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 美国开始全面扎紧“中美国”的篱笆

美国开始全面扎紧“中美国”的篱笆


——简评美国关税等变化及奥巴马访华




是和平崛起还是和平亡国?“中美国”的出现,把这两个截然相反的历史命运,同时摆在了中华民族面前。和平崛起,历史上从未有过先例;和平亡国,苏联的前车之鉴并不遥远。况且,只需稍微注意一下经济数据就会发现,对于老百姓而言,中国在经济上实际已经濒临亡国边缘,或者干脆说,中国在经济方面事实上已经亡国。中国老百姓的劳动所得占GDP比重已经接近十分之一,而中国外贸占GDP比重则已经达到四分之三,这意味着中国绝大部分经济发展,对中国老百姓已经没有了任何积极意义,老百姓除了提供劳动和承受环境恶化之外,与中国经济发展已不再有任何其他关系。对中国经济发展感到欢欣鼓舞的,除了国内的官员、富豪和知识精英之外,就只有享受中国四分之三GDP的那些西方洋人了。“中美国”概念的发明者、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尼尔·弗格森,就把“中美国”解释成为男人挣钱、女人花钱的一个家庭,其中“挣钱的男人”就是中国,“花钱的女人”就是美国。美国人能够花中国人的钱,是因为他们拥有一个强大国家;中国人挣了钱被美国人花,是因为中国变成了一个肥大国家。


强大国家将走向和平崛起,肥大国家将陷入和平亡国。


中国就是在“中美国”里走向了肥大国家,“中美国”就是由世界最强大国家和最肥大国家组成的新型经济体。正在中国访问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声称美国不寻求遏制中国的发展,不惧怕中国强大,这的确是奥巴马十分真诚的心里话,如同养猪场不会寻求遏制猪的发展,不会惧怕猪的肥大一样,不仅不会惧怕猪的肥大,甚至还会想方设法把猪养得更加肥大。但是,尽管养猪场不会遏制猪的发展,不会惧怕猪的肥大,但是却要不断札紧和巩固猪圈的篱笆,最近美国对中国出口商品征收惩罚性高额关税,以及普查海外资产和征收海外资产税,就是在札紧“中美国”的篱笆。奥巴马的自信,就是建立在“中美国”牢固的篱笆基础之上的。


奥巴马来中国之前做了两件事情,一是对中国出口美国的一系列商品实行惩罚性高额关税,二是以10月15日为最后期限,在重罪威胁下,完成了对美国公民和绿卡持有者海外资产的普查,对海外资产征收重税,对瞒报者治以重罪。前一件事情以所谓中美贸易战的形式闹得沸沸扬扬,后一件事情则很少有人注意。并且单从表面来看,这两件事情对中美关系似乎影响不大或者完全没有关系,但是如果放到“中美国”的框架中来分析,这两件事情则对中美两国台前幕后的关系具有重要影响。此次美国对中国商品实行高额关税的实质,是要建立中美两国之间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在实现了“中美国”的产业融合、金融融合、资源融合之后,进一步实现“中美国”的财政融合,把包括中国财政收入在内的绝大部分财富,统统变成中国所有、美国使用的财富,财富所有权在中国,财富使用权归美国。更为重要的是,把中国对美贸易直接纳入美国经济调节体系,通过直接掌控中国对外贸易来进一步掌控中国庞大的经济体系,在用市场化、私有化手段摧毁了中国计划经济体制以后,反过来再把中国重新纳入美国掌控的计划经济体制当中。而以普查和征收海外资产税为内容的美国查税风暴,如果只从表面上理解,美国司法部从包括瑞士银行在内的世界各国银行索取的名单中,应该只包括已经获得美国公民身份和绿卡的中国人,但是,如果美国借此机会对某些现任中国官员和高层部门研究人员的海外资产也表示出浓厚兴趣,以此来进一步巩固“中美国”的政治篱笆,那将意味着美国不仅要把更多的中国财富变成美国的收入,还要把更多的中国政治精英和文化精英,同时也变成美国的海外公务员和海外传教士,推动“中美国”由目前还十分松散的单一经济共同体,向着更加紧密的政治共同体方向发展,把中国崛起的辉煌明天变成“中美国”崛起的辉煌明天,在“中美国”寄生体上再现21世纪美国的“光荣与梦想”。而留给中国的唯一结局就是:和平亡国。


这就是美国精心打造“中美国”的世纪性战略构想,这就是“中美国”给中国安排的历史归宿。所以,当“中美国”这个建立在殖民经济循环圈基础上的新型怪兽一出现,以中国左翼为核心的爱国力量就与这头新型怪兽展开了你死我活势的殊死搏杀;以廖子光、宋鸿兵、郎咸平等炎黄子孙为代表的华人群体,就在对这头怪兽进行顽强阻击;以赫德森、恩道尔等美国学者为代表的富有人类良知的进步知识分子,就在勇敢地揭露美国的奴役战略并强烈呼吁中国人民要警惕和抵抗这头怪兽。可惜这是一场力量极其悬殊的历史角斗,在国际垄断资本和国内买办势力的联合夹击下,特别是在中国主流媒体已经汉奸化的情况下,抗拒“中美国”的斗争,完全变成了现代社会的堂吉诃·德大战风车,根本无法阻挡中国绝大部分财富如滔滔江水般流向美国。中国爱国力量和国际正义力量,不仅没有阻挡住中国迅速滑入“中美国”的历史陷阱,面对中国人民的觉醒,美国反而加快了“中美国”的建设步伐,几乎抢占了中国所有新兴产业的龙头位置和关键位置,并且开始由操控外部经济循环转向直接操控内部经济运行。导致“中美国”加快建设步伐的另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就是历史要求结束精英统治的经济标志——席卷世界的金融危机金融危机使美国这个有史以来最辉煌的世界帝国,越来越感受到了罗马末日的历史恐慌,也越来越陷入了罗马末日的最后疯狂,这种由金融危机引发的恐慌和疯狂,使美国把维持经济繁荣和透支消费的希望,越来越寄托在了“中美国”身上,试图通过“中美国”这个历史寄生体,继续维持美国上百年的“光荣与梦想”。


在圆满完成了对中国的军事包围之后,在全面渗入和部分掌控了中国诸多产业和金融业之后,在成功控制了主导中国媒体舆论的文化精英之后,美国开始寻求切入中国经济运行最核心的部分——财政。通过高额关税实现中美两国之间的财政转移支付,便成为一个尝试性突破口。虽然目前由此而转移的财政金额并不是很大,但是它对中国制度演变的冲击和在“中美国”中的悲惨定位,却有着极其重大的深远影响。所以,奥巴马才会公然违背还不到一年的“不搞保护主义”的承诺,在访问中国之前对中国出口贸易大打出手。虽然表面看上去,奥巴马闹得沸沸扬扬,仿佛是在与中国打贸易战,但其实不是,美国所要的并不是贸易战,而是要建立“中美国”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是要把中国经贸发展纳入美国掌控之中。所谓财政转移支付,就是中国政府向出口企业发放财政补贴,出口企业转身再以高额关税的形式,把这些财政补贴交给美国政府,通过出口企业这一转手,就把中国的财政收入转变成为美国的财政收入。如果再考虑到中国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出口企业是外资企业,实际上就是中国政府在给外资企业和美国政府直接发放财政补贴,而这些财政补贴原本是应该用于中国老百姓住房、医疗、教育和养老的。可见,所谓中美之间贸易战不过是故意掩人耳目的烟幕弹,并且是美国与中国买办及“美国鹦鹉”联手蒙骗中国老百姓的双簧表演。


首先,就美国方面来看,如果真是贸易战,其目的应该是迫使中国减少对美出口和扩大进口美国产品,这是有史以来所有贸易战的共同目的。可是,眼下美国对中国征收惩罚性关税的目的,并未要求中国减少对美国的出口,不仅没有要求中国减少对美国出口,甚至还联合欧盟、日本等十多个国家在WTO控诉中国,要求WTO强迫中国继续扩大对美国等国家的出口。并且,在要求WTO强迫中国继续扩大对美国出口的同时,继续对中国实行禁运禁售,强制美国企业不准出口中国所需要的各种商品。显然,这绝非是什么贸易战,古往今来也从来没有过如此的贸易战——既向对方产品征收高额关税,又要强迫对方扩大产品出口。所以,建立贸易平衡只是幌子,建立“中美国”的财政转移支付制度才是目的。并且,在把中国已经变成“世界加工厂”的情况下,要建立中美之间的贸易平衡,无疑于痴人说梦。美国释放贸易战烟幕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把中国对美出口纳入美国经济调节体系,在对中国出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的同时,强迫中国继续扩大对美出口稀有金属,就是明证。美国强迫中国扩大出口的做法,完全把中国推上了极其可怕的资源枯竭道路,目前中国稀有金属开采周期平均只剩10年,10年后,中国稀有金属资源将彻底枯竭,中国20世纪50年代被认为没有资源的恐怖结论,将变成残酷现实。为防止此事引发中国人民的觉醒和抗议,便通过所谓贸易战来转移国人视线。


其次,再从中国方面来看,更能反映出所谓中美贸易战,完全是双方精英联手糊弄中国老百姓的骗人把戏。中国回应贸易战的措施,是对美国汽车进行反倾销调查,这完全是把中国老百姓当猴耍。所谓倾销是指以低于本国的价格向对方销售产品,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工人的小时工资平均是78美元,相当于530元人民币,而中国奇瑞汽车公司工人的小时工资只有10元人民币,不足美国工人工资的50分之一,如此悬殊的成本差别,决定了美国汽车对中国倾销没有任何意义。并且,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发达国家出口到中国的汽车价格,都远远高于本国销售价格,以此来榨取中国老百姓更多的钱财,这也是中国老百姓特别不幸的地方,是其他国家很少见到的现象。在中国进口美国汽车的销售价格远远高于美国本土价格的情况下,对美国汽车进行反倾销调查,就如同对太监进行强奸案调查一样,恐怕连美国人都会对这种装装样子的调查感到可笑。况且,进口2.0以上排量的美国汽车,原本就不是企业行为,而是中国政府与美国贸易协定的一部分,所谓反倾销调查,纯属儿戏。


如果再看一下中国出口商品给美国带来的巨大利益,就更加能够反映出美国纯粹是在制造贸易战的烟幕,而并非真的要限制中国商品出口美国。因为“中美国”这个殖民经济循环圈,就是建立在中美贸易基础上的,美国借“中美国”这个殖民经济循环圈,从中美贸易中扒掉了中国三张皮。


美国扒掉中国的第一张皮,是通过廉价商品攫取了中国数十万亿的财富。按照美国摩根·斯坦利公司的统计,中国出口商品1美元在美国零售价是4美元,其中,美国得到3美元,中国得到1美元,扣除折旧和进口原料后只有0.5美元,再扣除外贸中超过60%的外资企业,中国所得不到0.2美元,不足美国获利的15分之一。也就是说,中国耗费自己的资源和劳动力生产出来的商品,中国所得商品价值仅有区区6%,美国所得接近94%,并且美国在所得商品价值94%以后,商品本身还要归美国人使用和消费。2007年中国出口美国商品总额3千亿美元,按照四倍零售价计算,美国所得9千亿美元,美国企业从中获利超过1千亿美元纯利润,按照美国股市20倍市盈率计算,为美国增加市值超过2万亿美元。2万亿美元市值加上9千亿美元商品增加值,一年便从中国出口美国商品中获得约3万亿美元,而中国从出口美国3千亿商品中所得商品增加值不到6百亿美元。据不完全统计,2002年至2008年,中国出口美国商品总额超过1.2万亿美元,为美国提供商品增加值超过3.6万亿美元,为美国社会提供了4.8万亿美元的商品,而中国从自己生产的商品中所得增加值只有0.24万亿美元。并且再次重复强调一遍,所消耗的全部是中国资源。这种贸易与其说是贸易,不如说是战争赔款或者说是几乎白干,用老百姓的话说,差不多就是赔本赚吆喝。


美国扒掉中国的第二张皮,就是通过美元贬值迫使中国购买美国股票债券,把中国耗费资源、牺牲环境和人民收入换取的美元,再加倍送还美国。如果说,中国从自己生产商品价值中所获得的6%的外汇收入,是用来改善中国老百姓的生活,即便吃亏也就罢了。可是,最让中国老百姓欲哭无泪的是,美国在用印刷厂印制的美元换取了中国商品后,便强迫中国手里的美元贬值,迫使中国为避免贬值损失而购买美国国债、股票和企业债券,用这种方式把美元又送还给了美国。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殖民经济循环圈:美国用自己印制的美元购买中国商品,中国再用美元购买美国债券股票;结果就是美元在中国旅游一圈后又回到了美国,美国是既得钱又得物,钱物双双占有;而中国则是又无钱又无物,最终两手空空。或许有人会说,中国手里不是还拥有股票债券吗?可是,股票债券这类虚拟资产与实际资产相比较有一个重要特点,就是最终所有权和法人财产权的分离。简单说,就是名义上拥有财富的人和实际上享有财富的人分离了,拥有财富最终所有权的人,实际上并不享有财富;而实际上享有财富的人又不拥有财富的最终所有权。这就是虚拟资产所有权最根本的特点。虚拟资产所有权这个特点,决定了购买股票债券等虚拟资产,实际上购买的是当事人的承诺和信用,虚拟资产完全是建立在这种承诺和信用基础上的一种价值符号和价值预期,没有任何内在价值。国内这种承诺和信用是靠国家来保证的,而国家之间这种承诺和信用则没有任何保证;在没有变现之前,拥有这些虚拟资产与没有资产之间没有任何区别。而“中美国”这个殖民经济循环圈,决定了中国根本不可能变现美国股票债券。从国务院领导到主流媒体都认为,中国不仅不可能变现目前所拥有的美国股票债券,甚至还要继续购买。理由很简单,就是中国老百姓没钱,买不了所生产的商品,只能卖给美国换取美元,而美元放在手里又贬值,就只能购买美国股票债券。可见,这个殖民经济循环圈把中国带上了一条恶性循环的不归路,直到把中国资源彻底耗光毁净为止。


面对中国人民越来越强烈的质疑,中国政界和学界终于也开始承认对美经贸关系具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