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全球实现新的战略平衡

mqwusy 收藏 0 4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推动全球实现新的战略平衡


——谈大国的责任与使命


中国的古人曾经感慨说,“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这句话道出了人的一种本性。人就是这样一种动物,生活在现实中,无论现实生活得满不满意,都要不时地去设想将来,想一想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凡夫俗子,圣贤智慧,莫不如是,所差不过远近、宽窄、深浅而已。站在全球和全人类的高度思考未来,那么未来的人类将拥有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灾难与幸运循环往复,但往往是幸运转瞬即逝,而灾祸不绝如缕。因为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与不幸,所以人们就更加渴望未来,渴望美好能以最快的速度降临人间。可以说,人们对未来总是充满了期待。可是,未来究竟是和风细雨、阳光普照,还是血雨腥风、烽火连天呢?这其中的关键又取决于哪些因素呢?这些因素中又有哪些可以人为地加以努力去争取的呢?


我们认为,在决定全球未来发展的诸多要素中,实现人类不同势力集团的之间力量平衡,即全球战略平衡,是人类世界能得以和平发展的一个重要的保障因素,构筑新的战略平衡是全人类面临的一个重大的课题,是新兴大国应该为之努力和奋斗的重要目标。


一 战略平衡是世界和平的重要保障


人类有关和平的一条重要的经验,是实现各种战略力量之间的大体均衡,即使像冷战时期美苏核对峙那样令人毛骨悚然、恐惧异常的核平衡,也在相当大的程度上保障了和平。而战略平衡一旦被打破,随之而来的必然是优势获得者的横行无忌、肆意妄为,各种各样的冲突与战争就要层出不穷、此起彼伏。这就是为什么冷战时期战争不多,冷战结束世界上的战争反而多了起来的一个重要原因。


在古代,由于人类各个部分之间联系甚少,发展极不均衡,所以每当有大国崛起,就必然带来战争与扩张。在古代的西方,先后有马其顿亚历山大帝国、罗马帝国的扩张,在近代,先后有西班牙殖民帝国、大英帝国等的扩张。在古代东方,先后出现了波斯帝国、匈奴帝国、阿拉伯帝国奥斯曼帝国等的扩张。古代的中国是一个明显的特例。建立在农业文明基础上的民族国家没有也不具备向北方草原和西方高原、沙漠扩张的条件与动力,所谓“得其地不足以为国,得其民不足以为人”。不仅如此,相反,中原国家还始终面临着北方草原游牧民族的战略压迫,如何对抗这些飘忽不定的强悍民族,始终是各代中原王朝的心头大患。诉诸战争当然是首选,但这些游牧民族“无城郭之居、委积之守,迁徙乌举,击之如搏影”,军事打击无法取得应有的效果,无奈之下,只好用修长城以阻绝、送美女和亲以糜羁的办法,甚至可以说,自有文字记载以来,中原王朝始终都没能找到一个有效应对的办法。所以,古代的中国,在历史的多数时候都是全球数一数二的大国,但同时也是甚少扩张,基本不具备霸权特征的大国。这个历史传统,指导今天还在中国人的意识中发挥着影响,一句“永远不称霸”大概就是这种心结的真实写照。假如当时没有北方游牧民族的巨大牵制,中华民族在肇始之初也许还要发展的更远更广。这差不多也是战略平衡的一个生动的体现。


人类进入工业化现代化社会以后,战略平衡对于保障世界稳定与和平的作用空前突出。一部英法德俄的关系史,是一部列强争夺史,同时也是战略平衡的演绎史,每一方都想取得相对于其它方面的战略优势,为此展开激烈的角逐竞争,而力量平衡一旦被打破,战争也就随之爆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之所以发生,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战略平衡发生了动摇,崛起的大国要取得与自身战略优势相称得的地位与权益。两次世界大战间隔的时间不过二十多年,依据这个经验,上个世界七八十年代人们非常热衷于预测第三次世界大战,推测其爆发的时间和规模,结果又一个二十年过去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依然无影无踪,究其原因,就是因为有冷战的存在,有前苏联集团的强大制约,世界的战略力量是平衡的。在战略均势的条件下,即使最超级的战争狂人,也不会去发动一场必定不会获得利益的战争。


二、当今世界是一个战略力量严重失衡的世界,因而也是一个空前危险的世界


曾几何时,人们曾带着欣喜地心情来看待与评价“冷战”结束,尤其是西方国家更是抱以最热烈的欢呼。善良的人们以为人类从此可以摆脱战争的梦魇而迎来和平的曙光。但是,与人们期望的相反,冷战结束让力量相对平衡的战略格局分崩离析,让西方的力量如脱缰的野马一样任意驰骋,一发不可收拾,世界陷入了空前动荡与不安定之中,越来越向着不均衡方向发展,离和谐世界渐行渐远,因而空前危险。


第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获取空前的战略主动权,没有制衡,可以毫无顾忌地为所欲为。


冷战结束后,西方乘胜逐北,一方面,向欧洲的东部南部扩张战果,继续压缩俄罗斯的战略空间,把军事战略力量推进到俄罗斯家门口,其间尽管北极熊不断怒吼咆哮,但于事无补。就在几天前,美国宣布要在罗马尼亚建立反导系统,这样一来,连同部署在波兰、捷克以及格鲁吉亚等地的反导软硬件设施,美国就大致完成了针对俄罗斯的导弹防御体系,保卫俄罗斯的战略囚笼打造得更结实更严密了。从根本上说,目前俄罗斯的安全利益被压缩到了国境线以内,国境线外基本已没有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另一方面,西方集团利用前苏联垮台而俄罗斯虚弱无力之际,不失时机地大力拓展新的战略空间,将力量迅速转移到海湾及印度洋地区,把海湾及印度洋地区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在基本搞定中东和印度洋地区后,又移兵至中亚,通过在前苏联的中亚五国建立军事基地,吸收他们为北约伙伴关系国家,军事占领阿富汗,从而立足于亚欧大陆的心脏地带,完成了他们老殖民先祖的未竟事业。环顾当今世界,全欧洲除俄罗斯及个别东欧、南欧国家外,已全部成为西方的领地,拉美基本上仍然是美国的后院,美国在亚洲的存在得到了加强,非洲已经设立了司令部,如果形势需要,美国可以随时大规模进入。可以说,冷战结束至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兵锋所向、力量所指,为所欲为,没有任何战略顾忌可言,他们控制世界、干涉世界的欲望空前高涨。


第二,西方的战略追求没有止境,他们要把空前的优势发展成为绝对优势,要把空前的行动自由变成绝对的行动自由。


事实已充分地证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并没有因为已拥用有空前战略优势与行动自由而就此止步,他们还在疯狂动作,以使这种优势绝对化。人们曾经指望霸权主义能够对自己的思想行为有所反思,并把这种希望毫无保留地、天真地寄托在所谓的理想主义者美国总统奥巴马身上。但是,最近一个时期美国的所作所为基本上砸碎了这种幻想,奥巴马不但继续增兵阿富汗,不但准备进军也门,而且还坚决地对台军售,现在正策划对伊朗大打出手。尽管他经常花言巧语,用一些冠冕堂皇的辞藻进行装扮,但说到底都是在为美国的霸权行为进行辩解与粉饰。时至今日,美国的军费开支是世界上其它所有国家军费开支的总合,其中也包括西方国家的军费,如果考虑西方国家与美国紧密同盟的关系,那么算一下,包括美国在内整个西方集团的军费总额是多少,这样一算,你会吃惊地发现,西方集团打造了地球上最庞大、最具威胁性的杀人机器。即使这样,他们仍然能为军费不足找到种种借口,还在谋求军事开支的更大数量与更高的水平。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要谋求绝对优势下的绝对安全。他们想握着“物无不陷也”之矛,所以继续发展无所不至、攻无不破的全球打击能力,做到在一二个小时内到达全球的任何地方,用隐形和无人武器打击任何敌人;他们还要擎着 “物莫能陷也”之盾,打造金刚不坏、绝对安全的防御体系,防止一切常规与非常规的攻击。这可真是有点“自相矛盾”的味道了。但是,切不要以为这是霸权主义目空一切的疯狂之举,这里面有他们精明的算计与伎俩:他们就是要攫取绝对的战略优势,攫取绝对的战略自由,以便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随心所欲的发动侵略战争,而他们自己则可以一边品尝着咖啡,一边坐的电视屏幕前观赏别人城市的损毁和别国人民的死亡,让西方的霸权能千秋万代永世不绝。


最近一个时期,美国一直在叫嚣中国的威胁,其中一个重要的理由,就是中国军力的发展使美国在亚洲太平洋地区的行动自由受了影响。许多人不太明白这是什么理论。其实,这种论调,就是霸权主义上述企图的必然逻辑。


不但所谓的中国威胁是这种逻辑的产物,所有美国及其西方走狗大力渲染的威胁,如伊朗威胁、朝鲜威胁以及以前的利比亚威胁、古巴威胁等等,统统都是这个不可告人企图的必然逻辑。如果有朝一日他们果真获得了绝对的战略优势和绝对的行动自由,他们还会说威胁,还要进一步说地球上人类太多太密集了,对资源形成威胁,他们会据此提出应该把一部分人类(当然是除他们外的那一部分)开除地球籍,不发展到这一步,在他们眼里,在他们的逻辑中,威胁就永远存在。


第三,世界处在危险之中。


对世界一切爱好和平、主持正义的人民来说,当今世界最直接、最现实的危险,不是什么“恐怖主义”,也不是什么“气候转暖”,更不是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当今世界最直接最现实的危险是霸权主义的坐大。西方世界已经掌握了能基本毁灭世界的武器,他们还要继续掌握彻底毁灭世界的武器,还要争取彻底毁灭世界的行动自由,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人类的安全与世界的和平靠什么来保障呢?


靠西方国家发慈悲吗?事实证明这根本不可能。看看阿富汗、伊拉克平民每年有多少人死亡。看看是谁动辄以使用武力相威胁,看看是谁在进行战争并且还准备发动新的战争。西方是不讲慈悲、也是不能依靠的。


靠“人人都付出一点爱”,靠全世界人民的和平意愿吗?这也是靠不住的。精神意志只有与武器结合起来才能发挥作用,空洞的情感是没有说服力的。正如马克思所说,“批判的武器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要想否定武器的毁灭,必须掌握毁灭的武器,没有这个东西,无论道理讲的多深多透,也无论情义表达的多好多感人,统统都无济于事,就像毛泽东同志当年在中国发展原子弹问题上所表达的那样,“你没有这个东西,人家就说你说话不算数。那么好吧,我们也搞一点吧”。浅显的语言道出了深刻的哲理。


这样看来,世界人民的和平与安全目前已经失去了基本的保障,可以毫不夸张地地说,世界处在危险之中。以前曾有人说,战争离我们并不遥远,现在我们说,这样讲有点轻描淡写了。事实上,包括中国人民在内,整个世界时刻处在全面战争和毁灭性战争的危险之中,而且,如果不积极行动起来,这种危险还要日益加重。


三、构筑新的全球战略平衡,是全人类的责任,更是新兴大国的历史使命


1、目前的这个世界秩序不能维护


西方国家横行世界经常要打着一个招牌,就是什么维护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为此,他们还捏造出了“国际社会”一词。说实话,他们心里比谁都明白,当今世界的这个极度畸形的秩序,这是他们一手造成的,是他们一手策划、导演的,是他们梦寐以求的,所谓的“国际社会”就是他们自己,他们只不过是据此旗号来要挟一些新兴的发展中国家而已。客观地说,现如今的人类世界,不仅在战略平衡上极尽扭曲,举凡在人类生活的一切领域,如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都非常不合理的。人类发展的根本任务之一,就是要改造这种不合理使之趋向合理。正如伟人所言,世界上的理论无非有两种,一种在于说明现有秩序合理,一种在于说明现有秩序不合理。问题的关键,全在于立场。站在霸权主义和西方至上的立场上,现今这样的世界秩序不但要加以维护,而且还应该进一步强化。站在世界人民的立场上,这样的秩序就必须打破,就要实行“造反有理”的原则,对一切造现存秩序之反的思想理论和行为举措,从原则上说,都是应该加以鼓励和支持的。当然,在如何改造现有秩序的问题上,历来有改良与革命的分野。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说,有相当多数的专家学者认为,中国应该认真地融入西方体系,完成与世界接轨(所谓与世界接轨,就是与西方接轨),通过与西方的融合,稀释或者淡化西方霸权主义至上主义的色彩,充分利用现存的国际秩序空间,以自己的发展,促进现存体系朝着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无疑,这是一种改良的方法。今天我们可以暂时不去争论改良或者革命两条路线的孰是孰非,不去说明改良这种路线是否可行和可能(笔者认为者根本不可能,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阅笔者网文《美国的世界霸权将怎样走向衰落》一文)。重要的问题在于,像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在其中应该担负什么样的责任与历史使命呢?


2、构筑全球战略的新平衡是负责任大国的历史使命


我们说,促进世界秩序变革,推动全球战略力量出现新的平衡,是新型大国的历史使命。这是因为:


第一,发展与现存秩序的冲突不可避免。


发展就要缔造出新的力量核心,就要导致战略力量的新布局与新分配,就必然要对现有秩序与战略格局产生冲击,从而改变现状。从这一点上说,发展与现存秩序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两者之间必然要形成一种对抗的关系。遏制发展,是一切现存秩序守护者的根本属性,是霸权主义的第一要义。为了对付不可避免的发展,除了进一步打造自己的锋矛利盾外,他们还将勒紧捆绑世界的绳索。去年年末的世界气候大会就是一个生动的实例。这个会议的要害,不在于气候转暖与否的争论,也不在于减排与否的争论,要害在于,西方国家要以减排为借口,对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新兴大国进行所谓的“核查”,这才是实质性的东西。西方国家的核查危害有多大,看看伊拉克在核查后遭遇的结果就知道了。事实上,所谓的核查,就是西方控制世界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手段,通过各种核查,包括那些所谓民主选举的观察员、监督员等,其中究竟隐藏有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甚至说,这些人中有多少比率是为美国情报部门服务的,现在我们当然无法知道真相,但相信历史总会告诉我们真相的。对于发展中国家特别是新兴大国来说,要想发展,就必须突破现存不合理政治经济秩序的种种束缚,摆脱西方霸权主义的种种羁绊。做不到这一点,所谓的发展,只能是西方体系下的发展,必将具有浓厚的依附性、依赖性和致命性(最近一个时期所谓的中美谁也离不开谁、互相依赖的关系的论调,大概就是这种依附性、依赖性的实际反映),最终不免变成西方霸权主义的小跟班。


第二,没有全球战略力量大体平衡,就很难有局部斗争的胜利。


这是整体与局部的关系。也就是说,局部服从全局,服务全局,没有全局上的基本条件,局部是难以有所作为的。历史经验也是这样。抗美援朝取得了伟大的胜利,这固然是中国人民的胜利,但这个胜利也是在当时存在强大社会主义阵营,存在风起云涌反殖反帝运动的条件下取得的。社会主义阵营对帝国主义的强大威慑,反殖反帝运动的强大压力,都是抗美援朝取得辉煌胜利必不可少的条件。抗美援越斗争也是这样,也离不开世界人民的支持。


现在有一种说法,叫“办好自己的事”,话里话外的意思是,世界上其它地方事可以不管或者不要多管,只要办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这种政策认为,帝国主义也好,霸权主义也好,他们愿意打伊拉克控制中东就控制好了,愿意构筑亚太反导体系也构筑好了,愿意颠覆朝鲜就颠覆,愿意插手缅甸就插手,就算向台湾出售武器,我们也要“淡定”,不能心急火燎好像多大的事儿似的。这些事与我们没多大关系,都可以不去管它,关键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一切就万事大吉了。


这大概是一种现代化的“鸵鸟政策”。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中国无法脱离世界而单独存在。如果在整体和全球范围内西方集团取得绝对的优势,那么他们在局部上的优势必将得到极大的加强,让中国在局部上处于更加不利的战略地位。所谓打赢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就成了天方夜谭,祖国统一大业也将面临着难以逾越的困难,维护海洋权益等更将是无从谈起。


所以,仅仅“办好自己的事情”是片面的,是无法应对当前复杂国际局势的。在“办好自己的事情”的基础上,还要办好世界上的事情,做一个名副其实的,与自身的能力与条件相称的大国。


第三,推动战略平衡是大国的本分和责任。


很长一个时期以来,“负责任的大国”似乎成了西方国家敲打中国的一根棒子,动辄就给中国扣上一顶“不负责任”的帽子。真不知道是谁人的规定,“负责任的大国”的话语权解释权居然成了西方的专利。中国人民就为什么不可以大声说,作为新兴的发展中大国,中国一定要对世界人民负越来越大的责任?


早在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人民就向世界庄严地宣告,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在漫长的古代历史中,中国对于世界的贡献是巨大的,进入近代以来,虽然中国人民仍愿意做出大的贡献,但帝国主义的侵略压迫干扰了这一进程。现在,中国人民的发展建设取得了伟大的成绩,更应该践行当年的誓言。


如何做才算是对人类有了较大的贡献?有人又说了,办好自己的事情,让十三亿中国人富裕起来,就是对人类的重大贡献。这个说法实在是强词夺理地狡辩。说中国应当对人类有较大的贡献,是指中国应当为全人类贡献自己的思想智慧和价值财富,用自己的成就影响世界、改变世界,使世界变得更加美好,而不能对世界上存在的种种痛苦与弊端不闻不问、漠不关心;应该秉持公理,仗义执言;进一步说,还应该有点“路见不平一声吼”的豪侠气概。见义不为,是为无勇,一个大国,如果只会跟在别人后面唯唯诺诺,不问是非,不讲公理,明哲保身,这岂与大国的地位相称相配?


时至今日,人类的发展与和平所面临的最大的障碍不是什么恐怖主义,也不是什么全球变暖,更不是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是严重扭曲不合理的国际经济秩序,这个秩序的守护者就是霸权主义,要使霸权主义有所收敛,就必须发展建立平衡霸权主义的力量,推动世界战略的平衡发展。


从大国成长的历史经验看,任何一个大国强国的崛起,都要经过一个由小到大、由弱变强的过程。在这个发展过程中,战略力量平衡至关重要,没有战略平衡这个基本条件,任何大国强国的梦想都将胎死腹中。所以,每一个成长中的大国,都本能地要去推动战略力量的平衡,因为只有达成战略力量的大体平衡,它的成长才能有保障,否则,不受限制的绝对王者就将毫不犹豫地吃掉这个野心的挑战者。


3、通向全球战略平衡之路


道理好讲,做起来实难,世界上的许多事情都是这样的。但是,换一个角度说,如果不难,那也不是战略运筹的本来面目了。战略指导是人类智慧的顶峰,而中华民族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必须站在这个顶峰之上,以博大的胸怀、深邃眼光和超人的智慧驾驭复杂的全球局势,为人类擎起一片平衡而不是扭曲的和平天空。笔者以为,至少应该做到以下几点。


第一, 正确处理防御与进攻的关系。


谁都知道,相对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集团来说,不仅中国处于劣势,整个世界都是劣势的。同西方对抗,在战略上讲,目前及今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中国及一切进步正义的力量,一切反抗西方力量仍将处于战略防守阶段,这一点,是没有任何含糊的。这个时候要反对冒险主义的战略冒进,不能幻想有什么点穴法,可以一下子点中美国的死穴,也不能指望用只要与某个国家结盟就能一下子改变世界。这些想法都是没有战略勇气(甚至可以说是胆小)的表现,因为这种想法不想或者不敢承认斗争的长期性和艰苦性。但是,总体的战略上的防守又并不意味着需要把自己的手脚捆得牢牢的,什么都不能动,什么都不能碰,也不意味着伪装到底,全身晦气,一点光亮都不见。这也是没有战略勇气和胆怯的表现,甚至比第一种倾向更胆怯,因为这是被对手的优势吓倒了,吓怕了。我们非但不应该自缚手脚,恰恰相反,我们应该充分展开自己的手脚,创造条件在一切可能的领域、一切可能的地方发展进攻,一个高地一个高地地争夺,一个阵地一个阵地的攻取。对此笔者曾经概括为四种能力,即国家核心利益的保障能力、周边态势的掌控能力、国际局势的干预能力和关键领域的战略能力(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阅笔者网文《这不是最后的斗争_____由美国对台军售所想到的》),把战略防御与战术进攻有机结合起来,用进攻手段丰富和发展防御。发展中的大国对周边以及世界上任何一个战略高地,都绝不能轻言放弃,寸土必争,寸利必得,积小胜为大胜,从量变到质变,这样才能争取到最后胜利的前景。


要问,这样,会不会激怒美国等西方国家,使我们成为他们的众矢之的?这是许多人都要担心的问题。他们会说,我们韬光养晦,把自己装扮得老老实实还不行吗?我们说,战略对手不会因为你老实就不对你下手了,就像草原的狮子不会因为那个羚羊老实就不吃它一样,你不老实它要吃,你老实它更要吃,何况你还长得膘肥体壮呢?被不被狮子吃掉,完全取决与狮子斗争的水平。拿到国际战略上来说,历来遭受侵略的国家及民族,都是因为太老实,如果哪个民族悍勇善斗,武装到牙齿,无疑将令对手望而生畏、三思而后行。


第二, 牢牢把握大国关系。


国际关系说到底还是敌我友的关系。今天的世界也并不例外,也是要区分敌我友的,世界上的人不可能都是我们的朋友,更不可能都是我们的敌人。做生意可以和任何人称兄道弟,处理战略关系不行,不能以经济眼光代替战略考量,更不能因为几个小钱就一叶障目、不见泰山,把对手当朋友,浑然忘却了他们手里的屠刀。在正确地处理敌我友关系问题上,大国的关系尤其重要。历史经验证明,大国关系对于全球战略平衡具有明显的影响。当今世界,中国、美国、俄罗斯、巴西、印度以及巴西、伊朗等,都是举足轻重的大国(笔者认为,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等也是大国,但他们与美国共乘一辆战车,不是独立自主的战略力量),他们的举动向背对战略形势有深刻的影响,从目前的形势看,美国的做法似乎是怂恿印度,压制伊朗,分化中俄,使之各自孤立。这就使中国有了推动战略平衡的机遇与空间。中国的战略必须是反其道而行之,应该是鼓励伊朗,压制印度,团结俄国,共抗强敌。这就引出了中国在处理国际战略关系的两个要点(大概也是国际战略的二个原则),一是不能单打独斗。自己的人越多越好,朋友越多越好(当然得是真的,假的不行),以一国之力对付一帮对手不行,俗话说得好,好汉难敌双拳。在目前的战略格局下,不能不谋求结成越来越广泛的同盟关系。不结盟在过去有积极意义,但此一时彼一时,不必死抱旧章程不放。现在问题是,几个受美国遏制的大国都有那么一点渔翁情节,都想看着鹬蚌相争而自己坐收现成之利。这种心态是导致他们彼此之间战略疑虑的重要因素。这是人为造成,完全可以通过人为的努力来加以克服(有关这方面的观点,可以参阅笔者《中俄军事演习:期盼演出好戏演出战略大戏》一文);二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在敌我友的问题上,不能跟着美国及西方集团的节拍跳舞。环顾当今世界,与美国不妥协对着干的力量凤毛麟角,难道这还不是抗击霸权主义的宝贵资源吗?充分利用这样的资源,在战略上将能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如果这样的资源都不珍惜、不利用,连借力打力都不会,那就是十足的蠢货。


当然,我们也不能不利用西方集团内部的矛盾。美国压迫的国家很多,西方集团中也有远近亲疏,日本、德国等受到的压迫较多,有些时候不免起来抗争一下,就如最近美国驻日基地问题。这将给我们以契机,利用他们之间的狗咬狗,不乏牵扯之效。但是,有一点不要忘记,他们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是不可以对他们存有过多幻想的。


第三,培育并扶持多极世界的力量中心。


冷战结束后,有人曾高调宣称,世界在向多极化方向发展。 “极”者,“核心”、“极心”之谓也,也就是说,周围有围绕的东西,随“极”而动,随“极”而行,此“极”对应着彼“极”,互相之间分庭抗礼。按照这个理解,现在世界上果真有几个“极”呢?美国向东,后面跟着向东跑的一大堆,美国向西,后面跟着奔向西的还是一大群,美国是一个大“极”;俄罗斯呢?大概还有一个白俄罗斯,以及从前苏联的独立出去的几个小国,如亚美尼亚等,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也勉强算上一极。中国呢?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跟着中国跑吗?即或真有那么几个想跟着中国干的,目前的中国有这个胆量有这个意愿吗?只怕是避之唯恐不及吧?不仅如此,从中国目前的主流观点看,还在紧巴巴地要与那个大“极”接轨,一体化。你都与人家接轨了,一体化了,还奢谈什么成为多极世界的一“极”呢?真是南辕北辙,自相矛盾,荒唐得可以!


多极世界首先应该有多个特立独行的力量中心。世界上现在确实已经出现了这样的苗头,这不是指所谓的新“欧国”而是指目前已经表现出潜力、或具有相当潜力成为力量核心的大国,如巴西、印度、伊朗、巴基斯坦等。美国已经行动了,它正在努力把印度打造成对抗中国的战略工具,使之成为在战略上对抗中国的一个新兴的力量中心。因势利导,为我所用,美国这一招不可谓不高明。而印度也正想搭美国的顺风车,背靠大树好乘凉,所以双方一拍即合,热乎得不行。


在战争中学习战争,这是无数人宝贵的经验。在战略博弈中学习博弈,这也是一条必由之路。向对手学习,我们也应该培育并扶持有利于推动战略平衡的力量。在现今世界上,许多国家、国家集团以及民族势力,都不甘心于美国的压迫,都想与之抗衡他们中有的拥有一定的资源和手段,有些则是有心无力或者力不从心。发展壮大这些力量对我们有百利而无一害,同时这些力量又往往被美国打上了独裁邪恶、流氓无赖等的标签。我们一不能跟着什么“国际社会”动辄就制裁他们,要通过经贸往来为他们的发展提供条件与机遇,二要把一切可能提供的现代化武器技术提供给他们。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一直在打着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的招牌。这真是贼喊捉贼了,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基本都在西方手里,其他国家的杀伤性武器再大怕也大不过美国,大不过西方。是谁人规定,只许美国和西方可以大规模地杀伤别人,而别人只有静待杀伤、不许大规模回敬?难道他们只该用人体炸弹来零敲碎打吗?


不能跟着西方节拍跳舞,像一个跟屁虫似的在后面亦步亦趋。在西方所谓“制裁”、“防止核扩散”、“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后面,隐藏着极其阴险和不可告人的战略企图。现在,世界上很有一些国家,他们的土地、人口、自然资源都相当可观,如果在经济上、技术上获得进一步的发展,完全可以成为新兴的力量中心。试想一下,如果伊朗发展壮大起来,美国控制中东的不是要面临很大的挑战吗?如果巴基斯坦强大,印度还敢说什么要“两线作战”、赤裸裸地向中国叫板吗?如果巴西发展壮大,美国的后院出现一个巨人,山姆大叔在屋子里睡得会安稳吗?世界各地要是出现这么一批新兴的力量,霸权主义的世界体系不就岌岌可危了吗?说不定,到那个时候,又要跑到中国来嚷嚷什么“同舟共济”呢。列宁曾经说过通向巴黎的道路必先通过北京。笔者在以前的一篇文章里曾引发说,“通向纽约的道路必先通过德黑兰”。


不砸烂霸权主义的世界体系,就不可能从根本上战胜霸权,就不可能有人类的幸福和未来,如果霸权主义继续嚣张下去,人类对未来的企盼与期待就很可能落空。而要砸烂霸权主义的世界体系,首先就需要推动建立全球新的战略平衡,这实在是全人类幸福之所系。曾几何时,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前后,赤道雕弓,椰林匕首,到处都是射虎人民,到处都有屠龙的英雄,演绎出一场轰轰烈烈的世界革命之火。现如今世界并不缺少干柴,期待的是思想与力量的播火者。以钢铁之肩担世界道义,大国的责任与使命也就在这里。全球如盘,战略如棋,把这盘很大的棋认真地下起来,不是有声有色的大国本色,不就是中华民族对于人类发展的伟大贡献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