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生的 第一卷 试剑城 第四十二章 狗尾巴草

敌敌畏d 收藏 0 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92.html



魔蛋这人很欠揍,当鸟蛋和白痴蛋累的想睡觉的时候,他将两人的激情都提了起来,然后等他们已经完全没有睡意的时候,又动骛他们睡觉,这不是明摆着不想让人睡好觉吗?

可不满归不满,鸟蛋和白痴蛋都不敢怎么造次,只能静静的等待下一个黎明。其实魔蛋都知道的,只不过他不想说罢了,毕竟,实力到了他这个档次,已经不再需要借助外力了,凭自己的本源力量就可以推算出这一切的前因后果,这就是当力量达到极致境界的能力。

今天的试剑城注定有人将无法安眠,因为某人的侍卫失踪的失踪,蒸发的蒸发,连被人拿到畜生市场上去卖的情况也出现了。

当试剑城外那锋芒毕露的发光剑升腾而起的时候,一个孤单的身影站立在了月华如水的庭院里,手上的单手剑虽然已经出鞘,但并没有任何滴血的痕迹。来人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她还没来得做发反应,一个潜力无限的侍卫就这样被人解决了,由此,她多少可以知道其他侍卫的结局了。

当她转过身时,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那艳丽的容颜上已经被染上了苍白和无力。

这人叫丽人蛋,她现在感觉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自己的身上。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也只能去竭尽所能的更改结局,而不是一筹莫展的等待上天派来救世主。

短暂的石化后,丽人蛋决定重新组建她的侍卫队,这时候,他想起了白痴蛋,想到这个傻傻的人,丽人蛋那漂亮的脸蛋上多了一丝无奈。

丽人蛋来到试剑城已经三年了,可让她无比郁闷的是,试剑城好像是她生命中的魔星,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她就被那很欠揍的白痴蛋给盯上了。

被人盯上是很正常的,谁叫她生来就是那样一副倾国倾城的容颜呢?可自恋如她,也不得不在面对白痴蛋的时候感觉无力,对于一般的人,她可以选择在那人追他的时候,让他彻底的绝望,可白痴蛋不是一般的人。

白痴蛋选择的是世界上最不可能成功的暗恋,这让丽人蛋很窝火,想摆脱,可偏偏白痴蛋就是不领情,怎么也不肯放弃对她的暗恋;想甩了他,可他又是从没向她表露过,如果就这么去拒绝的话,根本就讲不通,甚至可能会被人反将一军。

最后丽人蛋只能将那这个人归根到狗尾巴上,试想,这样的人,如果不是前世当路边的狗尾巴草当惯了,又怎会只甘心做这样的败类呢?可令丽人蛋感到郁闷的是,前不久,一个挺帅气的小子在偷窥她的相貌的时候,竟和这个白痴蛋走到了一起,由此,那个很帅气的男子没有再出来向她表态,这让她感觉深深的不安,这似乎是第二个搞暗恋的。

有一个白痴蛋给她恶心已经够了,现在的白痴蛋竟学会拉人了,拉着那个丽人蛋还不认识的人陪他一起玩暗恋,这如何能让她安心。

可现在一切都变了,如此一来,不禁让她怀疑起了上天这么安排的意思,因为她如果要重组自己的侍卫队的话,那势必导致因为自己的力量孤单而无法完成大任的情况,可如果有了白痴蛋这样的永不变心的人做为中介的话,那事情将简单上很多。

丽人蛋经过漫长的抉择后想明白了,每一次挑战都是一次难得的机遇,因为她正好可以借口让白痴蛋帮助自己,然后得到他的明确答复,如此一来,不但可以让自己不再为安全担心,还可以在家族护卫来的时候将他大扫蒂出门,这样一来说不定就会有一次奇缘,因此而将那惹她倒胃白痴蛋以及那还未知道详情的鸟蛋也一并扼杀在摇篮中,免得他狗眼瞄在自己的身上。

丽人蛋浅浅的笑着,两个小酒窝已经说明了她现在的心境。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她收起了失落的心情,她知道自己还不能死,原因很简单,如果她现在就死了,那么那些侥幸逃过一劫的人虽然不必代受累了,可他们也将因此而失业了,所以不论是出于自己的私人原因还是因为自己的那些侍卫,她都不能死。

当把自己置入到这样的非人境界后,丽人蛋很快就解脱了,慢腾腾的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她甚至已经能想到,当那些想置她于死地的人看到她的魅力所赢来的人之后一定会后悔来到这个世上的。

走在月光照耀下的楼梯上,丽人蛋总感觉哪里错了,可到底是哪里却又说不出来,等她走到位于二楼的房间门口时,她终于明白自己的不安来自何方了,房间虽然看着好好的,可那里绝对是每一个阴谋家所会布置的第一个陷阱。

可让人值得深思的是,丽人蛋从侍卫的失踪到现在已经有些时候了,但她每天还是照样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好像那里就一定安全似的,可如今,她想到了这个问题,但一切已经晚了,敌人不需要等她进入房间,楼梯其实比房间更理想。

从一丝丝的蛛丝马迹中也不难看出,敌人很明显并不打算对她出手,不然也不会是现在这样的结局,在一次次的交手中,虽然还没真正的交过手,但每看侍卫死一个的时候也可以将自己置身于那个场景的,这样一来,高下已分。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对手希望的是,她能离开。可她的脑子一直都不曾开窍,以为凭借自己比那些侍卫稍微高了那么一点点的本事就可以干掉比自己强了不止一个档次的人。

一个被月光夸张的有些变态的人影出现在了纸糊的门的后面,看着那一片黑影染出的影迹,丽人蛋越发的确定,敌手早就知道自己的实力了,不然也不会选在这时候动手,因为她练的武功就得放开手脚,如果和敌人在这样的地方交手,她的实力将直接下降三个等级。

看着门后的身影,丽人蛋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再有逃跑的契机了,可她不甘心,所以非常自不量力的拔出了腰间的短剑,朝着黑影插去。

纸糊的门很不可靠,被丽人蛋的一剑轻而易举的洞穿了,可门破了,丽人蛋也走进本该属于她个人的房间,虽然她对自己房间的布局很熟悉,可现在她却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了地方,因为房间里什么也没有,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幻想,这让丽人蛋很受不了。

事实上,到了现在的地步,没人能受的了的,如果说看到自己的房间里有黑影是正常的话,那也就算了,但如果在破开自己的门的时候看到的又是空空如也的房间,那也太打击人了,丽人蛋虽然是修武的,所以精神力量比一般人要高了那么一点点,可面对的对手实在太变态了,这已经不是丽人蛋可以理解的范畴了。

站在空空如也的房间里,丽人蛋再一次感觉到了无力和空虚,窗外的月光还是那般的让人亢奋,根本不知道就是因为他的出现才让那些人的计划被实施了,然后也就有了现在的事情,相反的,如果挂在天上的是太阳的话,那那些人肯定不敢这么做的,因为那时她只要一声大喊,那就至少能抓到一个了,然后就可以查出这一切的前因后果了,然后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心惊胆战了,所以在等了很久也没有结果后,丽人蛋将一切的缘由都发泄到了月亮上。

“该死的月亮!”丽人蛋最后忍无可忍了,张口破骂了起来。

“哼!”一声冷哼在房间里突兀的响起,虽然听上去是那么的诡异,而且丽人蛋刚开始确实被震住了,可等适应了后就高兴了起来,因为这无疑就是在证明,房间里确实有人,这对正大受打击的丽人蛋来说是一种安慰。等那声冷哼重新平复下去之后,一个苍老是声音响了起来,“自己力量不济就怪月亮吗?”

“你是谁?”丽人蛋天真的问了出来。

“这很重要吗?”那声音再次响起,可已经没了刚开始的那副神棍样,因为一个黑影再次显现在了丽人蛋的身前,丽人蛋在看到来人后忍不住往后退了几步,因为来人来的悄无声息,那自己肯定不是其对手,所以还是离远点比较好。

“你为什么要杀我?”丽人蛋继续问道。

“你怎么尽问些我不可能回答的问题,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很无知吗?”那个黑影淡淡的道,这给了人以深不可测的感觉,可丽人蛋却多少看出来了,这人肯定认识自己,而且弄不好自己也是认识他的,只不过现在他不想告诉自己的身份罢了。

“你到底要怎么样?”丽人蛋无奈之下只好问了一个她想象中,他可能会回答的问题。

“总算问了个我可以回答的问题!”那个黑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继续道:“你离开这里吧!”

“为什么?”丽人蛋没想到他竟给出这样一个答案,本来还以为对方是看上了自己的美色了呢。

“看在你小时候很乖巧,很讨我喜欢的份上,我放你一条出路。不要再回山顶人家了,那里已经不是你这个小毛孩可以涉足的地方了!”那个黑影大概被勾起了什么记忆,竟说出了这样的话。

“家族发生什么事了?”丽人蛋被这话吓了一大跳,忍不住问了出来,看他的样子,山顶人家好像发生了大变故。

“唉!”那黑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你还还是不知道来得好,你走吧!”

“我父亲怎么样了?”丽人蛋沉默了良久后,问了出来。

那个黑影大概被问的烦了,竟一纵身,然后就没影了,接着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今晚我们不会对你动手,但并不代表明天也不会!”

“喂……”丽人蛋是声音传出很远,很远,在这一刻,试剑城里也有很多人听到了这一声长长的呼声,可没人回应,想回应的人不知道声源在哪里,不想回应的人已经躲起来了,所以,偌大的房间里,丽人蛋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回荡。

最后大概是被勾起了什么记忆,竟蹲在地上哭泣了起来,人都是很贱的动物,在得知那些人不会在今晚对自己动手之后,丽人蛋完全的放开,既然他们要给自己这样的机会,那自然也不能辜负了他们的这一番的好意。

随着她的肩头不停的耸动,一滴滴豆大的泪水顺着她那秀丽的脸庞流淌了下来,这让在暗处观察的人叹了一口气,最后有些心酸的转过头,他们已经看不下去,这还只是一个孩子啊,却因为生在了这样的家庭里而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宿命,纵然,她小时候就说过不会打山顶人家家主的主意,可其他人不会这么看的,而且如果他父亲死了,那她自然也不会再束手旁观了,所以,这一切都是无可避免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