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日本沉沦

erherrwa 收藏 2 448
导读:人们常把战后日本经济的高速成长比作一个奇迹。日本经济1960年代超 过英国,1970年代超过德国,到1980年代,日本的GDP达到美国的三 分之二,直逼世界经济第一大国美国。当时经济学家们纷纷哀叹美国已经走向没 落,预测日本将在21世纪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那时世界上到处流 传着日本神话:什么日本经验、日本模式、东方儒学价值观念等等,学习日本经 验的亚洲四小龙也在短时间内实现了经济起飞,一时间日本经验成为经济学家们 开口必谈的“四字经”。   然而进入1990年代后,一直被经济学家

人们常把战后日本经济的高速成长比作一个奇迹。日本经济1960年代超

过英国,1970年代超过德国,到1980年代,日本的GDP达到美国的三

分之二,直逼世界经济第一大国美国。当时经济学家们纷纷哀叹美国已经走向没

落,预测日本将在21世纪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那时世界上到处流

传着日本神话:什么日本经验、日本模式、东方儒学价值观念等等,学习日本经

验的亚洲四小龙也在短时间内实现了经济起飞,一时间日本经验成为经济学家们

开口必谈的“四字经”。


然而进入1990年代后,一直被经济学家们看好的日本,经济成长的势头

突然出现了停顿。近10年来,日本经济每况愈下,近几年还出现了战后首次的

经济负增长,失业率也一路攀升到历史最高记录。虽说日本经济是外向型经济,

受国际大环境的影响较大,但1990年代世界经济是繁荣的,美国、欧洲的经

济情况都很好,西方七大经济强国中,惟有日本经济一直低迷不振。现在最乐观

的经济学家,也对日本的经济连连摇头,人们不禁要问:“日本怎么了?”。


日本窘境的根源,可以从“经济全球化的影响”和“国际竞争力的低下”两

个方面来理解。下面就试图对这两个问题进行一些分析探讨。


一、经济全球化的影响


造成日本经济低迷的原因之一是来自中国的冲击。中国在高技术领域方面尚

不足对日本构成威胁,但在低技术领域方面却对日本经济造成不小的冲击。不少

人认为日本以生产高技术产品为主,中国的低技术产品应该成为日本经济的互补,

为什么会对日本经济造成打击呢?这是因为高技术商品大多是由大量零部件构成,

而这些零部件中的相当一部分只要低技术就可以制造。比如小轿车是高技术产品,

但小轿车中所用的螺丝钉、挡泥板、开关、旋钮等部件,用简单的技术就能制造

出来。


日本生产高技术产品时,有明显的社会分工。掌握高技术的大公司是领头雁,

带起一批低技术的中小企业。例如轿车的生产,丰田本田等大公司负责车体设

计、引擎开发等高技术部分,而螺丝钉、挡泥板、开关、旋钮等低技术部分,则

由中小企业负责。制造轿车这样高技术产品的大公司因为利润丰厚,员工的工资

高一些对产品价格的影响并不很大,而制造螺丝、旋钮等利润微薄的低技术产品

的中小企业,员工工资的高低就对产品价格有很大影响。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对国外放开了廉价劳动力市场,很多日本大公司开始考

虑到中国订购螺丝、旋钮等低技术产品。中国生产的螺丝、旋钮等的质量,并不

比日本产的差多少,但由于两国劳动力的差价,中国产品的价格比日本低得多。

由于资本家都是唯利是图,从中国订购零部件可明显降低产品的成本,增加公司

的利润,所以日本大公司纷纷把大量简单零部件订单转移到中国,使原来生产这

些简单零部件的日本中小企业陷入破产倒闭的危机。


日本的中小企业雇佣了日本三分之二的就业劳动力,大量中小企业的破产倒

闭意味着失业人数的增加。近几年来,日本的失业率猛增,现在完全失业人口已

达337万人,占整个劳动人口的5. 6%。尽管日本大公司大量向中国定货造

成很多中小企业的破产倒闭,但由于资本主义企业以追求利润为最大目标,资本

家并不关心国家的失业问题,也不想牺牲自己公司的利润来缓解国家的就业问题,

所以日本大公司向中国订购简单零部件的风潮越刮越盛,今后日本的失业人口还

将进一步向上攀升。


日本除了把简单零部件的生产转向中国外,还把生产过程中的简单劳动部分

也转移到中国。即使是高技术产品,生产过程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是简单的组装工

作。这些工作尽管比较简单,却费时费力,是所谓劳动密集型工作。象彩电这样

的产品,有上千个细小零件需要人工焊接组装,在劳动力成本较低的中国组装出

的彩电,自然比劳动力成本高的日本组装的彩电价格更便宜。松下公司到中国去

组装彩电,那么松下公司生产的彩电就可以比其它公司的更便宜,就会赢得更多

市场。这样一来,东芝、索尼等公司为了与松下公司竞争,就不得不把组装工作

也搬到中国。因此只要有一家公司把劳动密集型工作转移到中国,其它同行业公

司就不得不也跟着转移,这就是所谓的“多米诺骨牌”效应。


把劳动密集型工作转移到中国,必然减少日本国内的就业机会,形成产业空

洞化,这也是日本近年来失业率猛增的一个重要因素。有人认为日本可以把低技

术产品和劳动密集型工作转移到中国,集中力量发展高技术产品。但搞高技术的

研究开发,对劳动力的素质要求较高,有能力承担高技术开发工作的高素质人口,

占人口的比例有限,大部分人并不具备这样的素质,只能从事较为简单的劳动。

尽管提高教育水平有助于提高人口素质,但这并不能改变低素质人口占大多数的

自然规律,不可能全民都是发明家。


近年来世界经济界出现明显的“经济全球化”倾向,即跨国公司进行生产的

国际分工,发达国家搞高技术部分,发展中国家搞低技术部分。由于日本把低级

术的工作转移到中国,日本国内的低级术劳动力自然出现过剩,所以低级术劳动

者的工资也出现下降趋势。这种现象不仅在日本,美国也同样有高技术劳动者收

入增加,低级术劳动者收入减少的两极分化现象,因此现在不少人反对“经济全

球化”。


“经济全球化”不仅在发达国家中造成贫富两极分化现象,从长远来看,对

发展中国家也并无没好处,因为国际分工把低收入劳动分配给穷国,就等于把穷

国钉死在贫穷柱上,不会有富裕翻身的那一天。此外经济全球化还使穷国与富国

的关系,从竞争与对抗关系变成主导与依赖关系。富国向穷国发订单,穷国为富

国打工,如果穷国不听话,富国就要收回订单,穷国就要出现大量失业和社会不

安,因此穷国无法对富国说“不”。以前中国与美国日本的关系是竞争关系,现

在中国接受了全球化国际分工,已越来越走向对发达国家的依赖,中国的大量就

业人口依靠外资生活,中国已经逐渐失去说“不”的资格。


“经济全球化”无疑是造成日本经济不振的一个重要原因,但美国等其它发

达国家也同样受到“经济全球化”的影响,为什么美国和其它发达国家的情况要

比日本好得多呢?显然日本经济的低迷,还有更加深刻的原因,这就是日本的国

际竞争力呈现下降趋势。


二、国际竞争力的低下


有人说日本经济发展靠的是“拿来主义”,这话有一定的道理。一个新产品

的出现,要经过发明、实验、实验成果商品化和大规模生产四个阶段。日本并不

擅长发明和实验、却很擅长将实验成果商品化和大规模生产。日本企业的主要运

作模式,就是引进欧美国家的实验室阶段高技术产品,然后将其商品化和投入大

规模生产。电子表、录像机、液晶显示技术等,都不是日本首先发明的,但日本

首先突破了实验室成果商品化的难关,赢得了丰厚的利润。有人把这生动形象地

比喻为:在一桌饭菜中,日本人吃掉了最美味的一道菜。


日本成为世界经济第二大国已有20多年,但日本在基础研究方面却比欧美

国家落后很多。美国有百名以上的诺贝尔获奖者,英国、德国、法国也有数十名,

而日本算上文学奖与和平奖,也仅有十几人获奖,与其经济大国的地位很不相称。

然而日本每年申请专利的数量,却居世界领先水平,这也可以看出日本重技术轻

学术的倾向。


几十年来日本引进技术商品化的道路一直走得很顺,但进入1990年代后,

随着情报信息产业的兴起,日本公司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不适应”。日本科

研体制的特点是重集体轻个人,与欧美的个人本位科研体制截然不同。你问一个

美国公司:“这项技术是谁发明的?”美国人会告诉你:“这是张三提出的想法,

李四搞出的样机………”;而你问一个日本公司:“这项技术是谁发明的?”日

本人会告诉你:“这是大家一起搞出来的”。


日本比较擅长搞目标明确的研究,比如彩电开发的研究目标很好确定,无非

是屏幕更大一些,画面更清晰一些,故障更少一些等,这样的研究目标谁都可以

想象和制订出来。而情报信息产业的研究目标却不很明确,比如开发一个新型的

WINDOWS,这个WINDOWS具体应该是什么样的?上级就很难给下级

制订一个具体的研究计划。软件等情报信息产业的研究工作,主要依靠研究人员

个人的创造能力。在需要较多个人独创性的科研方面,日本的集体本位研究方式

就显得力不从心。


目前日本自称在情报信息领域方面落后美国5年,但1980年代末期情报

信息产业兴起时,日本并不比美国落后,当时日本在硬件的微电子技术方面甚至

比美国还先进。海湾战争中名噪一时的美国“爱国者导弹,就使用了日本造的

微电子芯片。开始时日本也曾想在软件方面与美国一拚高低,但终究没有搞出象

样的产品,最后不得不引进照搬美国的软件。日本也曾想在微机中央处理器CP

U上与美国较量一番,但最终败下阵来,只有在计算机内存方面尚有一定的优势。


日本在计算机内存方面有一定优势,是因为计算机内存的线路非常简单,一

个记忆单元由一个电容和一个电阻组成,只要在有限的芯片上做出更多的电容和

电阻,就能造出内存量更大的芯片。因此内存的研究思路十分简单,就是设法在

一块芯片上作出更多的电容和电阻。而研制新型的中央处理器CPU,研究思路

就要复杂得多,什么样的线路设计才能获得更高的速度?这需要较多的独创和发

明。而日本的自上而下长官意志型研究体系,就不适应这种需要较多独创性的科

研工作。


近年来日本的计算机内存制造又受到韩国的严重挑战。韩国也是日本模式,

也是自上而下的长官意志型科研体系,所以韩国的产品结构与日本酷似,日本搞

什么韩国就搞什么。日本搞汽车、造船、家电、计算机外围硬件,韩国也跟着搞

这些。韩国的模式是高价引进日本的生产线,然后凭着韩国的劳动力成本低廉,

在价格上与日本货竞争。现在韩国已超过日本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计算机内存生产

国,这并不是因为韩国产内存比日本的技术更新,或韩国货比日货质量更好,而

仅仅是由于韩国货更加便宜而已。


“重集体轻个人”不仅是日本的问题,也是东亚各国的问题。1990年代

初,有人提出中国应该重点发展软件工业,因为软件开发几乎不要资金投入,只

要有足够的人力资源就行,正好符合中国资金短缺和人力资源丰富的国情。可是

到现在为止,中国的软件工业并没有搞出什么成果,除了外国人不搞的中文软件

外,中国没有拿出任何独创性的软件产品。中国的文化传统适合搞自上而下的指

令性科研,比如“两弹一星”,却不适合搞自下而上的独创性科研。尽管软件开

发投入少见效快,亚洲四小龙的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也没有一个擅长搞

软件开发的,这些国家的工业模式都是日本模式而不是美国模式,因为这些国家

的文化传统拒绝它们走美国道路。


随着情报信息产业的兴起,对个人发明性和独创性的要求越来越多,而长官

意志型的日本研究开发模式遏制研究人员的发明性和独创性,无法适应新时代的

需要,因此日本在国际上的竞争力呈现下降趋势。现在日本除了在汽车、家电、

材料等传统工业方面有一定优势外,在新兴的情报信息工业、生物工程方面,都

与美国有相当的差距。日本似乎已成为旧时代的恐龙,越来越难以应付新时代的

挑战。


美国的传统工业是家电和汽车,1950年代末苏联总书记赫鲁晓夫访美,

当时的副总统尼克松在与赫鲁晓夫进行厨房辩论时,曾自豪地说美国的航天技术

虽不如苏联,但美国的彩电技术却遥遥领先。可是进入1960年代后,美国的

彩电工业受到日本产品的严峻挑战,终于全军覆没。美国的汽车工业也在日本车

的竞争下一蹶不振,到1980年代,美国经济似乎已不是日本的对手。如果1

990年代美国的工业体系还是传统的家电和汽车,日本经济超越美国是必然之

事。


但进入1990年代后,美国又新创一门情报信息产业,为美国带来10年

的经济繁荣,也为美国重新树立起经济霸主的地位。现在美国和欧洲又在遗传基

因技术方面有所突破,21世纪生物工程无疑又是一个新兴产业,而日本在生物

工程技术方面,又比美欧落后不少。日本在情报信息产业上与美国竞争,吃了一

个大败仗,有人将其比作日本的第二次“战败”。在未来生物工程的竞争中,日

本似乎也提前显露出败迹。21世纪的日本还有多少国际竞争力?日本的专家学

者为此十分担忧。


过去日本经济的高速成长,靠的是“官民一体”的政府主导型经济。政府主

导型经济的优点是:制定明确的战略发展目标,集中人力物力在短时间内达成目

标。当年日本政府提出“汽车立国”、“电子立国”等国家战略发展方针,在几

十年内把日本建成了汽车和电子大国。政府主导型经济对于发展传统工业是较为

有效的,政府可以计划年产多少万辆汽车的发展计划,却无法计划每年搞出多少

个新发明。新兴工业的发展动力在于企业和个人的发明创新,所以并不需要政府

为他们制订什么发展计划,相反政府的干预反而是有弊无益。


日本以前的成功得益于政府主导型经济,现在的困境也来源于政府主导型经

济,真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不过日本经验代表了东亚和东南亚的经验,

亚洲四小龙、马来西亚印尼也是学习了日本经验,甚至中国的经济发展也在相

当程度受日本经验的影响。现在日本遇到的难题,也会是东亚和东南亚各国已经

或即将遇到的难题。


当年日本走红的时候,一些亚洲国家也跟着鼓吹西方人应该学习东方的儒学

思想,现在已很少听到“东风西渐”的论调了。日本人现在也感到创新意识的重

要性,想对现有官僚企业体系进行改革,但由于长年的传统思维方式根深蒂固,

很难在短期内实现明显成效的改革,日本人把希望寄托到下一代人身上。为了改

变日本人独创性的不足,日本政府去年进行了教育改革,大幅度减少中小学学生

的课程和学习内容,试图改变以往填鸭式知识灌输体系,引进欧美的启发引导式

教育方式。


然而不少人也对这种教育改革抱有忧虑。中国古代有“邯郸学步”的寓言

(庄子):一个宋国人到了赵国首都邯郸,看到邯郸人走路的样子很好看,于是

开始学邯郸人走路。结果邯郸人的走路方法没学会,又忘了自己以前的走路方法,

最后只好爬着回去。一些日本人担心日本教育改革的结果会象“邯郸学步”那样,

下一代年轻人没有学会西方人的独创性,却又丢掉了日本人以往勤劳和服从的好

传统,高不成低不就,更加糟糕。当然日本教育改革会不会收到预期的效果,尚

有待于实践的验证。


以前人们常说“英国病”,英国人过分重视学术研究,轻视技术应用,国家

因此衰落。现在世间又多了一种“日本病”,日本人过分重视技术应用,轻视学

术研究,日本会不会也因此而衰落下去?不过“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然日

本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困境,但毕竟已打下雄厚的基础,在5到10年内,日

本还能维持目前第二经济大国的地位(如果把欧盟算作一个国家,日本则是第三

位)。但10年后、20年后的日本会怎样,就只有上帝知道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