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卫视1月20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1931年12月1日,毛泽东当选临时中央政府主席的第四天就亲自签发了一份通缉令,要求全体缉拿叛徒顾顺章,通缉令上这样说,在“苏区”如果遇到顾顺章,应当把他交给革命法庭,在“白区”每一个战士和工农群众都有责任将他扑灭。可以说是对顾顺章下达了格杀勿论的命令,中央政府对一个叛徒发出这种通缉令,在中共历史上是相当罕见的。此时距顾顺章叛变已有七个月之久,毛泽东还念念不忘,痛下杀手。顾顺章到底对中共中央做了什么?


解说:这是今天我们能够找到的唯一一张顾顺章的照片,1927年3月21日,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胜利后,担任工人武装纠察队总指挥的顾顺章留下了这张合影。1938年11月28日,瞿秋白的夫人杨之华在一篇文章中生动描述了顾顺章的特点。


王晓华(历史学者):顾顺章这个人有一绝,一个是他的化装术,他在几分钟之内他能把自己化装成一个老太太,人走对面就不认识他,他有这个本事。第二个他会变一些魔术这些玩意,另外顾顺章这个人枪打得特别好,很聪明的一个人。


解说:1931年3月,中共中央为加强对“苏区”的领导,决定派张国焘陈昌浩去鄂豫皖开展工作。周恩来指派中共中央特科行动科科长顾顺章,由上海经武汉护送他们前往,完成任务后,理应立即返回上海的顾顺章却在汉口法租界的德明饭店住了下来。


苏智良(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这个时候,顾顺章他想任务完成,一看那个地方有一个类似于上海大世界的这样一个演出场所,他就到那里去说,我是魔术师,上海魔术师,我可以来演出,大家分成,他想也为特科筹一笔款回来,当然他自己也是生活也是蛮奢侈的,于是就在那里演出。


解说:1931年4月24日,汉口新市场游艺场,来自上海的魔术大师化广奇正在表演他拿手的戏法,化广奇眼花缭乱的绝技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市民前来观看。原中共湖北省委委员、长江局负责人尤崇新也来到了这里。尤崇新曾是顾顺章的手下,1930年叛变后在国民党特务机关工作,他十分清楚舞台上化名为化广奇的顾顺章是上海中共中央地下组织中央特科的天字号人物。


苏智良:中央特科上面有一个就是领导委员会,叫做特科委员会。特科委员会有三位就是中共领袖组成,一位是向忠发,他后来成为了中共中央总书记,第二位是周恩来,那么周恩来在特务工作方面是非常具有经验,受过专门训练,实际上他是主要的领袖,主要的指挥者。第三个就是顾顺章,他是直接的指挥者。


解说:中共中央特科这个颇具神秘色彩的组织机构成立于1927年,就在这一年正当国共两党携手进行的北伐革命取得节节胜利之际,4月12日蒋介石背信弃义率领北伐军突然开进上海,矛头直指昔日盟友中国共产党。


第二天,一场疯狂的杀戮开始,三天之内,300多人被杀,500多人被捕,5000多人失踪逃亡。7月15日,貌似国民党“左派领袖”的汪精卫也终于撕掉伪装,在“宁可错杀一千,不可一人漏网”的鼓噪下公开清共,中共党员的人数由原来的五万七千人锐减到不足一万人,中共中央被迫由武汉迁往上海的租界。


苏智良:决定把中央的主要活动放在法租界,有一部分也在公共租界,一旦和汪精卫、蒋介石发生冲突的时候,那么蒋介石政府的那种势力还不能够公然地到租界里面来逮捕、来直接地对抗。


解说:1927年11月9日至10日,中共中央秘密召开临时政治局会议,正式成立了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机构中央特科。为便于伪装,周恩来蓄起了长须,代号“胡公”,成为中共中央隐蔽战线的最高统帅。顾顺章兼任保卫科长,也就是当时让国民党特务闻风丧胆的“红队”队长。


洪迪昌(原中共中央特科成员洪扬生之子):他当初最勇敢的,因为只有他带头打冲锋的,除叛徒,他拿着枪除叛徒,红队跟在后面,红队跟他跑的。


解说:1929年8月28日清晨,中央农委书记彭湃被杀害,周恩来责成中央特科严惩叛徒,以示警戒。11月11日夜在上海霞飞路和合坊顾顺章率领他的红队对白鑫采取了行动。


苏智良:当天晚上白鑫夫妇从国民党要员家里走到轿车,就这么十步路,十步路当中,几把枪齐发,就把他击毙轿车边上,这在当年成为一个上海滩上重大新闻。


解说:1931年4月25日下午,尤崇新纠集十余名特务对顾顺章进行了抓捕,押送至国民党武汉绥靖公署行营,侦缉处处长蔡孟坚亲自审问。


王晓华:顾顺章说你就是蔡孟坚吧,他说你是谁,他说我不认识你,顾顺章说你不认识我,我认识你,你是中统派到这儿的特派员,包括你们在郑州的特派员谁谁谁,上海特派员是谁,他说的门儿清。当时蔡孟坚非常惊奇,说我们中统内部的机密你怎么知道,他说我还知道更大的机密。蔡孟坚当时也是立功心切,他说你告诉我,我将来给你升官发财,保你的命,他说我不会告诉你的,谁我都不告诉。


解说:顾顺章向蔡孟坚提出请你速安排本人晋见总司令蒋公,我将当面陈情,可以保证在三天之内把上海的中共中央机关和负责人一网打尽,其他人一概免谈。


陈晓楠:顾顺章掌握中共中央一切核心机密,尤其是上海中央机关的工作规律、方法,诸多领导的驻地,相互联络的手段和任务,他都了如指掌。1931年4月25日晚上10点左右,顾顺章被押送上了一艘直航南京的货轮,货轮从汉口到南京有30个小时左右的航程。而此时此刻,中共中央对顾顺章的被捕还毫不知情。


陈晓楠:顾顺章从汉口临行之前,向蔡孟坚再三强调千万不要将此事先行通知南京。上世纪八十年代,迁居美国的蔡孟坚写出两卷回忆录《蔡孟坚传真集》,叙述了一个个他亲身的经历,牵动了中国现代历史的事件,其中最为“津津乐道”的是抓到了顾顺章这条大鱼。蔡孟坚在回忆录当中埋怨顾顺章“藐视一切事先不稍吐实”,他说如果不是顾顺章留了一手,中共的历史恐怕需要改写。蔡孟坚之所以功亏一篑,其实就在于他守不住职业操守,犯下了惊天大错。


解说:就在押送顾顺章的货轮离开汉口的同时,邀功心切的蔡孟坚连续向南京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发出了六封绝密电报。


钱泓(钱壮飞之孙):顾顺章知道中统局秘书是共产党,他而且告诉他你不许发电报,可是蔡孟坚说这不成,他心想他要邀功,所以他就赶快发电报,顾顺章也没说钱壮飞就是在中统局,就不让他发,你越不让我发我非发不可,就是这样。


解说: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的特务机构设在南京中央饭店的隔壁,对外挂名正元实业社,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期,这里是国民党特务机关的大本营,全国各级特务机关的机密文件、绝密电讯都首先汇集到这里,国民党中央的各种秘密指令也是由这里发往各地,具体工作由陈立夫最信任的表弟徐恩曾掌管。


而调查科所有的函件和日常事务都由徐恩曾的机要秘书钱壮飞代为管理。钱壮飞,本名钱北秋,又名钱潮。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擅长无线电技术,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辗转来到上海,第二年秋天,钱壮飞报考上海无线电管理局培训班。


苏智良:三个月无线电第一期训练班毕业,他是第一名,正好这个时候蒋介石也要巩固他的统治,要建立一个特务组织,就是著名的中统,中央组织部的一个统计局。实际上是个特务组织,它的第一号领袖,这个负责人就是徐恩曾。徐恩曾当时也要建立一个无线电的一个联络系统,那么到上海这个训练班来挑人,首先就选中的是钱壮飞。


解说:上海无线电管理局是陈立夫的特务机构,中央党部党务调查科用来掩人耳目的。1929年12月,陈立夫策划在南京建立一个进行秘密侦察审讯的反共特务机构,责成徐恩曾来办理这件事。徐恩曾到南京一上任,随即委派钱壮飞以机要秘书名义全权负责组建中央调查科的特务队伍。


钱泓:汇报到周恩来那儿了,周恩来一听很高兴,周恩来当时就指示,叫做拿过来打进去。拿过来就是把钱壮飞就是拿过来,打进去就当时决定派李克农和胡底也进入这个中统局,由钱壮飞来负责安排进去。


解说:中共中央替国民党谋划建立了特务网,徐恩曾的贴身机要秘书钱壮飞在南京的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李克农是上海无线电管理局的特务股长,天津长城通讯社的社长是胡底。三位打入国民党内部的中共情报人员,遥相呼应,被周恩来称为中共情报界的龙潭三杰,成为打入国民党机要核心部门的铁三角。深得徐恩曾赏识的钱壮飞首要的任务就是要取得徐恩曾从不离身的密码本。


苏智良:这个密电码是当时国民党系统最机要的一个密电码,这个密电码是蒋介石各省的第一号领袖,然后各省的中统,就是责任人拥有,其他的人都没有,所以最机密的时候就是发这一套密电码系统。


那么有一次徐恩曾带着钱壮飞到上海四马路逛窑子,那么钱壮飞那天是有准备的,在上海这个总部的时候,一看徐恩曾要走的时候,钱壮飞就说你带着这个东西好像不太好,徐恩曾一想,是啊,就把它锁在保险箱。想不到钱壮飞已经做了手脚,保险箱的后面可以打开,他马上把这个拍摄以后,所以钱壮飞就掌握了国民党系统最机密的情报。


解说:国民党中央调查科的机密函电,钱壮飞都先有一个清晰无误的译稿及时送到李克农手中,李克农转达陈赓,再由陈赓上报中共中央。


钱泓:这时候钱壮飞将获得这个国民党对“苏区”进行第一次、第二次围剿的所有的战略情报,整个国民党军怎么部署的,因为在中统局肯定先知道这些事,他就把这个情报送出去了,使中央对一次、二次、三次反围剿取得胜利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解说:1931年4月25日,这一天恰好是周末,位于中央路305号的正元实业社除了几个机要人员之外,只剩下徐恩曾的机要秘书钱壮飞留在中央调查科大本营内,此时的徐恩曾正在上海滩的十里洋场度周末。


钱泓:徐恩曾搞女人,有一个叫王小姐,给藏在了我奶奶在上海的住处,这样话呢,徐恩曾每回到上海去,就可以在这儿找到Miss王,完了以后就去花天酒地去了。


解说:晚上10点30分,在顾顺章离开汉口不久,南京国民党中央调查科的机要员把一份标有绝密字样的卷宗送到机要秘书钱壮飞手中。此后在短短的不到一个小时时间内,共有五份这样的绝密电报送给了钱壮飞,发电地址全部来自武汉绥靖公署行营。


钱泓:我爷爷看到了一封、两封,刚开始还没太注意,因为夜里头有这么一两封绝密电报,这个他也没在意,结果接二连三的,两封、三封、四封、五封,他觉得这事大了,武汉出事了,一定有重大问题。


解说:绝密电文通报徐恩曾,共匪政治局委员负责中共中央特科工作的黎明,已于昨日下午在汉口江汉关码头被捕。


陈晓楠:黎明是顾顺章的化名,后来的四封电文向徐恩曾汇报黎明已归顺中央,有消灭共匪中央的重大计划欲面陈蒋总司令,并已解押黎明赶赴南京。钱壮飞截获破译五封徐恩曾的密电之后,已经是接近4月25日子夜时分,情报最迟必须在26号傍晚之前送交上海的李克农,否则即使得到消息也根本没有时间转移了。因为顾顺章27号凌晨就能到达南京,4月28号就有可能在上海进行大搜捕。


解说:钱壮飞破译五封绝密电报后,立刻让女婿刘杞夫连夜坐火车到上海报告李克农,钱壮飞的身份顾顺章是知道的。电报上却只字未提,便再次回到了正元实业社。


钱泓:因为他觉得是不是又试探,情报是真是假,这是不敢说。第二个,因为他好不容易打进来了,他不能走,要万一他没暴露,他不能走。


解说:汉口的蔡孟坚在发出五封电报后,又在4月26日的凌晨向南京发出了第六封绝密电报。


钱泓:最后一封电报写的是,他说中统局有共产党,这样的话,前头已经让我姑父把情报送出去了,他最后一看,他也暴露了。原来他是没暴露呢,他可以还继续潜伏下来,因为他很不容易打进这个地方,所以他就必须要加快送情报,另外一个他得走了。


解说:钱壮飞把六封注有徐恩曾亲启的密电恢复原状,放在徐恩曾的办公桌上,在隔壁,中央饭店四楼的秘密联络点长江通讯社,通知安插在这里的其他工作人员转移,安排完一切,为防后患,钱壮飞给徐恩曾留下一张字条。


钱泓:条上就写了,我和你是政见之争,我走了,但是你不许加害于我的家人,如果你要加害我的家人,我就把你的这些丑事公诸于报端。


解说:1931年4月26日清晨,钱壮飞赶到火车站,坐上了南京开往上海的列车,先行出发达到上海的刘杞夫,几番周折,终于在一家小旅馆内找到了李克农。中央特科因为是单线联系,首先必须要找到陈赓,然后由陈赓通知周恩来和中央领导。4月26日是星期天,这一天并不是约定碰头的日子,李克农打破常规,通过江苏省委找到了陈赓,钱壮飞已经暴露,而他的妻子张振华还不知情。4月27日凌晨,李克农来到法租界甘司东路。


钱泓:因为我奶奶是医生,她最反对就是人家在窗户底下撒尿,李克农大早上没法,李克农就在我奶奶房子窗户底下撒尿。我奶奶一听有人撒尿,她就伸出头来就想骂,一看是李克农,就赶快叫进来,这样的话李克农才告诉她,她得转移了。


解说:4月27日上午,蔡孟坚为防不测,乘飞机到达南京和顾顺章一起赶往国民党中央调查科总部,南京中央路三零五号的正元实业社。


王晓华:结果这个顾顺章到了这个门口以后,一看这个地方笑了。蔡孟坚就愣了,你笑什么,他说这个地方我来过,他说你胡说,他说这是我们中统的秘密机关你怎么来过,他说我真来过,我还到这儿接过头,你们这里头就有我们的人。


钱泓:他就跟徐恩曾就说了,你的秘书是我们共产党。完了以后徐恩曾不信,因为他特别信任钱壮飞,他说我早上还见到钱壮飞,完了徐恩曾跑回来一看,钱壮飞是走了。


解说:徐恩曾立即召集大批军警特务赶往上海,这时留给中共中央的时间已经不足一个晚上。


钱泓:整个从顾顺章审讯再到顾顺章供出,咱们估计也就一天的时间,这之间有个时间差。所以在这一天之内要把整个,这个顾顺章所知道的情况的地方都要转移。


苏智良:到了上海,经过艰难辗转终于找到了地下党系统,报告到了周恩来,周恩来马上感觉到事态非常严重。命令所有的接头的联络点全部撤退,有的是直接向“苏区”转移,就是上海没法待,有些到连顾顺章都不知道的地方。


解说:1931年4月28日凌晨,大批军警和特务冲进了中共上海几十个秘密机关。


苏智良:但是也有些撤退的地方被顾顺章破获,因为顾顺章不是一个人,他家里的亲戚,比如说他的妻子,他妻子的兄弟姐妹,他的丈人,过去全部是中共地下党员,都是特科的外围人员,现在随着顾顺章的叛变,他们的这些联络点都成了捕捉中共特科人员的一个陷井。


解说:顾顺章叛变后成为了徐恩曾的下属,疯狂破坏中共地下组织。上海的马路上几乎每天都可以看见飞驰而过的囚车,听见刺耳的警笛声。


苏智良:顾顺章最大的功能就是到了龙华国民党的监狱,去指认那些装聋作哑的共产党人,尤其是高级干部。因为他也是中共的政治局委员,所以一个一个被指认出来,最后很多人都牺牲在了龙华。


解说:顾顺章逃过了中共的通缉,最终却没有逃过国民党安排下的宿命,陈立夫和徐恩曾一直担心,顾顺章会把钱壮飞的事情告诉蒋介石,便积极进行置之于死地的活动。1935年6月,顾顺章以通共罪名被徐恩曾秘密处死在苏州监狱。


陈晓楠:英国记者威尔逊在《周恩来传》中曾经这样写道,顾顺章供出了有关共产党领导人和组织的情报,其结果是800多名共产党员遭到逮捕。也正因为如此,有人称顾顺章是中共党史上最具破坏力、最具危险性的头号叛徒。


钱壮飞后来回到了中央苏区,1935年4月,在路经贵州的时候遭遇飞机轰炸不幸失踪,时隔不久,周恩来在曾家岩五十号请钱壮飞的家人吃饭,周恩来面朝钱壮飞失踪的贵州方向双膝跪地,对钱壮飞的妻子张振华说,要是没有钱壮飞就没有我周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