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地精 正文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


西线这边的情况还不错,本来日军是要出动一些兵力来配合东线的行动的,可黄达新的国军和陆相生的八路互相配合,在平汉路一带大肆进行伏击和突袭,粉碎了日军从西面展开攻势的计划。

地精在解决了西线的问题后,马上就从黄达新的部队里抽调2个加强步兵营和一个装甲营,另外还有一个连的八路志愿者(换上了西北军的制服,头戴钢盔),一起组成第7独立联合战斗群,然后由XS1V飞船运往山东潍坊。鉴于松村已经恢复元气,他决定从外围进行打击,间接支援刘华庭国军的防御。

2月5日,日军第5和10师兵分南北两路对潍坊国军发起进攻,松村指挥他的精锐特遣队悄悄地绕到城西的山区,准备发动袭击。

这地方基本上没有国军驻守,可纵横交错的树林还是有一些阴森的感觉,松村命令士兵们提高警惕。负责支援的友军5辆97式坦克也在不停地转动炮塔,机枪和火炮都已经装满了弹药,只要发现什么异常情况就会立即开火,它们也在利用自己身上的推土铲来撞倒一些树木,这样看上去就可能有点安全。

就在松村觉得万事大吉的时候,空中突然冒出不知从哪来的一堆炮弹,直接砸在日本人的头顶上,一些还没反应过来的日本兵当场被炸飞,2辆97式坦克的后部油箱也起了火,树林里到处都是鬼子的死尸。

松村抖了抖身上的灰尘,惊讶地看着这一幕,不知如何是好,只是习惯性地叫了一声“混蛋!”。没挨炸的士兵们纷纷举枪警戒,坦克也开始胡乱射击。

这时一个97式坦克的车长从炮塔里钻了出来,仔细看着地面的弹坑,只有碗口大小。他对中国军队使用的火炮很熟悉,从82毫米迫击炮到150毫米德制榴弹炮都见识过。就说“队长,这应该是82迫击炮留下的。”

松村感到很奇怪“迫击炮哪有这么大的威力?”

另一个士兵忽然找到一颗未爆弹,车长接过一看,这炮弹是褐色弹体,前端是白色的弹头,中间还有一串英文:GBU28—3000pound。

正当他还在琢磨这些英文的时候,手里的这颗炮弹却突然爆炸了,巨大的火球让所有人都笼罩其中,同时激起一阵旋风,吹刮着周围的树叶和尘土。当一切都恢复平静之后,松村只见四周的日本兵都没了,只留下那几辆燃烧着的坦克残骸和一些侥幸躲过天灾的士兵,还有那一片落叶。

难道他又变成了一个光棍了吗?这家伙心里燃烧着复仇的怒火,拿起地上的一支汤普森,带着剩下的士兵,继续向前搜索可能出现的敌人。

这确实是地精故意弄的天女散花,将GBU28制导炸弹微缩成能让迫击炮发射的口径,这样就大幅提升了迫击炮的威力,同时也可以避免炸弹在大家伙状态时的那些繁琐的准备工作,并且提高了隐蔽性,至于那个未爆弹是他故意弄的遥控诱饵。

战斗群所在的隐蔽阵地其实离炮击区域只有5公里,地精这样做的意思是让大伙能迅速进行追击,因此当炸弹爆炸后,国军士兵们便呐喊着向日本兵开了火。

松村一听到不间断的枪声就知道那是国军的半自动步枪发出的,而能够拥有这种武器的或许就只有那个小矮人所领导的部队了。为避免全军覆没,他只好让士兵打了一阵齐射,然后迅速逃逸。

地精带着国军士兵冲了过来,只见树林里已无日军踪影,倒是留下了一些残破的武器,很明显松村已经逃走了。地精也知道这点,既然如此不如放他一条生路,等这头猪养肥了再杀,毕竟留下一个对手,打起来就会很有趣。

现在是到了可以支援鲁军的时候了,他对士兵们下令“收拾武器装备,把这些东西都清理干净,我们走。”

战斗群正逐步逼近日军后方阵地,5辆MK97和4辆MX95坦克装甲车按照扇形阵摆开,一些精锐步兵搭乘十几辆BRDM2和CM31轮式战车紧随其后。地精只见日军的阵地上堆满了许多的弹药箱,可见其在这个位置上已经打了很长时间,潍坊城墙高大坚厚,日军炮兵就算是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打不下来。

地精揣在07式迷彩服口袋里的报话机这时响了起来,他按下了那个绿色的按钮,只听见那边传来一阵暴喝“姓查的你是怎么回事,还不过来啊,老子这都快顶不住了!”

这当然是刘华庭的叫唤,他这会儿正面临着日军3个联队的进攻,虽说现在手里有一个旅的兵力,可得到的重武器并不多。旅属炮兵团只配备了10门75毫米博福斯野炮,连个105或150毫米的榴弹炮都没有,实力自然也就大打折扣。不过他们的步兵战斗力倒是挺强的,借助工事和城墙的掩护,用手榴弹和步枪阻击着日军的进攻。

地精见时机已到,向装甲兵下达了命令,早已瞄准目标的坦克立即开炮,射出的炮弹密集而又精准地命中了日军后方的阵地,引爆了那些放在地上的弹药箱,从而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日军只顾着正面进攻,却忘记了对侧后的关注,那些日本兵在听到爆炸声后纷纷回头,只见一支国军正在钢铁巨兽的陪伴下凶猛冲杀而来,令他们感到十分震惊。

日军慌忙朝着这些不速之客还击,但国军的火力非常猛烈,坦克上的机枪和喷火器已经够他们喝一壶的了,战斗群很快就击溃了日军在西面的一个联队。从东面和北面进攻的日军见状,立即转移目标反击国军战斗群,但他们根本无法与装备精良的战斗群相提并论,不怕死的鬼子又一次尝到了变成粉末的滋味。

地精坐在一辆CM31小云豹装甲车里,用车上的12.7毫米85式和7.92毫米加特林机枪横扫着周围的日军,其他的士兵也用卡宾枪、冲锋枪和狙击枪射杀所有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敌人。急红了眼的鬼子硬是端着刺刀要反扑,国军则来者不拒,停止射击把枪背在后面,抡起了一把把大刀,而且都闪着奇异的光芒。

这是地精特制的XK1特种刀,以西北军所使用的大刀为基础,采用精锻加冲压的工艺制造,防水耐磨,其采用的特种光胶能提高它的威力,甚至还能砍破坦克的装甲。

日军也拿起了插着刺刀的步枪和挂在腰间的长军刀,摆出轻蔑的表情,然后一起向国军士兵冲杀,国军也朝鬼子杀来,双方很快就打在一起,结果当然是大刀取胜。

刘华庭正在指挥所里等待消息,忽然看到副官激动地跑过来,说道“日军已经溃退了,是姓查的那小子干的。”

刘华庭笑了笑说“我就知道这小子会来的,马上让他们进城。”

鲁军官兵听令打开了城门,地精这时正在指挥快速工程队清理战场,把那些被毁的日军武器和车辆残骸收集起来,准备再利用。刘华庭笑着对地精说“你要是晚来一个小时,那我早就被鬼子包饺子了。”

地精说“我知道你们缺少火炮,你先等我把它们给弄出来,需要什么尽管告诉我。”

刘华庭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会理解他的苦衷,不由得感到踏实起来,就说“你说的没错,中央军不是善茬,给我的那些个野炮连塞牙缝的都不够,你来了自然就没问题了。”

地精笑着说“你还真想占便宜啊,那行,我就给你一些车炮好了。”

他很快就用上了那些刚得到的材料,制成了12门双管37毫米防空炮、8门105毫米M102和5门155毫米FH70榴弹炮(配备铜斑蛇炸弹)。另外还有15辆M113和BTR152装甲运兵车。

刘华庭笑着说“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办了,哈哈。”

地精说“咱们应该布置火力点,放鬼子进城,然后各个击破,他们不都已经打到边上来了吗。”

刘华庭说“我们知道该怎么做,工事据点我早就弄好了,就怕你不来。”

地精说“那咱们就开始准备吧。”

于是战斗群和鲁军官兵一起参与了布防,地精手下的快速工程队重新加强了鲁军建立的阵地,用了最好的石灰岩,所有的民房都被改造成坚固的堡垒,这里到处是明暗的火力点。另外在每个阵地的下面都挖了相连的地道,这样就可以互相机动和支援,到2月7日整体防卫工程基本完成,国军撤除了外围阵地,全部进入城内防守。

第二天,日军第5师的进攻部队便逼近了潍坊,这次领头的却依然还是松村,因为在前天的战斗中他已经搞清楚了国军的实力(不包括地精来了以后的实力),完成了领头羊的任务。于是板垣就让他继续担纲进攻部队的指挥官,并特别加强了一个重炮大队,还允诺让海军的96式攻击机和97式Ki21轰炸机进行支援,以便能有效压制支那人的火力。

松村在仔细观察了潍坊城的情况后,命令部队搜索前进,多加小心。日军的重炮炮弹和炸弹不停地落在潍坊城内,但是只炸掉了一些没有什么价值的假目标,此时国军早已钻进了地道和秘密堡垒,表面阵地上空无一人。

日军先头部队在控制了外围阵地后,便开始用坦克轰击城门,在几发炮弹射击不顶用后,坦克便用蛮力直接撞击,结果打开了城门。日本兵没有像往常那样一窝蜂往里冲,而是谨慎地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有人还拿着汤普森和花机关冲锋枪或者温彻斯特霰弹枪,这些近战武器在面对突发情况时非常管用。

这时埋伏在隐蔽处的国军已经把枪口瞄向了他们,一些人手里还拿着手榴弹,坦克和装甲车隐蔽在土堆里,现在所有的准备都已完成。

日军战车和步兵就这样慢慢悠悠地穿过了一个个街区,除了一些弹坑和废墟、尚未散尽的烟火外什么都没发现,松村这时把心都给提到了嗓子眼上,生怕一不小心就碰到了支那人的陷阱。

刘华庭呆在一辆隐蔽的装甲车内观察,地精也在暗中盯着鬼子的行动,只见日军已经被街道分割成数十个小块的群体,力量分散起来,他们俩便趁机下达了攻击命令。

隐蔽在城市各处的国军阵地和火力点从日军的背后同时开火,日军步兵被个个击毙,有的则被手榴弹炸死,坦克和装甲车也在第一时间就被突如其来的炮弹击毁。全城到处是爆米花般的枪炮声,松村知道他又中了那个小矮人的空城计,便急忙呼叫炮火支援。

外围的日军进城企图把困在里面的部队给拉出来,却不料碰上了地精早已安放好的凝固汽油弹,城墙附近顿时火光冲天,日本兵一下子就变成了火人,一边疯狂地惨叫一边到处乱窜,最后被潜伏的狙击手给击毙了。

日军急忙动用了重炮和轰炸机进行支援,此时中日双方的士兵都已经混杂在一起,听到飞机轰鸣声和炮弹呼啸声的国军士兵在防空炮和坦克装甲车的掩护下,立即灵活地撤出了近战,返回了自己的秘密堡垒。

而那些反应迟钝的日军却成了自己空军的冤死鬼,松村就差点被一枚炸弹击中,这家伙气得七窍生烟,朝着飞过头顶的日军Ki21轰炸机破口大骂“该死的海军,你们也不好好看看地面上有什么!”

飞行员仿佛是看到地上有人在活动,又一架96式攻击机突然俯冲下来,打了一排子弹,在松村的身旁激起一阵灰尘。他可不想再这么窝囊下去,于是带着十几个人向北门突围。日军士兵们知道自身难保,开始交替掩护,穿过国军的火力网,然后和外面的部队会合。这时国军隐蔽的炮兵阵地也响了起来,密集的炮弹打到外面的日军阵地,迫使他们撤退。

此战日军损失了2800多人,绝大部分在巷战中阵亡,一部分乃后来的炮击所致。由于没能成功突破,加上国军火力强大,板垣只好命令部队绕过潍坊继续西进,只留下一个联队的兵力来进行监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