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齐抗战 正文 <二十一>黑吃黑,汉奸横橇土匪财

武者2009 收藏 12 10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size][/URL]   腊月二十三,是灶王爷上天的日子,也是农历小年,北方的风俗是在这一天家家户户弄些好酒好菜,吃一顿饺子,好好供奉灶王爷吃饱喝足了到玉皇大帝那里汇报一年来他看到凡间的一些情况,当然,灶王爷跟玉皇汇报也的看下面谁伺候的好孬,给好吃的就多说些好话,以便来年多给这家些好运,谁家若没伺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


腊月二十三,是灶王爷上天的日子,也是农历小年,北方的风俗是在这一天家家户户弄些好酒好菜,吃一顿饺子,好好供奉灶王爷吃饱喝足了到玉皇大帝那里汇报一年来他看到凡间的一些情况,当然,灶王爷跟玉皇汇报也的看下面谁伺候的好孬,给好吃的就多说些好话,以便来年多给这家些好运,谁家若没伺候好灶爷,那来年怕要倒霉。


冬季日头短,说黑就黑,王戈庄的上空不时传来稀疏的鞭炮声,今年虽然收成好,但鬼子一来连杀带抢,把乡里糟蹋的一塌糊涂,人人自危,过了今天不知明天是死是活,乡人谁还有心情忙年。倒是少年不知愁滋味的孩子们结伙成群嘻嘻哈哈地在街道上比着鞭炮谁的更脆更响。


吕文明手里提着一捆猪下货,高高兴兴地向把兄弟马大全家里走去,他是非常感激这个拜八字哥哥的,若没他,自己说不定至今还窝在省城的小巷里拉黄包车流臭汗呢,现在跟把哥混了个人上人,手下的兄弟一呼百应,走在大街上人见人躲,唯恐避之不及招来横祸。这是多大的威风啊,他吕文明自打从娘肚子里探出头来混了30多年从没被人这么敬畏过,爽啊。


他到了马大全大门口,轻轻敲了下门,里面立马有人应着迎出来,一见是他,那个瘦子伪兵忙接过他手上的猪下货,点头哈腰地请了进去。


吕文明脚刚跨进院子,就高声喊道:大哥,小弟我提前来给您拜年了。


屋里没有应声,回答他的竟是一阵响亮的狗叫,靠,悔气。


他转身问瘦子:我哥嫂呢。


瘦子一裂嘴,手指了指正屋:在家里啊,奥,可能是喝醉了在睡觉吧。


其实马大全两口子没睡觉,而是正在里屋忙着数钱呢,自行动队成立起,他敲东家诈西家,捞了不少银子,没事的时候夫妻俩就搬出小木匣数藏在里面的金银货玩。这就叫穷汉抱着毛驴子睡,要的就是这股味。


夫妻俩正偷着乐呢,忽听外面有人喊,猛吃一惊,手忙脚乱地拾掇散在炕上的钱,哪敢出声?


等吕文明进了屋,马大全也把木匣子藏好了,半斤粉笑嘻嘻地迎上来道:吆,是大兄弟啊,我俩刚睡醒,不知是你来了。快坐快坐。


这时马大全也从里屋走出来,热情地招呼,彼此脱鞋上了炕头。


半斤粉去灶间炒菜去了。吕文明从兜里掏出“老刀”烟递给把兄点了,这才自己又叼了一支,深吸一口,长长地吐出来,看了看马大全问:大哥,年货都置办的差不多了吗?还缺啥尽管跟兄弟我说,明天我立马给您办齐。


马大全脸一浪荡,叹了口气道:不瞒兄弟说,我名义上是这个乡的大拿,可你知道这实际是个虚衔,实权都在田中手里,咱没油水呀。眼看快大年了,家里什么年货也没弄。说完瞄了瞄吕文明。


这吕是什么人啊,他能听不出这个把兄的弦外之音?


可吕不想自己掏钱,就眼珠一转,对着马道:哥,要不咱明天下乡找个大户捞点过年钱?


马大全呵呵一笑:兄弟,咱的任务可是维持一方治安呀,若带头乱来让小鬼子知道那咱吃不了的兜着走。


吕文明一听,心里直骂:草,你这狗日的真是装B,你心里想啥歪歪心眼子能瞒过我?真他妈的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还是我点出来吧。


想着,他对马大全嘿嘿笑道:哥,最近我听手下的弟兄们说大珠山脚下的山王村里有户人家四个儿子都干土匪,这几年金货捞了不少,关键是他们对皇军不敬,明里暗里地要造反,若不及早行动,日后怕出大乱子,到那时鬼子若怪罪下来,咱可真要倒霉了。


马大全脸一沉,正色道:草,有这事?你怎么不早说?吩咐兄弟们,咱明天去抄他家,看谁还敢造反。


吕文明暗暗窃笑,看来你这小子跟着日本人没白混啊,官大一级就跟我玩这个,以后我的学着点。


这时半斤粉把菜端上来了,她满面春风地斜了一眼吕文明,嘻嘻笑道:兄弟,嫂子手艺不好,别嫌弃,跟你大哥将就着吃吧。


吕文明早就知道她是个风骚的女人,跟田中有一腿,就假装挠头用手遮着半边脸,朝半斤粉挤了个眼色,暧昧地笑道:嫂子太客气了,嫂子这手艺,弟弟我是垂涎预滴啊,只要是您亲手做的,那怕是青草干菜我吃着也香。


说完三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马大全是做梦也没想到他把弟会打他老婆的主意。


第二天,马大全骑着瘦驴带领着行动队前呼后应地奔向了山王村。吕文明穿着一身黑绸袄裤,头戴一顶崭新的貂皮帽子,诈诈呼呼地紧跟在马的驴后。


他们一行30多人到了山王村,这是一个几十户人家的小村,村里大多是给人扛活的,都穷的要命,唯有一户人家宅高院深,主人叫高富贵,七十多岁。他的家产是依着四个儿子当土匪挣下的。高富贵儿子们虽然到处打家劫舍隔三差五地绑票,但他们兔子不吃窝边草,从来不对穷人开刀,专做大户的生意,老头也很善良,见哪家揭不开锅了,就吆喝人家去他家拿些粮食混过难关。从不要求还债。所以村里人对他都很敬畏。张口闭口“高老爷子”


马大全一伙就是冲着高老爷子去的。既然他的儿子们当土匪,那家里肯定有不少宝贝。


他们一进村,立即把高家大院围了个结实,吕文明上去猛踹大门,边踹边吆喝:开门开门,抓土匪了。


这时高老爷子正躺在炕上抽大烟呢,突听门外一片喊声,忙吩咐家丁去看看什么事,家丁刚一开门,吕文明顺手就是一枪,那个家丁迎面而倒。高老爷子听到枪响,猛地从炕上跳下来,暗说不好,可能是仇家报复来了,刚要钻地窖,一群人呼啦啦涌进来,朝着他一顿乱脚,把老头踢的嗷嗷直叫唤。


吕文明上前一把提起他,盒子枪就顶在了脑门上,老头哪见过这阵势,早吓的尿了裤子,他连连嚷求:各位大爷,有话好说,别这样啊。


马大全过来分开众人,看着哆嗦成一团的老头喝道:姓高的,听说你几个儿子想造皇军的反?你他妈找死啊,你儿子跑哪去了,枪藏哪里,快说出来,不然要你狗命。


老头啊吆一声,苦丧着脸道:老总啊,我的儿子都在山上,从没他们说要造反啊,都是穷惹的祸,没办法才去干了伤天害理的事。


马大全不想听老爷子罗嗦,对吕文明使了个眼色,吕立即带人满屋翻箱倒柜找金货。忙了半天才搜到几件不上眼的金颗子。草,这老家伙肯定藏秘密地方了。


马大全让人把锅里倒满水烧着了,又把高老头提溜到灶前,厉声问:老家伙,你把赃物藏哪里了?赶紧说出来,要不煮了你。


高老头,连喊冤枉:不瞒大爷们啊,我家确实没东西啊,都是弄一点吃一点,哪有存货啊。


吕文明吼一声:别跟这老东西罗嗦了,转头对几个人大声道:兄弟们,把他扔锅里煮熟了喂狗。几个人立即挽袖子撸胳膊齐声喊号地拽起老头要往开水锅里扔,老头一看不交出真货他们可真要煮了,还是命要紧啊,急忙喊道:别。。别,我说我说。


马大全骂一声:草你娘,赶紧说,你早说了还用着遭这个罪?


老头颤颤畏畏地站起来,领着他们来到院子里的一棵大枣树下,指着一块大石板哭着说:东西就在这下面。


几个人立即找来锨镢,叮叮当当挖了下去,抛开地面大约半米深,一个大瓷坛露出了顶,马大全紧顶着坛子,两眼放光,吆喝人注意别弄碎了,几个人轮番上阵,终于把瓷坛子抬了出来,马大全附身揭开盖子一看,哇,里面睁明闪亮满满一坛子金元宝,周围人也都惊叫起来,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宝贝,馋的个个直流口水。


马大全赶紧把盖子盖上,转脸对早已痛不如生的高老头喊道:你们到处为匪作歹,密谋造反。皇军早已侦知你几个儿子的罪恶,现在他们不在家,算他小子们命大,这些赃物全部没收,上交皇军。以后再来收拾你几个儿子。


说着,他朝吕文明摆了下头,吕赶紧吩咐人套了高家的马车拉着坛子要走,高老头见几个儿子冒着随时断头的危险好不容易攒下的这点家当要被他们拉走,忙扑倒在地抱着马大全的脚哭喊连天求饶道:老总啊,这是我们的命钱啊,您老发发慈悲,留下点吧,要不我一家老小没法活了啊。


马大全哪里听他罗嗦,一脚把他踢开,刚要拔腿开路,老头又爬过来抱住了他的腿,马举手就是一枪,正中老头脑门。可怜高老爷子仰面跌倒一命呜呼。


马大全招呼一声,跨上毛驴,载着元宝,扬长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