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领土 印尼-中日碰撞 泗水-绞肉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


天杀的小鬼子他们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当日军的F-16C/D战斗机发射的AIM-7F“麻雀”中空导弹将两架正在迅速爬升躲闪不及的FBC-1A飞豹战斗轰炸机打的凌空爆炸的时候

解放军飞官们这一刻最痛恨的人是师里为什么没有把“棕熊”A-50预警机派出来,或许盲目乐观和缺乏对日军足够的重视才是导致这次被偷袭的重要原因,谁都没有预料到日军雇

佣兵居然会有飞机参战。


扔掉副油箱和炸弹全力迎敌!剩余的FBC-1A飞豹战斗轰炸机立即甩掉了自己的副油箱以及还没有投掷到日军阵地上的炸弹然后迅速的爬升高度准备迎敌,FBC-1A飞豹战斗轰炸机

上各自只携带了两枚PL-9C红外格斗导弹,在近距离格斗上F-16C/D虽然在三代机中不是很强但对付二代半或者说准三代机的FBC-1A战斗轰炸机来说还是有一定优势,同时日军的F-

16C/D战斗机上还携带了AIM-7F“麻雀”中距离空对空导弹,所以在中距离上F-16C/D战斗机占据绝对优势。


一面呼叫在坤甸的苏-27SK战斗机支援一面这些飞豹歼击轰炸机则加速到最快冲向F-16C/D战斗机企图以近战格斗来纠缠对手等待空优的苏27SK战斗机前来增援,不过为此他们又对付出了三架FBC-1A飞豹战斗机在接近日军机队时被对方发射的AIM-7F麻雀中距离空对空导弹击中摧毁;


日军的飞行队长为日本航空自卫队王牌机师三十三岁就荣升日本航空自卫队陆将辅(相当于空军少将)的加藤青鸣;据说在日本国内加藤青鸣还是一个战国土佐大名的后裔,虽

然不是世袭贵族不过也应该算作破落贵族行列,但与其他破落贵族或者世袭贵族不同,他的家族相当的贫穷如果不是加藤青鸣自己本领超强的话,估计每每在东京、大阪这样的国

际化大都会中睡天桥或者街道上的人中就有他一个。


一交手加藤青鸣就展示了超强的能力,先敌锁定、先敌开火用的是淋漓尽致并且充分发挥了F-16C/D战斗机的优势来抵消FBC-1A飞豹战斗轰炸机的优势;一名王牌飞行员与普通

飞行员最大的差别除了超强的本领以及对战斗机的熟悉之外那就是战场阅读能力以及感应力,如果能审时度势的阅读战场态势并且采取最适应本方也是同样最让你的对手头疼的战

法来打击对方的飞行员就是王牌飞行员。


到目前为止在加藤青鸣的带领下日方已经取得了4比0的空战战果,虽然那些飞豹的飞行员非常勇敢连加藤青鸣也不得不刮目相看这些拼死抵抗的中国飞行员并且心中把他们看成

是据有武士道精神的中国勇士,不过他不会为此而感到一丝怜悯,加藤青鸣是一名军人、军人就是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如果他不去击落中

国战机的话那么中国战机也会击落他的。


看了看油量以及自己机队的剩余导弹数量,加藤青鸣还是尽量要避免陷入近距离格斗,如果进入近距离格斗损失将无法避免,他不能忘记临行前首相对他说的一番话,这些飞机

原本是美国停放在中部飞机坟场里的垃圾货,但却以新飞机的价格卖给日本,所以你必须在保证飞机完好无损的情况下去作战不能轻易的损失哪怕一架飞机。


整队,前队变后队交替掩护撤出战场!加藤青鸣冲自己的僚机摆了摆翅膀然后带领僚机一个左转弯离开了战场,杀红眼了的解放军飞行员此时也只能痒痒的选择放弃追击,如果

不放弃追击的话恐怕剩下来的这些飞豹攻击机都会变成F-16C/D口中的一盘菜。


天空中解放军吃了一亏,在地面上解放军的进攻虽然打的风生水起的不过日军拼命从市区内抽调部队向外围增援,日军的北海道装甲支队在全支队坦克大半被摧毁的状况下仍然

死战不退给予了解放军第七装甲旅造成了很大的麻烦,掩护步兵的装甲车又脱离了坦克的掩护直接暴露在日军反坦克分队的火力打击之下,损失直线上升;但解放军的伞兵部队却

仍然在努力的发动攻势企图突破日军防线。


面对陆地上岌岌可危的战事,日军第二师团师团长栗田口廉也陆将向日本大本营发出了请求增援的电文,请求将第四师团转到泗水来帮助第二师团渡过难关,并且栗田口廉也陆

将还阐明了自己在泗水独木难支同时弹药和食品以及药品接济困难,每天商船运送来的那点东西只够保持师团补给最低等级;弹药也逐渐消耗殆尽,同时由于食品和药品供应不及

时日军的士气也衰落了,虽然每月都有钱存进他们每一名士兵的银行账户中,但这些士兵开始想的是自己是不是有命活着回去花。


空降兵们甚至将87式双25毫米机关炮推上了前线抵近射击日军,当然这种武器这样的用法也将意味着在撤退的时候这门87式25毫米机关炮将很难再被拉回来,它的最终命运将是

被塞上几颗手榴弹炸的粉身碎骨为止。


一阵阵令人心悸的25毫米机关炮发射声音以及87式双25毫米机关炮抛壳器将一发发黄铜色的25毫米机关炮炮弹抛出炮管的时候日军官兵此时正在祈祷自己不要被这种连发射速超

快且威力巨大的没良心炮打中而生不如死。


说它是没良心炮是因为这种小口径速射机关炮对付轻装甲车辆和步兵绝对是大杀器,对付装甲车辆不但可以穿透轻装甲车辆脆弱的装甲并且杀伤里面的乘员、破坏车内的仪表和

武器系统;对付步兵来说如果一发25毫米机关炮炮弹打中人的胳膊或者大腿这样的躯干部位的话必定是断腿断手,如果被击中肚子的话那么就会被打成两段,如果是直接击中的头

部的话那么你死去的时候还会没有痛苦,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就结束了,只不过你的身体躯干部分还会进行一阵反射性的抽动之后才会彻底的死挺。


日军从前线上运下来的伤兵犹如死猪肉一般杂乱无章的堆积在泗水的各大医院以及社区的门诊医院中,轻伤员还好可以得到不错的照顾,重伤员在做完手术之后就要靠自身的生

命力是不是顽强来活着了,伤兵太多医护人员太少而日军有不信任那些印尼医生所以只能让自己的军医带着印尼护士来照顾伤兵,这也大大的降低了日军伤员的救治率,不过依靠

着先进的随军医疗器材日军还是能够保证一定的重伤员成活率。


陆水元驱车来到加里曼丹国防军的前沿指挥部,他走到指挥部门前的时候听见了里面王琼少校的叫骂声;要援兵,我上哪儿给你找援兵,我又变不出人来,如果依着你的意思我

们还不应该来印度尼西亚了是吧。


如果你要是顶不住了就找一个没人的地方自杀算了,记住别出声!王琼少校特有的京腔口音伴随着从身体里发出来的怒气一股脑的涌上来发泄到了他眼前的一名提着56-2式冲锋

枪头戴钢盔的营长身上。


前线隆隆的炮声和加里曼丹国防军战地医院中的满满的伤员昭示着这支刚刚组建的部队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和伤亡,看着眼前的卫兵无精打采的给陆水元敬礼陆水元心中就

已经知道了这支部队已经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士气低落且进攻无力。


而后陆水元不动声色的坐在指挥部门口的几个弹药箱堆成的凳子上听着里面的争吵,训完营长王琼又开始训国防军第一师的师长武佩梅上校来了,虽然王琼在解放军中是少校军

衔但在这里他是国防军司令还是少将,所以他比武佩梅的军衔高一级,不过即便是这样印尼本土派军官仍然对这个“空降”来的有着北京背景的司令心存芥蒂,同时还很排外;


武师长你是怎么带你的部队的,别人说我们是烂泥扶不上墙难道我们自己就不能争口气么,仗打成这个样子你还有脸说什么困难么?被王琼劈头盖脸的骂了一个狗血淋头的武佩

梅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随即反唇相讥的说道。


“打?打个屁,我的师整整四千六百人,打了一天一夜弟兄们拼了命的往上冲,一个连打光了我再换上一个连,现在我的师整编下来只剩下不到一个营的兵力,你说我怎么打?

”愤怒到极点的武佩梅师长此时已经不能抑制心中的苦闷和不甘同时也将全部的怒火发泄了出来。


听到这里陆水元起身拍了拍屁股走入指挥部,他不能再听下去了,如果再听下去还只不定能听出什么千奇百怪的话语来呢;


“别吵了”陆水元走进来制止指挥部中的几个人争吵;几个人看到陆水元的到来纷纷投来惊讶的目光,这里陆水元可是第二次来。


加里曼丹国防军第二师郑庸信部很快就要到了,你们将被他们替换下去休整,别吵吵了伤感情!陆水元说的话还是非常有分量的,同时也是有点告诫在场的军官保持冷静克制的

意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