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答记者问

但恃铁血报中华 收藏 2 1378
导读:筑紫哲也:听说朱总理只怕劳安,她什么地方可怕?   朱镕基:我根本不觉得她可怕,我觉得她可爱。 筑紫哲也:我们为这个节目从全国搜集意见,包括历史问题。一个51岁男子对过去战争中的残酷有赎罪感,但中国一再要求日本道歉,到底要道歉到什么时候?   朱镕基:我这一次就没有要求日本人民道歉。我想提醒一点,就是在日本的所有的正式文件里面,从来没有向中国人民道歉过。当然在1995年,村山富市先生,当时的首相,笼统地向亚洲人民表示过歉意。但是,日本在所有的正式文件里面都没有向中国人民道过歉。因此,

筑紫哲也:听说朱总理只怕劳安,她什么地方可怕?

朱镕基:我根本不觉得她可怕,我觉得她可爱。

筑紫哲也:我们为这个节目从全国搜集意见,包括历史问题。一个51岁男子对过去战争中的残酷有赎罪感,但中国一再要求日本道歉,到底要道歉到什么时候?

朱镕基:我这一次就没有要求日本人民道歉。我想提醒一点,就是在日本的所有的正式文件里面,从来没有向中国人民道歉过。当然在1995年,村山富市先生,当时的首相,笼统地向亚洲人民表示过歉意。但是,日本在所有的正式文件里面都没有向中国人民道过歉。因此,不能说中国没完没了地要求日本道歉,没有!道歉不道歉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但是我们希望你们考虑这个问题。

筑紫哲也:总理大刀阔斧地推行改革,被人威胁。据说,你有过四次险遭暗杀的经历,祖先的坟墓也被炸了。你自己也说过走在“地雷阵”上,听说还准备了棺材,要与恶人一起下地狱。是吗?

朱镕基:关于我有种种传闻,或者说传奇。我知道目前为止,至少有11本关于我的书,我没有时间去看。它们究竟说了一些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不想去看这些东西。关于这个问题,我觉得不值得一谈。

一位女大学生:我正在学中文,听说中国人都喜欢唱歌。总理最喜欢什么歌?能不能唱一段?

朱镕基:我最喜欢的是中国的国歌。如果我现在要唱的话,你们都得起立,我想我还是不唱了。

康比德:鉴于美国现在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如果请你评判美国在发挥其独特作用方面到底做得怎么样,你给美国打几分?

朱镕基:美国确确实实可以说是当今世界上的一个超级大国。但是,纵观整个人类的历史,当一个超级大国不是很容易,也不是没有危险的;并且,没有一个超级大国能永远成为超级大国。因此我觉得,作为一个超级大国,美国应该好自为之。它对待别人的态度,应该像它所宣传的那样,要讲民主,要讲自由,要讲平等。

康比德:好像你在过去曾经几次谈到,现在对于中国的情况你得不到非常准确的统计数字,你表示出了某种程度上的苦恼。中国经济没有明确的统计数字,对政府制定政策有什么影响?

朱镕基:问题起源于中国去年经济增长速度达到了7.8%,在东南亚许多国家经济负增长的情况下,许多人怀疑这个数字的准确性。我对这个数字的看法,我已经都说过了。老实说,这里面肯定有水分,但这种水分并不是去年才有的,而且去年的水分也并不是更多。因为我们更加注意核实这个数字的准确性,而且三令五申,不许弄虚作假。这样的水分不但没有以前多,而且比以前更少了,因为我们一再地强调。我们这套统计制度最初是在50年代初期从苏联学来的,在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又按照美国和国际统计的惯例做了修改。现在我们有差不多半个世纪的统计工作经验了。我认为,不能说这些数字都不准确,或者都是水分,那也不公平。现在恐怕有几百万人在从事统计工作,不过,我也不能够说它们很准确。公平地讲,我们对工业企业的统计还是比较准确的,而对于农村的一些统计,实在是太宽泛了,不可能统计得那么准确,但是每年的统计数字是具有可比性的。 贡萨洛:在21世纪,统一的中国是否会恢复往日的世界大国地位?

朱镕基:我们想到的就是要为中国人民谋福利,把中国建设成为繁荣富强、民主法治的国家,不去想什么在世界上的地位。中国人民被帝国主义压迫了100多年,压迫我们的国家中没有西班牙。我们绝对不会像某些国家那样搞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因为我们曾经深受其害。欺负别人、压迫别的国家,对自己有什么好处?中国人民靠自己的努力,能够富强起来,我们不会欺负别的国家。所以,叫我们世界大国也好,叫我们世界小国也好,我们毫不在意。反正在最近10年里必须承认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人多是不好欺负的。10年后不敢说,印度的人口有可能会超过中国。

贡萨洛:作为总理,你很忙,但想必也有一些自由活动的时间。在这些时间里,你做什么?你有孙子、外孙吗?我们都知道你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也知道你过去打网球,现在还打吗?

朱镕基:我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睡觉的时间都不充足,根本没有时间从事体育运动和文娱活动。几年以前,我偶尔还打打网球,现在没时间了。平时我就是在自己的院子里散步、转圈。院子太小,转起圈来头晕,但我必须保证每天散步一个小时。我爱好文学,也爱好音乐,但现在既没有时间读小说,也没有时间听音乐。所以,我的生活很简单。

《读卖新闻》记者:朱总理在北京曾对日本记者谈过,我们不要在历史问题上刺激日本人民,同时日本不应该忘记历史,你能否在此再对日本人民重复一遍?同时,在TBS电视台的市民对话中,你提到日本从来没有在正式的文件中向中国道过歉。中国今后是否继续要求日本在正式文件中就历史问题向中国道歉?

朱镕基:是的,我曾经说过我们双方都要避免做刺激对方人民感情的事情,但我想,对于那些想淡化、想隐瞒,甚至想篡改历史的事情进行一些提醒,并不是刺激日本人民的感情,因为我们把日本人民和日本军国主义是完全分开的。中国一贯认为,从毛泽东到江泽民都这样认为:日本人民和中国人民一样,也是日本军国主义的受害者,当然不应该对过去的侵略战争负责。

记者:总理先生,我想提的问题是,关于中国偷窃美国的核弹头技术,还有中子弹的技术,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朱镕基:我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总理的身份在这里庄严地声明,我根本不知道有什么间谍偷窃了美国的军事机密,我也完全不相信这一点。我也问过江泽民主席,他也完全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中国没有这种政策,要去盗窃美国的军事机密。我也不相信,在美国的安全保卫工作这么严密、技术设备这么先进(当然,这个麦克风的技术好像不是太先进)的情况下,中国能够在美国盗窃什么机密。我看是不可能的。

至于中美两国学者在交流他们的科学技术知识的时候,也许会谈到某些有关军事方面的技术,但是我不相信这里面有什么带有实质性的军事机密,我也不相信在他们的交流中间会涉及这样的问题。作为一个高级工程师,我主管中国工业几十年,我从来不知道有什么尖端技术是从美国来的。当然,技术是人类共同的财富,科学的发明往往是殊途同归,我们中国的导弹与核技术确确实实也是从外国引进的。我们导弹技术最早的先驱者是钱学森先生,他是从美国回来的;我们核技术最早的先驱者是钱三强先生,他是从法国的居里夫人的实验室回来的。但是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他们回来的时候一片纸也没有带回来,就带回来一个脑袋。所以,我在3月份的记者招待会上曾经说过,请你们不要过低地估计了你们自己的安全保密的能力,也请你们不要过低地估计了中国人民开发军事技术的能力。我在洛杉矶的时候,州长请我吃饭,他问我:“你们今年准备怎么庆祝建国50周年呢?”我说,我们将要举行一个盛大的阅兵式,在这个阅兵式上将要展示中国最先进的武器,而这些武器都是中国自己开发的,不是从美国偷来的。州长夫人就建议:“那你们应该在导弹武器上写上一个广告:‘It’s made in China, not from USA(中国制造,非美国品)’。”我很欣赏她的幽默,我说:“That is a good idea(这是个好主意)”。当然,克林顿总统先生曾经宣布了,说美国有6000多件核武器,中国只有二三十件。他比我更清楚,我都不知道中国具体有几十件核武器。这个数字我虽然搞不清,但是我同意总统先生的结论:我们的很少,你们的很多,根本不可能威胁美国。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