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纳粹最后的日子:残酷的柏林之战见证人访谈录(转帖)

hawk12 收藏 1 2876

译自《World War II》杂志


Siegfried Knappe,前德国军官,帝都之战的幸存者,苏军俘虏。

由McCaul编辑采访


柏林,一片杀戮场。它是一座大型的、现代化的、设计良好的城市,这些使得它即使遭受严重的空袭,受的破坏也比其他德国城市轻。即使到了1945年,全城的大约25%毁于空袭,但其基础设施未被摧毁。由于柏林的坚固建筑物群,要攻克这个帝都必须付出极大代价。


令柏林那么能抗得住轰炸的那些因素,也有利于它抵御地面进攻。有又深又结实地下室的公寓遍布全城。相互间有固定间隔的林荫道和大道也将成为苏军坦克和步兵的葬身之地。城内的天然屏障使柏林更加易守难攻。施普雷河Spree River从城市的西北角切入,穿过市中心流向东南方。柏林的南方通道有泰尔陶运河 Teltow Canal守卫。市中心,首都呈“V”字形的心脏地带,为施普雷河和兰德维希运河Landwehr Canal所环绕


这座城市的很多守卫者为保存一个希望而战:阻挡苏军仅可能长的时间,让西方军队占领德国更多的地方,或许还有柏林。然而这是一个从未实现的愿望。柏林由魏德林将军的第56装甲军防卫。苏军攻势开始的时候,56装甲军还不满员,而且只有两个师,新编的穆钦堡(Muncheberg)师和在无果的库斯特林反击中实力大减的党卫军第20装甲师。最后,这个军应该包括5个师,但在向柏林后撤的过程中和一个师失去了联系,所以城内最后的战斗只有4个师参加,城内原有部队的实力也相差不大——总计6万人,50到60辆坦克


苏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他们的计划是在发动攻势后第6天攻克柏林。第11天,红军抵达易北河。与苏军计划相反,柏林没有投降,直至5月2日——攻势开始后第17天。4月25日,美苏两军会师易北河,这时距攻势开始已经过了10天。


很难说到底有多少苏军参与了对柏林的进攻,柏林战役纪念章被授予将近108万2000人。这意味着苏军人数是保卫柏林本身的德军人数的10倍以上。即便如此,红军从4月21日最初抵达这座城市到5月2日,花了整整12天。


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这可以从以下几方面解释:德军殊死的抵抗,巷战的困难,还有苏军士兵知道战争已到最后时刻了。当兵的不想死,如果他们觉得会死得毫无意义你是很难激发他们冒险的。苏军士兵没有什么需要靠在战争进行到尾声时为祖国而死来证明,来赢得的。即便如此,参与战役的3个红军方面军从4月16日到5月8日共损失超过30万人,超过其总兵力的10%。


Siegfried Knappe是一名参加过柏林战役的德国军人,当时他是少校,56装甲军的参谋军官。他和Ted Brusaw最近合著了《Soldat》,一本关于1936年到1949年他的从军经历的书。


《World War II》杂志记者(以下简称WWII):柏林守军是怎么部署的?


Knappe: 整个城市的防御体系由三环九区构成。最外环周长约60英里,在市郊周围。这道防线主要断断续续的战壕和匆忙放置的路障组成。中间环周长约 25英里,利用现有障碍物,如地上铁路和坚固的房屋。最内环在市中心,由厚实的政府建筑组成。从A到H8个区,被分成馅饼状穿过三道防御环。第9 区—— Z区,位于市中心。Z区有它自己的防御力量——希特勒党卫军护卫队。在我们到达之前,除了高炮部队外柏林没有值得一提的正规军。


WWII: 56装甲军有多少有经验的士兵?

WWII: How many experienced soldiers did you have in the LVI Corps?


Knappe: 我有一份报告可以很好回答这个问题。这份报告称我们所有5个师的战斗力总和仅相当于2个师。

WWII:那有多少人员呢?

Knappe:如果每个师都按和平时期编制的话,大约4万人。这份报告也提到柏林的其他部队相当于2到3个师,党卫军相当于半个师。合计约4到5个师,60000人,50到60辆坦克

WWII:其他部队战斗力如何?


Knappe:战斗力很有限。有些是人民冲锋队和希特勒青年团,装备极其简陋。其他的比如防空部队,机动性很差。他们都尽力了,可是根本没有接受步兵战的武器和训练。俄国人在他们的文献里说(我们有)18万人。

WWII:这大概会显得他们取得的胜利规模更大。

Knappe:对,他们可能是按师数统计并按和平时期编制计算的。但是,我们的人数甚至从来没有接近过这个数字

WWII:你曾经想过你有机会打赢这场战斗吗?


Knappe:没有。从一开始我们就没有一点机会。我们只能撑下去,直到西方军队到达柏林。

WWII:你曾经和你的人讨论过:“我们能顶住俄国人一星期”或者其他类似的时间吗?

Knappe:没有,我们从来没有那样设定时限。我们知道我们能一直支持到西方军队到达柏林。

WWII:你身为一名少校, 是怎样成为军级参谋军官的?此外,你提到党卫军第20师由一名上校指挥,但是那通常是少将的位置。低级军官担任那些职务,这在战时很正常吗?


Knappe:是的,那时候仗都已经打疯了。如我在书中提到的,我虽然是少校,却差点当了师长!

WWII: 你怎么联络和指挥部队?

Knappe: 我们最初使用柏林民用电话系统。我们尽快建立了自己的网络,但是缺乏所需器材。所以,我们很高兴民用电话系统还能用。

WWII:你对部队的控制力究竟有多强呢?


Knappe: 我们很好地控制着柏林的部队。我们与20师在城外激战中失去了联系,正如第九集团军与我们失去联系一样。我们正好没有应有的无线电器材。所有的通讯都是以权宜之计维持,但我们还能应付得了。

WWII:二次大战中,德军有很多特别部队(ad hoc units)。穆钦堡师是其中之一,看上去他们在泽洛高地干得不赖,这是他们第一次参战,在柏林也打得不错。你们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Knappe: 因为我们的训练。即使在战争的尾声,依然有充足的训练有素的军官和候补军官使部队能够运转。他们都受过同样的训练。

WWII:当他们被匆忙征集起来投入战斗时是怎样增强凝聚力的?


Knappe: 这是军官和候补军官的职责。在斯大林格勒之前我们还不必这么做,但是在那之后这项工作就成了伴随失败和撤退的家常便饭。所有人都知道团结在一起并肩作战就能避免被俘和死亡。

WWII:穆钦堡师是怎样组建的?他们是个别征兵还是集体征集的?


Knappe: 众所周知,柏林将要有一场大战,国内军接到命令派遣所有人员前往穆钦堡,该师由此得名。总参谋部决定在那里新编一个师。燃料、火炮、通讯器材及其他军需被分配送往穆钦堡。师部已经委派好了,他们已经在那里等装备了。当兵员抵达时,装备已被整理好等待他们了。第六集团军斯大林格勒损失掉以后,我在法国也有过这种经历。我先去法国,一个炮兵营的火炮、250匹马和枪械,所需的各级人员随后就到了。


WWII:在你的书中提到苏军错过了早日攻克柏林的良机。能详细地谈谈这是怎么回事吗?


Knappe: 我提到的快速攻克柏林的时机出现在当初他们突破我们的外层防线之后。当时,我们的防线看上去像个哑铃。一端围绕着(希特勒的)暗堡,另一端环绕着奥林匹克运动场(包括皮切尔斯多夫桥(Pichelsdorf Bridge),我们当时就是从那座桥突围的),中间是陆军街两侧间的细长条地带。他们本可以从陆军街长驱东进直取暗堡。实际上,战役期间常有个别坦克穿过陆军总部大街。通过陆军街下面的地铁,我们能够和奥林匹克运动场周围的部队保持联系。我随时更新战场形势图,对为什么他们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很觉诧异。我们没有能到处设防的充足部队。俄国人一直不停地撞在我们防线的最强点上。他们一直试图从最短的路进入市中心,其实如果走那条长些的路他们能到的早得多。


WWII:在战斗中你曾经好几次去过希特勒的暗堡。开始的时候,卫兵下你的枪,但是到了后来他们不检查你,你能带着手枪进去。你在你的书里说,你有刺杀希特勒的机会,你考虑之后放弃了。能详细描述当时的情况吗?

Knappe: 战斗已到最后一刻,我一枪打死他也改变不了任何事


WWII:在希特勒当了那么多年元首后,是什么使你改变了对他的看法?是一两天内的突然转变呢,还是你考虑过很长时间?

Knappe: 那不是突然的转变。在斯大林格勒以后。不光是我,这也是前线军官普遍的感受。我们能看清正在发生的是什么了。


WWII: 当机会出现的时候,是什么让你想到杀死希特勒的?

Knappe:或许是当魏德林将军请求他允许突围并和我们一起走的时候,他所说的那番话吧。魏德林将军告诉我,希特勒说他不想像 "Landstreicher"一样死在大街上。"Landstreicher"在英语里面没个合适的译法,所以我在书里面用了“狗”这个词。但是 Landstreicher是一种类似流浪者或乞丐的人。我和魏德林亲眼看着数以百计的士兵阵亡在街上,现在希特勒居然说他不想和他们一样死。我弟弟在俄国负伤死了。我们俩都被希特勒的这个词搞得心绪难平。这简直是难以置信的,尤其是这么评价一个士兵。到那时,我才知道我们为之而战的是怎样一个家伙。


WWII: 就是因为那句话?


Knappe: 是,当时我想一枪崩了他。横竖我是要死的人了,我不在乎会被处决。我们曾经从俄国人手里收复一些地方,无论何时我们总能发现被处死的德国军官。所以,我在被俄国人俘虏后也会被处决。不知不觉地,我认识到不能让希特勒成为一个烈士。这样就会创造一个新的“背后一剑”的神话戈培尔最有可能把它创造出来。我敢肯定他会这么说:如果元首没有被一名总参谋部军官暗杀的话,他一定会找到拯救德国人民的良方。


WWII: 你在书中提到当所有人在暗堡里进最后一餐准备突围的时候你也在场,你和希特勒的秘书马丁•鲍曼坐同一张桌子。有很多关于鲍曼幸存下来并被人认出的传说。你觉得他后来会怎样?


Knappe: 他必死无疑。他既肥胖又没受过军事训练。在战场上,你必须是受过训练的。你得知道枪一响后该怎么做。我肯定他在城市里哪个地方被打死了。据有些来自当时参与突围的人的说法,他在过了一座桥后被击中了。当然没人检查他是否真的咽了气。所有人都只关心自己逃生,此外也根本没有人爱他。


WWII: 魏德林将军命令在投降后仍继续战斗的德国士兵停止抵抗,你是打印并发出这道命令的人吗?


Knappe: 是的。俄国作家爱伦堡写了些什么金发女秘书打印命令之类的报道。我当年也是一头金发,不过这纯属巧合。


WWII: 被俘后,你先进了柏林战俘营后来又被转移到俄国的战俘营,并在那里呆了五年?


Knappe: 不错,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