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齐抗战 正文 <十九>狗子还活着

武者2009 收藏 11 13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


胶东半岛的冬天格外冷,寒风吹在脸上象刀割一样。


二楞子裹着破棉袄,踩着脚下的冻雪,咯吱咯吱地向狗子家走去。山口一战,参加战斗的人,除狗子外,其他人全部战死。


当时狗子翻身滚下山崖,本是抱着一颗必死的心情。谁想到老天有眼,他被长在悬崖缝里的几棵松树挂了几下,减缓了下落的速度,当滚到山底时他也昏迷失去了意识,幸亏南庄一个村民因家里的羊丢了,他以为是被狼叼走了,就招呼几个邻居提着火铳出来寻找,在深谷里以外地发现了两个人的“尸体”,他们举着马灯上前辨认,发现有个人还有口气,就赶紧把他背回了家。这个人就是狗子。


狗子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俺叔呢?王元宝俺叔还活着吗?当村民们告诉他王元宝已经死了,狗子听后放声大哭。说了他们打鬼子和跳崖的事,几个村民都唏嘘不已。说他们听见山里那地方打炮,村里人以为鬼子来扫荡了都跑山上躲去了。要知道山里的爷们在跟小鬼子拼,他们也肯定加入的。


狗子没死还活着,这个消息在王家山里传开了,大家都跑到他家问情况,听后无不痛哭。有找不到自家男人尸体的妇女心里也有了希望,保不定自己的男人现在还活着呢,也许在山外某个地方养伤。就四处打听,但过了几天没有一点音信。她们又都大哭一场。


二楞子到了狗子家,见狗子还在炕上盖着黝黑的破棉被两眼看着屋顶发呆。就打了个招呼,问:你的腰伤好点了吗?


狗子见二哥来了,刚要抬身,腰部一阵刺痛,哎呀一声又躺下了。二楞子赶紧按住了他。狗子娘听到动静忙从灶见过来,见是二楞子,就打了个招呼又忙去了。


狗子看着二楞子冻伤流浓的手,说二哥那天咱有挺小鬼子那样的机关枪就好了,保证撩到他狗日的一片。元宝大叔他们也就不会死了。


二楞子叹了口气,忽然小声说道:兄弟,想不想找小鬼子报仇?我家里有几条鬼子的钢枪。


狗子一听,两眼放光,问:你是从哪弄来的?二楞子小声道:就是那天扒咱村爷们的尸体,在山坡的雪地里拣来的,有三条枪呢,可惜一条断成两截了。


狗子说那正好呀,你一条我一条,再给顺子一条,咱一起去找鬼子给死去兄弟爷们报仇。


二楞子一撇嘴:你别提那狗日的顺子了,那小子是个脓包,我先前去找过他,想商量打鬼子的事,可那家伙支支吾吾不敢答应。


狗子问:他那么怕死?以前不是这样啊。你忘了你俩打赌的事了,那时他胆子很大啊。


二楞子说谁知道那小子心里想什么,草,不是爷们。咱以后别跟他来往了。


狗子答应了。但他心里纳闷:顺子这家伙难道是看着死那么多人吓破胆了?可他跟二楞子打赌的时候怎么那么胆大呢。


狗子说的顺子和二楞子打赌是去年夏天的事,那天村里有个人去后山坟地给祖上烧纸,回来就疯了,瞪着眼直喊:鬼。鬼啊。


村里人说可能他在坟墓群里遇见“千年白万年黑了”,或者是见到“抹板”了,据说“抹板”从身后看跟人一样,但他若转过脸了就完了,他的脸是平的,没鼻子没眼,跟张面饼似的。晚上只要谁家小孩子淘气哭,大人就吓唬他:再哭“抹板就来了,吓的孩子赶紧闭住了嘴。


晚上人们在街上乘凉,就议论都说以后单个人别去那地方了,小心再碰到“抹板”。


二楞子年轻气盛,说还有个屁鬼呀,我若看到“抹板”就把他抓回来。


这话让一些老人听了很觉不爽,顺子首先站出来说二楞子你不服咱俩就打个赌,二楞子说行,打什么赌?


顺子说你明天晚上敢一个人到后山坟茔框子里睡一宿,我给你一个大猪头啃啃。众人一听有好戏,也跟着起哄。


二楞子头一昂,拍着胸脯说:行,不就是去睡觉吗,今晚我就去睡睡你看看。


两人就这么定了。


第二天晚上,夜黑风高,夜黑风高,二楞子就提着根棍子一个人上了后山,山里的林木密,经风一刮,轰轰作响,灌木丛在劲风的摇拽下影影绰绰似有千军万马埋伏其中,远处不时穿来尖历的狼嚎声,他摸索着进了坟地,突然发现坟茔群里有几处鬼火在游动,说不怕那是假的,二楞子脊梁嗖嗖发凉,头皮一炸一炸的,心说狗日的这鬼地方还真糁人啊,他犹豫了,想回去,但又怕被人耻笑,猪头是小事,关键是丢不起这人。


听老人说一个人晚上走路唱歌能驱鬼,他就壮着胆子清了清喉咙,高声唱起来:三爷我打马向前奔啊---草,不唱还好,刚唱了一句,旁边的坟茔后里突然蹿出一青面獠牙的伸着长舌头的恶鬼,哈哈狂笑着向他扑来,二楞子头轰地一响,完了,刚要拔腿跑,那鬼突然又蹦到他前面挡住了去路。


草,“今天就是今天了”二楞子犟劲上来了,举棍朝那恶鬼狠命抡过去,那鬼嗷地惨叫一声,紧接着呜呜大骂:草,草你娘二楞子啊。你狗日的真狠呀。


咦?二楞子一怔:鬼还知道我的名字。仔细一瞅,草,这不是顺子吗?


自那以后,二楞子名声远扬,周围十里八村没有人不知道二楞子的大名的。


而顺子坟地扮鬼,挨打也出了名,毕竟他比二楞子早到坟地里的,胆气够大。


二楞子嘱咐狗子先好好养伤,等腰好利索了后,再商量打鬼子的事。狗子答应了。


他从狗子家出来,又向王元宝家走去,自山口一战,村里的青壮年男人只剩他们三个了,他觉的自己有责任和义务为村里人办事跑腿解决困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