃。


除夕早上,小周买来鲫鱼和豆腐。油炸后放在碗中。足够一连吃上几天。煮上剩下的半袋饺子,炒点前天没吃完的米饭,成了他自感丰盛的“年夜大餐”。


看小虎队唱老歌回忆童年


靠在床头看春晚,小虎队的“回归”勾起他的童年记忆。“海风在我耳边倾诉着老船长的梦想,白云越过那山岗努力在寻找它的家……”小周陷入惆怅,回忆起小学的美好时光。


祝福短信发完,春晚曲终人散。小周久久没有睡意,在电脑上玩起“斗地主”。小周说,热闹的庙会也难使他提起兴趣,过年对他没有太多特殊的意义。新年这几天就“窝”在屋里,哪也不去。


不想加入年后求职大军


去年9月,小周参加了司法考试。床边桌子上还堆满书本,多是司法考试、法律辅导、公务员考试材料。为了这次考试,他辞了工作,一心一意做准备,他说“只想背水一战”。


考试顺利通过的消息没让小周高兴多久。今年1月15日,北京市律师协会规定,自1月18日起,人事档案不在北京所属人才机构指定地的人员,将无法获得在北京申请做实习律师的资格。


制度的突变,让小周的前途蒙上阴影。小周和朋友感慨,经历了一圈磨练,又重回到起点。“再找工作,必须结合未来事业的打算”,小周不打算年后立即加入求职大军,想先清楚未来的方向。而这个方向到底是什么,自己一片迷茫。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