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7.html


一路满目疮痍,湘江大地上已是十室九空,天空是日军的侦查机在不停的来回盘旋,地上是日军的军队在频繁集结通过,大战的序幕即将拉开。


王风他们一路上尽量避开大路,派出的侦查不断的报告着日军集结的消息。看来日军很快就将发起攻进了。王风他们马不停蹄的加快了脚步。


芙蓉,一个很美的名字,小镇就像它的名字一样美,山清水秀,王风他们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3天之后,通过了芙蓉就进入了长沙地界了,现在这个小镇已经被日军占领。


站在小镇外围山顶,王风呆呆的望着这美丽的小镇,多像家乡啊,滇南小镇的家乡也一样的山清水秀。快一年了,家乡还好吗?亲爱的家人们都还好吗?还有自己那应该已经牙牙学语的儿子,王风想念你们。


一声报告打断了王风的思绪,一个前出侦查的弟兄向王风报告。“营长,情况基本上摸清了,镇上有日军的一个师团指挥部,很多日军在驻扎,估计得有一个旅团的样子,听老百姓讲大批的日军这几天陆续的开上前面去了,行军队伍看不到头,通往长沙的道路现在已经全被堵死了,镇西南倒是有一条山路可以绕过日军的防线,只是路很难走,以往只有一些进山的猎户才走这条路,我们正好找到一个走过的老乡,他愿意带我们进山,班长正跟他在前面等着呢,让我回来报告。”侦查的士兵向王风报告了侦知的情况。


“出发”王风简单的发出命令。队伍绕开日军,隐蔽前进的跟上了侦查。


跟老乡大致的了解了情况,王风跟黄三做了简短的分工,黄三带马金彪和弟兄们开路,王风跟孔六断后,张国华带伤病员和体力弱的弟兄在中间。


队伍跟着向导进入了山间小道,路越来越难走,很多地方只能一个人贴着山崖小心翼翼的通过,还好队伍没有太大样的辎重,相互的帮扶着队伍在山里绕来绕去,天暗下去的时候,终于快要出山了。王风在一个相对开阔的地方让队伍暂时停了下来,部队原地休息,再一次的派出了侦查,山外面是什么情况?王风需要摸清楚,好不容易把弟兄们带到这里,马上就能跟自己的队伍汇合了,王风不希望弟兄们再有人死去,一路上大家受了很多的苦,都是命硬的,从死亡慢慢走过来,他得把他们都好好的活着带回去。


二十分钟后,情况报上来了。出山的路让日军封死了,因为刚好是一片开阔地又背靠深山,日军把那布成了一个炮兵阵地,75山炮阵地,左右连接着日军的后续预备阵地,炮兵阵地上有大约一个日军中队在警戒和帮助炮兵运送弹药,防守很警惕,前面的日军已经开始跟守城的国军外围阵地交上火了。看样子,凭自己这点人就算突过了日军的炮兵阵地也难突过前面日军的进攻阵地。一旦被阻,前后左右就全被日军死死围上了。思考着王风需要等一等才能做出决定,每个人都在沉思,思考着他们生与死的出路。


“我想我们如果现在就闯过去,马上就会被日军围上,到处都是日军,我们没办法脱身的,现在前面的战况还不是太激烈,日军的注意力还没有完全被前面吸引,我想等到日军开始全面进攻,无暇顾及后路的时候再冲过去,这样兴许成功的可能要大一些。”王风道出了自己的顾虑。


“我看只有这样,咱们只有再等等看,我想把我的人分出两个队来,让他们从日军炮阵地左右两边打进去,争取能多拖住日军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过去一些,王营长带弟兄们从中间突进去。”黄三提出了一个让大家都没想到的问题。


“不行,哪样做突进去的弟兄们都不可能活下来,你知道日军的战斗力的,这么一点人进去根本不可能活下来。”王风断然否定了黄三的想法。


“老王,我已经决定了,其实在徐州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战死的,很多弟兄已经不在了,我们一路上让日军追着打,被日军俘获,弟兄们都知道必死无疑,幸亏遇见你们,现在国家有难,我们是军人理当为国牺牲,我意已决,你不必再说,我军衔比你大,这一次你必须服从我的指挥,如果我能活下来当继续为国而战,相信我们还能再见面。”黄三执意的说道,把王风的话彻底堵了回去。


王风知道做为军人当战死疆场马革裹尸,而那一次的被虏让黄三和他的弟兄们视为了奇耻大辱,都是军人,王风理解川军弟兄们的心想。眼泪不争气的就要掉落下来,王风背过了身子,试图掩饰自己的感伤。


黄三已经转身离去,他需要把自己的打算给自己的弟兄说了,做着最后的准备。每一个人都在默默地擦试着自己手里的武器,没有人发出声音,等待让他们变得更加的沉默,前面就是生死之间,没有一个人想到退缩,不管是生存还是即将死去,军人的职责让他们的选择只有两个字“国家”。


黄三已经把突袭的两个队伍挑选出来了,他带领一队,另外一个连长带领一队,正在做着最后的准备。


王风走到了他们面前,默默地注视着这些即将杀身成仁的弟兄。


“老王,剩下的弟兄就交给你了,一定把他们带回去,都是跟随我多年的弟兄们,要是不能找到我们自己的部队你就把他们都留下吧,算是老哥我拜托你了,交给你我黄三就可以放放心心的杀鬼子去了。”黄三握着王风的手坦然说着。


“我在城里等你。”其实王风自己知道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奢想,可是现在他只能这样说。军人两个字让他们共同需要承担的责任太多太重,那责任是需要用死亡来完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