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11.html



橡皮艇下海后向北航行了七十多公里,伍俊文看看GPS,现在已经在敌国领海内,距离海岸只有几公里,伍俊文打了个转向的手势,两个驾艇的士兵同时转向,橡皮艇全速向东航行,通过红外夜视镜可以看见薄薄的雾气远处的山峰依稀可见,伍俊文回头跟士兵们说:“上岸后警戒,把艇内的气体放掉,把设备放在海水里。”

“明白。”

橡皮艇飞快的冲到海滩上,几个雇佣兵熟练的从艇上跳下来,两个人一组分别警戒几个方向,其他人帮着操作橡皮艇的士兵隐藏装备,随后一组人汇集在一起等待伍俊文派遣,伍俊文只做了个跟随让前进的手势,就背着枪走在最前边,他手里只拿着一支装了消音器的M92R手枪。走在最后的士兵看见留下的不少脚印,就有些担心,跑到伍俊文身后拍了他一下,指了指地上的脚印,伍俊文打开掌上电脑看了一下,就指了指天空。

戴着夜视镜的士兵抬头一看,天空中没有月亮和星星,戴着夜视镜看天空十分清楚,现在应该是个阴天,看来是要下雨了,正好雨水可以冲刷掉沙滩上的脚印。伍俊文在航行途中看过电子地图,他登陆的地点不是一马平川的海滩,沙滩往东几百米就是山地,有茂密的树丛以及起伏的地形,山峰有高有低,山头上适合做狙击阵地攻击下边的敌人,山谷适合隐藏自己躲避敌人的空中侦察。电子地图上标有敌人的驻军,侦察机侦察之后还有更新的图片上穿到军用互联网上,拿着掌上电脑还能随时注意敌人的兵力变化,这里在开战前只有一个雷达站,两部对海搜索雷达,还有几部对空雷达,分别探测高空远距离和中低空近距离目标,也就是一个雷达中队,基本全是操作雷达和维修雷达的技术人员,他们对进入M国作战的舰艇和飞机提供海面和空中的信息,虽然离边境线远,但是也属于情报支援单位,如果干掉这个雷达站,前线的飞机只能依靠自己的雷达,军舰也必须二十四小时打开对空搜索雷达,否则容易遭到V国空军的袭击。

雷达站对于伍俊文来说没什么意义,但是对于敌人来说十分重要,伍俊文知道空军无能,打不打雷达站对他们出兵没有什么影响,不过这里对他来说是个软目标,不能影响全局,不过造成巨大的伤亡后必定敌人要向此地加强警卫部队。敌人手上的兵力不算很多,能抽调到前线的是有限度的,如果打掉这里他们势必抽调一个营以上的部队在此守卫,如果连续打掉几个这样的目标,前线的压力会减少,敌人可用的补充兵员将被分散到广阔的国土上。

在带领一组人行进的时候伍俊文的头脑里飞快的计算着目标该打不该打,打了以后有什么效果,如果打要怎么打,他把队伍带到一个岩石下边,正好可以躲雨,他们刚走到岩石下边外边就开始下雨,一开始下的非常小,然后越来越大。雨声可以干扰防守部队的听力,可以掩盖偷袭者的脚步声,所有雇佣兵都赞叹这是个好天气,即使不用带消音器的武器,也不容易招惹来其他部队,伍俊文看看身边的这群精英,这可是从一波人里挑选出来的,他对四个携带重型狙击步枪的雇佣兵说:“你们四个在这里休息,现在都是软目标,你们暂时不参加行动,山顶上的雷达站没几个有战斗力的兵,我们去对付。”

其他几个雇佣兵都站起来,把背包和枪背在身后,都拿出带消音器的手枪准备投入战斗,伍俊文安排好了以后带着七个人离开岩石下,冒着雨顺着道路向山顶上走去。雷达站修在山区中,在一座比较高的山峰上,山顶原来比较尖利,后来被V军工兵炸平,山顶被平整出很大一片空地,巨大的对空搜索雷达就修在这里,另外为了运输雷达设备以及人员,山里修军队专用的道路,就跟普通的马路没什么区别,只是坡度不是很大,伍俊文顺着平整的路面往前跑,就看见一座哨所出现在眼前,哨所跟前还有路障和栏杆,就跟停车场里的入口的设置没啥区别。

伍俊文减慢了跑动的速度,打着散开的手势,七个士兵很自然的分成三个战斗队,四个人分别跳到路基下边,踩着路上流下来的水前进,路基低于路面,不容易暴露,伍俊文小心的往前走着,雨天的哨所值班室里当兵的正在打发无聊的时间,外边两个木质的岗楼里站着两个士兵,抽着烟聊着天,伍俊文猫着腰往前跑,哨所里的哨兵也没看通往远处的公路上到底有人没人。

这里从来没出现过任何意外,没有战争没有犯罪分子来捣乱,哨所的警卫班有着惊人的安全记录,这里从来没出过任何意外,所以大家都麻痹了,安逸的在这个被战争遗忘的哨所里享福。哨所附近亮着不少照明灯,伍俊文不需要夜视镜,关闭电源后把夜视镜推到上边,他手里的自动手枪已经打开保险,值班的两个哨兵说话声音还不小,左右的岗楼里的兵聊的很高兴,看上去枪都没背着,头盔也不带,只带着贝雷帽。

伍俊文跑到距离哨所几十米的地方,抬手就开了两枪,哨兵毫无防备的倒在哨所里,伍俊文身后的三个士兵飞快的跑过去,越过横在露面上的栏杆,进入岗楼里拿敌人的武器,敌人的枪还是有的,两支很新的AK-74自动步枪,近战就用他了,狙击步枪反而浪费。

路基下边的四个人分成两组没走路面,他们直接奔哨所去了,四个雇佣兵拿着手枪潜伏到哨所值班室附近,值班室四面都是玻璃,他们也没打破玻璃直接开枪,而是有个兵蹲下身体走到门口附近,然后假装敲门,门的上半部分也是玻璃,里边正在娱乐的士兵以为站岗的要换班,故意蹲下敲门捣乱,有个士兵拉开门就找人,敲门的雇佣兵抓住他的小腿把他拉出来,然后用枪顶着敌兵开了一枪,值班室里的人并没听见枪声,他们只觉得奇怪,有几个人放下手里的扑克走到门口,从另一侧路基潜伏过来的两个士兵忽然站起来,拿着手枪持续射击值班室里的敌人,好几个士兵倒了下去,值班室外潜伏的俩人飞快的冲到门口,房间里还有几个人没出来,几秒钟之内出了这么多事情,他们也感觉到意外,两个人闪电般的冲了进去,打死了最后的几个哨兵,他们发现桌子上还有武器,是拆卸开的AK-74,显然死去的敌人刚才还在保养武器,这么普及的武器怎么难得住几个雇佣兵,他们飞快的把枪组装起来,然后把敌人留下的弹药装在自己的挎包里。

伍俊文也拿了一支敌军装备最多的AK-74,他不喜欢这种人人都会用的步枪,在非洲战乱地区十几岁的童子军都能拿着AK枪跟着军阀的队伍杀人去,太简单的东西反而没有意思,像伍俊文这样的人只拿着梅萨达步枪才有派头,武器产量要小,性能要好,用户要少的武器他才喜欢,不过总比手枪威力大,凑合用吧。

“长官,现在要上山么。”雇佣兵们打死几个没有专业精神敌人才有了精神,伍俊文看看哨所外边的雨,“今天的 天气帮了忙了,必须连夜解决掉这里的人,现在就出发,把能带走的子弹全部拿上。”

“没问题。”

伍俊文还是第一个带头出去,沿着平整的路面往山上走,此时山上还有下来的士兵,警卫排不会让一个班在雨夜中在哨所里呆一整夜,有一个班的士兵前来换岗。伍俊文用夜视镜看见前边的敌人就停下脚步,打手势让所有人藏在一边,除了路基外也没什么地方好藏,他们在路的两旁隐蔽,雨水顺着他们的防潮服往下流,这衣服即使掉进海水里也不会湿,一点雨水算不了什么,路上的一个班连武器也没带,他们穿着雨衣去换岗,看来值班室里的枪不是带着走来走去的,是谁值班谁使用的,打一群没枪的敌人实在是太容易,他们松松垮垮的没有一点军人的样子,看来也是穿上军装混饭吃的家伙。

敌人从路上刚走过去,伍俊文回身就对着敌人的后背射击,其他雇佣兵也用缴获的AK-74打起连发,密集的子弹伴随着枪声飞了过去,毫无防备的一个班遭到了伏击,因为看见敌人没武器,雇佣兵们打光枪里的子弹边换弹匣边跳上路面冲了过去,从容的换了子弹才对受伤的敌人补枪,伍俊文一看横尸地面也不行,想打扫一下可满地的子弹壳没法收拾,干脆不管他们,直接往山顶冲。

雨声掩盖了枪声,在山顶值班的警卫排士兵就听见打雷的声音,留在山上的一个班只有几个人看雷达站的大门,其他人都已经睡觉,毫无防备的雷达站马上要迎来灭顶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