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一生谈虎的文字不少。多数是用来比喻事物,直接议论虎本身的不多,但都文采夺人。时值虎年新春佳节,普公整理了毛泽东的部分谈虎片断贴在这里,以供朋友们赏读。



毛泽东一生对虎基本是敬畏的。这与中国的老百姓很贴近。


1、在延安时期斯诺的访问记中,毛泽东曾回忆少年时期发生在父亲身上的一件趣事:


“在少年与中年时期,我的父亲是一个不信神佛的人,但母亲则笃信菩萨。她对自己的孩子们施以宗教教育,所以我们都因父亲是一个没有信仰的人,而感觉难过。九岁的时候,我便认真地和母亲讨论父亲没有信仰的问题了。自那个时候以及以后,我们都想了许多办法来改变他的心,但没有效果。他只是责骂我们。因为我们受不住他的进攻,我们退而想新的计划。但他无论如何不与神佛发生关系。

“不过,我的读书渐渐地对我发生影响:我自己愈来愈怀疑神佛了。我的母亲注意到这一点,责备我不该对神佛冷淡,但我父亲则不说什么。后来,有一天,他出去收账,在途中碰见一只老虎。老虎因不提防而立即惊逃,但我的父亲却格外地害怕,后来他对于这次奇迹的逃生,仔细想过。他开始想他是不是开罪了菩萨。自那时起,他对于菩萨比较恭敬起来,有时也偶尔烧香。但是当我愈来愈不信神佛时,他老人家却并不管。他只有在困难的时候才向神祷告。”


这里,毛泽东叙述的是生活中的实物老虎。而他的父亲却把虎与菩萨联系起来,以为是菩萨的一种启示。毛泽东的这段回忆,描绘了中国民间的一种常见的习俗。


2、关于武松打虎


人民共和国建立前夕,毛泽东在《论人民民主专政》这篇著名文章中,引用武松打虎的典故,用来说明我们应当如何对付反动派:


“······我们讲的是对付国内外反动派即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们,不是讲对付任何别的人。对于这些人,并不发生刺激与否的问题,刺激也是那样,不刺激也是那样,因为他们是反动派。划清反动派和革命派的界限,揭露反动派的阴谋诡计,引起革命派内部的警觉和注意,长自己的志气,灭敌人的威风,才能孤立反动派,战而胜之,或取而代之。在野兽面前,不可以表示丝毫的怯懦。我们要学景阳冈上的武松。在武松看来,景阳冈上的老虎,刺激它也是那样,不刺激它也是那样,总之是要吃人的。或者把老虎打死,或者被老虎吃掉,二者必居其一。”


毛泽东用典,从来是信手拈来,准确,生动,深刻,令人油生敬意。这里把反动派比作吃人的老虎,号召革命的人们学做景阳冈上的武松,向帝国主义及其走狗们做坚决彻底的斗争。


3、关于纸老虎


纸老虎是中国民间一种手工艺品。起于何时尚未见考证。但至少在元末明初人施耐庵的《水浒》中,已见民间用来比喻实质并不可怕的事物。该书第二十五回,武大郎捉奸,西门庆吓得钻到床底,潘金莲责骂道:“闲常时只如鸟嘴,卖弄杀好拳棒,急上场时便没些用。见个纸虎,也吓一跤!”据学者考证,到清末民初,纸老虎已成为一个常用词语。李鸿章梁启超蔡和森、胡适等都曾在文章中用过。


但“纸老虎”真正成为一个世界性词语,并由此产生了一个英语新词paperteger,则应归功于毛泽东。


1946年8月,毛泽东在会见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时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看起来,反动派的样子是可怕的,但是实际上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毛泽东的这次谈话,提出了“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伟大论断,并很快传遍世界。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迄今为止,只有毛泽东,才敢于把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踩在脚下。因为他的身后,是全中国的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是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


毛泽东提出“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论断,并没有对“纸老虎”也会“吃人”的本性视而不见。这在建国后于1958年12月1日他所写的题为《关于帝国主义及一切反动派是不是真老虎的问题》的文章中进一步做了更为全面的阐述:


“这里我想回答帝国主义及一切反动派是不是真老虎的问题。我的回答是,既是真的,又是纸的,这是一个由真变纸的过程的问题。变即转化,真老虎转化为纸老虎,走向反面。一切事物都是如此,不独社会现象而已。我在几年前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战略上藐视它,战术上重视它。不是真老虎,为什么要重视它呢?看来还有一些人不通,我们还得做些解释工作。

“同世界上一切事物无不具有两重性(即对立统一规律)一样,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也有两重性,它们是真老虎又是纸老虎。历史上奴隶主阶级、封建地主阶级和资产阶级,在它们取得统治权力以前和取得统治权力以后的一段时间内,它们是生气勃勃的,是革命者,是先进者,是真老虎。在随后的一段时间,由于它们的对立面,奴隶阶级、农民阶级和无产阶级,逐步壮大,并同它们进行斗争,越来越厉害,它们就逐步向反面转化,化为反动派,化为落后的人们,化为纸老虎,终究被或者将被人民所推翻。反动的、落后的、腐朽的阶级,在面临人民的决死斗争的时候,也还有这样的两重性。一面,真老虎,吃人,成百万人成千万人地吃。人民斗争事业处在艰难困苦的时代,出现许多弯弯曲曲的道路。中国人民为了消灭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在中国的统治,花了一百多年时间,死了大概几千万人之多,才取得一九四九年的胜利。你看,这不是活老虎,铁老虎,真老虎吗?但是,它们终究转化成了纸老虎,死老虎,豆腐老虎。这是历史的事实。人们难道没有看见听见过这些吗?真是成千成万!成千成万!所以,从本质上看,从长期上看,从战略上看,必须如实地把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看成纸老虎。从这点上,建立我们的战略思想。另一方面,它们又是活的铁的真的老虎,它们会吃人的。从这点上,建立我们的策略思想和战术思想。向阶级敌人作斗争是如此,向自然界作斗争也是如此。”


历史反复证明:毛泽东的论断无比英明正确科学。在中国和世界无产阶级、劳动人民面前,“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4、在给江青的信中


1966年7月,“文革”初起。毛泽东离开北京,在“西方的一个山洞里”写下了著名的《给江青同志的信》。信中说道:


“晋朝人阮籍反对刘邦,他从洛阳走到成皋,叹到: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鲁迅也曾对于他的杂文说过同样的话,我跟鲁迅的心是相通的。我喜欢他那样坦率。他说,解剖自己,往往严于解剖别人。在跌了几跤之后,我亦往往如此。可是同志们往往不信,我是自信而又有些不自信。我少年时曾经说过: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水击三千里。可见神气十足了。但又不很自信,总觉得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我就变成这样的大王了。但也不是折中主义,在我身上有些虎气,是为主,也有些猴气,是为次。我曾举了后汉人李固写给黄琼信中的几句话:尧尧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这后两句,正是指我。


在这里,在“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的譬喻中,充分体现出毛泽东对老虎的肯定和敬畏。


5、在诗词中


七绝·咏蛙(1906年秋)


独坐池塘如虎踞,绿杨树下养精神。

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蝶恋花·答李淑



我失骄杨君失柳,


杨柳轻飏直上重霄九。


问讯吴刚何所有,


吴刚捧出桂花酒。




寂寞嫦娥舒广袖,


万里长空且为忠魂舞。


忽报人间曾伏虎,


泪飞顿作倾盆雨。




七律·冬云(1962年12月26日)



雪压冬云白絮飞,

万花纷谢一时稀。

高天滚滚寒流急,

大地微微暖气吹。

独有英雄驱虎豹,

更无豪杰怕熊罴。

梅花欢喜漫天雪,

冻死苍蝇未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