戳破陈庆之七千人破北魏五十万的北伐神话

heyuan 收藏 3 1023
导读:核心提示:事实上即便是对付一支人数在二十万以上以流民为主的起义军,逼得北魏一号人物尔朱荣也要亲自出动的战斗,北魏也仅仅派得出七万的军队,何以去对付在他们眼中“孤弱不足虑”的陈庆之军,他们动辄派出三十万的大军去征讨?如果我们详加考辩,就会发现,南朝史书特别是姚察姚思廉父子所著的《梁书》、《陈书》浮夸和弄虚作假现象最严重,这种现象已为清代考据大家赵翼指出。 《百家讲坛》(蓝版)2009年第一期刊登的郭灿金先生的《陈庆之:棋枰里走出来的无敌将军》一文(以下简称郭文),余窃以为该文作者过于照搬《资治通鉴》的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核心提示:事实上即便是对付一支人数在二十万以上以流民为主的起义军,逼得北魏一号人物尔朱荣也要亲自出动的战斗,北魏也仅仅派得出七万的军队,何以去对付在他们眼中“孤弱不足虑”的陈庆之军,他们动辄派出三十万的大军去征讨?如果我们详加考辩,就会发现,南朝史书特别是姚察姚思廉父子所著的《梁书》、《陈书》浮夸和弄虚作假现象最严重,这种现象已为清代考据大家赵翼指出。


《百家讲坛》(蓝版)2009年第一期刊登的郭灿金先生的《陈庆之:棋枰里走出来的无敌将军》一文(以下简称郭文),余窃以为该文作者过于照搬《资治通鉴》的说法,没有深入考评,致使一些谬误没有纠正过来,反而逾传愈广。


陈庆之护送元颢,千里挺进,直至攻占了洛阳城,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在此我需要指出的仅仅是陈庆之所面对的对手军队数量的问题。从《资治通鉴》上的记载来看,陈庆之这一路走来,手头仅仅七千人马,而他所先后面对的敌军军队总数合计多达五十万以上,不可思议的是他则通通加以击败,甚至出现如该文作者所说“以3000人将20万敌军打得人仰马翻”的神话战绩--这乍一看简直是骇人听闻,其实细究一下,谎言不戳自破。


首先为什么陈庆之能够这么轻易千里杀入洛阳城呢?跟北魏朝廷的轻敌有关。


当时北魏国内可谓烽烟遍地,各类起义事件层出不穷,就在陈庆之护送着外逃的北魏宗室元颢杀回夺权的同时,山东一带也崛起了一支以邢杲为首人数“逾十万”的起义军。


要先对付哪个呢?经过廷议之后,北魏朝臣们一致认为元颢(陈庆之)这边“孤弱不足虑(因为才七千人)”,而邢杲那边“众强盛,宜以为先”,只有一个人提出过不同意见,但很快被其他人的声音湮没,结果,北魏朝廷作出决定:先定齐地(即先打邢杲),还师击(元)颢。


这便是陈庆之得以畅通无阻千里直杀洛阳城的最大原因,魏军主力倾巢而出,朝廷一号人物尔朱荣征讨流民未归(等他回来后便将陈庆之杀回南梁了),二号人物元天穆又出征东边的邢杲,于是主要的精兵猛将全部调出,一路空虚,才给了南边的陈庆之机会,所以在《魏书.元天穆传》里面也记载,元颢(陈庆之)其实是“乘虚陷荥阳”。


因此,陈庆之北伐奇迹的产生,是建立在对手实力空虚的基础上的。


但是既然是对手实力空虚,如何出现动辄达到三十万的军队去跟陈庆之交手呢--这源于南朝史书的虚假浮夸。


我们知道,南北朝是一段特殊的历史二十四史中光是涉及这段历史的就占了十史之多,总文字容量约占四分之一强。因为存在南北对立,两边写史的人各自站在己方的立场上,自然要拼命贬低对方而抬高自己了。


在《梁书》等南朝史书中,浮夸风现象十分严重,即便是郭文中“‘棋’开得胜”一节里陈庆之以2000战胜对手2万的首战,《资治通鉴》采用的正是《梁书》里的数字,但这个数字到了《南史》里面就更加夸张了,并没有记载陈庆之有多少人马,对手那边的兵力居然上升到了十万。而在对头《魏书》里面,人家干脆连提都没提有过这样一次战斗。


而最夸张的那一仗即是北伐路上荥阳城外围以“三千破三十几万”的神话战绩(郭文里不知何故写成3000对20万),这个三十几万的数字同样来自《梁书》,到了《南史》里面更可怕,又升级到“三千对四十余万”了,真是: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牛皮随便吹,管他不要脸!


事实上即便是对付一支人数在二十万以上以流民为主的起义军,逼得北魏一号人物尔朱荣也要亲自出动的战斗,北魏也仅仅派得出七万的军队,何以去对付在他们眼中“孤弱不足虑”的陈庆之军,他们动辄派出三十万的大军去征讨?


如果我们详加考辩,就会发现,南朝史书特别是姚察姚思廉父子所著的《梁书》、《陈书》浮夸和弄虚作假现象最严重,这种现象已为清代考据大家赵翼指出,正所谓“有美必书,有恶必为之讳”,比如梁武帝的弟弟临川王萧宏也曾北伐,他率领一支“器械精新,军容甚盛”被对手称作“百数十年所未之有”的强大军队,但结果是“畏魏兵不敢进,军政不和,遂大溃,弃甲投戈,填满山谷,丧失十之八九,此为梁朝第一败衄之事。(见南史及通鉴)”《廿二史札记.卷九.宋齐梁陈书》,这样一次惨败,在《梁书.萧宏传》里面仅仅记载“征役久,有诏班师,遂退还”,绝无一字言及溃败之迹。其他的地方,“如郗皇后之妒、徐妃之失德、永兴公主之淫逆,一切不载(《廿二史札记》)”


这类情况,在《梁书》中比比皆是,甚至可以说,这类史书的可信度比那个收受人家金子的魏收所著的《魏书》还要低。


《资治通鉴》作为一部编年体的史书,其实也是二道贩子,第一手的资料只能来自《梁书》、《魏书》这类正史,但是麻烦得很,因为同一件事在两部史书里面的记载可能截然相反,这给司马光们造成了极大的麻烦,所以他们只能一些地方采纳《魏书》等北朝史书的说法,一些地方转而采纳《梁书》等南朝史书的说法,如果不详加考辩,难免产生一些谬误。


当然,我们也不应当这样就全部抹杀陈庆之的能力,至少我认为,《资治通鉴》采纳《梁书》的说法,说陈庆之这一路走来,“凡取三十二城;四十七战,所向皆克”,这个战绩是可信的(因为他面前是一路敞开的,自然“所向皆克”),《魏书.元颢传》上也说他护送着元颢“以数千之众,转战辄克,据有都邑……”我仅仅是要强调,他所面对的敌军数量十分可疑而已,这个,正是我们看史书所应当持有的怀疑精神。窃以为,《百家讲坛》上刊登的文章虽然是以大众为主要对象,但仍需要讲究一个“去伪存真”,如此,方为读史的正确态度。


但是你若要问我陈庆之到底歼灭了多少军队,我也无法给你答案,我所能做的仅仅是告诉你:以七千人先后战胜五十万,是《梁书》、《南史》等书的作者放的一颗史前大卫星,除非现代的装甲车部队派到古代去,否则我很难想象如荥阳外围一战那样“三千对30万甚至40万”的胜利。


综合起来说,从陈庆之在之前之后所打的各次战役来看,他完全可以被称之为名将,但也仅仅是武将中的佼佼者而已,绝不是那种能以七千人战胜五十万的神话人物,这个,便是我对于陈庆之的总体评价。


需要指出的是,陈庆之的名声因为日本作家田中芳树的中国题材历史小说《奔流》而更加广为人知,网络上未加详细考证的陈庆之北伐神话说法也越来越离奇,一些历史菜鸟偏听偏信,也不断地加入吹嘘行列,致使陈庆之的北伐神话以讹传讹愈来愈离谱。在百度贴吧的“南北朝吧”里,一些资深的历史爱好者每隔一段时间都要给新来者费一番力气澄清这类传闻,而《陈庆之:棋枰里走出来的无敌将军》一文的作者据文中介绍身份为大学教授,若是如此,就更应以严谨的态度来撰文,详加考证,以免在读者当中形成更广泛的谬误才是。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