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PS:黄会升职,琳晴接下了炮团职务后,应是防空团团长,原电脑资料上记载的资料是琳晴是营长,出现了错误,报歉。


大牛店二师防空战场。


日机突然来了这么一个漂亮的战术动作,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二师122mm口径自行火炮阵地,这一老大眼前亏就得吃定了。先是密集的炸弹大坨大坨地准确朝这一区域落下,爆起十余米高的弹片四射的同时,也把处在这片钢铁风暴中心的炮兵炸得死伤惨重,成片成片地消失,紧跟着,更有5 辆自行炮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被直接轰中,而且其中有一辆还是被不幸地打在了弹药堆上……


这一下,炮弹殉爆引动的爆破场面就更大了,斜刺里横飞的炮弹乱蹿中,又有3辆122mm口径炮被催毁,那中弹的炮兵也成几何级数地增长,二师122mm口径炮兵阵地只在短短一分钟里,就瘫痪了8 门重炮,另有13门炮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损,那些个操作炮火的炮兵,更没剩下个多少人了。


可以说,就这一轮,二师原30门的122mm口径榴弹炮重炮部队已是被彻底打残,再想要依靠炮火优势攻坚,还得紧急自军部征调才行。


本来,上次军议里是议定要从三师划拨107辆122mm口径榴弹炮分摊给一、二师的,只是那些炮火到了军里,却一直被秦丽压了下来。而她有要组建重炮四师的意思,大家也多多少少有个耳闻,一、二师长官也就没急着跟她要归建了,反正到时一组建,还得从师里拨过去,倒也不必多事。


日第二航空团成功地给了二师炮兵一下重的,在这同时,二师炮兵反击力量也不小,除了被引开火力的炮位零星回头给予其队列攻击外,作为炮兵预备队的一团防空部队,在敌空袭发起之初就作好了严阵已待,这时见了敌机突破防空火力网进行低空轰炸,那里还肯眼睁睁看着,除17台54mm四联装速射高炮发射个不停外,14挺23mm高射机枪也突突突地响个不停……


就见,那群低空俯冲的苍蝇连接临空爆炸,俯冲时是61架次的波次,至拉起爬空时,仅得以剩有36架盘旋在高空,而他们的97式战斗机,也从战斗开始时的54架次,变成了现在的38架次。


从大的场面看,中方炮群在这次地对空战斗中还是站在有利的一边的,它们用手雷炸出来的掩体很不错,若不是被炸弹直接命中,横飞的弹片对他们形成的杀伤力倒是能够勉强接受。而日本人是从日本内陆的辽阳机场起飞,连续飞行了很长时间,已经有少许疲劳。而且现在是在敌人控制的区域作战,心理上就有种紧迫感。漫长的飞行距离使他们在这片空域的停留时间大大缩短了,结果他们在作战的同时还要时刻注意油料的数量,以保证能够有飞回他们机场的燃料。


所以在一开始的战斗中,日军飞行指挥官一直处于一种速战速决的心态,没有对中方地面部队做多层次火力试探。在一开始的交锋中就被连续击落了十几架各种式样的战斗机后。同僚们的解体总算让那些日本战斗机指挥官清醒了一点。终于明白现在有没有油料和在不在敌人空域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只能是拼,看谁的运气更好一点。要不然,帝国空中骄傲被支那地面部队击退的事实,绝不是远在大本营的那一群官僚所能接受的,那么谁是这个替罪羊呢?答案自然是正在空中进行指挥的战场指挥官……


日本人平时的训练也是非常严格的,他们有一套很实用的空战战术和空战技巧。当日军第二航空团团长林弥一郎大佐开始认真对待中方炮群的时候,二师防空部队的损失也就开始了。那些日本双机编队熟练的互相配合着对中方的防空阵地进行了一系列有效的进攻。


双方都拿出了浑身的解数进行着正规的地对空,空对地作战。但是好景不长,由于作战空间太狭小了,那些战术配合很快就变成了拖累,而那些诱饵飞行也被发现在敌人面前是找死的行为。双方都进行了以打击对方一点为作战目的的火力突击,在双方的战斗互相付出了相当的代价之后,正式的大混战终于登场了。


现在大牛店上空已经完全打乱了套,什么长机,僚机,小编队,中队,中方的炮群指挥,全都被打散了建制。日本飞行员们已经忘记了什么叫空对地战术规则,现在他们只是机械的操纵着自己的飞机,然后对着离自己最近的那台炮管发起攻击。没什么相互配合,没有什么圈套花招,只有蛮横的杀戮。运气好的胜利,运气差的下地狱。


发动机疯狂的咆哮,弹壳像雨点一样从泻弹孔里落下,曳光弹怒吼着从枪口射出,敌炮台在风暴般的弹雨中颤抖,飞机碎裂的蒙皮和外壳呼啸着从面前飞过,然后就是随着一阵轰鸣,那个时明时灭的敌炮台在自己的面前炸成一根火柱或者成为一支翻滚着的火团从视野里消失,一阵极度的满足感充满了自己的全身,那种快感驱使着他们开始四处打量寻找下一个目标,然后再重复一次,直到自己变成让别人感到满足的目标。


97战斗机从各种方面来讲都不该选择向炮兵阵地发起攻击,但是它们还是坚持着和他们的战斗轰炸机并肩在一起战斗。而中方的54mm四联装速射高炮在这场地对空战斗里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那些帆布蒙皮的日本战斗机往往被这种炮弹打成一团火球。被23mm高射机枪命中机舱的日本飞行员更是凄惨,他们被活活的烧死在自己的驾驶座上,或者拖着喷着火焰的身体和燃烧着的伞包像块石头一样砸向大牛店那战火纷飞的战场。


更可怜的是那62型战斗轰炸机,它们笨重得根本不能算是战斗机,本来它的工作是来执行轰炸任务的,在这以前,它的高空飞行能力足以让他避开原中方炮群的。可是没想到的是现在它们的对手竟然是清一色的精锐高炮群,结果在空战开始十分钟后,空中就只剩下十来架这种飞机在飞行了,62型那残缺不全的机体撒满了整个大牛店战场。


不管是97式战斗机还是62型战斗轰炸机,每一架日本战斗机现在都是在他们的指挥官督令下,为了维护日本空军那点本就没多少的荣誉而战斗着,中方的高射机枪和炮手们现在面对的敌人空前的疯狂和难缠。虽然中方地面的火力和数量占了上风,但是战斗打的还是很艰难。


面对就连只是配制了20毫米机关炮和7.6机枪的战斗机都疯狂发参加空对地战斗场面,二师防空士兵们也打红了双眼。虽说,日军战斗机在这种不自量力的空对地中损失惨重,他们充当诱饵,结果他们的20机关炮实质是发挥不出多少作用,在地面部队的火力网前,他们逃生机会极小,因为他们的飞机在半空中就被撕碎或者爆成了一团火球。


两边的战士们这时候都已经只可用打疯了来形容。就连双方的指挥官也都失去了冷静的头脑。激烈的战斗,四散的残骸,爆炸的火球,火热的曳光弹,疯狂分泌的肾上腺素让那些参战的日军飞行员们兴奋的无法控制自己,他们脑海里唯一剩下的就是根深蒂固的技术,杀戮的技术。他们冷酷而精巧的操纵着那些在空中上下翻飞的战争机器,脑子里除了怎样消灭对手以外什么都没剩下,他们呼喊着同伴一起来干掉眼睛里的敌人,他们用嗜血的眼神冷冷的盯着套进瞄准光圈的目标。现在在这些飞行员眼里,那些只是目标,而驾驶那些目标的只是些该死的野兽而已,因为他自己现在也已经是野兽的一份子了。


作为人的人性规则已经被完全地践踏了,双方的瞄准点都向着对方的要害移动,地面部队已经把打爆对方的油箱做为对方被击落的唯一证据。战斗在各种高度以各种方式激烈的进行着,从耳里传来同伴无助的惨叫声让那些战士们的杀戮之心更加的坚定,而机枪和机炮那凄利的咆哮声让那些军人更加热血沸腾。


没有恐惧,没有怜悯,没有正义,没有邪恶,只有原始的杀戮。


“呜....”一声长而尖锐的响声从头顶上传来,正在向一台高射机枪阵地送弹药过去的任铁,心中警兆立生。


“卧倒!”一名士兵的警告叫喊声才刚出口,奔跑中的任铁在左脚落地的一刹那,膝盖一弯,没有持物的左手也弯曲着护在胸前,同时身体一矮,顺着奔跑的冲力向前扑向地面,左肘左腿弯曲着碰到了山坡的草地上,左手着地后迅速前伸,护在自己的头上,右手臂翻起,在身体右后侧掩护着自己的要害部位。这真是个标准的前进卧倒姿势。


“轰”一声震耳的巨响,从身后十来米的地方传出,卧倒在草地上的身体,在这一刻清晰地感觉到了大地在波动。炮弹爆炸后的气浪,由身后贴着身体而过,那种隐隐生痛的感觉,让任铁知道自己的这条命,算是暂时躲过了死神的邀请。


卧倒后的任铁,没有片刻的停留,立即抓紧了弹药箱,手脚并用,采取连滚带爬的行进动作,向不远处的机枪火力点壕爬了过去。


“西里哗啦”在任铁爬行的过程中,刚才那发爆炸的炮弹炸起飞向空中的泥土,这时又从空中洒了下来,把任铁洒了个灰头土脸,幸好没有石头,不然就这么一下就够他受的了。


“拿给我,快点下来。”一只大手从阵壕中伸了出来,一把拉住了在壕边前进的任铁的左手,大力随之而来。


感觉到一股拉扯力从对方的手里传来,任铁再没犹疑,上身弓起,拿弹药箱的右手,用力一提,同时双脚连续用力一登,半蹲了起来,借力借势往战壕跳了下去。


“快,没受伤的先装弹,受了伤的自己先包扎处理一下。兄弟,你来了就别走了,跟我们一起点斗!”机枪班长指挥着几名防御阵地的士兵赶紧装填机枪子弹,同时要求任铁也留下来。


任铁点点头,自己找了个角落,先把左手上的绷带缠紧了,再擦了一把脸面,把尘土都弄掉。深呼吸了几下,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状态,让因刚才快速负重奔跑而全身沸腾的血液尽量稳定下来,还拧开阵壕里的行军水壶,喝了几口水。任铁很清楚自己即将面对的是怎样的一场战斗,这些小小的准备动作能令自己发挥出应有的战斗水平。


随着日军投弹覆盖火力打击的全面展开,落在这个火力点及其附近的炮弹越来越多,承受的打击压力也越来越大,有的炮弹甚至直接落在了友邻的机枪战壕上,把那一个火力点完全炸没了。


令任铁感到意外的是,这支成军不足2月的高射机枪小分队,却在这么一个关键的时刻,发挥出了一流部队的强悍实力。在日机铺天盖地的轰炸中,倒没人显出有惧怕逃离的神态。


拿起地上的一支81式步枪,任铁弓着腰,贴着战壕内壁,避免被炮弹爆炸的流弹波及,小心翼翼地向高射机枪的方向走过去。根据自己的眼光判断,这个火力点班长还是有一定的作战能力的,伴着一个好的上级,在战场上生命就多一份保证。想到这里,任铁的眼中闪动着渴望战斗迎接挑战的眼神。


任铁默默地进入到自己选择好的战斗位置,这个位置右边距离战壕指挥所不远,班长已经在指挥所内架起了一挺23mm重机枪,而在自己的左边三步,另三名士兵也填弹好了一挺高射机枪。自己选择的这个位置,刚好同这两挺机枪,构成了一个小型的三角火力支点。


把步枪架在了战壕边上的沙袋之上,任铁左脚在前右脚在后,呈八字步据枪站立姿势,上半身侧身贴着战壕壁的土壁,左手持枪右手拉枪栓子弹上膛。对于自己手上的这支81式步枪,已被证明性能超好的步枪,任铁心里还是比较踏实的。直动式原理,结构简单,故障少,战斗性能好。口径:7.62mm×39mm弹量:30发射速:弹头初速720米/秒射程:2000米射击方式:手动。虽然这并不是配备了光学瞄准镜的狙击步枪,但只要使用者发挥稳定,也同样能在超远程命中目标。


(通常步兵对战,也就是两三百米甚至一百米的距离。能真正发挥出这支步枪2000米最大射程威力的人少之又少。)


“希望这支步枪已经校准过。”任铁一边把枪托抵在自己的右肩窝上,一边调整着自己的持枪姿势,努力让自己感到自然舒服一些。部队里的枪,未必每一支都校准过,不过只要自己开过几枪,也能调整过来,对这一点任铁还是有信心的。


做好持枪姿势后,任铁开始观察战壕前面的环境情况。战壕修筑在一处稍低的山沟边,山沟的对面是一片树林,能见度还不错。任铁又看了看阵地里的防御情况,防守的人员也只有八九人的样子,看来充其量也就是一个班的兵力。


不过从所在位置情况来分析,这个火力点应该不是日机轰炸的重点方向,毕竟在这一面的日机并不算多。可以理解,把火力点设在偏僻的一角里,对于以攻击中方防空主火力为战斗目标的日机来说,这里的吸引力并不大。


隆隆的炮声一直响个不停,荒山野岭中,任铁站在战壕内,手握着步枪静静地等待着,双眼来回地扫视着天空上,心中估摸着敌机会以什么样的情况出现。手中的步枪枪口向着有可能自左来的敌机方向。这只不过是二师地对空战场中,其中一个小小战场不为人道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