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录(24):马未都、CCTV、《故事会》及其它

随感录(24):马未都、CCTV、《故事会》及其它

著名古玩玩家、观复博物馆馆主马未都先生的一篇小品文,被好事者窃取,贴在《故事会》里。黄宏、巩汉林读之甚有感悟,排成了小品。此小品又入了CCTV的法眼,成为春晚被选节目。都要演出了,才有人发现原创者的授权问题,还没有搞定,急忙忙派个助理小姐,不知深浅地向马先生索要签名。马先生闻听甚是不忿:“偷菜偷到我的园子里了,还要我配合补票,没门儿!”于是虽小妞哭闹而不恤,坚决顶住。CCTV的高层这才知晓,惹了一位有头有脸且不尊重潜规则的爷,忙出面疏通。几番折冲樽俎之后,出价15万,搞定了马先生。不想在更高的高层那里又搞不定了:“你们一把火烧了大裤衩的配楼,耗资1亿多。如今又为了个小品,一掷15万。不知道都是公帑,都是纳税人的钱吗?此风断不可长!小品地撤下!”结局皆大欢喜,马先生尽显其士节,获得不畏强权的好评;CCTV也保住了国家财产。只剩下黄宏、巩汉林在那里郁闷了。

马先生和CCTV的猫鼠游戏,为极无聊的春晚,增添了一点作料。但凭心而论,此事不过是误会。误会啊,误会!CCTV极霸道,极不尊重知识产权,但也要看对谁。正如小姐稳重,丫鬟就驯良,少爷龌龊,跟班就蛮横一样,CCTV作为体制的小媳妇,其霸道也不过是体制霸道的体现罢了。这种霸道,全在对下,对上则温柔体贴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比如上春晚要倒贴出场费,还有人因此而被捕,可CCTV敢收宋祖英姐姐的出场费吗?而马先生,处境尴尬。作为百家讲坛的一员,他本应属于“下”的范畴。可近些年,马先生之学问,人皆赏叹,其本行之外,作为文化达人,也颇为吃得开的,非复吴下阿蒙了。且马先生是个明白人,早就声言,身后其拥有的文物都是要捐了的。对此种已无欲无求于CCTV之人,仍然以“下”待之,无怪乎要触霉头。待CCTV明白了状况,决定给马先生以“上”的待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这可不是什么尊重知识产权,而是纠正了狗眼看人低的错误罢了。可作为一位文化人,未经组织讨论批准,借CCTV的失误,窃居“上”位,能行吗?还是高层的高层政治觉悟高:“此风断不可长!”仍旧把马先生开除,以维护“上”之血统纯正,心疼15万块钱,倒在其次。

以CCTV为代表的唯我独尊、上下其手的文化体制,正面临着市场经济的巨大挑战。百姓吃饱之后,尚需文化娱乐,此种要求,是挡也挡不住。此次美国挑起的谷歌事件,虽颜色革命之目的昭然若揭,但在国内仍有大批支持者;大片《2012》、《阿凡达》攻城略地,所向无敌,就都是明证。迫于市场压力和诱惑,各电视台和各网站,在春晚问题上,也是纷纷暗度陈仓。BTV的春晚我看了,虽不太精彩,但也比CCTV强。今日CCTV之状态,如宋晓军所言,是“老黄瓜刷绿漆”,实在面目可憎。高层的高层就是放再多的河蟹,也改变不了民众的观感的。马先生的执拗,也是以其市场地位为依托的。我有市场我怕谁?这不,马先生正在北京台快乐地聊天吗?

这一段公案,在马先生的博客里记述甚详,网上相关的评论也不少。奇怪的是,造成双方误会的《故事会》,竟无人置喙。一般的理解,《故事会》是比《读者》档次更低的杂志。其读者,皆是贩夫走卒、农民工、保姆、服务员吧?现在看来,是大大的误解。其努力提高品位,是很费心的,看,都抄到马先生那里去了。而其品位确已提高了,看,文艺工作者的创作灵感,也是来自于《故事会》的呦!网上正走红的凤姐有语录云:“我经常看的都是人文社会的书!例如,《知音》、《故事会》。”采访者记录此语,意在嘲讽凤姐无知,然凤姐果然无知耶?其“知音”正是堂堂央视呢!不许笑!高层指示,谁也不许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