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承认:美国已经无力独自称霸整个世界了

fengyimin 收藏 1 1178
导读:外界称中国军方的“珠链”战略就是用于印度洋。中国正在帮助巴基斯坦建设位于阿拉伯海的瓜达尔港,他们可能已经正在那里监听通过霍尔木兹海峡的过往船只。在斯里兰卡南部海岸的Hambantota,中国正在为本国船只建设一个煤炭装卸站。在印度的对面,孟加拉湾的吉大港,中国正在建设一个集装箱港口设施并寻求海军船只和商业船只的进入。在缅甸,中国给予缅甸政府数十亿美元的经济支援,与此同时北京正在那里建设并更新港口设施,并且正在兴修从孟加拉湾到中国云南省的公路、水路和油气管网。此外,中国在孟加拉湾深处岛屿上正在运行着监视设施。

外界称中国军方的“珠链”战略就是用于印度洋。中国正在帮助巴基斯坦建设位于阿拉伯海的瓜达尔港,他们可能已经正在那里监听通过霍尔木兹海峡的过往船只。在斯里兰卡南部海岸的Hambantota,中国正在为本国船只建设一个煤炭装卸站。在印度的对面,孟加拉湾的吉大港,中国正在建设一个集装箱港口设施并寻求海军船只和商业船只的进入。在缅甸,中国给予缅甸政府数十亿美元的经济支援,与此同时北京正在那里建设并更新港口设施,并且正在兴修从孟加拉湾到中国云南省的公路、水路和油气管网。此外,中国在孟加拉湾深处岛屿上正在运行着监视设施。这些港口距离中国的中西部城市更近。这些印度洋上的港口,有了南北向公路和铁路的连接,将会大大有助中国内陆封闭地区的经济发展。而且,更具重要意义的是,中国武器出口总量的90%都是那些印度洋沿岸国家,实际上这些国家在三个方向环绕印度。 600年后中国展现雄心

当然,任何人都必须小心谨慎地判断中国在这个地区的行动。负责运营瓜达尔港的并不是中国,而是新加坡港口集团。中国的观念并不是建设设施完备的官方基地——这种做法太过明显,中国希望采取更微妙的方式。实际上,宋朝和明朝初年——从10世纪到15世纪初,就可以看到中国当时已经接受来自印度洋沿岸国家的贡品并签订进入该国的条约,只是中国并没有像葡萄牙、荷兰、法国和英国那样,在当地建立永久基地。如今,中国需要的似乎是沿南部欧亚大陆边缘地带的友好国家的现代化深水港,可以被中国的战舰和商船所利用,在这个过程中,沿印度洋海上交通线就可以建立更大的力量存在。中国的底线是对台湾地区和第一岛链的关注,在印度洋上的利益对北京来说显得次要一些。

中国长期寻求在印度洋上的存在,目的是投射力量并保护自己的商业船只和能源运输船只,中国官方大力宣传并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已经表明了这一点。中国再次大力宣传这位印度洋探险航海家和其传奇人生,暗示着这些海域一直是中国影响范围的一部分,而且中国只是回归到自己的传统贸易线路。实际上,令人惊讶的是中国欣然接受了派遣两艘驱逐舰前往亚丁湾海域支援“反海盗”行动的邀请,中国将此次行动当成中国海军正式参与国际行动的一个机会。赴亚丁湾护航行动除了让中国的士兵不断参与国际安全行动、走出国门并积累远洋航行的经验,还让中国海军可以光明正大地穿越整个印度洋,实地搜集大量相关情报以备不时之需。

短期内,中国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台湾问题和第一岛链上,而印度洋问题处在他们关注点的外围。因此,在几年和几十年中,印度洋将会有助于凸显中国是否会成为一个军事大国,或者依然保持现在的地位,做一个太平洋上的地区大国。未来可能发生的一种情况是,中国商业船队和海军舰队以某种方式,从非洲海岸出发,一路经过印度洋和太平洋,最后达到朝鲜半岛——隐蔽而又有效,所有亚洲海域都在温带和热带圈内,因而保护了中国的经济利益和全球海洋体系。在这一想定中,印度、韩国和日本可能都会增加自己潜艇和其他战舰数量,在这片“非洲-印度洋-太平洋”海域活动。这些背景因素可能会令拥有世界最庞大的海军和海岸警卫力量的美国仍旧保持其霸主地位,不过其他世界级海军力量与美国海军之间的差距将会比现在越来越小。

美国应该怎么做?

美国肯定会从金融海啸中逐渐恢复,但美国与亚洲大国之间的落差将会逐步缩小。当然,美国的经济和军事力量衰退并不是一种“宿命论”的假定。“衰退”作为一种说法也有可能被过度夸大了。在19世纪80年代,英国皇家海军开始了相对衰退,而就在这个时期英国在跨越50年的两次世界大战中拯救了西方。不过,一种必然的模式已经浮现。冷战的数十年时间里,美国主宰着世界经济。这已经是往事尘烟,剩下的问题是美国如何负责任地对多极化作出反应。

海军力量将会成为越来越复杂的全球力量排序中一个精确的“指示器”。实际上,中国海军力量的崛起可以为美国带来机会。此外,幸运的是中国海军正在以一种正统的方式崛起,以保护自己的经济利益和正当的安全利益,就像美国曾经走过的道路一样。这为中国和美国提供了几个可以合作的方向——海盗、恐怖主义和人道主义救援,在这三个方面中国的利益并不与美国发生矛盾。此外,中国或许会小心谨慎地在能源问题上打开中美两国海军合作的大门:联合巡逻海上交通线。毕竟,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将继续依赖于来自中东地区的石油。因此,中美两国成为对手不是不可避免的。

因而,从某种认识上看,只有推动像印度、日本这样的美国盟国去遏制中国才是可靠的:这种做法可以为美国提供一种机制,有计划放弃单极世界的一部分,逐步并优雅地卸去大国的责任。不过,为了执行这一战略可能会存在过度且不必要地疏远中国的危险。因此,鼓动盟国必须是一个更广泛军事战略中的一部分,而这个战略应该是寻求限制中国作为亚洲中心联盟体系中的组成部分,在这个体系之下可就许多问题展开军事合作。

当然,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尔·马伦将军在2006年发表讲话称,“关注于海上控制的老的‘海洋战略’在哪里,新的海洋战略必须认识到所有国家经济趋势好转,不是当海洋被一个国家控制之时,而是当所有这些国家在海洋上感到安全和自由的时候。”

马伦将军还说道:“众所周知,我正在追求的是‘千舰海军’——如果你愿意它就是一支已经存在的舰队,由所有爱好自由的国家组成,可以监视所有海域的一举一动。”

就像马伦将军的话语听起来可能给人以宏伟但又平凡的感觉一样,这实际上是对美国自身能力衰弱的一种现实应对。美国单独行动的能力将会越来越弱,美国将会越来越依赖联盟的力量。在中国海军与美国海军之间,发生一场微妙的海洋冷战是非常有可能的,与之相反,海军比陆军更好开展合作的趋向可能也意味着,两国海军可以率先开启两个大国之间的合作,致力于建设一个稳定而又繁荣的多极体系。假设美国与激进的***宗教之间的文明冲突,以及美国与趋向于和平主义的欧洲和充满仇恨的俄罗斯之间的政策冲突,美国就必须竭尽所能,发掘与中国的共同利益以及共同点。

美国已经无力独自称霸整个世界。

此外,奥巴马政府必须立即终止布什政府时期忽视东南亚海域国家的政策。多年以来,布什政府因为伊拉克和阿富汗问题忙得焦头烂额,错失了许多关键性的地区会议和其他代表美国利益的机会。由此导致的后果是,中国政府与菲律宾、泰国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在外交关系上获得重大突破。美国政府必须立即作出应对之策,显示自己在该地区的存在,并调整与这些国家的关系。同时,这种策略也适用于印度洋地区。

西方对印度洋和太平洋的染指,开始于15世纪末葡萄牙人血淋淋的入侵。随后荷兰人取代了葡萄牙人,英国人又取代了荷兰人,这些过程同样充满了血泪史。最后,美国人在亚洲海域取代了英国人,美国人的进入是经过了残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因此,从美国单极独霸海洋和平转变到美国-印度-中国共同主导,将是世界历史上的第一次。与其说是放下责任,还不如说是在500年里第一次让印度洋和西太平洋处于该地区国家自己掌管之中。控制中国在印度洋和太平洋上的优势,同时保留美国在该地区的力量和威望,将是达成这一目标的决定性因素。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