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钦州讯 “放高利贷者天天上门催债,找不到我就威胁、恐吓我的家人。”2月10日,钦州某工地的工头叶某向记者讲述了这半个月来被人追债的遭遇——他掉入了赌博陷阱,并欠下10万多元的高利贷。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当地,不少人与叶先生有着相同经历的人,其中三个是他的老乡,而且都是一个月之内发生的事情。

一夜背上十万多元赌债

叶某向记者回忆说,1月20日,一位自称“小五公”的人打电话他,说要介绍个工程给他做,他没有怀疑,答应见面。下午6时30分,“小五公”开车将他接到灵山一饭店,一起吃饭的还有另外两个“工程负责人”。席间,叶某喝了一些酒,感觉“头晕晕的”。

饭后,“小五公”带叶某去到银湾美食广场四楼的一个房间里,并引荐了工程老板“张总”。“当时房间里有八个人,四个在搓麻将,其余人在一旁看电视。”叶某说,有人递给他一杯茶,喝过之后他便“乖乖听话”了,“张总先是叫我上桌帮别人顶几圈,后来又拿出扑克牌,我稀里糊涂地跟他们玩了一会,旁边人便说我已输了10.5万元”。

欠下赌债后,叶某被一行人“押”回钦州,在一家旅店里,小五公又招来一个叫“陈钢”的人,说可以借10.5万元给他偿还赌债,“后来他们写了一张字条让我抄,抄完又按上了手印”。次日中午,叶某醒来后打开手机,便收到了“陈钢”打来的催债电话。

清醒过来的叶某明白自己是“中了套”,他试图寻找“小五公”,却发现对方电话一直关机。

东躲西藏累及妻儿

事发后,叶某一直没有回过位于钦州港工地的家,因为放高利贷的人成天盯着那里,还不时威胁他的老婆。“我的小孩本来是跟我们住的,就为这事,我叫人把他送到外地去了”。

记者电话联系上叶某的妻子韦女士。韦说,几天来,放高利贷的人已经上门找过四五次。

“现在过的日子就像打游击,整天提心吊胆的。”叶某说,“现在身边没有三五个人,我都不敢出门。吃饭也都是叫外卖,怕一露面就遭到打击报复”。

结束采访时,记者看见叶某等人又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不是信不过你,我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对不起全家老小,只要有陌生人来过房间,我们都要转战到别的地方。”其中一个人对记者说。

高利贷赌债就像滚雪球

叶某说,只要他一天不回工地,20多个民工们的工资就得推迟一天。叶某的“逃亡”,也让民工们受累。

据民工们透露,半个多月来,高利贷到工地追债不下10次。每次来人大多不同,少则2个,多则7个。

一位姓包的民工告诉记者,1月底的一天下午5时许,民工们在食堂吃饭,两个陌生人走进来问寻叶的下落,并称欠款已涨至15万,随后又去威胁叶先生的妻子。“短短半个多月,欠款就从10万元滚到15万元,这是什么利息啊”?

民工们对记者说,叶先生平时一不赌博,二不喝酒,偶尔抽支烟,如果不是想接个活年后做,他也不会被‘下套’。

逃亡路上艰难取证

1月21日晚9时许,叶先生前往事发地灵山县,在三海派出所报了警。做过笔录之后,提取了尿液检查。当晚凌晨,在他的指认下,黄姓、陈姓两位民警还到事发现场——美食广场四楼一客房进行调查。但是,房间已经过打扫,并未发现可疑痕迹。开房者所用身份证系广东省的。

叶某认为,目前“小五公”是最重要的线索,找到他也就有了突破口。1月24日,叶先生再度来到三海派出所,要求前往从钦州至灵山公路上某加油站提取录像。他记得,20日那天,他曾与小五公在檀圩收费站附近的一间加油站停留。果然,在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叶某在录像中清楚地看见了小五公的身影,以及他所驾车的车牌号。民警赶紧调查该车牌的信息,但发现是套牌车。

取证道路节节遇阻,让叶某有些心灰意冷。年关将近,想着一家人以前和乐融融过年的情景,他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酸楚。他说,如果今年能吃上个团圆饭,他就心满意足了。

一个月内数人“被下套”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人与叶先生有着相同经历的人,其中三个是他的老乡,而且都是一个月之内发生的事情。黎某也是钦州某工地的小工头,与叶某一样,负责做钢筋业务。

1月19日,同样是一个叫“小五公”的人打电话向他推荐工程,而“工程地址”却在北海合浦县。也是一顿饭后,黎先生就晕乎乎地来到一个酒店房间,接着被“架上”麻将桌,莫名其妙竟“输”掉了13万元。欠下巨额“赌债”后,他被送回钦州港,在一间旅馆里与同样一个叫“陈钢”的人签了欠条。事后,他被迫交了5万元给讨债人,对方却仅写了一张收据。

记者看到,这种收据上写着“已付工程款5万元”,落款人“陈钢”。明明是“欠赌债”,为何要写成“工程款”呢?“他们行事很谨慎,上门讨债只字不提赌博,我曾提出看欠条,也被他们拒绝了。”叶某说。目前,黎某已在合浦县报警。

采访中,负责调查叶先生受害案的灵山县公安局三海派出所陈姓民警曾对记者说,叶某报案时间距事发时间已近24小时,尿检已没什么意义了。现在,他们必须找到当事的另一方,进行询问、调查取证,收集材料,再向上级汇报,经批准后才能立为刑事案侦查。

钦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一位负责人说:“这样的事情其实很多,涉赌诈骗案是比较常见的刑事案件,但需获取当事双方的调查材料,不能依据单方说法来判断。”他说,假如对方使用了麻醉药品,可及时进行尿检,证实后,就可以涉嫌抢劫罪立案。“但是,此类案件的受害人往往报警不及时,延误了取证的最佳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