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天放越狱震东北

人以人为本 收藏 0 2532
导读:于天放原名于九公,1908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呼兰县白奎堡三道沟屯。1918年在当地读小学,1924年考入黑龙江省立工业学校,在校期间受到革命思想熏陶。1927年为抗议日本侵略山东,他和一些进步同学组织了爱国示威游行。他和几个同学被捕,扣押在省城齐齐哈尔督军署,后被释放。1928年8月,于天放考入北京清华大学经济系,边奋发读书边探索救国道理。第二年,他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的外围组织——“反帝大同盟”。1931年5月1日经张甲洲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还担任过中共清华大学地下党支部书记。      打击日军大快人

于天放原名于九公,1908年出生于黑龙江省呼兰县白奎堡三道沟屯。1918年在当地读小学,1924年考入黑龙江省立工业学校,在校期间受到革命思想熏陶。1927年为抗议日本侵略山东,他和一些进步同学组织了爱国示威游行。他和几个同学被捕,扣押在省城齐齐哈尔督军署,后被释放。1928年8月,于天放考入北京清华大学经济系,边奋发读书边探索救国道理。第二年,他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的外围组织——“反帝大同盟”。1931年5月1日经张甲洲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还担任过中共清华大学地下党支部书记。


打击日军大快人心


“九一八”事变之后,于天放与张甲洲、张文藻等五名同学回老家东北抗日,成立了巴彦游击队,打击敌人。1933年,他任特别支部书记,到齐齐哈尔开展地下工作。1937年,于天放参加东北抗日联军独立师,后改为第十一军,先后任随军学校教育长、十一军一师政治部主任等职。1938年冬,随李兆麟领导的远征队由富锦、宝清出发到海伦一带开展游击战,这是东北抗日战争最为严酷的一年。为保存武装力量,于天放率领一支小分队先渡梧桐河,再穿越小兴安岭,最后进入黑龙江省绥棱县(当时属吉林省)的深山密林之中。

日本人为掠夺木材,在此开设了伐木公司。从日本本土运来的战马,加上夺来的共有数千匹,用以运输木材。于天放想弄来一些马来组成骑兵支队,可自己兵力不够。正在这时,抗联三支队队长王明贵率部来与于天放会合。于天放对王明贵说:“小鬼子那么多马,看着眼馋。咱们能不能弄过来一些?”王明贵乐了:“好!六支队队长高继贤马上率队来此休整,咱们来个三方合作!”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王明贵率领120多名战士组成了第一梯队,在雪中走了三小时到达木材公司,架两挺机关枪控制日军兵营。干掉岗哨后,20多名战士每人先牵出两匹好马返回。这时于天放、高继贤率第二、第三梯队赶到,在20分钟之内,几十名战士每人又牵出两匹马,扛出两袋白面。大家撤出百米左右,日军的轻重机枪响了。第一梯队的两个机枪手猛烈射击,将追出来的日军打退。第二梯队的两名机枪手也过来增援,打退了日军的第二次进攻,我军平安返回,打死日军30多人,得马200多匹,白面150袋。

绥棱县瑞惠村驻有日本武装移民团,百姓常受欺压。一天,于天放同北满省委书记金策,支队队长张光迪来到村上了解敌情。乡民老张说,他们家被抢都记不清次数了。于天放对金、张二人说:“拔掉这个据点,给乡亲们报仇!”老张家有个亲戚叫陈克山,在据点里干活。抗联战士曲大力扮成杂货贩,通过老张认识了他,以后常给陈克山送烟送酒,并对他耐心开导,使他决心为抗联干点事。陈克山摸清了敌人的武器配备和驻防情况,并绘了草图。次日午夜,于天放、张光迪率队猛攻据点。由于了解情况,所以消灭敌人20多人,缴枪10多枝和子弹几万发。


叛徒告密落入敌手


1942年日军开始大讨伐,严格限定生活品,割断军民联系,企图使抗联无屋住、无衣穿、无粮吃。于天放便组织抗联第三路军官兵屯垦种田,自给自足。他还发展了大批抗日救国会会员用以掩护抗联战士、搜集传送情报、运输抗日物资。

1944年12月,于天放从密营来到宋万金屯搜集情报,检查抗日救国工作。日军得知后立刻张贴布告,四处悬赏,声明:“抓住于天放者奖5万元。”于天放来到屯里的小学,找到了抗日积极分子王明德。王说鬼子正在悬赏,于天放笑道:“我脑袋值5万元,可真是荣幸啊!”话虽如此,但是他也不敢掉以轻心。然而不幸的是,有人还是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告了密。次日傍晚,特务警长王景玉和一个手下扮成农民,查到小学里有个陌生人。第三天一早,王明德在屋外被几个敌人抓住,他故意对着屋内大声嚷嚷,给在里面吃饭的于天放报警。于天放刚起身,叛徒便冲进来:“报告科长,我们请你来了。”说着就要动手,于天放出手打倒了头一个,但是敌人全进了屋,仗着人多势众把于天放绑上拖到屋外。敌人让王明德进屋燃炉取暖,王借机将所有抗联文件都烧了。王妻正要藏起于天放的枪,被推门进屋的敌人看见起了疑心,便把王明德绑了,一同押往庆安。



机智应变准备越狱


1945年1月,于天放由庆安乘火车被押往北安。下火车后他被蒙上双眼拉上汽车,车子拐弯抹角开了20分钟才到监狱,他又在走廊绕了好几圈才进了2号监房。监狱有5个牢房,共有三道铁门。看守都是日本人,不论出入都立刻把门锁上,晚上看守就睡在这里。

给于天放的伙食有肉有面,于天放心中高兴:身体好了能越狱!过了几天,日军高官来“访问”,问于天放“冷不冷”,“生活好不好”, 于天放随口应付过去了。高官转入正题:“于先生,能说说抗联密营和救国会吗?”于天放故意说,“从绥棱到三江都有我们的人”,让敌人摸不清抗日联军的底细。日军多次审问,于天放都不谈中共党组织和抗联,于是便被推入受刑室,打板子、鞭背、灌凉水、拿烧红的铁烙身上以及电刑都用上了。警务厅股长永井让他招供,于天放干脆说:“我身为抗联第三路军特派员、宣传科长,够枪毙两次了。不用再问,执行好啦!”日军无奈,只得停刑,每天只给他吃小米饭。可于天放并没有坐以待毙,他准备在夏天到来,草木长得繁茂的时候越狱。可是首先的问题就是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地。他进监狱时蒙着眼睛弄不清方向,窗上冰厚看不见外面情况,只能听到火车声,可不知道离铁路多远。


这年3月,监狱里又进来几个人,于天放偷着问他们:“这个监狱在北安什么位置?”他们说:“我们是被蒙眼送进来的。”于天放并不死心,4月时冰雪开化,大风刮开一扇狱窗,他便向外看:一座灰色小二楼,窗洞半圆,两窗间有白色石灰线。看守不在时,于天放询问3号房中的曲某,曲某说:“此地定在火车站北,实业银行对过,东是大街,西是通黑河铁路,一过铁路便没人家了。”

知道自己所处的地理位置,于天放心里高兴,可连腰带都被没收了,手无寸铁如何杀敌越狱?直到一天,于天放发现牢房是俄式的,墙上有火炉,下面有个掏灰的小铁门,5寸长,可装卸,重约半斤,用力打头部可致命。看守共三班,每班两人昼夜监守,有时只有一人。他选了警尉石丸兼政和津村政夫为打击目标,这二人警惕性差。

5月来了,日军高官们突然忙碌起来,看守也加了人。于天放猜想要处死自己了,便准备拼死一搏。几天后,高官们个个面带愁容,看守们交头接耳时,于天放清楚地听到他们说“希特勒失败”。6月上旬,永井来见于天放:“于先生,请你在这张小兴安岭地图上,画出苏联出兵时的进攻路线。”于天放不动声色:“行,可我脑子坏了,得一段时间才能画好。”有了地图,更加有助于越狱,于天放每天都看上数遍,熟记地名、道路。


计划周密越狱成功


7月份,每个牢房都蒙上了黑布,对于天放看管则更严,于天放卸下炉门准备迎战。一天晚上,有个“犯人”被带进3号牢房。几天后,那个“犯人”趁看守不在时问:“于天放同志在吗?”于天放吃了一惊:是鬼子的奸细?这人后来又说:“我是抗联二路军的赵忠良,在侦察北安一带军运情况时被捕。知道于天放押在北安……”

于天放拿不准赵忠良是不是自己人,试探着说:“国内外形势怎样,外边草长多高啦?”赵忠良马上回答:“德国战败,苏联就要出兵,抗联主力快回来啦!外边草和庄稼能盖人了。”于天放说了越狱计划,然后说:“11日晚石丸兼政值班,我暗藏武器上厕所,回来要画地图,你就上厕所,看我的动作行事。”


11日午夜,石丸方才回来,他问道:“于先生不去厕所吧?”于天放立刻说:“正要去!”出来后,于天放说:“永井股长明天要地图,牢房灯暗,得在你桌子上画。”石丸同意后坐在椅子上,这时赵忠良要求上厕所。在石丸看着赵时,站在石丸身后的于天放举起炉门,奋力向他脑袋砸下,可没致命,赵忠良忙跟他一起打石丸。石丸刚要叫,于天放忙把食指插到他嘴里,赵忠良又打了好几下,石丸才死了,但于天放的食指却因此被咬掉了半截。二人拿到钥匙开了两道牢门,第三道却打不开了,他们便从走廊的窗子跳了出去。

得道多助化险为夷


于天放他们的越狱震惊了北安警务厅,警务厅悬重赏捉拿,各县进行大搜捕。报上标题字极大:《于天放逃跑,满洲失去了一大半》敌人长春来令:一定要抓到!

越狱成功后,二人约好如果跑散了,就到铁桥西工人宿舍或克山警务科联系。于天放腿不好使,等他翻过板墙,赵忠良已跑远了。天亮了,街上很吵闹。于天放知道敌人发觉了,急忙躲入一片柳林中,在小水坑中将身上及食指上的血洗一下,再走进一块麦地躺在垅沟里,用麦秸盖在身上。幸亏如此,不久敌人的两架飞机便飞到附近,低空盘旋了一个多小时才飞走。

天黑后,他顺铁路往西走找赵忠良,走了几天几夜,也没找到目的地,只能靠路边水井里的水、偶然挖到的生土豆解渴充饥。

一日白天,于天放听到树枝响,见一个敌人走过。刚要转到那个人的后面,又过来一个敌人。这人刚要掏枪,于天放飞奔到松林北头,又向西跑一段,爬行20多米躺在道北草窝里。敌人没敢追,吹警笛集中队伍,在松林中边喊边搜,汽车从于天放身边开过两次都没发现他。天彻底黑了,于天放仍不敢动。直到一点动静没有了,他才坐起来松了口气。第二天,他只吃了些野菜,这时已经是1945年7月15日了。

于天放藏身之处与齐永生屯不远,屯前大草甸子上有几间草房,叫刘家窝棚。当晚,老刘家兄弟几人和屯里的几个老乡在屋里打纸牌,媳妇们在干家务活。正在这时,于天放进了刘家院子里。

屋里的人听到外面有人在喊“老乡”,便全部来到院中,老三刘国忠询问于天放有没有证明。于天放见大家是老百姓,便实话实说,还表示哪位想升官发财,可以把他交上去。于天放又对大家晓之以理,讲了德国战败、小日本快完蛋了等道理,大家一时默不作声。老三刘国忠做过警察,想把于天放送到警所,但被刘二嫂和老四刘国祯严词制止。他又骑上马想去北屯警察所告发,被刘国祯和刘家外甥李凤岐追了回来。刘二嫂再次劝说大家,要一心救抗日英雄于天放。意见统一后,刘二嫂便与刘四嫂给于天放做饭,于天放便给大伙讲抗联打鬼子的故事。乡亲们也讲道,日军让他们手拉手地搜查,名曰“拉大网”,可他们边走边说:“于天放,藏好点!”于天放听了十分感动。


天亮了,为了不连累乡亲们,于天放要走,被众人拦住,大伙在草垛上掏了个洞,让他藏在里边。晚上,刘二嫂装了半袋小米,刘四嫂炒了一口袋苞米花,刘国祯拿出一双旧胶鞋送给于天放,于天放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刘家。几天后,他又冒险返回刘家窝棚,见到刘二嫂后便打听赵忠良的消息。当刘二嫂说赵忠良被捕后英勇就义时,于天放眼睛湿润了。刘二嫂又给了于天放不少食物和物品,让他快往西走藏到麦地里,躲躲“拉大网”的。于天放表示只要他活着,一定回来看乡亲们。

于天放刚走不多时“拉大网”的就来了,结果就在藏人的麦地中搜人。刘二嫂十分担心,看到没搜到于天放,她才放下心来。原来,于天放觉得那块麦地没有回旋余地,就转移到另一块庄稼中去了。刘二嫂还是不放心,几次去麦地,看到了碎苞米花和干大葱,还有人呆过的痕迹,终于相信于天放彻底脱险了。

1945年8月上旬,于天放昼伏夜出,在荒原上前行。腿肿了,手烂了,吃野草、麦穗、生土豆,喝河沟或车辙里的污水,全身破烂,脸黑得像木炭,也从没退缩。讷河到了,只见全城人都跑到街上狂欢——这天正是8月15日,日本鬼子投降了,于天放与中国人民一道迎来了最后胜利!


不忘大恩报答乡亲


9月,于天放带部队回到齐永生屯,他没有忘记在生死攸关的时刻救过他性命的这些乡亲,尽可能地给予他们帮助。于天放多次邀请能说会道的刘二嫂到部队给战士们作报告。刘二嫂还接受了中央人民政府东北抗日根据地慰问团的慰问,还曾三次被选为北安县人民代表。她还于1952年9月出席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三周年庆祝大会。救过于天放的九位乡亲,也一直受到优待。如李凤岐虽是地主出身,即使在“文革”中也没挨过斗。

转自《纵横》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