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锋 第三卷 孤胆神枪 第95章双枪猎杀(七)狙杀

米加步 收藏 7 20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126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


时间就是生命,在这样的时候是不能有丝毫的犹豫的,秦克瞄准,开枪,直到子弹飞出,一气呵成,中间没有一点儿的停顿,三楼天台上的一个鬼子就应声而动,他的身体一震,就前趴在了房檐上,三八大盖也从楼上掉了下去。这个小鬼子的枪法也真不错,二百多米,还没有狙击步枪,能一枪打中那个八路军战士,还真是不简单。

另一个鬼子见同伴被打死了,马上就把头缩了回去,也顾不上再打刘阳了。

秦克的枪里也没有了子弹,他扭过头,看着花如月,笑着说:“如月,子弹。”

花如月笑着,就把五发子弹递给了秦克:“我给你的这子弹可不是你的子弹哟。”花如月的话让这杀人的战场也变的温馨起来。

秦克从花如月的手里接过子弹,碰到了她那软绵绵的小手,心里禁不住又是一阵的悸动,心脏猛跳了一下。花如月还真是让他动心了。秦克边装子弹,边向刘阳的方向看去,又有一个八路军战士上了房顶,去给刘阳送子弹,这个战士不是别人,正是李岩。

李岩也正在往秦克这边看,李岩看着秦克和花如月,头一歪,撇着嘴,用他的食指在自己右边的脸蛋上一二三抹了三下,这是别的意思,这是在羞秦克呢。秦克就是一皱眉,心想,你这个小鬼头,现在是什么时候,竟然这样取笑我,日后再给你算账。

打掉了房顶上打黑枪的小鬼子,秦克心里一阵轻松,可是眼前鬼子的重机枪还是疯狂地扫射着,没有用到多大的影响,这小鬼子还真的不怕死呀,打死一个顶上一个,打死一个顶上一个,像这么打下去,这场战斗要打到什么时候才算完,鬼子在荣城里可是有一个大队的兵力呀。七八百个小鬼子呢。

“啊!”秦克装好五发子弹,又瞄准了鬼子的重机枪手,正在这时,却听见刘阳的那边又传来一声叫,秦克回头一看,发出叫声的是李岩,他的右肩头已经被鲜血染红,脸上的表情十分地痛苦。左手紧紧地扣住房顶上的瓦,才没有掉下去。刘阳又向三层楼的方向指了指。

秦克就是一皱眉,一定是刚才那个缩进头去的小鬼子开的枪。秦克马上端起狙击步枪,向三层楼的方向搜索,但是,他只看见天台上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这可怎么办,鬼子打一枪就躲了起来,秦克就有些着急,就这样端着枪一直瞄着天台,不敢有一丝放松了。可是,等了半天,却不见有鬼子出现。秦克有些失望了,正在这时,李岩又叫了一声,秦克一惊,扭头看时,李岩的背部中弹,这一次他再也顶不住了,手一松,就向房坡下面滚,刘阳一伸手,抓住了他,他才不至于掉下去。刘阳冲秦克一摆头,意思是,还是三层楼的方向,有鬼子。

秦克有些疑惑了,他一直盯着天台,根本就没有鬼子出现呀,子弹怎么还是从那里打出来的呢?

秦克从瞄准镜里看过去,天台上静悄悄的,啥也没有,因为本来就没有,他的眼睛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天台,如果有的话,他一定会发现的。他又向天台下面看去,只见天台下面,三楼的一个窗户,从他的这个方向看过去,也只能看见一个五公分宽小窄条,窗户的玻璃已经没有了,就是在这里,伸出了一小截黑乎乎的枪管,在灰乎乎的墙面上的映衬下,不仔细看,还的不好发现。

噢,臭小鬼子,原来你躲在这里呀,让小爷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你了。秦克心里就是一阵的高兴,可是,他只高兴了半截,却再也高兴不起来了,因为他只能看见枪管,却看不见打枪的小鬼子。看不见人,这可怎么打呀。

秦克突然心中一喜,因为他看见了鬼子那黑洞洞的枪口,虽然只有指甲盖大小,但是,这里却是一个很酷的打击目标,他却从来也没有尝试过,好像听他爹说过这样的传说。

秦克把心一横,今天就要把传说变成现实。可是,二百多米,目标又如此之小,做如此精确的射击,他凭空端着枪是不利于射击的,但是,这房顶上又没有能做为支撑的东西,时间紧迫,说不定下一个被击中的就是刘阳了。秦克就有些犯难了。

在秦克旁边趴着的花如月发现了秦克的表情不太对头,就问:“秦克,怎么了?”

秦克一听,扭头看见花如月那美丽的脸庞,心中一动,有了。

“如月,我想让你帮个忙。”

“有话尽管说,只要我能帮你,我都愿意去做。不要这么客气。”花如月说话的时候,她的胸脯不停地起伏着,她很激动,如此这般和秦克呆在一起,感觉还真是好的不得了。现在,秦克还想让她帮忙,她就更是高兴了,兴奋了。

“我想用你的身子。”秦克说。

“你现在就要我的身子?在这房顶上不好弄吧?让人家看见了,多不好。”秦克此话一出,花如月兴奋不已,脸腾地一下就红透了,但是,她还是有些顾虑,这天都快完全亮了,还是在这房顶上,而且,刘阳就在对面的房顶上,还有那个受伤的李岩。

“如月,看你,都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说,我用你的身子当支撑,去打掉楼里的那个打黑枪的小鬼子。”秦克慌忙解释着,这个花如月,现在这个时候,竟然想着和我搞那种事儿,真是的,唉,看来,花如月对我已经臣服已久了。

“噢,是这样呀。那你说,咋个用法?”花如月很不好意思,红着脸说。她在秦克面前暴露了她内心深处的想法,真是太难为情了,羞死人了,幸亏旁边没有别的人。

秦克让花如月侧身躺在他的前面,他把狙击步枪放在了花如月那肥美的大屁股上面,调整好角度,还别说,刚刚好。如此性感的支撑还从来没有用过。

秦克瞄准,调整好呼吸,冲着黑洞洞的枪口就开了枪,子弹就像长了眼睛的小家伙,径直就钻进了鬼子那黑洞洞的枪口里面去了。

鬼子的枪又已经上膛,正待击发,一动也不动,只因为这样,秦克的子弹才能如此精确地从他的枪口里打进去,余势不减,直接击中枪膛里的那颗子弹,弹头被打的缩进了弹壳,压爆了底火,“砰!”地一声,就炸了膛,鬼子正在瞄准的眼睛就被炸瞎了,血乎里拉的。疼的吃不住,两手一撒,把枪也扔出了窗外。

好极了,打中了,秦克高兴的一巴掌就拍在了花如月那肥美的屁股上面,颤微微的,弹性十足,把他的手都弹了起来。

花如月被秦克打了一下,羞红了脸,转过身来,说:“把鬼子打死了?我的屁股又不是鬼子,用这么大劲儿,把人家都打疼了。”

“我,我太高兴了。这可都是你的屁股的功劳呀。”秦克笑着说。

秦克解决了鬼子枪手的威胁,刘阳也小心地把李岩弄下了房顶,带足了子弹又回到了房顶上,和秦克一起,全力射杀打重机枪的鬼子,快速连续地射杀,在鬼子还没有顶上去的空档。

“冲!”吴大力命令。

八路军战士们像离弦之箭就冲到了鬼子的面前,子弹像一道道金色的流光,一直向前发射而出,比八路军战士们跑的更是快上百倍不止,鬼子纷纷中弹,想再打重机枪已经来不及了,也没有哪个鬼子再去抓重机枪,鬼子的重机枪防线被彻底打垮了,丢掉了一大片尸体,鬼子就撤进了县政府大院,门口用成袋的粮食垒成了掩体后面,几挺轻机枪又嗒嗒地响了起来。

吴大力马上停止前进,全部闪到一边,把鬼子的重机枪掉转枪口,他亲自赤膊上阵,重机枪狂吼了起来,把鬼子的掩体连同鬼子一起就给打成了马蜂窝。白色的面粉和着鬼子红色的血,混在了一起。

这一次,鬼子们根本来不及逃跑,就被重机枪的子弹给穿了多个透心窟窿。门口的防线也破了。八路军战士们冲过去,抓过鬼子的轻机枪,闯进县政府大院,对着躲在楼里射击的鬼子就一阵阵猛烈的扫射。打的鬼子根本就探不出头,打不了枪,无法射击。

吴大力把六挺重机枪一字排开,架在了大门口,对着这座灰乎乎的三层楼就是一阵狂射,一楼所有的门窗全被打成了碎木头屑,墙体有的地方也被打成了大窟窿小眼睛。

鬼子的大队长渡边深井在二楼,躲在屋里不敢出来,其他所有的鬼子也都钻进了楼里面,整个楼里一共有四五百个小鬼子。被重机枪强大的火力打的封在楼里,动弹不了。

吴大力把刚缴获的两门小钢炮,和缴获大川建归的两门小钢炮,一共四门小钢炮,一起架在了大门口。

“开炮!”吴大力一声令下,四门炮火齐发,可怜这座三层楼在一阵炮火的爆炸声中,墙体不断地被炸塌,一楼的柱子也被一根一根地炸断,整个楼开始一阵阵地晃动着,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倒塌。窝在楼里面的鬼子被成堆成堆地炸死,他们的身体就像一块块被炸碎的豆腐渣。鬼子们的叫声犹如地狱里面的鬼叫,又像野狼临死前的嚎叫,有的鬼子被炸迷了,竟然从二楼和三楼的窗户里向外跳,脚刚落地,就被重机枪打成了肉筛子。

吴大力看炸个差不多了,就命令停止炮击。

没有了枪炮声,只有鬼子那痛苦的叫喊声,楼里还活着的鬼子开始骚动起来,他们想活命,想做最后垂死的挣扎。他们竟然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向楼外冲,就是不往外冲,楼一旦塌了,也是死路一条。鬼子们冲出来了,冲到了院子里,但是,面对着六挺重机枪那黑的可怕,黑的让他们胆寒的枪口,他们犹豫了。

“冲啊!冲出去!冲出去就能活命!”在鬼子堆里,渡边深井高举着东洋弯刀,用日语大声地喊着,他喊的话,也只有秦克一个人能听懂,温小宝只能听明白半截。

鬼子端着三八大盖,挺着明晃晃的刺刀,就向着门口冲来,就向着重机枪的枪口冲来。

重机枪再次响起,这一次,吴大力根本就没有命令开枪,但是,八路军战士们也懂得吴大力的意思,打死,全部打死,一个不留。

爆豆般的一阵无比激烈的枪声过后,再也没有一个站着的鬼子了,鬼子了尸体把整个大院都铺满了,有的还一个压一个,知流成河,红色的河流,血腥气在空中迷漫着,浓烈非常。

鬼子尸体的中间,一个鬼子的尸体在动,在向上拱起,这个鬼子的尸体站起来了,秦克看的清楚,不是鬼子的尸体站起来了,而是一个鬼子抱着另一个鬼子的尸体当挡箭牌,这个鬼子不是别人,正是老奸巨滑的渡边深井。

当渡边深井完全站起来的时候,他才把鬼子的尸体放开,尸体哗地一声倒在了他的脚下。

渡边深井满身鲜血,一脸血污,右手紧握着东洋弯刀,高高地举起,刀上也是点点的血迹。

“我们大日本帝国,一定会打败你们中国的!”渡边深井狂叫着,但是,没有人理会他叫的是什么。

所有的八路军战士们都在看着,看着这个侵略我们中国的这个侵略者,落到如些下场,都想看着他最后的时刻还想干什么。

“秦克,这个老鬼子说啥呢?”吴大力问秦克。

“他说,小日本必胜。”秦克笑着说。

“必胜,胜他奶奶的大头鬼呀!”吴大力一咬牙说,“秦克,你给他说,只要他放下手中的刀,投降我们八路军,我可以饶他一命。”

“小鬼子,我们营长说了,你只要给我们的营长磕一万个响头,叫一万声大爷,我们营长就可以饶你一命,把你裤裆里的家伙割了,送你进你们天皇的皇宫里当个太监。”秦克笑着用日语说,他是想激怒这个老鬼子,他可不想再留下什么活口,抓什么俘虏不俘虏的。

第九十五章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