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铁 正文 第七十四章 进入卡丘丛林

欧阳乾乾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size][/URL] 这群黑色武装的部队走的近了,海盗们才看的清楚,这是一支约有五十余人的部队,统一穿着黑色防弹装备,甚至在脸上,都戴着一张黑色的防弹面具,看不见裸露在外的的任何一点皮肤,包括脸部。 这支黑色的队伍,拿着黑色的枪械,给人一种极为不真实的恐怖感。远远的看去,诡异的就像一支来自地狱的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88.html


这群黑色武装的部队走的近了,海盗们才看的清楚,这是一支约有五十余人的部队,统一穿着黑色防弹装备,甚至在脸上,都戴着一张黑色的防弹面具,看不见裸露在外的的任何一点皮肤,包括脸部。

这支黑色的队伍,拿着黑色的枪械,给人一种极为不真实的恐怖感。远远的看去,诡异的就像一支来自地狱的征讨队。

在这支队伍里,只有一个人没有戴面具。他的光头上还有一道子弹擦过的伤痕。这便是黑翼部队的队长吉岗良夫。

海盗们看着这一支忽然出现的诡异部队,全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都愣在原地了。直到吉岗良夫身边的翻译给海盗们哇啦哇啦说了一通阿拉伯语之后,他们才明白,这原来就是阿巴迪亚的弟弟说的黑翼部队。

海盗私下也分为几个派别,原来在阿巴迪亚的领导下,大家看似统一。现在阿巴迪亚一死,这群海盗犹如散沙一般。一个貌似派别中老大的人物站了出来,看着吉岗良夫的光头问:“你凭什么让我们听你的指挥?”

吉岗良夫微笑着,侧身听翻译把这这句话给他说完,接着一把拔出手枪,“砰”的一下,爆开了这个海盗的头!

海盗们“忽啦啦”一片全举起了枪,枪口全部朝着吉岗良夫瞄去。黑翼部队的士兵也立刻成了一个反包围阵势,把吉岗良夫围在中间,朝四周开始了警戒火力准备。

吉岗良夫微笑着,慢慢的从手下的围拢中走了出来。海盗们疑惑了,这个家伙难道想死吗?

吉岗良夫从身上摸出了一沓厚厚的美钞,像天女散花一般,纷纷扬扬的洒了一地,把他刚才爆头的那个海盗的尸体都给盖住了。海盗们看到花花绿绿的钞票在空中飘扬,眼睛都绿了。

旁边的翻译说话了:“吉岗良夫先生说了,不听指挥的,只有死路一条。要是听指挥的,事成之后,美钞你能拿多少拿多少!日本,有的是钱!”

美钞能拿多少拿多少?听到这句话,海盗们都咽下了一口口水。他们本来就是杂牌军队,没有接受过统一的良好训练。现在阿巴迪亚一死,更是群龙无首。在这个时候。钱是对他们最大的诱惑。谁能给钱,谁就是老大。

日本人收买“伪军“的功夫,真是一流。

欧阳莫转身看着十几个老外,用不大熟练的英语问道:“你们是哪国人?”

“美国,我们是从美国加州的。谢谢你救了我们。”一个蓝眼睛的白人说道。

欧阳莫看着两个高大的黑人,其中一个还戴着眼睛,显得斯斯文文的。他问道:“你们都是一起的吗?”

“对,我们虽然互相不认识,但都是从加州来的。”戴眼睛的黑人说道。

“加州。我知道。我听过加州旅馆。”其实欧阳莫根本没有听过这首老鹰乐队的经典乡村歌曲,他只是知道有这么首歌罢了,随口一说。

几个老外显得很高兴。毕竟自己国家的东西能被其他国家的人认同,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

“你们有谁进过热带丛林的吗?”欧阳莫看着他们问道。可是老外们全都摇了摇头。

欧阳莫接着说:“那就是说,你们都没有经验了。现在听我说,你们只要注意一点,就是紧紧的跟着队伍,千万别拉下了。如果有谁单独在这丛林中走失了,那必将是死路一条。”

老外们都点了点头。欧阳莫跟着又补了一句:“在行进中不要点火,不要抽烟,不要叫喊,保持安静,以免暴露我们的行踪。明白?”老外纷纷说:“OK,OK。”

欧阳莫刚往前走了一步,又转过身来说:“哦,对了,还有,在行进中千万不要随便用手触摸植物和昆虫,很多都是有毒的。”

幸亏老外们不会说东北话,要是会的话肯定会说“你他娘的嗷嗷磨叽!”

欧阳莫看着陈雅娟,他在尽力克制自己的面部表情,冷冷的问:“刚才我说的,你都听懂了?”

陈雅娟没有回话,却来了一句:“你的英语说的够烂的。”

这句话正戳到了欧阳莫的痛处。他离开学校上暗铁部队的时候,英语四级还没及格呢。

欧阳莫和童虎,邵清风三人在最前,负责探路领进。十几个老外还有陈雅娟和小张在中间,其他暗铁队员在后面,负责殿后和观察后面有没有受到追踪。更重要的是防止老外们有掉队的。

将近三十个人呈一字形排开,像一条长蛇一样开始在卡丘山脉的雨林中穿梭。

刚进入雨林,并没有遇到什么危险,一切都在按照事先规划的路线行进。后面的海盗也没有追上来。这支穿梭在丛林中的队伍开始有了些许轻松的气氛。如果他们能扔掉手里的枪械的话,看上去倒像一支旅游观光团或者森林考察队。

邵清风问道:“九号,哦不,队长。忘了你现在是我们的临时队长了。我不明白,你的英语怎么说的那么烂?我听了都想笑。”

欧阳莫白了他一眼,边走边说:“我初中开始学英语,那是在老家上的学。地界偏僻,没有刮过来改革开放的春风,我们还在天天响应号召呢。”

“什么号召?”邵清风奇怪的问。

“我是中国人,不学ABC。”欧阳莫诡笑了一下说:“这代表了我们那个地方淳朴的无产阶级感情。”

“我靠……”邵清风简直是欲哭无泪,“什么狗屁借口。那就你这样的水平,还能考上大学?”

“笨鸟先飞呗。”欧阳莫洋洋自得道:“先天不足,挡不住我后天努力。在接受到改革春风的大潮之后,我知道了习英语的重要性。虽然是在刻板的应试教育制度下,但我还是头悬梁,锥刺骨,囊萤积雪,凿壁借光,发挥出虽千万人吾独往矣的气势,终于顺利啃下英语,在高考的独木桥上挤落了一大票人,顺利的金榜题名。想我那时正是青春年少,意气风发,正如白居易所写: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

“善了个哉的。”邵清风对这篇跨度极大的言论简直是无语了,只有念上一句佛号来表示自己的感慨。

“停!”欧阳莫忽然低喝了一声。拳头上举,做了一个停止前进的手势。后面的的兄弟们看到示意,也马上停了下来。就是十几个老外看不懂手语,往前走了两步推成了一团才停住。

丛林中一片安静。欧阳莫对着邵清风和童虎伸出右手,两根手指指了指前方。示意前面有情况,让他俩摸过去看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