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年头还有骗官的

倔强小牛 收藏 0 97
导读:共青团石家庄市委副书记“王亚丽”(真名丁增欣)因篡改年龄、编造姓名以骗取官位和巨额遗产,被真的遗产继承人举报一年有余,终于受到中组部的调查并被革职,即将移送司法部门处理。 看罢报道和“王亚丽”的图片,笔者不得不佩服,这位外表圆润谦恭的女士,内心原来如此狂野奔放。在猎取官职和亿万遗产的过程中,她不但极有创意和想像力,行动力也超人,像变戏法一样腾挪躲闪,户口、姓名、年龄、学历、履历、单位随意变更。而万变不离其宗:个人权钱利益最大化。笔者纳闷,她身上有几样真东西? 笔者不知道有关部门是如何为她改年龄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共青团石家庄市委副书记“王亚丽”(真名丁增欣)因篡改年龄、编造姓名以骗取官位和巨额遗产,被真的遗产继承人举报一年有余,终于受到中组部的调查并被革职,即将移送司法部门处理。


看罢报道和“王亚丽”的图片,笔者不得不佩服,这位外表圆润谦恭的女士,内心原来如此狂野奔放。在猎取官职和亿万遗产的过程中,她不但极有创意和想像力,行动力也超人,像变戏法一样腾挪躲闪,户口、姓名、年龄、学历、履历、单位随意变更。而万变不离其宗:个人权钱利益最大化。笔者纳闷,她身上有几样真东西?


笔者不知道有关部门是如何为她改年龄开绿灯的,诧异的是这位来到这个世界总共才四十载的女官员,是如何减去四分之一年龄而妙手回春的。按从前的标准,10年就是半代人了。套用一句流行语,她太有才了,能轻轻松松从“不惑”退回“而立”,从丁家人变成王家女,令20多年前写过中篇小说《减去十岁》的老作家谌容自叹弗如。


看来,在一些地方,官员为了“年轻化”的需要,而改小年龄的不只是个别人。笔者认识的一个人,与丁在同一个省份工作,他曾向笔者透露,他的“档案年龄”比真实年龄小5岁,令笔者眼界大开。可他在“王亚丽”面前,又是小巫见大巫了。


问题是,如果“王亚丽”不易姓改名骗他人巨额遗产,这位“三十而立”的干部仕途可能一片光明,今天应依然能眉飞色舞作报告、觥筹交错作应酬、神采奕奕作巡视,直到21世纪中期,以完美之人生、古稀之高龄告老还乡。估计有人会总结其教训:为了官位和做大乌纱,暂时要克制官场外的金钱欲望。



换句话说,篡改年龄已变成某些官场的潜规则,内部是无人制止、纠正和举报的。在官本位体制下,内部监督机制的缺失,必然造成一些人发明猎取乌纱新招,并互相借鉴“先进经验”。那些因错失升迁机会或即将按实际岁数退休的官员,在感慨“年龄不饶人”时,是否会埋怨自己智商不够,后悔没参加过改户口培训班?


腐败大体有共谋性、勒索性两种,后者比较外显,涉及圈外人,相对容易产生冲突和败露;前者为内部游戏,利益均沾,比较隐蔽,难以取证。“王亚丽”的落马,源于她的过度贪欲,更源于当下某些地方的共谋性腐败土壤。可见,没有“看门狗”守望和汪汪叫,贪官进入公权重地谋私寻租一路通吃,如入无人之境;如果没有引发勒索造成的问题,大致可安然无恙。贪官们昨天改名换姓,今天减去十岁,明天还不知会翻出什么新花样。


(本文来源:新京报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