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九十二 在我们区工读学校的日子

梅戈 收藏 1 1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URL] 我们区的工读学校不知道为什么,选在了一个离我们区公安分局拘留所不远的地方,虽然离着也有四五百米,可让我一到这里就觉得非常别扭,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感觉,可既然来了,我也只能是既来之,则安之,其他的什么也不能想了 我们区的这所工读学校,一共有四个年级,高中是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我们区的工读学校不知道为什么,选在了一个离我们区公安分局拘留所不远的地方,虽然离着也有四五百米,可让我一到这里就觉得非常别扭,心里总是觉得怪怪的,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感觉,可既然来了,我也只能是既来之,则安之,其他的什么也不能想了

我们区的这所工读学校,一共有四个年级,高中是高一和高二,初中是初二和初三,没有初一年级,而每个年级是都只有一个班,人数也都不等,这其中又以我所在的高一和初三的学生最多,每班是都有三十来个人,而高二因为退学的多,是只有十几个人,剩下的初二年纪占的是中间,有二十多个人,这整所学校实行的是全封闭管理,除了周末,平时是不准回家,也不能请假出去玩儿,这又让我觉得很不舒服。

等在教务处办完了入学手续,王主任嘱咐了我两句之后就走了。

工读学校教导处的田老师先是和教务处的老师带我去宿舍安排好了床位,然后又带着我去食堂买饭票,等这一切都办好了,他才领着我去见了高一年级的班主任——徐老师。

就这么在学校里转了两圈,我发现这工读学校里几乎看不到女老师,唯一见到的那女老师就是食堂里给我换饭票的那位,并且也已经有了四十来岁,样子还很凶。

如此到了教师办公室见到徐老师,田老师指着我对他道:“徐老师,这是白沙中学新转过来的学生,叫韩永,你听学生说起过吧?!学习不错,就是好打架!”

徐老师站在办公桌旁审视了审视我,我也瞧了瞧他,这人看着样子还不错,不像凶神恶煞,微微的红脸膛,身材有些魁梧,像是个退伍军人,可还颇有些文人气质,瞧那面相最多不过三十出头,但我心里明白,能在工读学校教书,手底下没两下子的呆不住,别的都甭说,就这些一个赛一个调皮捣蛋的学生,你没两手绝对镇不住。

审视完我以后,徐老师笑了笑,对田老师道:“那这学生就交给我吧,一会儿就下第三节课了,下了课我先带他去教室,剩下的事都由我来办!请田老师和校领导都放心!”

田老师对徐老师点点头,然后对我道:“在学校里如果有事,随时都可以向徐老师和我报告,这工读学校不比一般的学校,纪律比较严,你要好好服从!”

我用眼睛望了他一眼,懒洋洋地答道:“知道了!”

一听我这么回答,田老师马上就变了颜色,厉声道:“韩永,你要知道这是学校,不许你用这个态度和老师讲话,老师对你说什么,你要回答是,如果你用这个态度,就要惩罚你!”

我斜着眼白了他一眼没出声,徐老师立刻接口道:“韩永!你现在必须要向田老师道歉,否则罚你站是轻的,你要知道,如果你总是这个态度,那你就只能等着在工读学校毕业吧!”

徐老师最后的一句话在我心里马上起了作用,我可不想在这工读学校呆太长时间,昨天晚上母亲给我钱和粮票时,我已经向她再三做了保证:“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重回白沙读书!”想着昨天的保证,听着徐老师不是威胁的威胁,我赶紧端正了态度,面向田老师道歉道:“田老师,我错了,我说话有时有些过于散漫,请您批评我!”

看我态度迅速转变,田老师也没穷追猛打,瞪了我一眼之后,他和徐老师说了一会儿见,转身就走出了教师办公室。等他一走,徐老师对我道:“韩永,你要记住,在学校里首先是要懂得尊重老师,如果连这一点你都做不到,你也就不用来上学了!”

瞧着不怒自威的徐老师,我由衷的答了一声:“是!”

徐老师看着我笑了,同时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等他重新坐下后,他跟我就闲聊了起来,可这时我已经加起了小心,不再随便乱说话,只是捡着不痛不痒的跟着他说,就这么聊了十几分钟,我估计他也没得到他想要的。听着下第三节课的铃声响起,徐老师站起来对我道:“走,现在咱们到教室去,跟同学们见见面,我再给你安排个座位!”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其实这工读学校的大多数学生我不用徐老师作介绍也差不多都认识,尤其是念同一年级的王金泉、肖四等人,大家认识差不多都有两年多了,现在跟这些所谓的对手、朋友、熟人一起在一个班上学,我心里也真有些七荤八素。


高一年级这个班,包括五名女生,全是我们区出名的调皮学生,等徐老师把我安排好后一走,肖四第一个上来搂住我的脖子笑着道:“韩永,真没想到咱们哥儿们能到一起上学,这真是大家做梦都想不到的事,现在你来了,这工读学校可就更热闹了!”

学生们听着肖四的话全都哈哈大笑起来,我用眼睛向四外一扫,肖四马上就明白了我在看什么,但他没立刻就说,而是依旧呵呵笑着道:“韩永,今天你来了,大家在学校里也没什么好招待你的,等这星期六中午放学,哥儿几个在外面请请你!”

我冲他一笑,谢字还没说出口,马志强紧跟着道:“韩永,咱们哥儿们都没的说,你千万别跟我们客气,这周六说什么大家都请请你,你刚才进学校时在窗户外边一过,我们就知道你来和我们同学了,课间时我们这些人就商量好了,这星期六大家一起凑个份子请请你!”

这时其他几个年级的学生们看徐老师走了也纷纷涌到了我们班的教室,大家韩永、韩永的叫着、打着招呼,我也赶忙和他们招呼了几句,可这课间十分钟休息真的很短,我连招呼都还没跟他们打齐,上第四节课的铃声就响了。

脑子里想着怎么没见王金泉,又想了想其他的事,这第四节课稀里糊涂地就过去了。

拿着饭盒我跟着同学们一起向食堂走,肖四凑到我身边小声道:“王金泉过了十一就请了病假没再来,瞧那意思是想退学不上了,听说学校去找过他两次,可也没确切消息!”

我点点头,没说话。这肖四跟我不错,可跟王金泉处的也很好,我打架喊他,他去 ,王金泉有事叫他,他也是会去,所以我觉得如果有什么事还是尽量少跟他说比较好。

肖四看我光是点头未置可否,又讨好地对我说道:“韩永,咱们班这班主任不太好对付,听说是侦察兵退伍下来的,很厉害,你有事可得防着他点儿,这爷儿们手够狠!”

我呵呵一笑,问了一句:“怎么?”

肖四嘿嘿一笑道:“上回,就是刚开学时,高二的顾刚仗着人高马大有两下子想和咱们徐老师叫板,可他还没跟徐老师面前走上一个回合,就让徐老师不知怎么地一拧手腕子就给扔了出去,摔在那地上是嗨哟嗨哟地叫了半天也没起来,最后还是徐老师过去给他揉巴了揉巴他才能起来,你说这徐老师厉害不厉害?这顾刚在咱们这边也算个人物啊!从那以后,这工读里出名的学生见着徐老师都是绕着走,所以哥儿们这里先给你打个预防针!”

先不说这肖四说这话到底是什么目的,但这徐老师不同凡响的确没出我的意料,所以等肖四说完后,我打了个哈哈:“那你见着他怎么走?也绕着走?”

肖四嘿嘿一笑自嘲道:“咱在工读学校算个啥?这学校能在外面拔份儿的人太多了,尤其你韩永现在又来了,咱还是夹着尾巴做人吧!”

我也是呵呵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个人就不再说这话题了。


转眼来了工读学校就有了两个多星期,我也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虽说这工读学校表面上管的很严,按时起床、定点睡觉,老师们没事儿就下来检查,可这里毕竟不是监狱,开始时我还为不能抽到烟发愁,可等一回到宿舍,我就发觉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当马志强笑着把一只烟递给我时,我真有些吃惊了,因为进到学校里时老师都让学生们自己开包检查,所有违禁的东西是一律没收,可这时马志强手里却拿的是一整盒烟。

望着他手里的那一整盒烟,我是相当的吃惊,几乎忘了接他手里的烟:“你这烟是怎么带进来的?进校门时不是都检查吗?我看那老师严的恨不得让把鞋都脱了!”

马志强把烟递给我嘻嘻一笑:“严只严在门口,咱们是有的是办法,比如趁星期一老师都还没怎么来时,先让几个人进来,然后,”马志强这时指着学校围墙边厕所的方向,“从那里扔进来两条烟就是,这样几个礼拜哥儿几个都不缺烟抽!”说完,马志强得意地笑了笑。

我接过他的烟,心里还是充满疑惑:“教导处不是经常到宿舍检查吗?”

马志强又是一笑:“这烟哪里能放宿舍里?!我们是各人有各人藏烟的地方,比如肖四,他是藏在教室里的那个喇叭里,而我则是藏在学校东南角的那个砖砌的乒乓球案子的一个砖洞里,总之是各村有各村的高招,老师基本发现不了!”

我望着在宿舍门口望风的肖四笑着对他们道:“多亏老师们不随时搜身,不然也麻烦!”

肖四眉毛一扬道:“平时这烟都藏着,大家是轮流拿出来,老师就是检查,这一个班里也未必有三两个身上有烟的,何况未必一查就查到那带烟的,再者除非是回宿舍抽时,不然大家是一进教室就把烟放讲台里,咱们班的那讲台有人偷着做了一个夹层,整好能把一盒烟竖着放进去,不仔细检查那绝对是看不出来,想必其他班也是一样!”

我点点头,抽了一口烟道:“抽剩的烟屁股扔茅房?”

马志强哈哈笑道:“一部分是扔那儿,还有的就直接偷偷地扔老师办公室旁的痰盂里,反正老师们也是个个都抽烟,对那里他们反而不注意,尤其是他们首先认为没人能带进烟来,二来到宿舍检查时,他们也从来就没查到过有人抽烟,一来二去他们就觉得没有学生在学校里抽烟了,久而久之,对宿舍里管的也就不像开始时那么严了!”

我这时不禁深深佩服我这些同学,不仅带烟、藏烟有门道,对老师们的一些心理分析的也是非常透彻,看来要真想把这些人管理好、教育好,那的确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抽完了这支烟,我们几个人把宿舍的前后窗一开,秋风一吹,屋里的烟气、烟雾很快就散去了。趁着这工夫,马志强要过我和肖四手里的烟屁股对我道:“我去茅房了!”

我知道他这是去扔烟屁股,就对他笑着点了点头。

等马志强一走,肖四问我道:“韩永,你来了这里感觉怎么样?”

“还好,”我答道:“就是吃的差点儿,不过跟家里比也还行!”

肖四笑道:“除了吃喝生活,别的地方感觉怎么样?”

“除了不能随便出去,不太自由外,其他的地方我感觉也还行,老师们也不象想象的那么凶巴巴,不象外面传的那样,看来什么事是传来传去就传走了样了!”

肖四嘿嘿一笑:“是,现在的老师比以前的好多了,以前在这里的老师都是各学校不爱要的那种,到了这里,他们自己都觉得是发配,对学生还能有好脸色?”

我点点头:“教师的素质好坏对学生的影响其实也很大,毕竟咱们在学校里接触老师的时间比在家早晚接触家长时间还要多些,一个老师素质的好坏,对学生影响满大!”:

肖四对我的话深以为然,不过他对工读学校还是很不满:“韩永,你不觉得咱们这跟少管其实也差不了多少吗?平时不准随便外出,进校时还要检查,每周最少参加两次劳动,老师们随时到宿舍里来检查,等等,等等,我觉得这跟少管也差不了多少!”

我走到窗户边向操场上看了看,有不少同学正在操场上踢球,对肖四的话虽然我也很有同感,但我还是有不同意见:“管是管的严些,但究竟不是少管,你看,咱们还是以上文化课为主,老师们也不穿制服么!其实我到觉得这种约束很有必要,能让咱们收收心!”

肖四这时感觉跟我有些话不投机,道:“你这是只看到了一个表面,实际上大家都是装的,这些人里面,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是都想继续上学,不然他们早都退学走了,你像我,我是早不想上了,可家里还逼着,但在这里我又觉得很受拘束,没办法,只好在这里装,然后好凭着表现好早点儿从这里出去!出去了大家还不是还那样?!弄不好比以前还更坏了!”

听着肖四这些话,我心里有些吃惊,怪不得大家都拼命在老师面前表现,原来原因在这里,看来这些精明能干的老师也被这些学生们给骗了,学生们拼命表现好,其实绝大多数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争取能够早日重新回到正常的社会,看来学生们在这里即使其他的什么也都没学会,但他肯定最少也学会了耍心眼儿,玩诡计,嗨!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