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锋 第三卷 孤胆神枪 第94章双枪猎杀(六)截杀

米加步 收藏 5 10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4119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74.html


二排长张大中,三排长李大华,一看是穿着黄皮的小鬼子正在往山上爬,大叫着:“隐蔽射击!别让鬼子跑了!”

八路军战士们刷地一下子全部卧倒,众枪齐发,弹如雨下,扫向小鬼子。

跑在鬼子队伍最前面的就是大队长大川建归,他同时身中五六颗子弹,脑门儿一颗,前胸三颗,还有一颗算是隐形的,直接打进了他哈哈张着的大嘴里面,这个大川建归可真的就见鬼去了,身体后一倒,就像半截肉木桩子一样,从山坡上向下呼呼地就滚了下去。他的尸体一路上还砸翻了几个小鬼子。和他前后脚滚下去的还有他身边的三个机枪手。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这山头上突然出现的两个排的八路,手里的机枪还没有来得及还击就已经中弹倒地,和他们的大队长一起见鬼去了。一路上也是磕磕碰碰的向山下滚。

大队长虽然死了,可是,这些剩下的几百个鬼子知道这一情况的却不是很多。前后都是八路,尾追堵截,小鬼子的眼睛都红了,拼了命地向山坡上冲。

张大中大喊着:“手榴弹!砸!”

这一下子提醒了战士们,几十颗手榴弹就丢了出去,顺着山坡一路滚着炸开了,挨了炸的鬼子们就像黄色的粪球一个个向山坡下滚。有的还没有死,滚到山坡下,就被战士们给补上一枪,想跑,没那么容易。

山下吴大力和李九松一看,鬼子被拦住了,高兴极了。拉过刚缴获的两门小钢炮,调好距离装上炮弹就打在了半山坡上,在鬼子窝里就炸开了花,一时间鬼子又是血肉横飞,断肢残譬扔满了山坡。

鬼子们这一下可真是蒙了,大队长也死了,没有了领头的了,八路军的炮火又这么厉害,跑还跑不了,鬼子们又死伤过半。

随着八路军战士们追击的和鬼子的队伍就要混在一起了,吴大力和李九松就停止了炮击。

剩下的二百多个鬼子不再打枪,全都把三八大盖高举过头顶,想缴枪不杀,找条活路,可是,天黑乎乎的,虽然有月光也看不真切,八路军战士们还以为鬼子高举枪要拼刺刀呢,短枪开打,长枪开扎。时间不大,鬼子们全都去见鬼了。

就这样,大川建归的一个大队,五六百个鬼子,除了他留在坝城的那一个中队,全部被歼,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八挺轻机枪,两门小钢炮,还不几百条三八大盖,几百个手榴弹,无数发子弹。这一仗八路军大获全胜。吴大力把队伍集合起来,仔细清点,伤亡了几十个战士。张大中和李大华两个排长,受到了吴大力和李九松特别表扬。就是他们这两个半路上杀出来的程咬金尤俊达,把小鬼子的退路给截了,才得以全歼小鬼子。


吴大力和李九松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因为他们的最大的任务就是拿下荣城,而这时,秦克还一个人呆在荣城里面,不知是死是活。他们的队伍马上开拔,回到了荣城的北门,架起两门小钢炮,几炮下来,就把鬼子的炮楼给炸了,收拾完了炮楼,就开始向荣城的北城门的城门楼上开炮了,爆炸声轰响着,早就把个小夏建仁给炸迷了,鬼子们纷纷找地方躲藏,可是又无处可躲,几发炮弹就把北城门给炸开了,八路军战士们潮水般地就涌进了荣城。

张大华带着二排就冲上了城门楼,仅剩下十几个还没有被炸死的小鬼子被八路军战士们乱枪齐发,就给消灭掉了。小夏建仁躲藏在城角的角落里装死,趁张大华不注意冲着张大华就是一枪,只听见“卡!”地一声,他的王八盒子卡壳了,张大华听到动静,扭头一看,冲着五米开外的小夏建仁甩手就是一枪,正打在他的肚子上,一个战士跑过去,“杀!”又在他的胸口上刺了一刺刀。刺刀拔出,鲜血崩流。

“死鬼子,还给老子装死。”张大华转过身大声地说,“把所有的鬼子都给他们补上一刀,鬼子会装死。”


一直躲在角落里的秦克和刘阳以及温小宝三个人,见城门被炸开,八路军战士们冲了进来,真是高兴极了。

吴大力和秦克刘阳见了面。

“秦克,这一次你的任务可没有完成呀?”吴大力说,“还有你,刘阳,你越来越没有纪律了,竟然擅自行动,丢下一个连的战士自己跑进城里来玩儿,成什么样子,以后再找你算账。我们现在就去抓渡边深井这个老鬼子。”

“哎,你们还和伪军成了朋友了?”吴大力看见了站在一边的温小宝。

“他叫温小宝,是我在二十九师时,警卫连的战友,要不是遇见他,我也不能这么顺利就进了荣城。”秦克向吴大力介绍说。

“哼!你进了荣城也没有什么用,又搞了两个日本娘们儿,我说秦克,你还真是不嫌老婆多呀?我还没有一个,你一下子就搞了四个,咋了,想搞个三妻四妾呀?”吴大力有些不满,也有些羡慕。

刘阳听了,四个,哪四个,是不是侯小玉也算一个呢,唉,秦克还真是厉害呀,他是自叹不如。

温小宝也有些晕菜,他看着秦克,心想,秦克是不是把渡边小杏也收作当老婆了,渡边小杏可是他温小宝的老婆。

“营长,不,不是你想像的那个样子,我这,我这也是战争的需要吗?要不,谁去给你送情报呀,能让一个日本女人心甘情愿地为我们八路军送情报,除此方法之外,还有什么方法?营长,你给我支个招儿?”秦克还在狡辩。

“好了,好了,我现在没有时间,走,走,去抓渡边深井大队长,以后有时间再慢慢地给你算账。”吴大力一挥手,众人跟着就向县政府杀过去。

夏天的天亮的特别早,天,已经蒙蒙亮了,一路上却也没有什么鬼子。当他们来到县政府所在的东西大街,李九松已经给鬼子接上火了。鬼子的四挺重机枪一字排开,狂吐着火舌,就像四匹口吐火焰的恶狼,拦住了八路军前进的道路。八路军战士们都躲在房子后面,头都不敢露,根本就不能前进一步。

“我们的重机枪抬来了没有?”吴大力说。

“抬来了,我们就是跟鬼子对射,我们也打不过他们,二比四,我们也不是个儿。”李九松说。

“架炮打!”吴大力灵机一动。

“鬼子的两六小钢炮就在重机枪后面,也是因为距离太近,开不了炮。”李九松一笑,摇了摇头。

“这可怎么办?”吴大力急的直搓手。

“吴营长,你看,这是什么?”花如月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的身边,手里正拿着秦克的那支九七式狙击步枪,枪左侧的黑色瞄准镜特别的显眼。

“如月,你真是太细心了,能把秦克的这把枪带来,这可解决了大问题了。”吴大力高兴的跟过年的小孩子一样,他一扭脸,说,“秦克,上吧,全看你的了。”

吴大力对秦克的期望是很高的,他眼睛就说明了一切。

秦克从花如月的手里接过了狙击步枪,眼睛里也生存感激,很深情地看了花如月一眼,把个花如月电的芳心乱跳,胸脯急剧起伏着,娇喘微微。

要不都说女人心细呢,临出发前,花如月就把秦克的这把枪拿上了,一刻也不离开自己,因为他知道,秦克的这把枪每到关键时刻都能派上大用场的。花如月整夜都拿着秦克的这把狙击步枪,为的就是这一个最温柔的时刻,为的就是秦克这最暧昧的眼神,她的心里就跟吃了一肚子蜂蜜那么甜。她的脸红了,红成了大苹果。

“营长,我也算一个。”刘阳对秦克很不服气,在对待女人方面,他是甘拜下风。这次进城又让秦克抢了功,搞了一个日本娘们儿,送出了情报。现在,想再敲掉几挺重机枪手,他也能做到。他把旁边一个战士手里的三八大盖拿在手里,把盒子炮收了起来。

“好啊!打仗就要这样,你们俩赛一赛,看谁最先打掉第一个重机枪,我给他记上一功。”吴大力眉开眼笑。手下有刘阳和秦克这两个得力干将,也是他的福气。

秦克爬上了南边的房子,刘阳爬上了北边的房子,各自找寻自己合适的射击位置。

鬼子的重机枪距秦克有个一百多米,近二百米的样子,从瞄准镜里看过去,鬼子的嘴脸看的是清清楚楚,八个鬼子摆弄着四挺重机枪,边打边叫,那份狂劲儿就别提了,就像困在笼子里的野兽,作着最后的疯狂挣扎。

秦克瞄准了从左向右数第二个鬼子重机枪手的黄皮帽子,他并不是想打鬼子的帽子,因为帽子下面就是鬼子的天灵盖,他在高处,鬼子在地上,从他的这个角度打下去子弹正好可以打进鬼子的天灵盖。

秦克的手指一动,“砰!”地一声,他的肩头就是一个轻微的震动,子弹离开了枪口,在空中飞行了0.26秒,准确地击中了鬼子的帽子,撞破了天灵盖,钻进脑袋里,不见了踪影。黄皮帽子阴出了一片血迹。鬼子的眼睛越睁越大,瞳孔散大,覆盖了整个黑眼睛珠子,“怎么回事?”这四个字一直在他的脑海里重复了五六遍,直到再也无法重复……

这个鬼子的身体刚刚趴下,这个鬼子右边的另一个重机枪手的脑袋也被子弹击中,秦克向北边的房子顶上看时,刘阳也正在向他微笑着,点了点头。秦克向刘阳竖起了左手的大拇指,以示称赞。

秦克接着又打掉了一个重机枪手,刘阳同样也打死了另一个重机枪手。

可是,秦克和刘阳还没有来的及高兴,鬼子们就已经拖走了重机枪手的尸体,又有四个鬼子顶了上去,抓起了重机枪继续射击,八路军战士们还是不能前进一步。

秦克和刘阳就这样一连打死了两茬鬼子,但是,还是有新的鬼子顶上来,充当重机枪手,封锁住道路,八路军一样不能前进一步。

秦克的狙击步枪里只剩下一颗子弹了,刘阳也是一样。

而这时,秦克闻到了一丝淡淡的女人的体香,他回头一看,是花如月,她正在向他这边爬来,她那两个极其丰满的乳房把领口压了下来,洁白的乳房,如醉如痴的乳沟,让秦克一览无余。秦克忙闭上了眼睛。

花如月爬到了秦克的身边,小声说:“你就是闭上眼睛,我的那个也全被你看见了,还装啥呢?看就看吧,我就想让你看。哎,秦克,说正经的,我是给你送子弹来了。”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子弹了?”秦觉得有些奇怪。

“你肚子里的子弹倒是不少,就是太小,不能用呀。”花如月笑着说,“鬼子的重机枪手打一个来一个,打死一个来一个,照这样打下去,你的枪里就五发子弹,现在应该打光了,要不,就还有一颗,你说,我猜的对不对呀。”花如月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荤笑话,她吐气如兰,再加上她身上的那一种她特有的奶香气,把个秦克搞的晕晕乎乎的,一时之间,竟差点忘记了他们是身在战场,好像他们两个正趴在床上调情呢。

“啊!”正在这时,对面的房顶上传来一声叫喊,秦克和花如月扭头看时,一个给刘阳送子弹的八路军战士被子弹打中,翻滚着从房顶上掉了下去。

刘阳用手指向县政府的三层楼的方向,意思是说,子弹是从那个方向打过来的。秦克会意,对着花如月嘘了一声,不让她再说话。他马上用瞄准镜向三层楼的方向看去,果然,在距离秦克二百多米的三层楼的楼顶的天台上面,有两个小鬼子,正用他们手中的三八大盖向刘阳的方向瞄准着。很显然,他们还没有发现秦克,因为秦克离他们更近,而他们却没有先打秦克,而是先打刘阳。却把那个送子弹的八路军战士给打中了。


第九十四章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