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血雾 第十七章 胡大勋戒烟 杨茂蒲瓜棚毙命

横笛竖箫 收藏 0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size][/URL] 胡大勋作为运河支队的领导人,原来有着抽大烟的嗜好,群众戏称他是“双枪将”。 胡大勋有一把手枪,还有一杆烟枪。若是烟瘾犯了,就要吸上两口,才能提起精神。有时部队转移,他的烟瘾突然犯了,鼻涕眼泪流个不止,还需要战士抬着他走。 胡大勋对此恶习也是深恶痛绝,很想戒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




胡大勋作为运河支队的领导人,原来有着抽大烟的嗜好,群众戏称他是“双枪将”。

胡大勋有一把手枪,还有一杆烟枪。若是烟瘾犯了,就要吸上两口,才能提起精神。有时部队转移,他的烟瘾突然犯了,鼻涕眼泪流个不止,还需要战士抬着他走。

胡大勋对此恶习也是深恶痛绝,很想戒掉。

1943年12月,胡大勋带领几名战士到淮北区党委和新四军四师机关所在地去参加学习,受到新四军四师师长彭雪枫的热情接待。彭雪枫知道他有抽大烟的嗜好,便安排人员给他买点烟土。谁知当天晚上,胡大勋在机关招待所里又来了老海瘾,鼻涕一把泪一把。他急得在卧室里打转,忍啊忍啊,他突然抓起一杆毛笔在一张旧报纸上狂写乱画:戒烟——消灭鬼子汉奸!戒烟——减轻人民的负担!他把笔扔下,又抓起床头的烟枪,掂了掂,摸了摸,大声说道:“烟枪,烟枪,把我精血吸光,今晚咱俩来个你死我活。”说罢,他高高举起烟枪朝墙上摔去,顿时烟枪断为两截。正在这时,师部管理员手拿一包烟土敲门进来,恭敬地说:“彭师长让我给你送烟土来了。”此时,胡大勋烟瘾已经稍有收敛,有了精神,双手握住协理员的手说:“谢谢,请你转告彭师长,我胡大勋已经破釜沉舟,决心戒烟啦!今天,我正式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事后,他郑重地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

学习将要结束时,师机关支部书记告诉胡大勋:“支队长,你的入党申请书报请淮北区党委,已经批准。邓子恢同志表示完全同意,并让你作为特别党员。邓政委还准备专门接见你呢。”

胡大勋这时的心情异常激动,胸中好似波涛汹涌,他紧紧握住支部书记的手说:“感谢党组织对我的信任,这是我一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刻。我决心把生命的一切献给党的事业,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请党考验我!”

不久,胡大勋戒烟了。

1943年冬,运河支队九连连长杨茂蒲在反动地主李德灿策反下叛变投敌后,极配合伪军向黄邱山套根据地进攻,敌伪委任杨茂蒲为中队长,并令其带领部队继续驻守唐庄,堵住北出新河区的出路,进而达到把运河支队赶出运河区的目的。

唐庄地处黄邱山套西北外沿,与其西边杜安口交相呼应,是我黄邱山套根据地通向抱犊崮山区和徽出湖的必经之路。敌人扼守于此,企图堵我向北出路,进而将运河支队赶出根据地。 面临如此严峻时刻,运支领导召开了紧急会议,研究决定:杨茂蒲叛变后还积极配合伪军向运河支队黄丘山套腹地进攻,对运河支队构成了严重威肋。所以,除掉杨茂蒲成了运河支队的当务之急。

运河支队领导根据唐庄地主平时就对李德灿不满的情况,立即商定了对策,故意放出风声:唐庄地主策划杨茂蒲叛变,运河支队决不会善罢甘休,目的是利用他们之间的矛盾,分化瓦解敌人。

风声传到唐庄,唐庄的地主果真乱成了一团,惴惴不安,慌忙派出谈判代表向我运河支队表白。

十几户在当地颇有影响的李姓地主一下子将怨恨集中在李德灿身上。原来,李德灿是靠开油坊、酒坊起家的,经济上虽有点实力,但论社会地位,他在李姓的封建家族中却不能出人头地。为了争得地位,李德灿当了伪乡长,公开与涧头集伪区长龙希贞勾结,策划了杨茂蒲的叛变,以此来实现他政治上的野心,抬高他在唐庄的地位。而今又公开与八路军为敌,离开了唐庄。

运支干部得知消息会意地笑了。原来这是运支的反奸计,以敌治敌果见成效。地主们为保全性命坐不住了。谈判者来两个人,一个是李德宜,此人是个有民族气节的知识分子,曾参加过抗日工作。1940年回家,在唐庄当了小学校长;另一位是李德宣,也有来头,其姐夫便是伪区长龙希贞。他们谈判的目的十分明确,一是为保全自己,二是假如可能,他们还与伪军们联盟,以达到“像产保家”的意愿。

运河支队决定让胡大勋支队长出面周旋。

胡大勋是二李的熟人,抗战初期胡大勋曾带队伍驻唐庄,二李知晓胡大勋是运支外交高手,更知其抗日坚决,在地方上威望很高。因此,二李心理上便处于了劣势。

当二李小心地踏进胡大勋住处时,支队长胡大勋让他们坐下,就转过身子,倒背着手扳起面孔在屋里踱起了八字步。

二李如今看到支队长严肃的面孔,着实有些紧张,预先准备好的谈判辞令也跑光了。

胡大勋开了腔:“好呵!你们唐庄以前为抗日出过力,我胡大勋从来都记在心上,想不到现在你们来了这么个名堂。”胡大勋劈面就讲了这儿句份量很重的话。

“这……”二李让胡大勋的单刀直入戳楞了,一时竞不知怎么才好。

“呀!”胡大助突然一反刚才的冷视,愤怒的拳头砸在桌子上。

“你们策动杨茂蒲投敌,叛卖国家,叛卖民族,还有没有点中国人的人味?”

胡大勋急促而又激昂的言词,在二李的心里打起了闷雷。

“请息怒,让我们把话讲一讲。”李德宣呐呐插话。

“是的,是的,胡支队长,这都是那个不明大义的本家兄弟李德灿干的,所以……”李德宣结结巴巴想把责任全推到李德灿身上。

“不论怎样,杨茂蒲叛变是发生在你们唐庄,你们的责任想推也推不掉。”没等李德宣说完,胡支队长打断了他的话。

“这件事,你们李家的责任谁也推不了,我们讲话算数,凡是敌视我们抗日游击队的,我们也决不客气。”

二李手足无措,胡大勋又逼进一步:“还是那句话,谁要是惹恼了我们,我们也决不客气。杨茂蒲不是叛变后住在唐庄吗?到时候要是打起来,可别怪我们不讲情面。”

“胡支队长,我们,我们认罪……”李德宜、李德宣一味说好话。

“认罪?”胡大勋重复着他们的话,一团怒气的脸上露出讥讽。

“是认罪。”李德宜瞅准了时机,急忙接上话茬。

“我们李家出了李德灿这个有辱门风的东西,实在是对国家,对民族犯了大罪。如今,我们亲房叔伯早已对他满腹愤慨,只是我们这些人门面单,势力小,没尽到力……”

李德宜没说完,李德宣赶紧又接上:“是的,是的。我们李家叔伯,都是为人清正,对李德灿早就不满,对杨茂蒲更是如此,还请支队长开恩,千万不要把李德灿和唐庄李家一样看待。”

“噢!”胡大勋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会。“既然二位都说唐庄与李德灿、杨茂蒲不相干,那就请二位先回去一个,另留一位与我们共商大计,可好?”

“嗯?”李德宣没想到胡大勋来这么一招,楞起来了,他沉默一会之后说了一句:“还要留我们的人吗?”

“看来不留下你们的人,下一步的事情办不好。”

“我们回去一个人干什么呢?”李德宜说。

“办两件事,一是不能要杨茂蒲的队伍住唐庄;二是一定要杨茂蒲把不愿跟他当汉奸的人放回来。”

二李听到这里,似乎觉着运河支队肯定要扣人,神色变了,相互看着一声不言语。

李德宜在迟疑半刻之后,慢吞吞地说:“那,把我留下吧!让德宣弟回去。”

李德宣听着李德宜说了这么一句,脸上的愁色消失了。

“天色已经晚了,你们今夜都住在这里,谁留谁走,明天再说。”胡支队长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叫警卫员带二李到准备好的住处。

当天夜里,胡支队长单独把李德宜叫到自己的住处,谈了好久,从“七。七”事变后,在地方发动抗战的往事谈到当前的抗战形势,共产党执行的政策,以及对前途的估计等等,只说得李德宜声泪俱下。李德宜本在1939年参加了抗日队伍,虽然后因形势恶化而回家干了小学校长,但和运河支队还保持着经常的联系,在唐庄也算得上通晓大义的读书人了。胡大勋的一席话,使他重新振作起来,坚决的要求重新参加抗日行列,为国家、为民族而竭尽全力。

就这样,李德宜留在县政府,当了一名工作人员。

支队部驻地距唐庄只不过几里路,当夜唐庄就传着李德宜、李德宣被扣的消息,整个唐庄“轰”的一下乱了营。

二李家里的妇女们一齐跑到李德灿家向李德灿要人,哭哇,闹哇,外边围观的人也拥挤在李德灿的门前。平日里人们心里怀着对这个暴发户的不满,此刻如同悬崖上的瀑布,势不可止地朝李德灿头上泼来。

第二天,李德宣独自一人回到了唐庄,人们都惊奇地问这问那,李德宣绘形绘色的把经过一谈,唐庄的地主们又惊,又喜。

李德宜的女人得知只是自己的丈夫被扣起来了,就在李德灿的堂屋里嚎啕大哭,当时李德灿已成为整个唐庄地主和李氏家族众目怒视、众手所指的小丑,他在自个儿野心垒起的高墙上碰得焦头烂额。特别是李德宣的姐夫恰恰又是自己豹顶头上司一一伪区长龙希贞,如果搞不好,岂不鸡飞蛋打?既得罪了八路军,又得罪了本家叔伯,在自己上司那儿也没好果子吃,弄不好到时候连个立脚之地都没有。万般无奈,李德灿只好逼着杨茂蒲放回了不愿跟他当汉奸的乡亲和被扣押的干部战士。

约在11月的中下旬,运河支队在新踞军主力部队的支援下粉碎了伪军向黄邱山套腹地发动的进攻。杨茂蒲带着他的队伍逃离了唐庄,移住侯孟据点。

在打垮敌人进攻,叛徒杨茂蒲移住侯孟之后,运河支队的领导为了利用唐庄李姓地主之问的矛盾,决定派人做李德灿的工作。当时支队领导把这个任务交给了龙门大队大队长 谢绍唐。谢绍唐近40岁,是黄邱山套里的谢庄人,与李德灿还是个亲戚,过去关系挺好,让他去做李德灿的工作,具有别人所没有的条件。

谢绍唐接受任务,当即找了表哥李茂太,让他约李德灿见面。并要他帮助做李德灿的工作,李茂太满口应承。

第二天,李德灿的把兄弟李茂太来到李德灿的家,他们过去也常常来往,只是因为杨茂蒲叛变事故,形势紧张,多少日子未见面。

李德灿见到把兄弟从黄邱山套来看他很是高兴,看来他也想知道八路的一些情况,故此更加客气。

李茂太坐下来稍稍歇了一口气,瞅着李德灿的神色说:“绍唐要我来看看你。”

“怎么?绍唐要你来看我,那好哇!谢谢他。”

“绍唐还让我给你捎个口信,他说杨茂蒲叛变是他自个的事,跟你没啥关系。”

“噢!”李德灿当时听了这话大吃一惊,喜出望外。接着说了一句“有这话?” .

“嗯!这我还能瞎编?”

李德灿心中的石头算是落了地。

“他还说什么?”

“他还说想和你见见面。”

“见面?”李德灿皱起了眉头。

“咋?见面有啥,你们不还是亲戚吗?”李茂太见李德灿犹豫,忙坠上一句。

“现这么个形势,怎能见面?”

“怎不能见面?不能公开见面,还不能秘密见面吗?”

“嗯!那好吧!”李德灿沉思一会,答应了,约定当晚在唐庄庄南的团山上见谢绍唐。

傍晚,月光如洗,整个团山杳无人迹,李茂太陪着谢绍唐,后边跟着龙门大队的丁广居、高茂胜,四个人顺着山脚爬到了团山西坡,谢绍唐和李茂太来到了约定地点,丁广居、高茂胜两人在距他俩约二百公尺处静候。

半小时过去了,一个小时又过去了,两个小时也过去了。谢绍唐一直等到月亮西沉,连李德灿的影子都没见。

次日,李茂太一大早就到了李德灿家。

“你昨晚咋没去?人家绍唐昨晚什么家伙都没有带,赤手空拳等一夜。”李茂太很不客气地说,不满之情溢于言表。

“我……”李德灿心虚害怕,如今李茂太问到头上来了,自觉理亏,又怕再得罪了八路军,只好硬着头皮扯谎:“我,我去了。”

“什么?”

“嗯……我是去了。可刚走到庄南头。我听到有动静,那声音还……还挺大的,我就没再往前走。”

显然,李德灿根本不能自圆其说。李茂太也没有过多地追究,他盯着李德灿的眼睛。

“那你有啥谱?”

“嗯……”李德灿转悠着眼珠子,盘算了一番,“明晚……,明晚月亮到了东南上,咱再见面。”

第二天晚上,李德灿不敢再失约了,可他前呼后拥地带了十来个人,荷枪实弹埋伏在约定地点不到五十公尺的地方。

李德灿来到团山,谢绍唐、李茂太早等候多时。

谢绍唐在月光中看见李德灿身背一长一短两枝枪,心中暗自发笑。等李德灿走近了,谢绍唐主动站起来准备打招呼,却不料李德灿心虚气短,一拉枪栓,沙哑的嗓音问:“谁?”

“德灿,你来了。”谢绍唐镇定自若。

“噢……”李德灿见是绍唐,这才把枪放下,不免为他自己刚才的举动感到尴尬,也只好搭讪着:“绍唐哥,你来啦!”

寒喧一番之后,谢绍唐便扯起了正题。

“德烂,前些日子杨茂蒲叛变,那是他自个儿的事,支队领导对你倒没啥。”

“噢!真的?”李德灿吃了谢绍唐的定心丸,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高兴。

“德灿,不知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李德灿没想到谢绍唐会问起这些。

“你啊,也该想想自己的后路了。、”李茂太以把兄弟的身份,也在旁相劝。

“德灿啊,看在咱还是个亲戚的面上,你听我一句,杨茂蒲和你是啥关系,不沾亲,不带故的,你咋和他拉扯那么紧,到头来你想洗也洗不清了。”

谢绍唐话音未落,李茂太又跟上了:“是啊,德灿,不是我数落你,你也该睁眼看看了,如今人家运河支队已经归新四军,主力部队一过陇海路,这些小小的据点能顶得住码?杨茂蒲呢?小日本一垮台,他还指望谁?”

“那……”一席话真把李德烂说动了,便随风转蓬:“俗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难道这么个大事,我李德灿就看不清吗?”

“那你咋办?”谢绍唐看李德烂听很认真,便接着说:“依我看,你切不要跟杨茂蒲勾得太紧,杨茂蒲将来决无好下场……”

李德烂被谢绍唐那剑一般的目光,逼得低下头,再也没话说。

分手了,双方约定以后常联系。

1944年春,运河支队的农民大队,趁李德灿派部队出发催粮要款之机,在新河区打了他的埋伏,俘虏了几十人,事后把人都释放了,李德灿态度更有变化。

谢绍唐趁机找李德灿夜间到黄邱套里的胡芦套见面。胡芦套跟唐庄只隔一个山,山北是唐庄,山南是胡芦套。

一天夜里,李德灿只身一人身带盒子枪,来到胡芦套,并带着自己酒坊烧的酒和谢绍唐边喝边谈。

这次谢绍唐把在县府工作的李德宜也带了去,为了试探一下李德宜和李德灿的关系,他就解手之便走出了房间,看他们谈什么。

谢绍唐在外听到他俩在屋里大声说话,李德灿说:“绍唐哥说杨茂蒲叛变不关我的事。”

李德宜说:“不关你的事,难道是我的事吗?”声音越说越大,近似吵起来。

谢绍唐走进屋里,他们还在争论。谢绍唐明白了,他们的矛盾没有办法解决。

就在这次见面之后,李德灿答应跟谢绍唐送情报。

1944年6月,运河支队在新四军主力部队的支援下,对敌攻势展开了,在这个关键时刻,运河支队决定派李德宜回唐庄,纪华县长和童邱龙副政委专门与李德宜谈话,交待了机密任务。

首长的信任,使李德宜这个曾经在人生道路上迷失过方向的同志,倍感党的温暖,当晚他就潜回唐庄,走东串西,把运河支队首长的话,传播给他的叔伯和兄弟。这一来,李姓家族的上层人物都知道大势不妙,如果不把杨茂蒲除掉,那唐庄便被殃及,财产可能毁于一旦。于是掌握唐庄李姓家族大权的几个头面人物出面找李德灿,要他立功赎罪,除掉叛徒。在李姓家族势力的重压下,再加上谢绍唐进行的工作,李德灿被迫答应借请吃伏羊之机,将杨茂蒲一举拿下。

两天后,李德灿在自己的酒坊里专门侍候,杀羊摆席大凳杨茂蒲。杨茂蒲蒙在鼓里,他根本不知怎么回事,只带一个贴身警卫,犬摇犬摆从附近的侯盂据点来了。

酒过三巡,李德灿看着杨茂蒲朦胧的醉眼,提议到庄北瓜地吃瓜解渴,杨茂蒲毫无察觉,爽快地答应了。

到了瓜地,李德灿热情地打开瓜,杨茂蒲席地而坐,吃了起来。

这时,遵照李德灿的安排,杨茂蒲的警卫早已被支使到一边去了。

李德灿见时机已到,列手下人使了一个眼色,只听一声枪响,杨茂蒲的狗命归了西天。

接着李德灿当众宣布反正。

第二天杨茂蒲所在的据点,也举起了白旗,泉源据点的伪军也逃跑了。

就这样,运河支队没费任何代价,没伤一兵一卒,便解放了唐庄、侯孟、泉源三个据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