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严冬险断送独立 华盛顿危机中扭转局面

28场暴风雪和强悍英军将华盛顿军队送至死亡边缘



罕见严冬险些断送美国独立



自2月5日起,一场百年难遇的暴雪席卷了美国东部。在200多年前美国独立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也有过一场百年一遇的暴风雪,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在那场风雪中度过了他一生中最寒冷、最困难的冬天。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如果他带领的军队不能挺过那个冬天,就不会有今天的美国。


熬过福吉谷,又遇莫利斯



在历史学家眼中,发生在18世纪末的美国独立战争若按“天时、地利、人和”的标准衡量,造反的北美大陆军似乎是一群被上帝忘记的人。从1776年来自欧洲的英国正规军登陆北美后,大陆军就得同时与强敌和恶劣气候进行较量。1777年冬,华盛顿指挥的大陆军在费城保卫战中被英军打得落花流水,残余部队好不容易逃进地势险要的福吉谷休整,没想到罕见的大雪几乎摧垮了华盛顿的队伍,幸亏华盛顿的得力助手、以严厉治军和强调纪律闻名的普鲁士籍军官冯•施托本竭力约束,才躲过一劫。但那个冬天其实并不特殊。



1778年,恢复元气的大陆军重新向英军挑战,并连续取得了萨拉托加、特伦顿和普林斯顿等战役胜利。然而,1779年,英军统帅亨利•克林顿在纽约会战中沉重打击了大陆军。眼看天气转冷,华盛顿主动率军进入新泽西州南部的丘陵地区,那里山高林密,战略地位重要,可有效抵御纽约英军主力的进攻。



华盛顿及其他高级军官于12月1日抵达新泽西州莫利斯镇,借住在当地士绅福特的家里,后来那里成为大陆军的最高司令部。莫利斯镇西南的杰基-霍洛地区被选作宿营点。从12月初到圣诞节前后,以步兵为主的各支部队陆续抵达杰基-霍洛地区。据说,部队前后砍伐了约6000英亩的树林用于修建营房,营房由华盛顿亲自设计,长14英尺,宽15英尺,局促窄小的空间里要容纳12名兵士。锯齿圆木的边缘均用大量的泥浆封死,以抵御寒风。尽管部队物资缺乏,时间紧迫,华盛顿还是力所能及地让部队做好了过冬的基本准备。然而,他没想到,迎接他们的是美国历史上最令人恐惧的冬天。



大陆军几乎山穷水尽



进入1780年1月,新英格兰地区开始大规模降雪。据《纽约时报》一个世纪后刊载的回忆录,上自马里兰州切萨皮克湾,下至弗吉尼亚州詹姆斯河口的全部港口都被冰封,港口结冰厚度超过八英尺。在纽约,人群和马车可以踩着厚厚的冰面自由穿行曼哈顿到长岛。在费城,1月份的每日最高气温只有一天稍稍超过冰点。在新泽西,雪暴和严寒一直到3月份仍在持续。华盛顿在写给美国独立战争之友、法国的拉法叶侯爵的信中说:“这个国家最年长的人们都未曾记得有过这样可怕的天气,在这个冬天以后,它将永远进入人们的记忆。”华盛顿后来承认,他对未来天气的恶劣性严重估计不足。



毫无疑问,这次冬天的严寒比起两年前的“福吉谷雪难”来得更加凶猛。据统计,那个冬天,28场暴风雪接连袭击了莫利斯,6英尺深的积雪掩盖了周边的丘陵地区,封闭了所有的对外通道。蜗居在帐篷里意味着寻死。军医詹姆斯•撒切尔在日记中写道:“不可能有人在那种暴风雪中挺住几分钟,他们会被活活冻死……”一名军官记载自己率领的一团人里只有50人还可以执勤,大部分人只能抱团取暖。



除了缺衣还有缺粮,大陆军的长途给养线一直遭受英军的持续骚扰,积雪封路让运输补给品的马车无法接近莫利斯镇。因此,士兵们经常靠诸如红辣椒肉菜汤(稀薄的肉汤再加上一小把干辣椒)这样的食物过活。列兵约瑟夫•马丁回忆说:“在莫利斯,我们绝对是濒临死亡。我发誓曾经有一次4天4夜没有吃上饭,这期间仅仅咬过一块桦树皮解馋……”



其实,那个时候华盛顿率领的大陆军真的有点山穷水尽了,大陆会议已经耗尽了手中的资源,包括法国人承诺的援助。“大陆币”(大陆会议发行的纸币)付出了巨大代价,币值大大缩水,即使那些拥护独立的人也不愿接受它,“not Worth a Continental”(一文不值)这一习语就是由此而来。


如果英军当时对大陆军进攻,大陆军注定要溃散



在缺少补给的困境下,大陆军士气跌到最低点。华盛顿向邻近各州求援,但除了新泽西州稍有表示外,其余各州均充耳不闻。华盛顿在回忆录中写道:“新泽西州的援助使军队免于瓦解。”如果英军对大陆军进攻,大陆军注定要溃散。



确实,当时华盛顿面临的第一挑战是生存,第二挑战就是英军。由于纽约港和哈德逊河已经封冻,盘踞在纽约的英军可以更方便地利用雪橇输送给养,还可以顺道而下进攻新泽西州,威胁在莫利斯镇的大陆军。有消息说,纽约英军已经在用雪橇向新泽西运送大口径炮,这令华盛顿深感忧虑。



接替英军纽约守将克林顿将军(正指挥攻打南部港口查尔斯顿)的威尔海姆•尼夫豪森将军是一个进攻欲极强的将领,而这正是华盛顿此时所最为忌惮的。为了让尼夫豪森将军采取守势,华盛顿派威廉•斯特灵将军率领3000人乘500架雪橇,夜袭纽约英军的补给重地斯塔滕岛。



由于有人告密,英军紧急部署防御,所以,就具体战果而言,大陆军的这次袭击失败了,但其战略意义却很重要,达到了华盛顿所希望的对纽约英军的威慑作用。尼夫豪森果然采取了紧守纽约的策略,未能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对大陆军发起致命一击。历史学家评述说,这是一次“勇敢而具有战略意义的冒险”,试想,如果华盛顿消极防御,放任英军进入新泽西州威胁饥寒交迫的大陆军主力,那么历史很有可能要改写。



华盛顿促成大陆会议团结



随着恶劣天气的过去,1780年的春天却孕育着大陆军更大的危机。由于三心二意的各州政府迟迟拖延军饷和食品的发放,士兵们经常发现拿到手的衣物食品有缺斤短两的现象,军队中的不满情绪在当年5月25日爆发了———两个康涅狄格团士兵在莫利斯镇广场上聚集,高呼“用刺刀索要起码维持生命的衣物和食物”,他们以武装游行的方式逼迫上司发放5个月的军饷和全部口粮。冲突中,一名军官被打死,虽说华盛顿动用宾夕法尼亚州的部队平息了哗变,但军中状况并未好转。



不过,好消息是,法国的拉法叶侯爵于1780年5月来到营区,他告诉华盛顿,巴黎方面已派出军舰和军队开往美国,协助大陆军对英作战。拉法叶策动法国政府助美抗英,对华盛顿无异雪中送炭。法国人一直想报七年战争之仇。



百年未遇的严冬不仅考验并锤炼了大陆军,也给了华盛顿诸多思考。在他的日记中,可以看到他清楚地认识到北美13个殖民地必须团结起来,军队的后勤支援和兵员补充必须更有计划。因而他后来致函大陆会议警告道,指望一支没有薪饷、没有饭吃、没有衣穿的军队像从前一样再勉强去参加下一个战役,“其荒谬不亚于一个人滚了马那么大的雪球,就表示他还能滚出房子那么大的雪球”。经过华盛顿和其他有识之士的不懈努力,1781年3月,13个殖民地州同意联合起来,保证无条件支持大陆军。美国独立战争的转折点终于到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