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新春说富强

买啥啥跌郁闷1 收藏 0 32
导读:强,历来都是中华民族最大,最具根本性的梦。 在年三十的守夜时分说梦,或许不失恰当。 中国人都希望富强,问题是:应该是国富还是民富?国强还是民强?应该是国富强还是民富强……这在“国”与“民”之间,特别是在几千来都是由“国”——统治层说了算的中国,其与“民”——被统治层之间,是有着本质性争议的,它引起过无数生死相争的矛盾。 以二世而亡的暴秦为例:秦的统治层就认定“国富强”是社会发展的目标,而民只是使其富强起来的能源,所以,留下了孟姜女的故事。这个贫苦的民女所哭倒的

强,历来都是中华民族最大,最具根本性的梦。

在年三十的守夜时分说梦,或许不失恰当。


中国人都希望富强,问题是:应该是国富还是民富?国强还是民强?应该是国富强还是民富强……这在“国”与“民”之间,特别是在几千来都是由“国”——统治层说了算的中国,其与“民”——被统治层之间,是有着本质性争议的,它引起过无数生死相争的矛盾。

以二世而亡的暴秦为例:秦的统治层就认定“国富强”是社会发展的目标,而民只是使其富强起来的能源,所以,留下了孟姜女的故事。这个贫苦的民女所哭倒的,正是使秦国强大的长城。而揭竿的农民又有哪一个不是为了国富,被逼得不得不性命相搏呢?陈涉面朝黄土背朝天时,一句“苟富贵无相忘”,道尽了他的“民富强”愿望。以其当时的具体状态而言,显然是与统治层的“国富强”原则相抵触的。

由是以下二千年来,每一次期盼改朝换代的冲动,几乎都同国与民的富强之争有关。

太平天国起义来说,为什么洪秀全集团未出金田村就已经开始享福?其本人在村中就弄了十几个妻妾,还没有出广西就发展到了三十六人?其原因再多,核心部分不过就是要与国的代表——皇帝的生活比富,并促进其造反——与国比强。

到了近六十年,中国最初的口号曾经是:国家富强,人民幸福。

总路线、大跃进和人民公社都是为了这个目标。国家的富强由钢铁、粮食之类的物质构成,而人民的所谓“幸福”,却往往只是通过教育与政治运动来建立与维持。“大河无水小河干,大河有水小河满”的谬论被谱成歌曲唱遍坊间。结果,在发票证维持生存与饿死人之间,耗尽亿万老百姓的血汗脂膏,依旧没有能造成国家的富强。这种游戏因为有违规律,被称为“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只玩了区区十几年就因为矛盾激化,不得不结束了。

于是,推出了第二个口号:“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把蛋糕做大”。

这从表面上看,好像统治层向被统治层的“民富”要求妥协了,但是,其实质还是国家富强的“把蛋糕做大”。只是达到目的之手段更为间接,第一步是让有利于国家富强的那部分人先富起来。于是,在最初的让边缘人群,比如投机倒把者、劳改释放犯、打政策和法律擦边球的人……探明了致富之路,打下了一定的基础之后,很快就保护、鼓励官员迅速地富裕了起来。台面上貌似被反对的,权力寻租,官商勾结,贪污腐化,无疑是这种指导思想下,相应社会运行规则的必然。与此同时,伴随“民富”观念的“民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也化为了“大盖帽两头翘,吃了原告吃被告”,成为了“永远三权不分立”的时代笑话。这就使民怨鼎沸成为必然,“群体活动”的统计数字触目惊心。

无奈之中,第三个口号被提出,就是:“国富民强”。

意思是作为统治层,将通过掌握国家掌握社会财富与分配权,而老百姓只要强有力的维护国家利益,也就是统治层利益,并为之竭尽全力做出强大的贡献就行了。

这就造成了近十五年内,中国人的工资在国民经济总产值中的比例持续下降了15%,达到了微薄的8%。而此时的欧美其比例为55%,只有最穷的非洲在20%以下。民贫如此,因穷困自杀的老百姓,已经包括了国之精英的博士研究生。相反的是,掌握国家机器的统治层,以及与其勾结的既得利益集团,却以“国富”的名义大发横财,将中国变成了世界奢侈品的第二大市场,以及楼价最高的国家。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已经不是夸张的诗句,而是生活的剪影了。各种矛盾随之激化,中国的文明和社会的发展,再一次地濒临危机。

毫无疑问,值此之际再不能纠正的目标,对数千年的中国模式——“愚民独政,利益国享”做彻底的,社会运行规则层面的改变,那么,中华民族必将再次堕入历史的深渊。

我们这一时的代中国人,必将蒙羞于先祖,亏负于后世。

然而,因为民族个性中实用主义的潜质,以及“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知识精英商业主义的毒害,竟然还有人提出理论说:老百姓太富有了就会不服管,就会要求民主,削弱国家的力量,使得工业化、现代化的不能迅速地实现,牺牲老百姓是中华崛起的必要。

甚至还编成歌词蛊惑人心,说:国家的名字比老百姓的生命更重要。

这就让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人类为什么要形成社会,老百姓为什么要建立国家?

解答这个问题只需要常识:人类作为群居动物,为了能够生存下去,并且生活得更好,才要形成社会;而社会的管理需要,又使得老百姓要建立国家。这就是说,国家的存在是老百姓希望能生存得更好的物质外化,要不是老百姓想活得更富强,国家根本就不会存在。

那么,怎么可能先考虑“国富强”,甚至只考虑“国富强”,而让老百姓靠边站呢?

如果把国家比作一只大饭锅,它就是因为人们需要吃饭才造出来的。饭也是人们种的米放进去做成的。现在,把持着饭锅的厨师,以饭锅的名义不让人们把里面的饭盛出来吃,说什么饭锅需要富强,却自己偷吃米饭,还捞个盆满钵满。这,是可忍孰不可忍?!

其实,这个问题人类早就思考成熟了。为老百姓代言的巴黎公社,曾经提出原则:

掌握国家机器的人,不能通过掌握国家机器谋取私利。

也就是说,厨师只有做饭的特权,其吃饭权与别人相等。可惜我们中国的官场却从来只信奉“千里为官只为钱”,实用主义地将“青史留名”的不偷吃的厨师,看作是迂腐。

或许,这是因为如果厨师也像别人一样,不偷吃就有会饿死的可能?

这就使得“高薪养廉”的理论得以出现。然而,往根本上想:如果我们中国的工资也占国民经济总产值的55%,全民都相对富足。不必为医疗、教育、养老……这些麻烦操心,而衣食足知荣辱地追求起“青史留名”来,是不是就不必“高薪养廉”了呢?至少,那时虽然还有贪嘴的厨师,也就同其他坏人必然会存在一样,不再是为官的专利,不必再“养廉”了。


由此可见“国富”的追求是错误的,应当追求的是“民富”,就是:

人民富强,国家文明!

国家只是调节社会关系的工具,如同饭锅,它本身不吃饭,不需要“富”。它需要钱财解决社会问题,应该建立在“民富”的基础之上。比如救灾时的慈善捐款。而国之强盛,也是蓄含在“民强”的之中的。比如“体育强国”,不是现在的拿穷百姓的钱去供运动员“为国增光”,而是让富足起来的老百姓,有了身体强健的愿望和当冠军的荣誉感,自己去为自己,包括为自己的国家增光。特别是在军事方面,“民富”必然“民强”,“民强”的军队才会真正的有战斗力。这在“民富”国与“民穷”国的战争中屡见不鲜,虽然许多“民穷”国家利用统治层独占的话语权,把失败吹嘘成胜利,但是,历史记录却将永存不灭。

不得不强调的是:认为老百姓富了就会要求民主,国家就不会富强的理论是荒谬的。

环顾全球,世界上的富强之国,有哪一个不是民主的?而不民主的国家,又建立起了哪一个真正富强的国家?特别是老百姓富强的国家?

因此,所谓“国家文明”说的正是社会运行规则的民主化。

更具根本性的是:根据大自然赋予人类的规律,社会是由大多数人的意志决定其运转的,所以,民主是符合现代人对自然规律的理解的,也就是最符合当代文明发展要求的。

国家由人民组成,“民富民强”必然造成“国富国强”。

“小河有水大河才满,汪洋大海来自露珠水滴”,这是自然规律,也是社会的规律。

同样,如果号称“国富国强”,而老百姓依旧贫困,软弱到失去法律的支撑的程度,那么,人民就会唾弃这个,对他们而言无疑于癌症肿瘤的恶性负担。

这就叫“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同样符合自然界生物“趋利避害”的规律。


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春诞的黎明已经到达,说梦虽有终结,梦想却无限的延长。

2010年,将会是“人民富强,国家文明”的,我们大中华亘古未有的黎明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