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01.html


4月30日,刘仁俊带着一个加强营的人到了平壤保安总局的监狱,把关在里面的军队将领们都救了出来。直到29日,肖克勤在监狱里一共关押了一百多名师级及其以上的高级军官。

刘仁俊将他们送到了柳京饭店,待他们洗漱完毕之后设宴为他们压惊。在这次宴会上,林项东、徐仲承都来了,但是李玄和卢敬都没来。可以看出,内阁与军队的关系已经非常紧张了。

在宴会上,林项东是把刘仁俊好好褒奖了一番,说他不但会打仗,还会搞谍报工作,简直是全才。徐仲承当然不会亏待准女婿,当着一帮将领的面,把刘仁俊的功劳全讲了一遍。而温尚武、杜宇衡等军队将领对刘仁俊简直是感激涕零,尤其是刘仁俊的那些老部下们更是一边哭着一边敬酒。正是因为这件事情,刘仁俊才在军队中拥有了自己的派系势力。

5月2日,皇帝觉得不能再拖了,不顾身边大臣的反对,回到北京。对于刚刚经历了兵变的北京来讲,安全没有多大保证,这也是许多大臣反对李玄在这个时候回京的原因。好在一切顺利。

5月3日,李玄在北京广播电台发表了演说,向全国证明自己还没死。同日,在皇宫召开了最高御前会议,宣布了对康正业、李运的最终判决。但是在卢敬等人的暗箱操作下,外界对于帝国驻朝鲜部队高级将领受迫害一事并不是很清楚,虽然听到了一点风声。

5月10日,在高层激烈斗争了一周之后,李玄颁布诏书,任命季献捷担任国防部长,授予帝国元帅军衔。令人意外的是,早已是大将的的邢文军没有担任国防部长。其实邢文军掌握着参谋本部,拥有调兵之权,远比只有虚名的国防部长实惠得多。

1934年6月,在朝鲜停战一年之后,帝国军队转入平时机制。朝鲜的驻军被划归到了东北战区的管辖内,驻朝鲜部队司令部撤销,实施战区一体化指挥作战体系。全军实行整编,每个战区下辖两个陆军方面军、一个空军集群、一个海军舰队(东北、东南、西南三个战区才有海军)。

中央战区包括了华北地区(包括内蒙古)、陕西、甘肃、青海、宁夏;西北战区包括了新疆、中亚、外蒙古和中西伯利亚;

东北战区包括了东北三省、远东、朝鲜;

西南战区包括西南川、黔、渝、西藏及在阿富汗、伊朗、缅甸的驻军;

东南战区包括帝国的剩余地区,而且包括了云南、海南、台湾。

而刘仁俊则被晋升了一级,可以说,他在全军瞠目结舌中冉冉升起,成为了一个22岁的上将。担任了第六方面军司令员、北京卫戍区司令员、总参军情局局长兼国防科工委副主任。

其中第六方面军主要负责华北地区的防务,核心就是京津地区,其司令部就在北京通县。而禁卫军由于叛乱遭到撤销,北京的防务主要有两支部队来负责,一支是帝国保安总局武装警察部队北京总队,另一支是由帝国军派出部队组成的北京卫戍部队(实际上就是第六方面军抽调的部队,所以刘仁俊还担任着北京卫戍区司令)。

作为军情局局长,刘仁俊多半是挂个牌,主要工作还是自己的大舅哥徐海在管,现在徐海已经晋升为军情局中将常务副局长;而北京卫戍区的第一副司令是徐树铮,他也被提升为中将了,由他主抓卫戍部队的工作;李子健也被晋升为中将,担任国防科工委办公室秘书长,刘仁俊这个副主任经常也是把方案交给李子健去具体执行。而刘仁俊呢,则专心带领自己的方面军,掌握这六十万作战部队,是刘仁俊在战争中叱咤风云的最根本的本钱。

李玄经过刺杀案后变得多疑,正式刘仁俊护驾有功才得此重用,掌握了京畿防卫。而对于之前的朝鲜驻军,李玄认为那些将领的怨气难以消除,加上卢敬的挑拨,李玄决定将他们分散。但是任命的权利却是林项东的,由邢文军亲自下发文件,原驻朝鲜的部队将领都被调离原职,驻朝鲜的部队分散到了全国各地,但好在这些将领们没坐冷板凳都掌握实权,这也是林项东等人争取的结果。

温尚武被任命为东北战区副司令、杜宇衡被任命为驻守东南的第五方面军司令员、宋时建担任第七方面军副司令、宁伟担任西北战区航空集群参谋长、薛庆功担任西太平洋舰队副司令员、原驻朝空军司令王茂之担任西南航空集群司令员、原驻朝部队海军司令李旭担任北太平洋舰队司令、唐荣的27军还在中央战区驻守石家庄、杜金才的39军调到了辽宁盘锦、方挺调任西南战区政治部主任、崔军的47军调到了陕西临潼、徐远志的42军调到了广东惠州、贾志新调到了重庆江津担任13军军长、郝东征调任西南战区任方面军参谋长、陶自强调任西北战区任作战部部长、董义被调回空军司令部担任空军参谋长兼空降兵司令员、梁战天担任中央战区航空集群作战部部长、钱勇调任东南战区航空集群副参谋长、苏捷担任海军陆战队副参谋长、段昌荣调任北印度洋舰队参谋长、高达调任海军司令部作战部副部长。

可以说,这一百多位驻朝鲜部队的高级将领们此时都非常年轻,大多在大校、少将、中将、上将军衔上担任重要职务,同时又分布在全军各部队,又经受了朝鲜战争、4.23刺杀事件的考验,成为了当时帝国军队的中坚力量。这其中的绝大多数人后来也成为了刘仁俊的坚强后盾,为刘仁俊成就辉煌业绩铺就了道路。

受到刘仁俊的影响,很多与刘仁俊有关系的人也得到了提拔。蒋巨辉担任总参侦察局副局长、徐莹也担任了军报《胜利报》总社编辑部副主任、江美娜则成为军情总局政治部政工科科长。而在季献捷的有意提拔下,刘仁俊的老师汪良直已经担任国防大学办公室主任、原装甲兵指挥学院院长范厚忠也担任了军事科学院副院长。刘仁俊也将自己的副官王根生下放到自己的老部队、驻守河北保定的38军担任军副参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