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黑色幽默小说 七夕那天恢恢

竹即是空 收藏 7 28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Part.1



火车缓缓的停了下来,车厢里人流涌动,车厢外涌动人流,我随着人流被挤出了车厢,抬头望了一下天空,依旧是灰色。


任留——我唯一的同行的伙伴,因为比我大几岁,所以我一直叫他留哥,后来觉得这么称呼显得自己像他的小弟一样,所以改称他为老留。此人非常讨厌别人叫他任留,因为听起来像人流一样,不知道的以为他专业就是人流。所以但凡认识的人,都被他排个大小之后按照“留哥”,“留弟”,“ 老留”这样的称呼。我一直都很想知道他自我介绍时会怎么称呼自己,可惜至今没有这个机会。


“到了,就是这里了。”老留把行李放在脚边,插着腰一副藐视天地的架子。“我老留,今天发誓,我要在这里闯出一个天地来!”我暗自摇头,大学四年的造就让老留唯一一点的功底都丧失待尽,殊不知天地本来就是存在的,你又不是盘古,那不是你闯出来的,倒不如说自己要闯出个名堂,暗堂或庵堂什么的来得更切合实际。


“走吧。”老留拍了拍我的肩膀。“咱们去找小熊。”


小熊是我们同届的死党,家庭条件不错,可惜人如其名,不但三大五粗得像熊,连相貌都与熊有几分相似。毕业后我和老留赋闲在家,没有工作没有薪水没有理想,典型的三无青年,除了买彩票中头奖之外注定一生饥寒交迫;每每这个时候老留就会望着天花板兴叹,说自己的父母都以为有个大学读,毕业后会有好的工作,好象大学生一个个都是救世主一样,一出校门就会有成群的大公司大企业抢着要。结果老留的妈在毕业后妈的发现,只有很多大学生抢着进一家公司的,却没有想象中的几家公司抢一个大学生的情况出现。同届的女性基本都傍上了或穷或富的男人甘心做起了主妇,而男的都靠自己不知道从哪里发掘出的特长勉强混口饭吃。可惜自己全身上下的“特短”加一起都没人家的“特长”长,连混饭的可能都没有。之后就是长长的一声叹息。索幸这个时候小熊来电说自己家的企业缺人,他当即就想到了我们,于是邀请我们过去加盟他的组织,末了还补充着:“这叫强强合作,有个什么形容词形容是最佳组合的,叫什么铁三角还是三角铁的?我忘记了,反正就是那意思,我们三个人在一起是最强的,快点来吧。”


为了这么一句“三角铁”,我和老留就远远的踏上了北去的火车,从一个应该很熟悉却不是太熟悉的地方来到了这个不该熟悉却很熟悉的地方。眼前一片迷茫,身后都是遗忘。


小熊所说的企业是他爸爸开的网吧,很大的店面很好的装潢,唯一的缺点就是硬件不太好,小毛病持续性发作,大毛病间歇性发作,前几任网管非常尽职尽责的只做自己本职工作,只管互连网而不管硬件,导致每天都有硬件失窃发生,不是少个硬盘就是丢块处理器。一次熊叔硬是眼睁睁看到一个小P孩书包里鼓鼓的好象塞了很多东西,于是把他拦下来询问,结果小P孩挣扎中不幸狐狸露出了尾巴——一跟鼠标线从书包里一枝红杏出墙来,熊叔顺藤摸瓜,发觉那个小P孩甚至连机箱都一并塞到了自己的书包里打算暗渡陈仓。看到这一幕的熊叔当即要晕厥,事后叹息现在孩子的书包实在是太沉重了。末了开除了所有监管不严以及监守自盗的网管。


这就是我和老留得到这第一份工作的前后原因。


小熊的父亲见到我们的时候很和蔼可亲,但在得知我和老留是来这里打工之后立即变脸,尽显其卑鄙下流的面目,表示自己这里不是救济站,来这里打工做网管不但要管网管硬件管端茶送水,还要在空闲时间里帮他和小熊在网络游戏里打钱。


刚听到要打钱,让我和老留很吃惊,以为这个网吧就是传说中的代练基地,里边藏龙卧虎几千号人每天日以即日的在网络游戏里以打金币为生,之后作为老板的熊叔把游戏金币通过海关换成年人民币,再下发。结果小熊在一旁的插话让这个网吧的神圣感顿时消失。


小熊说的话是:“这个网吧打钱的是按小组分的,A组一直是我和我老爸,你和老留来了,就是B组。”


我和老留这才了解,妈的原来这个网吧做打钱的只有两人,小熊和小熊爸爸,算上我和老留正好是F4,而不是我们先前幻想的那个曹操80万大军下江南,甚至连梁山泊108好汉的数量都凑不上。


小熊接着说:“以前我和我老爸一直都是这个网吧里打钱的Super A,你们来了,要争取做这里的Super B哦!”


我和老留都认为,我们没必要争取一个“SB(Super B)”的荣誉。只是这个想法保留在肚子里,脸上还要装做一种向往的神情,足可以看出人类的虚伪。


接着熊叔又带领我们参观了整个网吧,我和老留也尽我们所能表现出惊讶和赞叹,虚伪得让自己都觉得恶心。这个网吧里客人还算多,平均上座率在50%,本来应该是很轻松的工作,可惜网吧的机器实在是多,多到连熊叔和小熊自己都不清楚的地步,一个坚持说有250台,一个坚持说251台,争论了好久,最终250胜利,成功驳倒251,原因是坚持251的小熊把服务器也算了进去。我们不由得开始佩服坚持250的熊叔,阿谀奉承的话多得赛过了网吧的机器。


“阿花,过来一下,认识一下新员工。”熊叔朝前台喊了一声。


我和老留听到这个名字都觉得滑稽,这是多么傻逼的一个名字啊,印象中只有农村的阿猫阿狗才叫这个名字的,稍微高雅点的,也是一个笑起来憨厚的乡村姑娘的乳名,为了确认到底是谁取了这么一个傻名字,我和老留齐齐回头。


一个漂亮姑娘走了过来。


我和老留惊讶得愣在原地。


熊叔介绍着。这个是我们坐台小姐,叫阿花,阿花,这个是你的新同事,一个叫人流,一个叫柱子。


老留马上站出来纠正,说叫任留,接着对那姑娘深情的说,你也可以叫我留哥,或者老留也行。


“柱子?哈哈”小熊听到我的名字乐不可支。“老爸,人家叫竹子,你这么一叫多土,跟农村的傻小子一样。”


而我想的是,假如我承认我就是柱子,那我会不会和眼前这个叫阿花的漂亮姑娘凑成一对呢?


老留在一旁小声的说:“坐台小姐是什么意思?”


我说:“应该就是进行工口交易的那种吧?我记得每次电视上报道扫黄的时候都会提到这个名词。”


老留说:“哦?这样啊?真可惜这个姑娘了,白白净净的… …”


一旁的小熊听到我们的对话再次放声大笑,弄得我和老留摸不着头脑,末了说;“所谓的坐台小姐就是坐在前台负责收费的小姐,和你们了解的那个不一样。”


我和老留立即表现得很尴尬。


熊叔说:“今天先这样,你们先休息去吧,明天开始上班。”


我和老留连忙感谢熊叔收留了我们。


小熊拉着我们:“走,我带你们四处转转,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老留却仿佛依依不舍一样,对小熊说,你带竹子去熟悉环境吧,我在这待会。


小熊对老留的举动迷惑不解,我也很是不解,老留见四周没人,问小熊:“那个阿花… …有男朋友吗?”


“哦?哈哈哈哈!”小熊放声大笑,让我觉得他一定是个很快乐的人,不然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大笑三次。


“老留,不是我打击你,阿花啊…哈哈,你别想了。”小熊笑过后很严肃的说。


“怎么?”老留显然不死心,其实,遇到挫折和困难不死心是个很好的美德,就像我曾经的数学老师教导我的一样——“大家遇到挫折不能死心,一定要钻研,研究,琢磨,直到成功为止。”接着,在第二年学校就暴出了一条消息,这个老师麾下的某数学尖子生连夜钻研一个数学难题,耗尽心血而猝死。本来这是很普通的一个消息,毕竟读书死的人在现在多得超过了死读书的。但是关键就在于这个数学尖子生的老爹是教育局的一把手,加之这个数学尖子生钻研了一晚上的数学题居然就是这个老师自己犀利糊涂社稷出的一个没有解的问题,这直接导致了这个老师的下岗。我依稀记得当我们得到这个通知的时候异常的欢欣鼓舞,仿佛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就自由了一般。


一想到这个曾经的,对于某些人来说是事故的故事,我不禁笑了出来,而老留则以为我是在嘲笑他,很不服气的对小熊说:“怎么,难道我配不上他吗?我好歹也是1米89的大个,身子也算结实,能看上她,她应该高兴才是。”


而这个时候我想说的是,很多光棍的悲哀就是,不知道女人到底是找男朋友还是在找打手。假如我是女人,我想必也不会和个野蛮人相处。


“老留,你不了解。”小熊说。“那个阿花——她姓花,叫花什么来的,忘记了。”


我恍然大悟:“是不是叫花木兰?”


花木兰是谁?”小熊大惑。


“就是一个女英雄,干过什么英雄事迹就记不得了,我记的以前看的一本小人书上写过的。”


“你说的那是刘湖兰吧?”小熊努力的从记忆里筛选着答案。“我记得小学时老师说,刘湖兰姐姐是个女英雄什么的。”


“先别讨论名字了,快告诉我,为什么我不行?”老留一脸的急切,像极了得性病的人面对老中医时的神情。


“那个花什么… …就是阿花了,她高傲的很,对谁都爱理不理的,她刚来我们网吧上班的时候,追她的人排成了行,网管们有事没事都找她聊天谈感情,会员们也频频来她这刷卡,趁机调笑几句,结果后来没一个成的,告白的人也挺多,她都一一拒绝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想,她一定在等一个人吧。”老留故做深沉:“等一个能让她栖息宽大的肩膀… …”


“少扯了,目前似乎没有什么肩膀能让她栖息,你就更别想了,你还不知道上哪里栖息呢。”小熊一盆冷水泼了下来,老留顿时默不作声。


我们一起走出了网吧。


这个城市很年轻,年轻得甚至没经历过火的侵袭。而年轻也带来了浮躁,一路上四处都能看到血迹,让人触目惊心的是正当我们经过一家小吃部的时候,从屋里几步冲出来了一个拿着剃骨刀的屠夫模样的人,朝我们大声喊着什么。我和老留吓得以为小熊一定是弓虽女千了那个屠夫的女儿或者要被那个屠夫弓虽女千了,结果小熊一脸平静的说,没事,他在和我打招呼。


老留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颤颤巍巍的说,第一次见到有这么打招呼的。


小熊呵呵笑着。“我们这的人都好客,见到陌生人都喜欢打招呼。”


结果几天后这个喜欢打招呼的屠夫和另一个更喜欢打招呼的流氓在一起打招呼,打招呼的结果就是这个屠夫以后再也不可能打招呼了。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