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02章 援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当二师前锋支队正在浴血奋战之时,澎文玉率领的三团战士也正在快速行军中。


“团长,师部电报。”这时上,澎文玉却听到了通讯员呼叫。


澎文玉接过一看,上面写着:据译,日军第十八师团以强行军姿态增援茹越口,其第114联队已开进距瓦溢口不足十里,你部与前锋支队汇合后,暂停前进等待师主力。杨雨。6日18:13分


“啊哦!”澎文玉拿起望远镜爬到车顶,只向前一观,果不其然,山那边的尽头处,有烟尘滚滚。


澎文玉呆呆凝视,心里苦苦的想着对策。


“团长,团长!”当她缩回目光望向喊自己的副手方景铄那张标准的娃娃脸时,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一个疯狂的计划出现在澎文玉的脑子里。澎文玉低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看看山那边的滚滚烟尘,心里下定了决心。


“事到如今,不赌也赌了!”


“全团停止前进,就地挖战壕,准备迎敌!”手指着山那边,澎文玉喊,“玩高射炮的,给我轰到那边去,三连发……不,十发射,给我把那边的鬼子引过来!”


“是。”


“不能让那些鬼子跑到前锋支队那边去,陆浩初!”


“有。”


“你带10营、11营乘上咱们所有的汽车,前去增援前锋支队。”澎文玉咬牙切齿道。


“团长,那你这里只剩一个营了!还是我来阻敌吧……”陆浩初好心请樱劝道。


“少废话,快去!”澎文玉已是不耐,眉都凝成一条了。


但凡在三团呆过的官兵都知道,澎团长要发飚前,就是那眉凝成一条时。


“是。”这次陆浩初回复的爽快极了。


“轰!”“轰!”“轰轰轰……”


这时上,三台54mm四联装速射炮响了,落弹点方向,正是山那边烟尘升起处。


陆浩初赶紧去指挥第10、11营战士乖车去增援前锋支队,而澎文玉这边,倒是还能凑出五个连的兵力,签于新军制所赐,这五个连是除第12营三个连的正规火力外,还有一个团部配备特战加强连、排、班,火力如下:


正规班级:班长及班副人手一支冲锋枪;狙击手一名;轻重机枪各一挺,设五名战士;战士四人,携81-1式步枪;


团部配备特战加强连,有单兵迫击炮9门,通用机枪15挺,23mm高射机枪8挺(缺6),54mm高射炮8台(缺5),122mm口径自行榴弹炮6辆(缺5),运输车四辆(缺);


澎文玉率第12营在这边加紧挖战壕,山那边实受三十发炮击,第114(福岗)联队真是被激怒了,本来嘛,这些来到侵华战场上的日军,早就被连战连捷的胜利熏坏了神经,这时被无端攻击,那能不恼怒。考都没考虑一下,就向炮发出的方位来了个急行军,欲出一口恶气。


不到十分钟,日军大队人马就出现在了第12营士兵们的视野内,他们看到中方阵地后停了下来,开始准备炮击。


小鬼子倒是不算笨,面对敢主动挑起事端的中国人,也晓得用炮击试探一下对面虚实的。


稍作准备,日军的炮击就开始了。日本陆军第114联队直属炮兵中队的8门60迫击炮拼命的向着新第十七军之第12营阵地和前面的空地轰击着。第12营阵地上立刻爆炸起硝烟弥漫。被炸飞起来的大块泥土混着草根草叶象下雨一样打进了战壕里,有几段战壕里的士兵简直快被泥土活埋了。


不断的剧烈爆炸声震坏了不少士兵的耳膜,鲜血从耳内淌了下来。


“是小鬼子习惯的冲锋前弹幕射击,看来他们马上就要冲锋了。”李博容嘶喊着。


“不,没那么简单,让士兵们别轻举妄动。他们是在试探射击。然后他们会向我们的炮兵阵地开火的,李博容,你通知炮兵转移阵地了吗?”澎文玉缩在战壕里一边揪着李博容的衣领在一边他耳边喊着。


“通知过了!”李博容点点头。


“那就好,你去命令所有的士兵,在日军士兵进入离我们阵地两百米的范围之前不许开火,等待我的命令。”


“遵命。团长。”李博容顺着战壕去找他的部下们去了。


“方景铄!”澎文玉对着正在边上吐着泥土的方景铄喊到:“给我接通迫击炮阵地和高射炮阵地。


“遵命,团长。”方景铄忙把战场有线电话拖了过来。


“啊,是李大嘴吗?我是澎文玉!我现在命令你,用5门迫击炮装上烟雾弹,对,烟雾弹。听清楚了吗?用4 门迫击炮装上催泪弹,把表尺定在阵地前方200米至300米范围,还有,没有听到我的命令不许开火。等待我的命令。”


然后澎文玉又接通了高射炮阵地下达了准备平射的命令。最后她接通了树林里的那一门122mm口径自行榴弹炮。


“是鄂尔多少尉吗?我是澎文玉,你现在仔细听我说,你。。。。什么?我听不清,你大声点?啊,你已经测定了坐标啦?那就好!我就是要确定这件事的,好,你等着我的命令。”


澎文玉放下电话长出了一口气。突然她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脸上浮现起一缕诡异的笑容,“现在就让我们看看小鬼子是不是真的象电影里那样蠢了。”澎文玉戴起了李博容给她找来的一顶钢盔,靠着战壕坐了下来。


炮击终于在五分钟后停止了。日本人把整块开阔地都用炮弹犁了一遍,树木完全被破坏了。战壕里的情况还不错,在二师现发明的手雷炸掩体的快速成战壕下,日本人的炮弹竟拿它没辙,当然这是没有直接命中的关系。


炮击除了使十几个士兵被运气不好直接炸中了外,其它的也就是被炸起的石块击伤和耳膜破裂,没有给澎文玉造成不可接受的损失。而攻击澎文玉的炮兵阵地的炮弹都打在了已经转移了的空地上,全都浪费了。(才三门四联装速射炮,当然好转移!)


过了一会,日军阵地上传出了一阵哨子声。然后成群的步兵从地面上、树林里冒了出来,在军官的带领下吼叫着排着散兵线向中方阵地哈腰前进。


在这时,树林中更响起了坦克发动机的轰鸣,随着履带的金属摩擦声,整整八辆日本豆战坦克从树林里冲了出来,并排前进的七辆全重仅7吨的“95型” 坦克,他们越过了步兵阵列,“吱吱丫丫”的叫着开始冲锋,发动机喷着柴油特有的黑烟。


“是95式坦克,告诉大家不用担心,它跑不快,除了有层装甲稍厚点外,没什么可怕的。所有武器不要开火,大家等我的指令,等会儿步兵只管射击敌人的步兵!等他们靠近了再打。”


第12营所有将官都一动不动的看着向自己冲过来的敌人。士兵都开始把81式步枪的表尺设定在200米上,然后把拧开盖子的手雷一颗颗整齐地放在了自己的手边够的着的地方。


军官们都端着56式冲锋枪,打开了腰间弹夹袋的扣子。有些老兵抽出了三棱刺刀插在了战壕边上,其他的兵们都学着那样做了。


“不错,那样等到需要上刺刀时就不会手忙脚乱了,这些原国民军的老兵很有可取之处。”澎文玉暗自点头。


然后澎文玉又转头看着身边那个重机枪组做射击准备。重机枪射手恶狠狠地紧盯着目标,手指放到了扳机上,副射手给机枪挂上了弹链,另一个副射手则守在已打开了的弹药箱拖着一条弹链挂在了脖子上,箱盖上横着一支装备用枪管。


“很不错,像是有些样儿的部队了。


“头儿,都准备好了。”李博容向澎文玉报告着,手里提着一支信号枪。


前面澎文玉已经把自己的计划简单的跟李博容说了一下,可没想到这家伙连一点疑问都没问就全盘执行了。看来他对澎文玉是有种盲目的崇拜 ,真是个单细胞的家伙呢。


“很好,让小鬼子尝尝我们的厉害吧,我要让对面的日本人经历一次终身难忘的战斗。”澎文玉笑着说。“希望他们知道些日军内幕机密。”


“啥机密?不过,看来日本人是下决心要和我们硬干了,看上去他们足足派出了两千人。我倒是想看下他们逃跑的样子。”李博容兴奋的说。


“是么?”


澎文玉拿起望远镜向前面望去。日本士兵排着散兵阵型哈着腰行进着。总算知道“95式”为什么叫豆战坦克了,它竟然和那些步兵速度一样的慢。当那些日军士兵走进500米距离后。日军带队军官发出了一阵急促的哨子声,那些日本士兵开始狂吼着端着三八大盖快跑起来。


“95式”也开始短停射击起来。但是因为这样坦克开始慢慢的落在了步兵的后面。而日军步兵却根本就不顾落后的坦克,玩命的向前冲着。那些军官却也不管是否士兵与坦克的脱节,日本陆军军官的荣誉感促使他们不会制止士兵的冲锋,他们只是吼叫着让士兵们维持冲锋的队形。结果就变成了一个步兵在前坦克在后的奇怪阵型,飞速的向第12营的阵地压过来。


“这算什么步坦协同战术?”澎文玉看得直摇头,“真不知道日本陆军部怎么想的,他们的阵型把步兵变成了靶子!”


澎文玉看着日本士兵们穿着土黄色的军装显眼地奔跑在阵地前,继续摇头笑道:“希望我们的士兵们能打靶愉快,那些日本陆军的固执于战时条例的愚蠢我算是领教了,嘿嘿。”


看着日本士兵们越来越近了,中方军官们在战壕里大吼着。“镇定!镇定!等待命令,不准开枪。我们要等待团长的命令!”那些军官们一边声竭力嘶的吼叫着约束着士兵,一边不断地向澎文玉的方向望来。


“头儿!”李博容催促着澎文玉。“小鬼子快到了200米了。”


澎文玉看着对面日本步兵们那些越来越清晰的丑陋面孔,咬了咬牙,拔出了手枪。


“砰!”


指挥官枪声一响,就是命令。命令开始在阵地上传递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