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虎年的初一,一日中最重要的仪式是莫过于“拜年”,人们把太多太多的感受,浓缩在“拜年”之中。


自古以来,拜年在家乡也叫磕头,通常从家中开始。吃年夜饭前,晚辈要先给长辈磕头。吃过饭后,再到自己家族中给长辈拜年,天明后才到其他人家拜年。从最近的邻居开始,只要能叫着哥嫂的,一家一户拜,不能漏下人,否则就是失礼。进了长辈们“接头”的房间,跪倒长辈面前磕一个头,然后说完早就背熟的拜年话,听长辈让起身才可以站起。有多少长辈,就要重复多少遍。拜年只能上午拜,要是等到下午再拜就显得不礼貌。老家有一千多口人,全是一姓庄员,一圈下来,常落个腿疼腰酸。


拜完年后,人们相遇时也是笑容满面贺新年,互道“恭喜发财”、“春节快乐”等吉祥话语,左右邻居或亲朋好友亦相互登门拜年或相邀饮酒娱乐。


从初二开始,就要去给自己的外婆舅舅拜年,“娘舅大似天”,不能怠慢,去迟了,娘舅要给脸色看,甚至会挨上一顿骂。


随着时代发展,拜年习俗不断变。1949年,人民刚翻身,乡亲们从害怕过年关中解放出来,妇女们也开始走出家门,一边彼此请安,一边相互道喜。那时还不兴握手,男人们就摘下帽子鞠个躬,“大喜大喜,好日子终于来了”,是最时髦的拜年;1958年,年轻人见了面就握手,老年人往往不习惯,鞠躬后不忘说一句:“听说你们家孩子当上劳动模范了!恭喜恭喜!”1967年,乡亲们的老礼儿成了“四旧”被打倒,鞠躬拱手不再见,“过年好”“春节好”成为流行语,人人心里还要备着几句壮语豪言。团拜越来越多,革命简洁不会惹麻烦;1978年,拜年方式渐渐多,乡亲们们再次解放敢直言,拜年用语重新涉及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1988年,“恭喜发财”唱主角,人们对美好的物质生活憧憬无限,老规矩开始复苏一点点;1998年以来,诸如祭扫、贴春联、年夜饭、守岁等传统民俗被忽略简化,电话拜年、短信拜年成了主流方式,一到除夕晚上12点,祝福短信发得手软。


邻居家相互拜年的越来越少,大年初一孩子在自家看电视,大人们则在家里打牌玩。大人们初二就带着孩子骑上摩托,开着汽车,带着大包小包的礼品走亲戚,一路上满眼都是红红的礼品,煞是刺眼。还有一个变化就是当年的“恭喜发财,给您拜年”换成了“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不管怎样,随着新年的钟声敲响,每个人心中都燃起了新的希望,借此机会,我真诚地给朋友们拜一个晚年,祝朋友们:虎年财源滚滚,发财发得象肥虎,身体壮的象雄虎,爱情甜的象奶虎,好运多的象虎毛,事业蒸蒸象大虎!送给朋友您虎虎的祝福,虎虎的甜蜜,虎虎的运气,虎虎的健康,虎虎的快乐,虎虎的心情,虎虎的欣慰,虎虎的顺利,虎虎的幸福,虎虎的人生!!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