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棍寡妇齐抗战 正文 《十八》汉奸马大全

武者2009 收藏 11 1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size][/URL]   暴风雪中,一声响亮的哭声划破了石人洞里沉闷的气氛。王玫瑰生下了一个女婴。她看了一眼刚来到这个世上的女儿,疲惫地睡了。   身边几个妇女大声小吆喝地忙着烧水。王张氏看着这个襁褓里的小生命,鼻子一阵酸楚,可怜的孩儿啊,一出世就没了父亲,再看看女儿苍白的脸庞,不由的抽泣起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11.html


暴风雪中,一声响亮的哭声划破了石人洞里沉闷的气氛。王玫瑰生下了一个女婴。她看了一眼刚来到这个世上的女儿,疲惫地睡了。


身边几个妇女大声小吆喝地忙着烧水。王张氏看着这个襁褓里的小生命,鼻子一阵酸楚,可怜的孩儿啊,一出世就没了父亲,再看看女儿苍白的脸庞,不由的抽泣起来。大山媳妇扯了她一下,小声道:娘,你这是干啥啊,别让妹妹听见。王张氏忙擦了把脸,端起木盆跟着忙活起来。


站在洞口的二楞子望着外面的漫天大雪,听着枪炮声渐渐稀疏沉寂下来,心里急的火烧火燎,他望了眼顺子,说:山口那边没动静了,可能鬼子跑了吧,咱去看看。


顺子转了转眼珠说好。二楞子转身向洞里的妇女们喊:山口那边没动静了,你们别急着出去,我和顺子先过去看看,确定鬼子走了我再回来告诉大家回村。


说完,和顺子每人提着把大刀冒着风雪向山口奔去。


雪很大,山路上已绩了厚厚一层,他俩一路连滚带爬上了山口,放眼一望,满目银白,没有一个人影,壕沟山坡上尽是一个个凸起的小雪包,二楞子傻了,他扯起嗓子连喊几声:鬼子跑啦--,老少爷们都出来吧---。


可回答他的除了山谷的回荡,再无动静。他急了,扑身扒开一个雪包,里面是一个穿着黄军装没头的身子。二楞子呸地踢了一脚,再扒一个,露出一张黝黑的脸,身上的黑棉袄已被血啧浸透冻干了。第三个,第四个。。。一样颜色的黑袄裤。


他愣怔了一会,突然跳起来浪浪跄跄满山遍野的呼喊。顺子吓坏了,扑上去紧抱着他的腿,哭喊着:哥,你别这样啊,咱找找还有活的没。


二楞子一腚跌坐在雪地上,抱着头呜呜地哭起来,他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来,为什么要听王元宝的话呆在洞了,他若在战场上,起码也多杀几个鬼子啊。现在村里的青壮男人为保家园都死了,他还有什么脸回去见村里的老女人孺啊。


大雪还在下,二楞子坐在地上已成了个雪人,顺子不停地拍他:哥,你别这样啊,咱先回去吆喝洞里人能走路的赶紧来找死去的爷们,让他们入土为安呀。


二楞子用手狠劲锤了锤脑袋,翻身爬起来,对他说:你回去吧,别对她们说厉害了,我在这找找王元宝大叔和兄弟爷们的尸体。


顺子点了点头,跌跌撞撞地跑下了山口。


二楞子双手扒开雪包,把兄弟爷们的尸体凑到一块排列开,以方便家里人认领。有几个人已跟鬼子尸体缠到一块了,掰也掰不开,他就用大刀把鬼子砍碎了分开。


在尸体堆里,他没发现师傅王元宝几个的尸体,大约被炸弹炸散了吧。想到这里,二楞子又是一阵抽泣。他对着躺在地上的全村爷们暗暗发誓,不报此仇,我二楞子决不为人。


这时村里的老女人孺都哭喊着爬上来了,各自疯了似地寻找自家的男人,找到的扑地嚎哭,找不到尸体的就对着一堆残肢断臂翻寻,以祈能发现自家爷们身上的特征。。。


整个山村,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


自山口一战,鬼子田中部也损失惨重,三个月前他从青岛带了的100多人现在还剩下40多个,伪军也从300多人减少到100多。


这让他元气大伤,几十个山村野夫给皇军造成这么大的损失,让他脸面丢尽。他不敢对鸠山汇报真情,而是说在铁镢山下与中国军队一部发生激战,阡敌一千多人,俘虏100多。皇军方面伤亡43人。大获全胜。


鸠山看到这个电报,心里安慰了许多,他指示田中把那100多俘虏的国军押送到青岛,要用船载去日本矿山干苦力。


田中一听吓懵了,草,这本是吹牛比的话,没想到鸠山动真的。怎么办?上哪抓这100多俘虏?


他赶紧派人把马大全找来,问他计策。马大全两只小眼一眨巴,道:太君,这点小事还能难到您。不就是百八个人吗,中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咱上街抓就是了。


田中一听,草,也是个办法。就对着马大全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道:马,你的聪明,好好干,皇军不会亏待你。


马大全连连点头哈腰答应。心说去你妈的,老子的老婆都被你日了,还不亏待我?


当天晚上,鬼子伪军出动了100多人,满乡驻地挨家挨户抓人,逃跑拒从者当场杀死。


这一夜,整个王戈庄狗咬鸡跳,哭声震天,鬼子忙活了一宿,才抓了80多个男人。怎么回事?原来鬼子一踏上王戈庄地界,乡里青壮年男女有奔头的都跑了,他们早听说小日本鬼生性残暴,不跑还能等死?家里留下的多是老弱病残。


天中见凑不够人数,又叫马大全出主意,还别说,马大全这家伙还真能想办法,他凑近田中的耳朵小声道:太君,咱把那些受伤的伪军弄起来不就够了吗,呆在兵营里还的给他们治疗吃饭,不合算。


田中大喜,连连点头:吆西,吆西,马,你的中国人里面的这个。说着伸出大拇指。


马大全领着两个鬼子进了伪军大院,鬼子跟伪军分两个地方驻扎,相距一条街。


伪军中队长花脖见一马大全,忙迎上来问候,按说花脖有兵,不应该鸟马大全这个文职乡长,但人家马是田中眼里的红人,老婆都共用,这关系傻子都知道,他不敢得罪他。马大全问花脖还有多少受伤的弟兄没复原。花脖叹了口气说光重伤死了的不算,现在还有20多个躺在床上呢。


马又问:能走路吗?


花脖答走路没问题,断腿的早撵回家了,剩下的都是小毛病的。


马暗喜,对花脖说大日本皇军对弟兄们很关心,派我来慰问下,你统计下受伤的弟兄们还有多少没恢复的,皇军想把他们送往青岛治疗。


花脖一听,靠,日本鬼怎么突发善心了?真是菩萨开眼啊。


于是赶紧派人各屋登记,那些伪军一听要到青岛治疗,既不用打仗又享受高规格待遇,这是天大的好事啊,纷纷说自己伤情怎么怎么不好,有几个脑瓜精明的虽然没负伤,也指着自己身体某个部位龇牙咧嘴嚷疼痛,央求加入治疗队伍。最后在送了几条“老刀”烟后都如愿以尝。


这批“俘虏”被送往青岛基地后,日军把那些老弱病残挑出来直接扔进海里喂了鱼,剩*格棒的押上船运回了本土开始了二战史上最悲惨的“中国劳工”生涯。可怜那些自作聪明的伪军,本以为皇军会为他们治伤疗养,却没想到喂鱼的喂鱼,当奴隶的当奴隶,个个懊悔不叠,大骂日本鬼没人性,但一切都晚了。


田中解决了俘虏问题,心情大好,晚上在办公室请马大全吃了一顿日本料理,席间喝的醉熏熏的又跳又唱,他没理由不高兴啊,山里的匪民全部剿灭,又送给上司100多“俘虏”这都是战绩啊,马大全心里也很得意:老子的脑瓜就是灵光啊,连鬼子都没有的智慧被老子想出来了,天才啊。正在他拍着手摇头晃脑地随着田中的小调哼哼呢,田中突然停住动作,望着他*笑道:马,你的老婆,今晚的过来,我的乐一乐。


啊?马大全脑袋一响,懵了,这次他脑子不灵光了,草,你这杂种又要日我老婆?他尴尬地灿笑着,喏喏地对田中道:太君,我老婆这两天不舒服,您看。。。


田中脸一沉,皱了皱眉两眼冒出了凶光:你的什么意思?


马大全腿一哆嗦,连忙道:好的好的,为太君服务,是我的光荣,我这就回家去叫她过来伺候太君。


田中立马又换了张笑脸,满意的点点头,道:马,皇军下一步准备成立个特别行动队,任务是下乡清查对皇军有敌意的匪民,你的兼任队长的干活。怎么样。


马大全一听,对着田中啪地一个立正,高声道:我的坚决服从太君的命令。


从鬼子住地出来,马大全边走边乐,鬼子成立特别行动队,这是个肥差啊,这要带人不论到谁家就说你是暴民,那他们还不的吓死,金钱元宝统统地就有了。


他美滋滋地想着到了家,对老婆半斤粉道:你快打扮下,去鬼子司令部。


半斤粉奇怪地看着他,心里感到奇怪,以往这家伙要我去,都是哭丧着脸要吃了人的样子,今天怎么了?难道有什么好事?就问:你让我去司令部干啥?


马大全嬉笑道:鬼子让你去还能干啥,日你呗。


半斤粉一听,娇嗔道:你真行啊,把自己的老婆送人,没出息。


马大全哈哈大笑:你瞧不起我是吗,老子要升大官发大财了。


后一句他没敢说出来:草,不就是个臭娘们吗,谁日不是日啊,老子今晚去找个大姑娘耍耍。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