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03章 诡异的战争

寒光在此 收藏 13 7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吉川春代拼命地跑着,两眼直直地盯着对面那些愚蠢的中国人的阵地。同时心里奇怪着怎么都到这个时候了,对方还没有任何动静。难道是见打不过想投降了吗?


一些老兵们可不会这么想,他们越跑心越寒,虽然不知道等会儿会发生什么事情,但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诡异。看来不太妙!老兵们拿出了他们的保命本事,在不被军官们发现的情况下偷偷地放缓了脚步,渐次隐入了队伍的里面。


果然,躲入了步兵中的老兵们就听到,对面中国士兵们开始发了言,他们在突然就响起来的枪声里把枪管伸出,然后就拼命的向日本步兵射击着,根本不顾不停的在身边爆炸着的那些战车炮弹和到处乱窜的机枪子弹,只一个劲的开枪,再开枪!


轻机枪的疯狂凄惨的嘶吼,81式步枪清脆嘹亮的鸣叫,56式冲锋枪急促轻快的歌唱,80式通用机枪沉闷犹豫的叹息声组成了一篇宏伟壮丽的死亡乐章。


第12营突然性的反击,把200米外组成了一片地狱的景象,第一排的日本士兵在第12营官兵刚开始射击时就被撕成了碎片,下一刹那,后面的士兵们则象麦田里的麦子一样成片的倒下,侥幸没死的抱着伤口在地上挣扎嘶喊。


日本陆军第十八师团之直属战车大队大队长小仓弘成中佐正在自己的豆战车里愤怒的看着面前的一切。


他没想到的是那些愚蠢的步兵竟然根本就不知道要跟随在自己的爱车身后,他们只顾一个劲冲锋,都冲锋到战车的前头去了。这让小仓阁下感到了一种被忽略后的羞耻感。小仓连忙命令其他战车暂停射击全速前进追赶那些步兵。


可是豆战车的速度实在是太慢了,它最大速度是25公里每小时,所以在这种柔软的田野上也只能跑到15公里每小时。结果不但没能追上那些正疯狂加速的步兵,反而战车之间也拉开了距离,等到自己的豆豆终于跟上步兵时,那些可恶又可怜的步兵已经光荣地去见了天照大神!


那些步兵们总算是吃到了抛弃友军独自争功的苦头,没了自己这些钢铁铁卫,只能被中国人打得在地上抬不起头来。小仓并没有为日军步兵的大面积死亡感到自责,他冷冷一笑,正要命令战车部队向前进时,可是,


一种历啸的声音突然就钻进了他耳膜里,声音之尖利,便是处在钢铁包裹中的他都能深切感受到那撕心裂耳的程度,“炮击!”小仓失声而呼……


澎文玉呆滞地看着那些在阵前200米死亡线挣扎着,后面还在不断冲上的日本步兵们,只感到日本人真不可理喻。她摇了摇头,提醒自己不可优柔寡断,现在还是国家生死存亡时,她向边上正在兴奋到快流口水的李博容命令到。


“开始吧。”


“遵命!团长。”然后李博容向空中打出了一发璀璨夺目的信号弹。


聚积在战车身周的日本步兵们当然也听出了那是炮弹啸叫声,他们尖叫着散开密集的队形,按照步兵操典规范,紧急卧倒。


这时上,趴着的某些不走运的日军士兵眼睁睁的看到炮弹落到了自己的面前。令他们狂喜的是,传说中的臭弹出现了,那种血肉横飞的恐怖镜头并没有出现。那枚受到诅咒的炮弹插进泥土后并没有爆炸,而是哧哧的冒出了滚滚的黄烟,是枚只会放烟的臭弹!


相同的情景,在五处弹落点皆如是,中国人发了五枚炮弹,居然有五枚都是臭弹,这让这些士兵心里都小得意了一把他们的国产货硬走,不会发生这么大比率的臭货。


第二轮的炮弹飞来时的尖啸更为凄利。


“是迫击炮!卧倒!卧倒!”一个军官大喊着。


日军士兵们再次卧倒,这次中国人射来的4枚炮弹同样没有爆,还是只会放烟,只不过,这次的烟更浓了些,已经有很多战友被烟呛咳了,听那声音很辛苦,不过幸好自己不是其中一员。


这时上,中国人的炮兵仍在不停发射臭弹,日军士兵心里都浮现出一个奇怪的想法:难道对面的炮兵是想用臭弹砸死自己么,可惜,雾大了些,不然咱们的炮兵倒是能瞄准过去干掉他们这些没用的炮兵。


四周笼罩上一大片黄烟,而中国人的步兵还在不断的疯狂射击着,致命的子弹向飞蝗一样从黄烟里飞进,没有比这种被动的挨打更能摧毁士气的了。


日军士兵心里有了一些明悟:原来,中国人是想出的这种花招。


按照步兵条例,这时上,应该采取卧倒姿势紧帖于地,规避不必要的风险!


中方迫击炮继续打过来的还是烟雾弹,不过这种烟雾弹放出的烟雾是奇怪的淡黄色,在那附近的士兵们都被那种浓烟呛得剧烈的咳嗽,有的还捂着眼睛哭喊起来。一波又一波的这种炮弹被打到了日军阵地里。咳嗽的人增多了起来,又过片刻,日军的突击群中就只剩下了一种诡异到恐怖的只会发出咳嗽的成片呛声。


“咳咳咳……咳咳咳。”


咳得声嘶力歇,怎一个惨字了得!


后面的日军官兵们恐惧的望着从前面的浓烟里一个二个的战友们一脸眼泪鼻涕的冲出来,然后弓曲着身子形状怪异地掐自己的喉咙……


那黄色烟雾还在扩大!


“毒气”一个恐怖的名词出现在脑海记忆中。然后中国人的射击停止了,透过模糊不清的烟雾,日军将官们看到了一个个蒙着面的中方士兵端着刺刀向自己冲来,这更使所有日军官兵们坚信了那种烟雾是毒气的想法。


“撤退!撤退!!”一个见证了所有一幕的督战军官拿着喇叭嘶喊着。


他这一声喊,听到这个命令的日军都喜出望外,都使出吃奶劲转身向后逃跑。


当那些被烟雾熏到的士兵们也抓着咽喉互相搀扶着拼命往回跑时,撤退终于变成了溃逃。这真的不能怪他们,他们可以很勇敢的战死,但这并不包括愿意被毒气糜烂致死,现在他们的想法,不过是赶快离开这里去找个好医生而已。其实想法很简单,也很单纯。


战车大队大队长小仓阁下在他的战车里被吓得两腿发软,那种烟雾已经从通风口和各种缝隙中钻进了战车内里,刺鼻的气味和开始疼痛的双眼勾起了他的暇思,他有一个朋友就参加了齐哈尔研究所,(即以进行活体试验而臭名昭著的第516部队。)


一想到那个结果,小仓阁下就感到了自己万念俱灰,不过幸好,这时他听到了喊辙退以及那些步兵们往后辙的声影。


“太好了,自己可以往后撤了,不用再担心军法!”小仓弘成看了眼倒车镜,发现他又遇上了个大问题,现在不仅是看不清楚路况,而且他战车周围都是自己人。”


小仓弘成耐着心等了等,发觉战车边的士兵走得慢极了,同时觉得他自己的呼吸道更疼了,象火烧一样的疼,“辙退令下了,那么自己就应该辙退才是!”


“弃车!我必须马上离开这里。离开这种烟雾。撤退!撤退!我是在执行命令!” 小仓弘成现在什么都顾不上了。扯着剧痛着的脖子迎面打开了顶盖钻了出去,他的身后,是也被熏得够呛的车组成员连滚带爬的跟着他逃离这片魔雾。


在烟雾其它处的那些豆战车倒没有小仓这么俱有交通事故意识,一听到撤退命令就马上轰鸣着发动机加油兼提醒步兵的同时,全速倒车,逃离了这片魔域范围。


“撤退,让他们撤退!快!让他们撤回来!” 第114联队联队长大冢宏大佐也看出了这是中国人的毒气战,这位陆士28期高材生反应过来后拼命的叫喊着。可是还没等他的命令下达,队伍已经溃败了下来。


“炮击!叫炮兵们向中国人炮击!把这些无耻的中国人都给我轰了!”大冢宏大佐向参谋们叫喊着。


“大佐!您忘了,刚才炮兵营就有打来电话,他们受到了支那大口径重炮的轰击,损失很大,目前已无力作战。”


“八嗄!”这个消息终于使快疯狂的大冢宏大佐一下子拨出了指挥刀,把那个报优不报喜的丧门星一刀劈翻在地……


反冲锋的中国人并没有继续追击逃跑的日军士兵,而只是进入烟雾里。然后一阵发动机的轰鸣过后,一切归于了沉寂。


烟雾开始慢慢的散开了,露出了遍地的日军士兵的尸体,无数的枪支散乱的扔的遍地都是,还有一些受伤的士兵断断续续的求救声。而那辆被遗弃在战场上的“95式”豆战战车却已经稳稳当当地停在了中国人的阵地前沿,炮口直对着自己原来的主人。


大冢宏大佐拄着指挥刀沮丧的看着这一切,只觉得自己的前途和现在的天色一样暗淡。


“大佐阁下,请允许我向您报告。”一个军医走了过来。


“是关于毒气的伤亡吗?查出是什么毒气了吗?我的士兵还能救治吗?” 大冢宏大佐急切的问到。


“大佐,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前面我给很多被熏伤的士兵检查过,发现没有恶性发展的迹象。所有检查过的受伤士兵都只是眼睛和喉咙疼痛,经过清洗后,症状都能很快的消失。所以我怀疑对方使用的根本不是什么毒气,而只是一种刺激性的气体。分析后我认定这东西就是。。。。”


“催泪瓦斯,哈哈哈哈!”


澎文玉在战壕里狂笑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