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记者赴莫斯科实地采访光头党(震撼)(转载)

把青春献给中国 收藏 1 11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俄罗斯的“光头党”名气非常大,许多在俄罗斯的外国人,特别是一些亚裔人种、犹太人,一说到“光头党”都不寒而栗。其中许多人都遭遇过“光头党”的袭击,这些案件在俄罗斯和世界各大新闻媒体中常见报道。前不久,还有一位在莫斯科大学留学的中国学生,傍晚竟然在莫斯科大学门口,被一群“光头党”青年不分青红皂白捅了二十多刀,差点送了命。现在,听说许多在俄罗斯特别是莫斯科学习的中国留学生,晚上根本就不敢出门,甚至还有携带武器才敢出门的怪事。




莫斯科的社会治安原本就不好,加上光头党这么一掺和,更是雪上加霜,使得俄罗斯的开放形象大打折扣。


我们这次到俄罗斯采访,早早就给自己定下了一个题目:采访光头党。我们很想看一看,俄罗斯的光头党到底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他们为什么总是袭击外国人?他们的动机和目的到底是什么?当然我们也心存担忧,到哪里去找光头党?他们会接受我们的采访吗?身为中国人,我们自己的安全有保障吗?也有朋友劝我们别自找麻烦了,别人躲开“光头党”还怕来不及呢,你们居然送上门去。但是我们想,作为俄罗斯社会的一个突出的社会问题,我们应该有勇气去直面它,认识它,报道它,否则就谈不上向中国观众介绍一个真实的俄罗斯。


一到俄罗斯,首先,我们发现过去对俄罗斯光头党的认识并不准确,光头党其实并不是一个政党,或者是一个团体,而是泛指一个数目庞大的青少年群体。他们年龄其实很小,大约都在十五六岁左右,他们纷纷依附于各个极右的或者偏激的民族主义党派周围,可以说是这些政党的青少年追随者,或者说是外围组织。这些孩子迷恋街头暴力,用拳头和匕首说话,由此去张扬那些右翼党派的政治主张,譬如:反对外国移民、反对跨种族的婚姻、捍卫俄罗斯人的就业权利等等。而这些青少年们,本身并不一定是这些右翼政党成员,顶多是一群“粉丝”。他们大多数是由于各种社会和家庭的原因,偏离了正常生活的轨道,用中国术语来说,就是“问题少年”。而那些操纵“问题少年”的政党或者团体,都是一些以狂热爱国主义、极端民族主义面目出现的组织,他们本身就具有草根性、暴力性的特点,政治主张很有“为民请命”的欺骗性和煽动性,而操纵青少年“造反”,则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之一。


比如有些极右翼政党的主张是:俄罗斯是俄罗斯人的俄罗斯,俄罗斯的工作岗位,俄罗斯的金钱,只有俄罗斯人才能拥有,一切外国移民都必须从俄罗斯清除出去!尤其是经济危机的今天,这种主张在俄罗斯很有市场。这些政党会经常向俄罗斯青少年宣传:知道你们的父母为什么失业吗?工资为什么会降低吗?因为外国人抢去了你们父母的饭碗。你们要想过上好日子,要想让父母不失业,就必须勇敢地捍卫俄罗斯人的权利,跟外国移民战斗,把他们赶出俄罗斯!于是,很多来俄罗斯找工作的外国人,特别是来自相对贫穷国家的亚裔移民,便成了这些青少年的出气筒,遭受皮肉之苦甚至杀身之祸。这正是俄罗斯出现光头党的基本原因。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仅仅是2009年1月份,在俄罗斯就发生了32起光头党制造的暴力事件,其中有16人被打死、32人受伤。其中最恶劣的一起是一位塔吉克人遇害事件,他的头颅竟然被光头党割了下来!这些光头党制造的暴力犯罪案件,不仅在俄罗斯的外国人中间造成了极大的恐慌,也给俄罗斯在国际社会带来了极为负面的影响。


尤其在经济危机、失业骤增的今天,俄罗斯“光头党”的暴力活动明显增多。普京把“光头党”形容为长在俄罗斯身上的一个“毒瘤”,曾经发誓要彻底清除这个毒瘤。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光头党的活动丝毫没有减少。


要真实了解俄罗斯“光头党”的行为方式,就无法绕过那些极右翼的政党,因为这些政党是“光头党”的灵魂和导师。所以我们到了俄罗斯之后,就想通过各种线索,找到一个有影响力的极右翼的政党,采访他们的领导人,并通过这个政党,采访到“光头党”成员。这种方式,采访起来可能比较安全一些,因为作为一个政党,他们的行为方式相对比较理性。如果我们自己直接去找“光头党”,一是不安全,二是不好找,因为“光头党”没有固定的团体。


我们通过俄罗斯联系人谢尔盖先生,请他帮助联系俄罗斯很著名的一个极右翼组织“斯拉夫联盟”。这个政党据说在俄罗斯影响比较大,在全俄甚至在乌克兰白俄罗斯有几十个分支组织,成员有几十万之多。在我们到达俄罗斯一周之后,谢尔盖先生告诉我们:“斯拉夫联盟”的领导人同意接受我们的采访,并且同意带一位光头党成员一起来会见我们。这个消息让我们兴奋了一阵子,因为屡遭批评,俄罗斯的极右翼政党和“光头党”是很少接受外国媒体采访的,他们对外国媒体特别是亚洲国家的媒体是很抵触的。




采访是在莫斯科一个居民区的草坪上进行的,因为斯拉夫联盟根本没有自己固定的办公场所,他们搞街头政治出身的,他们擅长集会而不习惯坐办公室。在2009年6月4日下午的5点多钟,我们见到了这两位如约而至的采访对象。一位是斯拉夫联盟的领导人基姆什金·德米特里,他的大名和形象常常出现在俄罗斯报纸犯罪版的版面上。另一位身材非常高大、剃了光头的青年,就是传说中的“光头党”成员,他名叫伊万·鲍里斯维奇·斯米尔诺夫。


斯拉夫联盟的领导人基姆什金·德米特里大约四十岁左右,看上去跟普通的俄罗斯男人并无多大区别,但是他一打开话匣子,还是让我们有些发怵。一上来他先说,不赞成手下的青年人用武力去袭击外国人,因为这样做效果不太明显,不仅没有阻止大量外国移民进入俄罗斯,反而被媒体抓住把柄。不过他又说:现在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去阻止外国移民,他们还只能用暴力这种不得已的办法,去造成社会事件,以此来影响政府的移民政策。


这位基姆什金·德米特里先生越说越让我们觉得恐怖,他说:纯粹的斯拉夫斯民族就是俄罗斯、乌克兰白俄罗斯这三个国家的人,其它地方的人都不应该来到俄罗斯。不然俄罗斯就会失去自己的文化和人种纯洁,斯拉夫民族就会成为少数民族,甚至就会消失。所有俄罗斯的男人应该像战士一样,捍卫自己的家园,保护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他认为现在俄罗斯政府的移民政策上是错误的,俄罗斯人必须自己行动起来。问他怎么行动?他耸耸肩,居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说:我用它来保护自己。还说,在我路边的车里,还有两把自动枪,我用它们保护自己的家园!




他边说边拿匕首比划着,我们在一旁看着身上直冒冷汗。我觉得他们的政治主张和思维方式,距离我们熟悉的世界是如此遥远。陪我们一起采访的一位中国女孩,她在莫斯科大学留学,一会儿就面色惨白。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这个人说得绝对都是真的,他们真的会杀人,因为她的一位同学就是被“光头党”杀害的,至今她还记得遇害同学那件被鲜血浸透的衣服!过去她对“光头党”唯恐避之不及,今天居然近距离面对,她心里非常非常不适。


采访完斯拉夫联盟的领导人基姆什金·德米特里之后,他很主动地要求我们采访他身边剃光头的伊万·鲍里斯维奇·斯米尔诺夫。这位“光头党”青年一开口,更是惊心动魄。采访还没有开始时,他就当着我们的面换上了一件印有“斯拉夫联盟”的红色圆领汗衫,在换衣服时,他的腹部露出了一条很长很长的刀疤!主持人张羽问他这条刀疤的来历,他说是跟来自中亚的外国人打架时留下的。问他有没有打过外国人时,他耸耸肩说:这是个秘密。言下之意就是“这还用问吗?”




这位伊万·鲍里斯维奇·斯米尔诺夫,身体十分高大,而且强壮,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美国大片里的黑社会打手。据说当今混迹于北美的许多黑社会保镖、打手,大多原产于俄罗斯。在采访中,这位俄罗斯青年恶狠狠地对我们说:当看到我们漂亮的俄罗斯姑娘被外国人搂着,我就很气愤,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在采访当中,还发生了一个插曲。距离我们采访地点十几米左右的一幢居民楼,楼上一扇窗户突然打开了,一个男人用俄语冲着我们高喊了一声。翻译告诉我说,这是一句很脏的骂人话,意思是让“光头党”滚开!显然这里的居民很不欢迎这两个人。隔了一会儿,楼上的男人又狠狠骂了一句。紧接着,“斯拉夫联盟”的党魁基姆什金·德米特里先生突然一扭脖子,冲着楼上那个男人也大喊了一句!翻译赶紧告诉我说:他太狠了,他骂了一句更加难听的脏话!这一来,楼上的男人就没有再出声了。


很显然,在俄罗斯并不是大家都赞成这些右翼政党狂热的“爱国主义”主张和行为的,更多的人是反对这些偏激行为,甚至视他们为垃圾。大多数俄罗斯人是理性的,有教养的,他们心里很清楚,爱国主义一旦走向民族自我崇拜、排斥外族文化,它的归宿一定是极端民族主义,一定是法西斯。这种力量一旦成为气候是非常可怕的,它是一种最危险的自我摧毁力量,最终会断送国家和民族。亚洲、欧洲都出现过这种现实教训,比如希特勒德国。


这场令人不安的采访大约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我非常担心惹出麻烦来,显然这个社区的居民很不欢迎这两个不速之客,同时对我们采访“光头党”也很不高兴,接下来要是发生冲突,天晓得会是一个什么后果!又有谁可以保护我们这些陌生的外国人?!


还在尽早结束采访为妥,我提醒张羽很快结束了这场采访。


告别时,斯拉夫联盟的领导人基姆什金·德米特里突然提出了一个邀请,请我们周日去参观光头党青年营的训练,就是那种射击、刺杀和格斗训练。接着又提出一个要求:请我们在节目播出后,将这期节目复制一份,用光盘寄给他们。基姆什金·德米特里说:过去有好几家外国电视台来采访他们,有美国意大利、波兰等国记者,都答应给寄节目光盘,可到最后都没有了音讯。我说,你们可以直接登录我们中国中央电视台的网站,可以下载到所有的节目,我还把中央电视台的网址给了他们。不过,我们实在不想再去参观他们的格斗训练了,尽管我们有记者天生的好奇,但我们不想惹出事来,况且他们的态度和主张,我们已经明白了。




离开了这两位俄罗斯人,我们心里踏实了一些,不过还是有一个疑问:当今的俄罗斯政府应该说是一个很强硬的政府,譬如他们铲除国内实力强大的经济寡头干净利索,打击车臣恐怖势力时普京总统都会亲自驾驶战斗机冲锋陷阵,处理格鲁吉亚问题时手段凶悍,包括对北约也是如此。可以为什么无法收拾给自己脸上抹黑的“光头党”?后来多次跟俄罗斯朋友们聊起这件事情,才感受到,这确实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复杂的原因在于所有极右翼的政党,包括“光头党”,它的根基都来自于民间的朴素而盲目的爱国意识,以及对社会现实的失望和不满。这种草根力量、底层力量有时非常强大,俄罗斯政府根本无法也无力出手打击,只能用冷处理的办法慢慢去化解。


而极右翼政党正是利用这种民间情绪,来制造极端的民族主义,来壮大自己的队伍。极右翼政党和“光头党”,就是在这片沃土上生长出来的。如果政府一旦对他们下手太狠,反而会适得其反,甚至会形成政府与民众的对立。这也是所有民族国家政府都可能遇到的棘手问题:放任不管危害国家,坚决打击却适得其反。


民族主义都包含了爱国主义的基因,但所有过火的爱国主义都必然会走向狭隘的民族主义,古今中外无一例外。且不说希特勒德国,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是不是这样?当我们亿万人民把爱国热情挥洒殆尽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国家已经沦为荒原。还有台湾的民进党,一个当年追求民主自由充满生气的政党,如今在选票政治的误引下,一味操弄“草根政治”,打“种族牌”,满脑子狭隘的本岛种族意识,结果把整个台湾拖入到族群纷争、省际恶斗的泥潭中,拖累了台湾民众。它还称得上一个爱台湾的政党吗?它还有远大目光和宏大格局吗?


所以,对过火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永远要保持警惕啊,因为它太容易蒙蔽大众了,它会用最快的速度让国家窒息。它除了给少数政治家带来利益之外,从来就没有给一个国家和民族带来过真正的好处。它既不能给国家和民族带来尊严,也不能给民众带来安全和幸福。


但是很奇怪,它经常像海洛因一样令人兴奋和着迷。


俄罗斯的“光头党”现象是一个麻烦,一大批俄罗斯青少年注定会被毁掉,他们在毁掉自己的同时,也在毁掉俄罗斯的荣誉和进步。最糟糕的是,俄罗斯政府至今还没有找到拯救这些孩子的有效办法。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