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公开新闻分析新时期解放军的地面机动能力

步兵上尉 收藏 0 369
导读:机动能力是影响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之一。自古以来所有军队都把机动性作为战斗力的重中之重。失去了机动能力,任何攻击和防御都无从谈起。 孙子曾经曰过:“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故敌佚能劳之,饱能饥之,安能动之。出其所必趋,趋其所不意。行千里而不劳者,行于无人之地也”,上面这段话,字字珠玑。早在一战时期,德国陆军就成功地运用铁路进行大范围战略机动,调动部队进行东西两线作战,并取得了辉煌战果。在70年代美国陆军改革过程中,归纳了三条对现代陆军产生决定性影响的能力,其中机动能力就位列其中。 中国人

机动能力是影响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之一。自古以来所有军队都把机动性作为战斗力的重中之重。失去了机动能力,任何攻击和防御都无从谈起。

孙子曾经曰过:“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故敌佚能劳之,饱能饥之,安能动之。出其所必趋,趋其所不意。行千里而不劳者,行于无人之地也”,上面这段话,字字珠玑。早在一战时期,德国陆军就成功地运用铁路进行大范围战略机动,调动部队进行东西两线作战,并取得了辉煌战果。在70年代美国陆军改革过程中,归纳了三条对现代陆军产生决定性影响的能力,其中机动能力就位列其中。

中国人民解放军,这只革命军队从建军那一天开始,就无时无刻把机动能力作为军队的灵魂,进而形成其独特的作战理论,那就是运动战。运动战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我军以劣势装备战胜拥有优势装备之敌的主要作战形式。毛泽东曾指出:“我军进行运动战的主要特点是,以正规兵团在长战线、大战区内,在具有进攻性和流动性特点的战役和战斗中,集中优势的兵力,实行以速决战、歼灭战为主的机动作战。”

从土地革命战争到朝鲜战争,我军高度的战役机动性都是通过“铁脚板”来实现的。辽沈战役的强行军纪录,一纵一师(38军112师前身)在三下江南战斗中一昼夜行军70公里,一纵二师一昼夜跑了75公里路。秋季攻势中,八纵二十三师一昼夜强行军92公里。六纵十六师一昼两夜机动125公里。朝鲜战争,一一三师三三八团,14小时强行军72.5公里,穿插到三所里。长征时期,据说红四军团一昼夜强行军120公里飞夺泸定桥。据史料记载,我军70年代在新疆进行野营拉练大练兵,行军速度正常每小时按10里掌握,急行军、强行军分别按12里、15里掌握。

建国以后直到90年代,解放军陆军的长途地面机动,都是主要由铁路运输为主。战役机动能力由摩托化或骡马化运输为主,尽管比照革命战争时期也有了很大进步,但跟世界先进国家相比,还处于很原始的阶段,由于摩托化能力的不足,以及道路基础的落后,那时候我军野战军的整建制昼夜机动距离只有大约一百多到二百公里左右,日行千里还只是个梦想。而同一时期的强国,譬如美苏两国,其陆军均已实现机械化,其战役战术机动能力都有了长足飞跃。美国陆军装甲师80年代在非作战条件下,全员全装一昼夜机动距离可达500公里[注12]。苏联陆军在80年代,摩托化/坦克部队良好路面强行军的昼夜机动距离在350—450公里。[注11]

80年代,是解放军战斗力的一个低潮,据《现代兵种》杂志报道,80年代末期,曾经有坦克团数年没进行过夜间铁路装载训练,而在夜间紧急拉动中,一昼夜都没装载完毕,整团瘫在火车站的笑话。

由于台独的刺激和外部现实威胁,90年代至今,经过十五年疯狂扩军和临战训练,中国军队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令世人耳目一新,陆军的机动性也有了跨越式的进步,这是笔者近些年搜集新华社、《解放军报》《解放军画报》等官方媒体的一些报道,经过梳理研判,从中可以看出,我军现在野战部队的远距离地面机动能力,已经不次于80年代末、90年代初期的美军和苏军。



和平时期的救灾抢险调动

汶川地震,铁军127师,深夜接到中央军委作战命令,午夜时分召开紧急作战会议,1.8万官兵在凌晨4时30分前即全部完成远程救援任务准备。其中采用公路机动的部队仅仅25小时就前进1200公里,平均昼夜机动距离为1152公里。[注1]

汶川地震,海军陆战队,携带重装备,摩托化行军+铁路运输,43小时机动距离1860公里,平均昼夜机动的距离1038公里。这个速度,笔者认为很有可能打破了携带重装备成建制部队摩托化行军的全军纪录。

济南军区第54集团军装甲第11师,5月14日下午6时接到中央军委作战命令,短短40分钟,第一梯队600余名官兵就以铁路输送方式出发。随后数小时,该师4个团队都以铁路输送方式紧急向地震灾区驰援。[注2]

汶川地震,武警部队某部冒着余震和泥石流,在道路断绝的情况下,21小时徒步强行军90公里,成为震后进入汶川的首只部队。



战术背景下的全员全装远程机动

2008年演习,新疆军区机械化步兵第4师,全员整建制,连续5昼夜强行军1722公里抵达阿里管控区,平均每昼夜机动340公里,要注意这可是高原。这也是我军历史上在高寒地区成建制机动距离最远、速度最快、昼夜行军距离最长纪录,印度军队如果看到这新闻,估计会发抖的。[注3]

2000年前后,我军装甲兵高原编队强行军,翻越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一昼夜机动距离达420公里,世界之最,打破全军纪录,牛吧。还是要注意这可是高原,在我国西部高原强行军,难度是很大的。[注4]

2007年,“昆仑-贺兰07砺剑”集团军级别实兵检验性演习,第21集团军所属部队万人千车兵分两路,全员全装远程机动数千公里,在昆仑山和贺兰山同时摆开战场,以复杂电磁环境实兵作战为背景,展开全地域、全时节、全过程对抗厮杀。其中21军炮兵旅,28小时内机动距离达612公里,平均每昼夜525公里。[注5]

2000年前后,摩托化步兵团沙漠地区全员全装摩托化行军,一昼夜532公里,全军纪录,这是穿越中途无补给的塔克拉玛干沙漠,难度依然是大大的。[注6]

2007年演习,广州军区42集团军机步第124师,在战术背景下,途中预设战斗科目,并遭遇大暴雨,穿越二十五个县市。整师全员全装摩托化行军1500公里,早8点下达作战命令,两昼夜加一上午到达目的地,耗时52小时,平均每昼夜机动距离为690公里。[注7]

2006年9月,沈阳军区某机步旅和北京军区某装甲旅首次进行跨区远程机动演练,这次演练的参演部队分别是沈阳军区某机步旅和北京军区某装甲旅,演练分为战备等级转换、远程机动和实施交战等阶段,历时10余天,机动距离数千公里,这是我军首次组织陆军部队进行跨区远程机动对抗演练。[注8]

2007年12月,新疆军区机步第6师进行战术背景下高原长途机动拉练,平均海拔4000米,目的地更是高达海拔5116米,总行程426公里。途中冒着敌人拦阻炮火,机动中预设演练科目,装甲车队仅仅9小时即飞奔200多公里。[注9]



徒步行军的铁脚板

新时期的我军,尽管机械化初有成就,但铁脚板的作风仍未丢掉。汶川地震武警部队某部仍能以21小时徒步强行军90公里的速度挺进灾区。在整建制徒步强行军方面,陆军训练纪录,是由兰州军区第21集团军某团装步一连创造并保持的,20小时125公里。而空降兵也曾经在近年演习中实现战术背景下一昼夜135公里的强行军速度。



履带战斗行军方面

2007年,北京军区第27集团军机步第188旅演习时,曾经进行260公里全履带战斗行军演练,全旅编制人员、装备参演率达到95%,所有火器全部实弹装填,携行弹药、油料基数全部按作战标准装载,以战斗队形开进。途中实兵实装实弹实爆,行进中进行了遇敌战斗、防空、工化后装综合保障等十多个课题演练。260公里的履带行军,两昼夜到达目标区,笔者曾经通过公开报道统计过,188旅大约有4个装甲步兵营,2个坦克营,一个炮兵团。装甲车150辆左右,坦克80辆左右,平均每昼夜突击距离130公里,这速度也是相当快的,基本跟海湾战争时期美军装甲部队的地面推进速度差不多。另外,履带式车辆的摩托小时是很宝贵的,长达260公里的全履带行军对任何军队来说都算是大手笔。[注10]


跨军区远程机动演习方面

我军在跨军区机动方面也有了长足进展。第一次是2006年9月,我军首次组织跨区机动演习,沈阳军区一个机械化步兵旅机动到内蒙古地区,和北京军区某部展开了一场对抗演习;第二次是2007年8月份,我军组织1600多名兵力,长途机动到俄罗斯境内,参加上海合作组织和平使命2007联合军演;第三次是2008年8月,济南军区某机械化步兵旅长途机动三千公里,和北京军区某部进行了对抗演习;第四次将在2009年下半年举行,由沈阳军区、兰州军区、济南军区和广州军区四个军区和空军参加的代号为“跨越——2009”跨区实兵系列演习,组织四个师五万人,六万多车辆与大型兵器设备,机动总里程达到五万多公里,这个演习规模之大、距离之远在我军历史上尚属首次。



中国军队在汶川地震以及近些年演习所表现出来的机动能力,打击能力以及后勤补给能力,均引起周边国家情绪不稳定,这个是真正的情绪不稳定,完全不是80年代那种洋大人为了不可告人目的而炒作的中国威胁论。关于救灾,有个数字应该特别引起周边国家情绪不稳定,那就是数天内,军队先后调遣16万多部队进行抗震救灾,涉及地域之广、动用力量之多、投入速度之快,都创下了我军抗灾历史记录。国外媒体称,中国军队在震后的反应之快令世界震惊,并称这一壮举为“救援大长征”。 引述美英军事观察家的话说:“在极短时间内,远距离运送如此大规模的部队,显示中国军队的军力投射能力大增,而这是解放军近年来运输装备、指挥体系和官兵素质现代化建设的结果”。“多军兵种,多种方式,远距离同步开进,是一个国家武装力量投射的最高表现形式!”

5月12日到5月15日,三天时间,十余万部队,从数千公里以外投送到灾区。八百万吨物资,没有前兆的,突发性的,通过公路铁路和航空,运往灾区。汶川地震后的40小时内,中国的铁路部门就开行军运列车25列,运送抢险部队1.5万人;到达成都灾区的抗震救灾专用物资416个车皮。

一支军队是不是具有足够的战略威慑力,并不在于规模有多大,兵力有多少,而在于在关键时刻、关键地点能够投入多少兵力。中国军队从汶川地震所表现出巨大的动员能力和机动能力,是最现实的威慑力。有的国家需要调整防御政策了。

注释:

[注1] 《解放军报》 2008年5月14日。

[注2] 《解放军报》——《济南军区某装甲师不需临战准备可随时机动作战》 2008年7月7日。

[注3] 《新疆日报》——《“高原劲旅”脱胎换骨——新疆军区某机步师抓部队转型建设》 2008年11月20日。

[注4] 《解放军报》 2002年6月12日。

[注5] 《解放军报》——《兰州军区某集团军全员全装远程机动数千公里》 2008年05月25日。

[注6] 摘自纪实文学 《亮剑昆仑——追记新疆军区步兵某团团长胡筱龙》

[注7] 摘自《军事纪实》——《千里行军路》

[注8] 《解放军报》——《我陆军两大主战军区首次全员全装跨区远程机动》 2006年09月06日

[注9] 《解放军报》 2008年1月2日

[注10] 《解放军报》——《某机步旅实兵实装检验性演习见闻》 2007年9月3日

[注11] 《苏联陆军战术手册》 总参情报部

[注12] 《舰船知识》 2003年第一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