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向辉过年

步兵上尉 收藏 1 31
导读:从乡下到城市,李向辉并不想知道得太多, 就想象每日里的天黑和天亮,更多的时候他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行走和生活。他知道自己在这个城市里是临时的,类似自己在乡下的瓜棚,果园里的的毛坯房一样,这一切都是暂时性的,是季节性的。有了这样的思想和想法,他对自己的城市生活便没了太多奢望,感觉就像一只候鸟,一年到了一定时间便会离开,回到自己的故土。 [如今家中还有父母,老婆和一个五岁的儿子,这与为数众多到城里来的人一样,从乡下到城里为的是能在这里挣点钱,补贴家用。过年能给孩子家人买身新衣。因而,李向辉生活很简朴,

从乡下到城市,李向辉并不想知道得太多,


就想象每日里的天黑和天亮,更多的时候他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行走和生活。他知道自己在这个城市里是临时的,类似自己在乡下的瓜棚,果园里的的毛坯房一样,这一切都是暂时性的,是季节性的。有了这样的思想和想法,他对自己的城市生活便没了太多奢望,感觉就像一只候鸟,一年到了一定时间便会离开,回到自己的故土。


[如今家中还有父母,老婆和一个五岁的儿子,这与为数众多到城里来的人一样,从乡下到城里为的是能在这里挣点钱,补贴家用。过年能给孩子家人买身新衣。因而,李向辉生活很简朴,挣不到钱的时候是这样,挣到钱的时候还是这样。每天只要吃饱肚子就没有更多的想法。当然,偶而他也会逛逛城市的大街,晚上也会在城市里的荧虹灯下走走,可他也清楚,这是城市的表皮,是自己进入的没进入。起初,李向辉在一家建筑工地当小工,后来他不干这个了,试着学卖菜,学用更轻松的方式赚钱。没想到一段日子下来,竟比干小工挣的钱还多,口袋里也不象以前那样经常是没钱。这让他隐隐有了一种能在城市扎根的感觉,也让他对城市和生活在城市里的人有了些更深的感觉。特别是卖菜时他发现一些打扮很入时的妇女,总是同他为几分一毛讨价还价,感觉还没有乡下人爽快,常常让她们沾光,她们就高兴,而让她们吃亏,她们就不干,而且脸色特别难看。


[ 李向辉想,这可能就是人,就是生活在不同地段的人。对于更多的城里人,李向辉越来越觉的他们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的只是他们的环境,除此之外,我们都生活在这个世界。现在李向辉并未想着要长期呆在这城里,甚至从内心想,他更喜欢他们乡下人的生活,虽然那里没有城市富裕,但乡下无论如何没有城市这样叫人感到忙乱和忙碌。使人感到许多事说不清。


[ 又一个年关到了,本来今年他计划今年将老婆孩子接到城里,在这里过年,最终他还是放弃了这个计划。他感觉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在城市过年,仍会有种失落感,有种类似排挤到边缘的感觉。只有在乡下,回到自己所在的土壤中,才会感到踏实,感到自己是在中心。


[哪天,李向辉卖完菜,确切的说是处理完自己的菜,便在街上给家人买了些过年的东西,然后将所剩的三千块钱揣在怀里。便踏上了回家乡的汽车。在城里,他并不想知道太多,在城里,他觉的自己是用自己的劳动换取自己应得的报酬,至于再往后怎样,并不是他要关心的。现在他只想回家过年,回家看望分别了大半年的家人和孩子。


[长途车上,李向辉上面大部分坐的是和自己一样从乡下到城市打工的,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但在那里乡音浓浓。让他感到亲切,恍惚自己回到故土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家。他暗自感叹这可是久违的日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