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二战日本气球战:曾被加空军看作心理战手段

世界王牌 收藏 0 308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2_15_1207_10701207.jpg[/img] 根据日本气球战绘制的绘画作品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2_15_1208_10701208.jpg[/img] 口尔(Coal)港附近击落的保存完整的气球吊舱。从照片中可以看出气球携带的沙袋和其他装备,包括一个小型的电池装置,加拿大皇家空军要求飞行员对准电池射击,以 “捕捉”一个完整的气球。 [i


揭秘二战日本气球战:曾被加空军看作心理战手段

根据日本气球战绘制的绘画作品



揭秘二战日本气球战:曾被加空军看作心理战手段

口尔(Coal)港附近击落的保存完整的气球吊舱。从照片中可以看出气球携带的沙袋和其他装备,包括一个小型的电池装置,加拿大皇家空军要求飞行员对准电池射击,以 “捕捉”一个完整的气球。



揭秘二战日本气球战:曾被加空军看作心理战手段

有些气球根本没有飞到大陆。这张1945年4月17拍的照片显示,气球被风吹到夏洛特皇后群岛(Queen Charlotte Islands)沙嘴(Sandspit)附近的海面上。



揭秘二战日本气球战:曾被加空军看作心理战手段

在加拿大曼尼托巴省(MB)的牛津湖(Oxford Lake)捕获的一个日本气球,军方测量了气球的大小,气球的蒙皮已经展开。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两大阵营之间的各种新奇武器层出不穷。从1944年10月到1945年4月,日本自北美洲西部发动的气球战始终让很多人着迷。加拿大军方还没有对气球战进行过研究,而我们的邻国美国却出版了数量众多的关于日本气球战的特点以及美洲人对气球战的反应等方面的书籍,加拿大仅有的几本书不是关注击落气球的数量就是气球的构造。


从作战层面上看,加拿大皇家空军(RCAF)对气球战的反应非常有趣。


既要满足战术需要和与西海岸的其他军种的作战协调,还要实现空军司令部(AFHQ)的要求,尽管有时行动非常原始,但西部空军司令部(WAC)的整个作战行动还是比较有效的。


西部空军司令部对日本释放的气球非常关注,积极收集相关情报,以判断袭击的类型,寻找出更好的应对措施。首先,军方认为日本释放这些气球的主要目的是引发森林大火,或者在人群和牲畜当中传染生物疾病。


其次,一旦军方探测到气球和得到有关气球的报告后,要积极应对。这其中涉及的问题有,是否应该通知民航飞行员,西部空军司令部如何保证情报收集和上报的准确性。再次,西部空军司令部的行动必须果断,不但要实现空军司令部的指示要求,还要满足区域联合军种委员会(JSC)的要求。区域联合军队委员会由西海岸三大军种的代表组成,主要是负责协调各军种共同关心的重大问题。


在众多问题当中,西部空军司令部与太平洋其他部队的关系可能是最重要的。西部空军司令部不可能单独行动,因为西部空军司令部的行动必将对西海岸的其他部队产生重大影响。所以,研究早期西部空军司令部如何应对日本的气球战非常有意义。


早期反应


西部空军司令部是对日本气球入侵北美洲上空最先做出反应的加拿大皇家空军司令部,他们在发生这一情况后立即开始制定应对措施。1945年1月11日,在一次参谋会议上,第一次提出了日本气球的问题,但对这一袭击的性质和是否需要采取措施等问题没有深入讨论。但这并不意味着西部空军司令部无作为或者说不关心。实际上,在没有其他军种支持的情况下,西部空军司令部准备自己探测和发现气球。空军副司令兼西部空军司令部司令F·V·赫克斯(F.V. Heakes)已经开始与美军相应机构就此问题进行情报和行动展开协商。同时,每一个空军基地都保持一架值班飞机随时“关注”事态发展。空军司令部对西部空军司令部的行动非常支持,为了“捕捉”一个用于研究和分析的完整气球,1月20日,空军司令部下达指示,指出获得一个完整的气球“非常重要”。1月23日,空军司令部再次指出,西部各级皇家空军司令部之间关于气球的情报交流非常重要。当然,西部空军司令部向美军相应部门提供了日本气球的所有情报。


由于对日军气球袭击的整体战观念还没有树立起来,各司令部的行动相对比较随意。1月19日,空军副司令赫克斯认为,释放的这些气球“从目前看,意义不大”,可能是敌人的一种心理战或者用于侦察。他还推测这些气球可能是日本潜艇释放的,用来引发森林大火。


西部空军司令部的下属部队很早就发现了日本气球。1月11日的一份报告显示,西部空军司令部要求各基地和部队一旦发现日本气球要立即报告,同时强调要注意保密以及“捕捉”完整气球的重大价值。因此,在西部空军司令部准备“单干”期间,只有为数不多的所属部队参与打击日本气球的任务。没有资料显示西部空军曾就气球的探测、报告和截获问题与西海岸的其他军种进行过协调。


此外,到目前为止,唯一表明联合司令部或者更高级司令部参与此事的是,在1945年1月5日区域联合军种委员会向陆海空三军下发的一份指示,要求各军种对日本气球入侵一事不要向媒体发表任何看法。美国相关部门也作出了相似的决定。


不久,各军种之间缺乏协调的情况有所好转。随着发现和降落气球数量的增加,人们开始担心日本会不会发动更大规模的袭击。1945年1月23日,为了实现气球的早期发现和报告,更好地协调地方政府,包括加拿大皇家骑警队和美军,区域联合军种委员会决定成立一个下属委员会。加拿大国防部长与英属哥伦比亚省省长联系,介绍了当前的简要形势,寻求与省政府的合作,以支持任何有效的行动。为此,西部空军司令部取消了原定的几项发展计划。


区域联合军种委员会很快就气球问题中各军种的任务、指挥衔接等问题进行了明确,特别强调与美国相关部队的协调和事件的报告及汇总。以前,各军种存在指令相互矛盾和“重复劳动”的问题。为此,区域联合军种委员会建议参谋长联席会议(CSC)出台一项共同协议。在此期间,区域联合军种委员会在内部下达了一个联合指示,要求组建一个特种指挥链。


此时,事态很快向加拿大首都渥太华方向发展。在1月24日的一次参谋长联席会议上,同意向每一个省派遣一支陆军拆弹人员,英属哥伦亚省由于情况严重,派遣三支部队,由加拿大皇家空军负责运输。为确实消除气球危害,必须要实现气球的无害降落,“不能让气球落在居民区附近。”


各军种立即行动,召开了相应的会议,确定本单位应采取的行动。之后,加强了情况报告和情报交流,国防司令部(NDHQ)建立了一个专用指挥链。不过,这一指挥链还不够顺畅。2月8日,在陆军太平洋司令部(APC)和西部空军司令部代表出席的会议上,就两军种间的情报交流设置联络官(AALO)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同时,太平洋司令部负责要向国防司令部和美国情报官提供情况报告。此外,陆军作战室还向西部空军司令部的作战行动提供目视情报,并向通信飞机发送情况,同时向陆军总部汇报战况。


当指挥链和皇家空军的任务明确后,关于日本的气球袭击还没有定性。可以肯定的是日本人对他们发动气球战的后果并不清楚。在1945年早期,媒体和军方对此保持缄默对日军的判断产生了影响。国防司令部和司令的分析专家认为,要提前预知气球的攻击点是不可能的。一些人认为公众的反应可能会使日本改变气球的投放点和参数,并对现有进攻方式进行修正,以实现对预定打击目标的进攻。从1945年4月末到6月初,公众的对气球战反应的冷谈导致日本释放气球的数量越来越少。但不排除日本采取新的进攻方法的可能性。


对气球战的沉默和保密也有一个缺点:发现气球更加困难。由于当时对雷达是否对气球具有探测能力还不清楚,必须依靠人工观察。公众倒是可以及时报告气球的情况,但前提是他们要认识到报告的重要性,问题是加拿大公众没有这种意识。在气球战引发几次森林大火后,参谋长联席会议决定重启老旧的空中侦察大队(ADC)。这一指令不但“创造出”了“下级气球委员会”等新名词,还提到了已经不存在的空中侦察大队,试图重新启用。不过空军参谋长没有看到这一命令,1945年2月1日,他向参联会建议,他无意重启尘封的空中侦察中队,但是如果形势需要的话,空军也可以尽快恢复。


沉着应对


由于加拿大皇家空军不准备重启空中侦察大队,空军希望可以利用雷达发现日本气球。当时加拿大三军在海岸线上都部署有雷达,空军的雷达用于探测飞机,海军和陆军的雷达负责防空火控。鉴于此,区域联合军种委员会成立了一个下属雷达委员会,专用研究开发利用雷达跟踪日本气球。这个委员会负责对各种雷达采集的雷达信号进行分析,研究制定提高雷达探测能力的措施。1945年1月31日,一份下属委员会向区域联合军种委员会提交的报告中提出,雷达探测计划没有发现多少情报,但该委员会提出了一些建议。这些建议包括所有陆军、海军和空军有可能探测到气球的雷达站和观测站一定要把所有的情报向陆军作战室和联络官报告。


1945年4月1日,下属委员会又提供了一份报告,称美国海军(USN)舰艇能够在15公里以外发现气球,但报告没有说明美国海军使用的雷达型号。后继报告对这种雷达的探测范围和探测能力进行了完整的补充。有了这种雷达,在20到80公里范围内,都可以实现通信。在这种雷达上,“除了信噪比和波频低一点之外”,气球的反射回波和普通飞机没什么两样。这些报告得出的结论是基于美国陆军和海军提供的实验数据。


加拿大皇家空军装备有安装机载雷达的海岸巡逻飞机,飞机型号为洛克希德产的“温图拉”( Ventura)中型轰炸机,他们认为这些飞机也可用于探测气球。不过最初的评估认为这种飞机对气球的最远探测距离仅为4公里。在随后召开的西部空军司令部关于分享气球情报的会议上,该型雷达的探测距离又被修改为2公里。在会议上,作战指挥研究部的高级成员指出,有报告称地基和舰载雷达对气球的探测最远可达130公里,他对此表示怀疑。可以说,关于雷达探测气球的问题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一些特种雷达的探测距离也没有明确规定。


与探测气球相伴而生的问题是对气球的防御问题。在日本气球战初期,几乎没有获得完整的气球。如果能够得到一个完整的气球,就能够为雷达提供重要的信号情报,影响这个问题的关键是日本在气球上安装的雷管,当气球飞行高度低于20000英尺时,雷管就会引爆气球。西部空军司令部想出的办法是,利用飞机在这个高度“捕捉”一个气球,在气球高度下降前拆除爆炸装置并把气球带回地面。当时考虑了好几种飞机执行这一拦截任务,包括 “蚊”(Mosquito)式轰炸机、“米切尔”(Mitchell)轰炸机和“解放者”(Liberator)轰炸机,经专家讨论认为“解放者”轰炸机最适合。幸好在2月份加拿大皇家空军“捕捉”了足够数量的气球及气球上的主要部件,否则军方将招募志愿者执行这个非常有意思的任务,当然这是后话。


西部空军司令部遇到的又一新难题是军民合作问题。随着气球袭击形势的恶化,区域军种联合委员会认为,军方有责任向地方政府通报情况并寻求支援,此外还需要解决与地方飞行员有关的问题。在西海岸,不但有加拿大商用航线和丛林飞行员(指在无导航设施及无道面机场起降飞行的飞机驾驶员——译者注),还往来阿拉斯加的美国航线。1945年2月,太平洋司令部就民航问题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西部空军司令部派代表出席了会议。军方向民航部门介绍了日本气球战的情况及需要注意的安全问题。关于民航飞行员是否向公众透露了日本气球战的问题还不能肯定,不过后来倒是有报道称发生了几起目击事件。


让各级国防机构头痛的另一个问题是国内释放的气球,这些气球包括用于气象预报的探空气球和一些军事机构用于测试雷达的实验气球。1945年2月9日,关于西海岸军内气球释放协调问题的措施已经制定出来了。随着军内协调机制的实施,军方又开始关注民用气球释放问题,并作出规定无论什么原因,民众和太平洋海岸民兵巡逻队不能释放气球。可以这么说,在1945年2月21日以前民众报告的气球事件大多数是由国内释放引起的。


1945年5月23日,公众最终还是知道了日本人正在对他们进行气球战,这让他们非常恐慌。起因是关于日本气球战的目击报道,这些报道在过去并没有引起重视。更糟糕的是,加拿大政府或者军方还没有意识到日本人的气球战在1945年4月末就已经停止了。于是军方的飞机继续紧急起飞搜寻根本就不存在的日本气球——实际上这些气球是国内释放的。6月11日,发生了一起严重事件,135飞行中队的飞行员帕特里西亚·贝(Patricia Bay)驾驶“小鹰”战斗机击落了一个气球。让飞行员难为情的是,经照相胶片显示这根本不是他报告中所说的什么日本新型气球,而是用于校准雷达的实验气球。这一事件的发生让加拿大皇家空军意识到民众释放的气球容易引发事端。


其实早在日本气球战初期,军方就下令打下这些日本气球。1945年1月20日,空军司令部下达情况通报,说有人在西海岸看到从日本漂来的气球,随后又在草原上空得到证实。空军司令部要求能“捕捉”最好,击落次之。1月23日,新的指示要求各部队一旦在“开阔地域”发现日本气球要立即报告,并可视情击落。这一指示意味着,“如果气球持续出现和达到一定数量”,飞机随时可以升空。


1945年3月28日,空军司令部下达了新的指示,该指示没有就如何“拿下”日本气球进行明确规定,只是建议采取什么方法“视截获发生的地域而定,指出在人口稠密地区上空最好不要使用机枪。”幸好这一建议只是提醒,而不是出事后再做出的规定。随后的指示暗示133飞行中队的“蚊”式轰炸机飞行员试图“捕捉”一个完整的气球。为实现这一目的,飞行员被告之要击毁气球上为自毁装置提供电力的电池(大小约为“C”型电池)。尽管飞行员能够击穿气球的蒙皮,但他们试图击中电池的想法还是落空了。采取这种作战方法,不是对飞行员的能力估价过高,就是某些参谋军官天真的想法。这些参谋军官认为,飞行员能够击中空中飞行物上的小目标。


那些认为这一作战方法可行的人还认为,只要通过训练这种精确射击是可以实现的……阿留申群岛战役结束后,西海岸的飞行员除了训练和早晚巡逻之外,基本无事可作。西部空军司令部遂决定在帕特里夏海湾(Patricia Bay)保留两个“小鹰”战斗机中队,133中队和135中队,并在托菲诺(Tofino)永驻一个小分队。在第一次发现日本气球之后,司令部要求每个基地的每一架飞机都要保持战备,以“静观事态发展”。后来这一要求进行了调整,即在帕特里夏海湾的两个中队轮流担负战备值班。值班中队保持1批(2架)一等战备(可立即升空),2批二等战备(30分钟),3批三等战备(60分钟)。不担负值班的中队仅需保持1批一等战备,其余5批保持三等战备。在托菲诺基地,一批一等,另一批二等。


133中队换装“蚊”式轰炸机后,飞行紧急起飞去寻找气球的次数明显增多。因为“蚊”式轰炸机的航程和速度都提高了,可以覆盖更大的空域,其结果是在1945年5月中旬,“蚊”式轰炸机担负了所有的值班任务,但采取的是单机值班,而不是像“小鹰”战斗机那样双机值班。虽然飞机性能提高了,但西岸气球观测还是存在问题——主要是值班飞机无法和气球进行“接触”。6月,西部空军司令部下令,要求11飞行中队保持一架性能良好的“解放者”轰炸机在位,当有气球侵入报告时,升空用雷达对气球进行探测。装备“坎索”(Canso)水上飞机的中队和作战训练部队也被告之在飞行时要注意寻找气球。


西部空军司令部不仅使用“蚊”式轰炸机和“小鹰”战斗机去“捕捉”气球,2月空军在出现气球的普林斯顿(Princeton)和英属哥伦比亚省(British Columbia)部署了“温图拉”中型轰炸机。3月22日,为“捕捉”一个在口尔港(Coal Harbour)附近上空飞行的气球,第6飞行中队紧急起飞了一架远程轰炸机。除此之外,其他的空情由133中队的“蚊”式和135中队的“小鹰”及驻守托菲诺的分队负责。1945年1月份进行了5次紧急起飞,随后的2月份18次,3月份37次。从3月29日到4月17日暂停了一段时间,从4月末到5月20日进行了9次紧急起飞。行动中也有发现空情而没有起飞的情况,主要是由天快黑了、气象复杂或者情报不及时所致。


在这些紧急起飞中,有必要对情报的准确性进行核实。实际上大多数关于气球的空情确实存在,当然也包括很多虚假情报。导致虚假情报的罪魁祸首是金星。早在1945年2月19日,人们就认识到金星会导致虚假的空情。仅在2月18日,金星就引发了13次紧急起飞,在2月21日又有3起金星导致的“气球”目击报告。3月初,官方意识到金星引发了太多的虚假空情,有必要对先前的报告进行重新核实和分类。为了避免金星继续引发虚假空情和升空飞机对“淘气”的金星发起进攻,军方专门编写了一份关于金星现象的报告,明确了金星会在什么日期、什么时段、什么方位出现。看上去这样就可以消除金星导致的虚假情报,没想到的是,这份报告只有军人才能得到,而大约有一半的目击情报是民众提供的,这些民众既得不到正确的信息,也意识不到这个问题。


金星继续遭受飞机进攻的“威胁”。从1945年6月1日开始,陆军和加拿大皇家空军开始散发关于金星的报告,向民众指出金星在特定日期的位置。但问题还是没有得到有效解决。从7月1日到7日,发生了20起目击“气球”事件,飞机起飞15次,有6次飞行员追踪了金星,幸好起飞的“蚊”式飞机没有把它“打下来”。此时,即使飞行员也意识到他们傻乎乎地加大油门疯狂追逐……挫败感明显增加。133飞行中队的日记作者写下了7月2日的感受:


今天起飞3次,又有2次是追逐金星。稍微有点天体知识的人都应该能够在白天找到这颗行星,升限为40000英尺的“蚊”式飞几千光年也飞不到。


没有证据表明西部空军司令部会因情报可疑而拒绝升空,因此飞行员遭受挫败就可想而知了。


有限战果


加拿大皇家空军总共“拿下”3个气球,其中133中队的P-40“小鹰”战斗机击落2个。


第一个“拿下”日本气球的是苏玛斯·蒙廷(Sumas Mountain),时间是2月21日,地点位于英属哥伦比亚省的奇丽瓦克(Chilliwack)。3月10日,皇家空飞机在加利亚诺岛(Galiano Island)附近“拿下”了第二个气球。3月12日,第6飞行中队的一架“坎索”水上飞机把一个低空飞行的气球驱赶到鲁珀特水湾(Rupert Inlet)附近的丛林中,此处距口尔港6公里。这些都是关于加拿大皇家空军“拿下”日本气球的官方文献记录。如果还有更多战果的话,在各中队的作战记录本(ORB)和司令部的周作战摘要上应该有记录。查阅西部空军司令部及其所属中队的文献档案结果显示,只有前面提到的那几次。自1943年以后,日本对加拿大唯一的现实威胁就是空漂气球,这也是加拿大皇家空军在西海岸的主要任务。如果确有击落气球的事件发生而各中队和司令部不做记录就不正常了。


在文献中暗示可能还有2个气球在加拿大上空被击落。一次发生在昆吉特(Kunghit Island),离夏洛特皇后群岛不远,可能是被加拿大皇家空军击落的。此外,1945年3月13日,在哈迪堡(Port Hardy)附近了发生气球袭击事件,据传最初的报告是发现了2个气球,皇家空军打下了一个。在这两起事件中,最初的报告被证明是不真实的。太平洋司令部对这两起事件提出疑问,因为这一情况与美国官方的原始资料不符。太平洋司令部随后指出发生在昆吉特的气球事件实际上是一艘美国商船在海上释放的气球着火。在哈迪堡附近出现的不是两个气球,是同一个气球被两架飞机发现,与原先流传的不同,飞行员根本没有击落这个气球。


太平洋司令部档案显示的另一起事件是,1945年3月21日在阿尔伯塔(Alberta)省的斯特拉斯莫尔(Strathmore)附近可能击落一个气球。对此,加拿大皇家空军没有任何行动记录,更不要说作战记录本上会有显示。不过,在陆军资料中倒是有飞机在这一区域击落气球的记录。陆军的资料显示,据情报得知3月21日一架飞机在该地区击落气球一个。不过这些资料是否真实还有待考证。


结论


可以说,西部空军司令部为应对日本的气球袭击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起初,在对日本即将发起的袭击情况不明的情况下,西部空军司令部就作好战备工作,确保一旦有事能够立即升空作战,并为进一步情报分析“捕捉”和击落了日本气球。所有的这些行动都是在没有上级要求的情况下自主完成的。


随着关于日本气球袭击态势的进一步明了,军方强调了情报的互通,加大了对气球的探测和截获,取得了一些战果,对西部空军司令部来说,除指挥因素以外,还有多种因素影响了飞机拦截的成功率。


这些因素包括黑暗、气象、气球高度和情况报告的时间等,无疑这些因素都会降低西部空军司令部引导飞机拦截的成功机率。利用雷达探测气球的可能性还不确定,同时距离也很有限。这其中最大的问题可能是西部空军司令部根本不能把握的问题——虚假情报,特别是误把金星当成日本气球的问题,这是西部空军司令部在某些时段必须应对的情况。如果因怀疑是金星导致的误判而不起飞拦截,则可能让真正的日本气球“溜”过防线。尽管有时会让飞行员失望,但西部空军司令部必须这么做,因为在众多的虚假情报中可能潜伏着一次真正的空情。


区域联合军种委员会也参与了处置气球袭击的一些工作,比如代替西部空军司令部通知地方政府和民航飞行员。这种“联合”也代替了西部空军司令部的一些指挥职能,比如对降落的气球采取措施等。联合使西部空军司令部可以集中精力做得更好。


对日本来说,他们没能实现在北美洲引发森林大火的意图,充其量牵制了加拿大皇家空军的一小部分兵力,这些部队不是准备撤消就是准备开付远东。除了正常需要之外,西部空军司令部可能仅保持一个战斗机中队的兵力对付气球威胁,而“坎索”水上飞机和“温图拉”轰炸机本来就担负海岸监视任务。


面对一种新的超常规的威胁模式,西部空军司令部为打击日本气球做好了各项准备工作。他们本打算单独作战,在最终实现了联合的情况干得很不错。没能打下更多的气球不是西部空军司令部或者飞行员的过失,而是环境造成的,即司令部要在广大的区域内发现气球的难度很大。总之,他们在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